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杀破狼 - 极品公子

第三十二章 杀破狼

黑暗的羽翼笼罩整座城市,仿佛在嘲笑自诩为世界带来光明的的灯光。 走在大街上,看着来来往往的人流,叶无道紧紧抓住慕容雪痕的小手,慕容雪痕看来能够和叶无道像小情侣一样在街上面对陌生人感到很高兴,露出了小女孩调皮可爱的一面,在叶无道面前蹦蹦跳跳,像只遗失在人间的精灵,灵慧动人。 这一对金童玉女赚足了路上行人的视线,女性比慕容雪痕小的是羡慕她的美丽还有男朋友的如王子般帅气,和慕容雪痕差不多大或者大不了多少的女性则是带着浓重的嫉妒,至于大很多的就是对慕容雪痕善意的祝福了。 而男性的眼光基本上就比较统一了,程度轻一点的是瞒着老婆女朋友暗自高度赞美,程度重的就是直愣愣的盯着慕容雪痕恨不得吞下她了,小男孩见到她还不时的脸红不时的偷看,看来不止少女怀春啊。 “谷神不死,是谓玄牝。玄牝不死,是谓天地之根。绵绵呵!其若存!用之不尽!”一个醇厚圆润的声音在两人耳畔响起,颇有几分出尘意味,令人心无杂念,“孤阳不生,孤阴不长!” 叶无道毫无兴趣冷哼一声加快脚步走人,慕容雪痕转头一看,只见一个身着古朴道袍的老道长在路边摆了一个摊子,闭着眼睛一付惬意状,仿佛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让他烦心的事情。 在慕容雪痕眼神第一时间接触到老道,那有几分神仙风采的老者好像早知道般朝慕容雪痕微笑点头,令慕容雪痕心头涌起一种温暖的感觉,仿佛碰到了久违的亲人。 “无道,去看看嘛,又不会花多少时间的!”慕容雪痕拉着撒娇道,小脸上都是笑意和渴求。 “圣人曰怪力乱神,想我们苦读圣贤书,岂能信这些胡言乱语!”叶无道开玩笑道,拍拍慕容雪痕作出一付老学究的样子。 那个老道长似乎知道叶无道再说些什么,沧桑的脸庞浮现一个善意的苦笑,眼神慈祥而平静。 慕容雪痕微微踮起脚跟捏了一下叶无道的鼻子,微微皱眉,嘟着小嘴道:“就一下嘛,让他看看我们的姻缘,走嘛~” 经不住慕容雪痕的温柔攻势,叶无道不情愿的走到那个老道的摊子前,原本桀骜不驯的眼神蓦然一变,慕容雪痕可爱的弯着身子对那个老道长笑道:“老爷爷,你会看姻缘吗?” “姻缘天定,并非神秘莫测,古语所谓潜力姻缘一线牵的一线便是世人的线索,只是世人多为俗尘所蒙,心眼难开罢了。”老道长淡雅一笑,丝毫没有被叶无道的阴暗气息影响,依旧平静似水,“老道倒是习得先辈造化皮毛略知一二。” “是啊,现在哪有人至虚静守静笃,难道真的没有人能够逃出名利这张大网?”慕容雪痕突然一阵低落,看得老道频频点头。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老道叹口气道,“你很有慧根,前生为情所困近生依然被情所恼,日后的造化还要看你自己了,只需记住‘山重水复,柳暗花明’八个字便可!” 慕容雪痕本就聪慧,低下头沉思不已,老道转向一旁冷眼像相观的叶无道,高深莫测轻笑道:“弹指间,十五年似梦,别来无恙啊!十五年一劫,天地必有异样,太白现世,群魔乱舞,好一出江山金戈铁马,先辈所言果然一一应验!” 叶无道眼神愈加冰冷,冷漠道:“群魔乱舞?那这次又是谁扮演救世主的角色呢?六道轮回,前世恩怨,天下安危,这些与我何干?我只不过是个不学无术得纨绔子弟罢了。” 老道不为所动,那双仿佛看穿世事的眼睛炯炯有神,缓慢道:“七杀,破军,贪狼归位,天下风云再起,战国风云秦军逐鹿中原,三国鼎立人口剧减十之七八,元朝铁骑踏至东欧……哪一次三星归位不是生灵涂炭民不聊生?!” 叶无道嘴角勾起一个自嘲的笑意,冷冷道:“这些是情不是我这种胸无大志的小人物可以考虑的,吃饱喝足美女身侧佳人相伴,我一辈子就是逍遥快活的了,你说的离本人太遥远太不现实了!本人不怎么喜欢看玄幻修真之类的小说。” 慕容雪痕摇摇头小声道:“老爷爷说得并不是空穴来风,七杀,破军,贪狼三颗星,最早见于《易经》,‘杀破狼’属于紫薇斗数,是古代那些征战杀场立下赫赫战功的大将,多半是属于这种命格,杀破狼命座的人一生漂泊,大起大落,却有着一举成名的英雄体质。” 老道士赞赏的点头道:“不错,在命理学中,七杀、破军、贪狼在命宫的三方四正会照时,就是所谓的“杀、破、狼”格局;七杀为搅乱世界之贼;破军为纵横天下之将,此三星一旦和聚天下必将易主。” “我不想听神话故事!”叶无道拉起慕容雪痕扔下几张百元大钞就走,慕容雪痕抱歉的看看老道,只能跟着蛮不讲理的叶无道恋恋不舍离开这个摊位。 “上善若水。水善,居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矣。记住!天下莫柔弱于水,而攻坚强者莫之能先也,以其无以易之也!至阳至刚终不如刚柔并济,有些不是你想逃避就能够避得了的,因果相扣,事在人为!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廖兮!**而不改,周行尔不殆……” 即使是走出老远,那老道吟唱般的声音还是会萦绕在叶无道和慕容雪痕心头。 叶无道不说话,慕容雪痕则乖巧的拉着他的手,回想刚才那个神秘的老道士的话,好像自己猜到了什么端倪,但就是在触摸那神秘感觉的一瞬间又丧失了灵感,两人就这样的沉默的走着。 不知不觉走到一个巷口,这个时候一个少年拉着一个女孩跑进巷子,后面竟然跟着四五十个拿棍拿刀的家伙,在他后面大声叫骂着,一付要将他剁成肉酱的模样。 一个人挑四五十个,也太夸张了吧!叶无道看着浩浩荡荡的人群慢慢逼向那个少年,嘴角泛着笑意,是因为抢了老大的情妇私奔呢,还是自己的女人被他们老大看上了在这里上演一出强抢良家妇女的人间悲剧? 没有想到竟然会是一个死胡同,顿时惊呆,应该幼稚却出奇带着男人般坚毅的脸上没有害怕,有的只是后悔,原本绝望的眼神一碰到身边的女孩,再次焕发惊人的斗志,将女孩拉到自己身后,紧紧盯着那群凶神恶煞。 本着事不管几高高挂起的人生信念,和与其做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英勇就义的英雄不如作缩头留着小命和大好光阴泡女人的狗熊这种龌龊念头作祟,叶无道懒洋洋的打个哈欠,淡淡道:“雪痕,累了吧,要不我们叫车回家吧?” “我们不可以帮帮他们吗?”慕容雪痕可怜兮兮问道。 但是叶无道面无表情的摇摇头,没有丝毫要出手的意向,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又不是亚当,没有拯救世人的义务! 慕容雪痕一步三回头的和叶无道一起走开,天生的好心和温柔让她不能接受任何悲剧的产生,记得她拉着叶无道一起看《蓝色生死恋》和《泰坦尼克号》这些爱情故事时,没有哪一次不是用去纸巾无数的,在叶无道怀里哭个唏哩哗啦。 她看了一眼黄晕灯光下的女孩,心里说了一声对不起,因为她不喜欢也不想让叶无道做她不喜欢的事情,她宁愿做林黛玉也不要做薛宝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