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章 指点迷津 - 极品公子

第三百六十章 指点迷津

晚餐的时候萧聆音姗姗来迟,叶无道并没有再刺激这头受伤的母狮子。 费廉和张布史这两个没有战斗杀戮就浑身不舒服的杀神跟着忠天堂的骨干去铲除四海帮的几个秘密据点,拥有巨大情报资源的许浩川几乎已经把整个台湾的黑道信息都着整理到他的档案库,包括竹联帮各个核心成员的家庭状况到四海帮帮主王照信的情妇今天是穿什么颜色的内裤都被忠天堂的高速运转的情报机构收购,这种高效率和高容量的情报采集几乎可以媲美太子党的月组,当然,这个月组不包括凤凰东方冷羽这个可以进入美国联帮调查局和中央情报局机密档案库的骇客领域的王者。 叶无道对许浩川也越来越刮目相看,许清海能培养出这样一个义子绝对不容易,虽然说和独孤皇琊也许还有些差距,但是在这一代青年俊彦中也是处于顶端的佼佼者,把陈破虏留在他身边就算短时间不能取而代之也是一种对陈破虏的宝贵锻炼。 陈破虏最让叶无道的看重的不是凶狠的杀伐,而是尖锐的进取精神,他会吸纳身边所有叶无道想让他获得的技能,知识和资本,叶无道固然需要张展风和林朝阳这样的走狗,更需要陈破虏这样绝对忠诚的狼,用锋利牙齿撕开一切阻碍的野兽! “萧聆音,你觉得我把神话集团的重心平均分摊到电子科技,房地产,酒店餐饮,电影动漫以及未来的艺术投资上面是不是一种冒险?” 和这位冰山女神面对面的叶无道吃着正宗的江浙菜淡淡道,萧聆音在商业领域的天赋和陈影陵几乎是一个档次等级的,只不过前者不容易短时间迅速积累财富而是循序渐进建立一个商业帝国,后者则能够通过令人眼花缭乱的资本操作瞬间积累巨额资金,拥有这两块商业璧玉的话神话集团才可以说是真正的高枕无忧,只不过要驯服这头充满怨恨和报复的母狮需要相当大的毅力和精力。 “现代商场诡秘难料,多元化和单极发展没有必然的优劣之分,神话集团的基础不弱,这种手段虽然疯狂也不是没有大获全胜的可能。反正你是不可理喻的疯子,不可救药赌徒,这种事情发生在你的身上那是最合适不过。”萧聆音冷笑道。嘴上虽然冷嘲热讽,其实心底她还是有些欣赏这个冒险狂的举措,这个不白用家族一分钱的神话集团的资金链如此繁多的投资现在还能够支撑着不断裂还真是奇迹。 “谢谢夸奖,天才和凡人之间总是有不可逾越的差距的。你说是不是啊。小音音?”叶无道厚颜无耻道,用暧昧温柔的眼神“脉脉含情”的凝视对面瞬间呆滞的大美女,小音音?这么毛骨悚然的称呼让萧聆音彻底崩溃。 一口把饭喷出来的许浩川用捧腹大拧腿来强忍住笑意,浑身颤抖的他看到叶无道和萧聆音之间的表演几乎要给他们颁奖,而脸色古怪的陈破虏也是用狼吞虎咽来掩饰自己。浑然不觉自己龌龊的叶无道用脚摩挲着桌底萧聆音的柔滑小腿,最后逐渐向她的花园地带进军。动作猥亵至极。 “天才和疯子也只有一线之隔,你要是从小就选择哲学,我相信你很有尼采的潜质。”萧聆音狠狠拍掉叶无道下流猥琐的脚冷笑道。 “你们说是屈原的众人皆醉我独醒好,还是唐伯虎众人皆醒我独醉好?”叶无道突然问道。 “不知道。”陈破虏干脆道。 “哪一样能够让自己更加适合生存就哪一样好,显然这两者都不利于生存,都不值得采用。”实用主义的坚定拥护者许浩川淡淡笑道,对于他来说千古流芳永载史册都是狗屁,痛快逍遥的活着才是永恒的真理。 萧聆音懒得理睬叶无道自顾自的填饱自己的五脏庙,这两天的遭遇让她大受打击和刺激。原本绝望的她也有过一点自尽的念头,但是在这种念头最浓郁的时刻她等来了叶无道的承诺,还有他对她身体和精神上的双重羞辱。 “你回总部以后接下来就给我按照往常一样经营大中华区的联合集团,董事会上你想怎么骂我就怎么骂,痛哭流涕也好。横眉瞪眼也罢,怎么能做出和我势不两立的姿态就怎么做,给我一到两年时候,到时候你就可以毫无顾虑的对你的家族动手。”叶无道停住手中的筷子微笑道,此刻的萧聆音明显比上午的脸色红润许多,看来能够让一个女人生机勃勃的除了爱情的滋润,还有可怕的复仇心理。 “你就这么有信心在一年到两年时间让我完全掌握叶氏集团,知道你这么做的最终对手会是谁吗?”萧聆音不带有感情冷冷道。 “我对女人的承诺一向很看重,你只需要做好本分的事情,其他都不需要你考虑。从今天起谁要是敢动用非商业手段对付大中华区的叶家集团,我就让他付出惨痛的代价,浩川,传出话来,就说台湾的叶氏集团在你的保护范围之内。”叶无道语气突然冰冷,微微错愕的萧聆音似乎捕捉到一些敏感的信息。 吃完饭萧聆音就在许浩川手下的人保护下回去台湾公司总部召开临时紧急会议,许浩川突然收到四海帮帮主的请帖,要求明天傍晚六点钟和他在阳明山顶见面,原本不想去的许浩川听到叶无道说要去见识见识的时候彻底打消疑虑,有这样一个保护神在场想要他许浩川的命比刺杀李登辉这个祸国殃民的家伙难度没有什么两样。 看来近期忠天堂的有备而战已经让四海帮这个传统帮派吃到苦头,第一阶段的闪电攻势可以说是忠天堂的全胜,台北等市县大片四海帮势力据点的连根拨起逐渐引发他们的连锁反应,帮派内乱,内斗,主战派和保守派的争端愈演愈烈,原本看上去庞大的四海帮一下子乱了阵脚。 躺在舒适华美的名贵紫檀木躺在椅上,叶无道闭上眼睛半睡半醒的沉默了足足三个钟头,而这三个钟头中陈破虏就是一动不动的站在叶无道身后,这股毅力还真不是一般人可以想象的。叶无道终于开口道:“知道龙榜高手的强悍程度吗?” “不知道。”陈破虏炽热的眼神证明他内心对这些强者的向往。 “我已经和龙榜榜首的青龙萧易辰,第四的太极宗师陈道陵,第五的剑痴南宫轮回,第八的龙帮紫龙使曹天鼎,还有日本两个足以跻身中国龙榜的顶尖高手――――日本第一的阴阳道宗师安倍晴海,剑道第一的叶隐知心这些人一一交手,你说是不是战绩辉煌?”叶无道嘴角微微翘起,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和一个人谈心了,尤其是对于不想把男人的事情告诉心爱女人的他,长时间以来叶无道也许有并肩作战的战友,有惺惺相惜的对手,有气概韬略都不凡的敌人,但是好像就是缺了一种人,朋友。 不敢相信的陈破虏再镇定冷漠也诧异的惊呼出声,这里面的每一个人那都是无比显赫和荣耀光环的神圣人物,对于陈破虏来说这一生能够和其中任何一个有一次切磋就已经是大幸,更何况他还知道六个人中有两个都是进入全世界十大高手的神位高手。 “你看那架葡萄牙十六世纪的皇室挂钟,本来是很西方的产物,但是它的钟声同样会引发鸟鸣山更幽的国画遐想,钟摆的律动感会隐喻生命的节拍和流水不腐的哲理,与风生水起的玄学吉祥观也有暗合之妙。这种契合是属于意境范畴的契合,延伸开来,武道的融合其实也是一样,万法归宗,关键在于你能否融合贯通,真正的强者是不拘泥于剑,人和招式的。” 叶无道指着墙上的精美挂钟淡淡道:“真正的高手就像海纳百川的容器,一生二,二生三,三衍万物,这个一就是我们毕生追求的所谓武道极限。其实整个太子党除了萧破军和狼王还算是真正的高手外就再没有能够让我侧目的角色,你是破军之外最有潜质的一个,现在的你如果能够再次突破自己的极限也许就可能在将来问鼎虎榜,甚至龙榜。” “你出去吧,我有些事情要一个人慢慢想,有空就翻翻佛经和道藏,对你有好处。” 叶无道再次陷入最深刻的沉寂,时间的流逝似乎对于他来说根本就毫无意义,等到黑暗遁去清晨袭来,他终于从冥想中醒来,走到阳台上望着萧索的景象,心中突然一动。 是该去见暖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