第三百六十一章 伊人拔剑 - 极品公子

第三百六十一章 伊人拔剑

曙光清辉洒在大地之上,台湾著名的北投温泉溪流顺势缭绕,谷地中磺烟袅袅,西有观音山静卧淡江,东有纱帽山绵延起伏,千百年来这里的泉眼淡视尘俗,不闻人间的烽起烟灭,远眺如一幅若隐若现的水墨山居图。 一群原本要来这里洗耳恭听温泉的日本皇室成员在台湾官员的陪同下竟然都被拦在门外,地位显赫的台湾官员在得知这里被人包下整整一天后大感颜面尽失,恼羞成怒的他们扬言要让政府出面的时候很快就接到民进党中枢的怒斥电话,惊呆的随行官员面面相觑后低头哈腰地向这群不耐烦的日本皇室解释,结果不满的日本皇室成员干脆试图让随行的保镖强行闯入。 但是让他们震撼的是这帮日本顶尖剑客都被那几个毫不起眼的男子轻松的丢出去,最后只能怏怏而去的日本皇室成员询问在里面洗温泉浴的到底是何方神圣,讳莫如深的台湾官员就是不肯说话。 温泉水暖洗凝脂,美人出浴,何等醉人? 偌大的北投温泉只有一个女人尽情享受着温泉的滋润,如果谤个女人比起倾城容颜的慕容雪痕来说稍有逊色,但是那世间最精致的雪凝肌肤却是上帝最精美的艺术成就,毫无瑕疵,女人的白是千百年来的中国审美观点,而玉润剔透则是这种白的极致,这个站在温泉中的女孩的雪嫩凝脂不介那些宣传广告那样经过艺术加工般的虚无,而是真实圆润丰润。 曹雪芹说女人是水做的,就是说这个女人吧。 如果说慕容雪痕,叶晴歌和叶隐知心都是虚无缥缈的女神,那么这个女人就是堕入人世的精灵。 “如果我们都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人该有多好,又或者你只是当年那个玩世不恭游手好闲地少年,而不是现在打破整个亚洲黑道平衡,创造商业奇迹的男人,假如你是个凡人。我就可以不顾一切的抛弃继承人身份和你在一起,但是现在我必须忍受分离和寂寞尽我的最大能力为你打造一个庞大帝国的基础,我要是只是一个自私的女人也就不需要这么辛苦了吧?” 女人幽幽叹息抚摸着自己柔滑如上等锦缎丝绸的肌肤。嘴角的笑意充满哀怨和苦涩,“虽然明明知道现在四面楚歌的你不可能来见我,但是却偏偏奢望这种奇迹,难道我也是个充满不切实际幻想的人吗?” “一个人总应该有点希望,这样枯燥的人生才不会太单调,比如我就一直渴望能看到一个大美女在我面前一丝不挂。尤其是一个兰质慧心的美人,最终,这个疯狂的想法,实现了。”一个温暖沙哑而轻轻颤抖的嗓音在这原本不会有人出现的地方响起,依然如三年前轻佻。但是极力掩饰的平静证据下隐藏着无法宣泄地凝滞感情,缥缈的嗓音让人如同身在幻境。 “我知道,这又是在做梦。” 女人颤抖着闭上水晶眸子。凄婉的笑容如同粲然绽放的海棠娇艳,“是梦也好,就让这个梦多停留一会吧。” 她皮肤的象牙色泽,质感和体香达到完美的统一,为了缓解冰冷的“白”带来的疏离感,她似乎掌握了红白温润的艺术。 “凝脂”这个比喻完美营造出这个最多不超过二十的女人肌肤洁净淡远的韵致,珠圆玉润。 当那双魂牵梦萦的温暖手掌覆上她的肌肤时,她终于睁开眼睛死死凝视着这个嘴角温醇笑意眼角湿润的男人,这个让自己傻乎乎却依旧不后悔献出女人最珍贵的贞操的男人,一走就是三年毫无音信的混蛋。三年间掀起影子风暴的枭雄,一个挑战整个天主教廷被教皇“誉为”撒旦的疯子。 “暖月不是女孩,是女人了。” 赤身**进入温泉的叶无道柔声道,其实就是他让这个女孩变成女人的罪魁祸首,不管是身体还是灵魂。吴暖月的生活都是被他强行进入而改变原有的轨迹,原先这个充满商业天赋的女孩也许会顺利继承家族的事业然后进行一场盛大的商业联姻嫁给一个自己也许没有感觉的男人,但是现在的她不仅需要在家族会议上公然宣称自己已经是叶无道的女人来拒绝家族既定的婚姻策略,而且还需要做出双倍的努力来帮助未来叶无道的事业走向辉煌。 三年中,吴暖月一直在努力,成为让整个家族侧目的完美继承人; 三年中,吴暖月一直在默默注视着叶无道的成长轨迹,默默祈祷和默默祝福。 “我喜欢的是那个没有心机的叶无道。” 哽咽的吴暖月三年苦苦抑制的泪水倾泻而出,双手仔细抚摸着叶无道的憔悴,神伤和黯然的消瘦脸颊,这个曾经只想着纵意花丛的花花公子已经承载了太多的负担和责任,曾经即使坏也是充满阳光的他现在即使开心微笑的时候也会有忧郁,凝视着那双深情的眸子,吴暖月潸然泪下,三年的哪一天不梦想着能够等到今天? “那你不喜欢现在的叶无道吗?”叶无道柔声道,何谓无情? 他现在明白青龙说的那句“唯极情于人,方能极情于剑”曾经那个保要爱情憎恶婚姻只要**不屑真情的孩子已经长大了。 “我不喜欢现在的叶无道。” 吴暖月在泪水中绽放一个璀璨的笑容,“但是我爱现在的叶无道。” “有多爱呢?”叶无道喃喃道,似乎在问吴暖月,又似乎在问自己。 “永远都比你爱我的爱多一点。”吴暖月凄美和幸福交织在一起的脸庞美丽的惊心动魄。 叶无道拥抱着那柔滑如绸缎的娇躯,熟悉却又陌生,比三年前更加曲线有致,更加圆润柔嫩,玉,就像一块温润美玉雕琢而成的玉雕。 三年的分离让叶无道同样对这份虚无缥缈却刻骨铭心的爱情异常珍惜,而三年前的温存缠绵就像是历历在目的旖旎画面。 吴暖月绯红妖艳的水嫩脸颊几乎可以滴出水来,因为她已经感受到叶无道的激烈火热的占有**,而她自己的身体也仿佛受到感召般燃烧起来,三年的思慕和眷念都在这个时候淋漓尽致的转化成身体和灵魂的结合。当叶无道带着浓浓的温柔和深情缓缓进入她渴望的身体私处,玉润珠圆的身体在水里紧紧贴着那健壮修长的男性身躯。 一切尽在不言中。 吴暖月的本性的柔顺和压抑在狂野在叶无道的完美引导下逐渐释放,像衣服一样被一一剥去显露出最娇嫩最羞涩的部分。 双手托住吴暖月娇嫩臀部的叶无道低头轻轻含住那颗柔嫩的蓓蕾,拥有黄金胸形的吴暖月在叶无道身体嘴和手的多重侵袭下显得娇媚惊人,**妩媚的呻吟伴随着叶无道身体的律动而逸出檀口,两个人的心灵在**燃烧的此刻却异常空灵,那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是水乳交融和心有灵犀融合的感觉。 两人同时达到**后从**巅峰坠落的快感几乎让吴暖月死掉,她依偎在叶无道宽阔温暖的怀抱大口喘气,这种剧烈的刺激几乎超出她柔软身体的极限,不过出乎她想象的是那似水的身体很快就重新燃起对叶无道身体的需要,媚眼如丝的她再次把自己完美的身躯献给这个同样充满激情的男人。 “如果就这样拥抱着死去是不是就可以永远占有这个挚爱的男人?” 激情过后深身无力的吴暖月静静躺在自己男人的怀里,现在还在感觉做梦的她冒出这个念头。 “只一个‘春寒赐浴华清池,温泉水暖洗凝脂’,便让男人们艳羡惊叹了足足千年。此后一千多年的男权社会文人骚客甚至包括道德家们,都稀罕又有人论及这一对公公儿媳的不伦恋情,反倒是对杨玉环的命运磋叹神伤,李隆基作为帝王难得有的痴情更让人对华清池这座温泉池水产生了谜一样的想象与神往。” 浑身舒畅的叶无道细细抚摸着吴暖月美妙身体感叹道:“恐怕这个回眸一笑百媚六宫粉黛颜色的杨贵妃也没有暖月的天生丽质吧。” 白了叶无道一眼的吴暖月突然站起来神秘笑道:“我有一样礼物要送给你。” 吴暖月淋浴之后肌肤油腻,竟有丝衣而落地之感,让惊艳的叶无道赞叹不止,但是接下来的吴暖月却带给他一种用惊天地泣鬼神来形容也不为过的震撼。 这样礼物可以说是叶无道一辈子中最惊人的。 当肃穆的吴暖月带着最神圣的虔诚的走到那个地方,温泉的水雾顿时散开,一把修长古朴纂刻有上古文字的千年神兵傲然插于大地之中。 整块浩瀚博大的炎黄大地就是它的剑鞘! 吴暖月锵然拨出这柄傲视天下的上古神兵,淡淡道:“圣道轩辕,一剑出,万兵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