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七章 黄道吉日 - 极品公子

第三百五十七章 黄道吉日

虽然知道叶弱水很想再呆在台湾,但是叶无道还是把她用许浩川的私人飞机送到香港去,在台湾几个偏僻的弯道开着疾速的凯迪拉克实实在在飙了一回车后回到许浩川的别墅,率领太子党部分战魂堂和血狼堂的狮子费廉和不死蛤蟆都在养精蓄锐,准备随时给四海帮致命一击,原本在四海帮各个秘密根据地地图上谋划策略的许浩川见到叶无道后微笑道:“太子要见那个女人吗?” “当然,好歹人家也是我的上司。”叶无道玩味道。 “目前根据各方面情报资料保守估计台湾黑枪数目已经超过6万支,所以台湾当局形容已经可以装备几个师不是空口无凭的,嘿嘿,我们忠天堂作为台湾武器走私最大供应和销售商自然占最大的比例,第一批武器已经要安全交到太子党总部,渠道绝对保险。” 许浩川边走边说道,武器走私可不是每个黑帮想做就有的做的,如果不是台湾黑帮枭雄许清海这个义父给他留下宝贵的资源和渠道,忠天堂就不能如此迅速的崛起。 台湾黑社会和意大利黑手党,美国黑手党,尤其是山口组等国际大型黑帮相勾结使得黑枪泛滥成灾,通过大规模武器走私牟取暴利是台湾黑帮的最大经济来源之一,而依*广阔人脉的忠天堂就独占武器走私的半壁江山! 这就是为什么叶无道愿意和许浩川这个目前话语权还没有四大帮派大的青年联合的原因,大陆对枪械武器走私的打击要远远比台湾严厉,太子党战斗力的升级就需要大批武器作后盾,而想做大生意又不想把武器给台湾其它帮派的忠天堂也必须有一个可以消化大量武器的对象来解决这个难题,于是太子党走入许浩川的视线。 双方的合作可以用一拍即合来形容。 “放心,斧头帮的毒品渠道我已经完全掌握。想要从大陆拿货就得和我太子党打交道,忠天堂提货可以先拿货后付钱,成本价成交,既然是战略同盟伙伴。我们太子党也应该拿出诚意。”叶无道淡淡道,之所以一定要不计手段地通过诬蔑栽赃斧头帮造反从而铲除斧头帮都是因为太子党想要真正掌握斧头帮的毒品渠道。 毒品从金三角周转到昆明和厦门然后偷运到港澳台的数量原本在斧头帮被太子党围剿的时候剧减。这使得三地的毒瘾发作的人生不如死怨声载道,现在太子党以君临天下地姿态成为毒品枢纽的主宰,这笔巨额利润简直就是让港澳台三地的黑帮眼红得抓狂,而且太子党根本就不像斧头帮那么软弱。而且是直接摆出一副你不肯按照我的价钱进货就不用谈了的嚣张姿态。 “谢谢太子!” 叶无道的这份回礼让许浩川受宠若惊,这简直就是天下掉焉的馅饼,成本价交换和先取货后付钱,这就意味着忠天堂直接掌握着台湾毒品的全部交易。毒品现在台湾出现了年龄层下降及向白领阶层蔓延的大好趋势,这样一来许浩川就是台湾的黑道毒品教父。加上武器走私货源渠道的掌控,将来台湾就是许浩川的天下! “不用谢我,这是我一贯的为人准则,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人若犯我我必十倍犯之。说实话,浩川能够想到送我海东青和雪獒,这份情谊叶无道不会忘记,不管将来发生什么事情。”叶无道淡淡道。 领着叶无道见萧聆音的许浩川听到这句包含深意地话第一次被人感动,“不管将来发生什么事情”。这就意味着哪怕将来许浩川做出对不起太子的事情,这个男人也会念在这件事上放他一马,饶是许浩川这种对敌人来说他根本就不是能算是人的家伙也心有戚戚然。 走到“软禁”萧聆音的那幢别墅前许浩川便主动离开,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就不是他应该知道和能够知道的事情了,叶无道和叶玄机这对叶家继承人的内部纷争他只能看不能说。许浩川明白这种家族门阀的家族继承人之间的勾心斗角,明白前因后果的他觉得叶无道的手段还是有些仁慈了,像叶玄机这种垃圾就应该直接借四海帮的手干掉许浩川曾经和同样是台湾四大花花公子之一的叶玄机争抢一个美女主播结果前者憾然落败被看作奇耻大辱。 “是你?!”萧聆音见到叶无道的时候先是一阵诧异,随后释然,最后是愤怒。她已经把这几天所有事情都推到叶无道身上,因为要对付最大竞争对手和这个对手的支持者策划一起绑架然后软禁她,最后由叶无道这个奸诈卑鄙的家伙接手整个群龙无首的大中华区叶氏集团,这不失为天衣无缝水到渠成的如意算盘,只不过她已经刻意简单的把许浩川一行人真刀真枪的火拼当作是迷惑她的烟雾弹。 她把这个看作是叶无道最狡猾无耻的地方。女人执着起来就是这么可怕。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如果你一定要这么认为我也没有办法。虽然我确实是让人下飞机后就劫持你们两个,但是我还没有染指大中华区总裁这个位置的想法,也没有怎么样你的龌龊念头。当然怎么想是你的事情,而且对我来说也没有任何意义。”叶无道无所谓道,坦然坐在萧聆音对面端起那杯还染有萧聆音唇温的红酒轻轻摇晃。 “竟然用这种手段达到目的,有本事就在商场上和叶玄机一决雌雄!”萧聆音恨恨道,得知叶玄机不能“人道”之后她就万念俱灰,随后便把所有恨意嫁祸到叶无道头上,多年的努力一朝付诸东流,这其间的辛酸和悔恨都是外人无法了解的。 “你其实也明白,叶玄机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难道你还要自欺欺人吗,历朝历代想要扶持傀儡谋取权柄的人不在少数,但是你错了,错在对自身和对你的对手的错误定位和判断上,你知道我的底牌吗,你验了叶玄机还有其他的底牌吗,没有!” 叶无道摇晃着折射目光线的酒杯淡淡笑道,这种女人不彻底的践踏她的尊严和自负根本就不会认输,“所以你其实一开始就选择了一条失败的道路,虽然结局悲壮,却不会赢得同情。” “反正历史都是胜利者杜撰出来的,现在现在是你胜了,随便你怎么说。但是你不要高兴得太早,你就等着董事会的质问吧!” 萧聆音不屑道,“不过你不要以为这样就可以掌握整个中国的叶氏集团,我这么多年的苦心经营不是你这个外来人一朝一夕就能改变,到时候你就会发现没有我的大中华区集团根本就没有能力运转下去!哼,如果不出我的意料,我两天的失踪已经让你的叶家损失不下几个亿了。” 经过这么多年在大中华区叶氏集团中的培植亲信,树立绝对的领袖威信和悄无声息的铲除异己,整个高速发展的亚洲叶错集团就像是萧聆音一个人的帝国,叶无道想要在短时间里真正掌握中华区的所有集团企业确实如她所说是根本不可能的。 正是这样的情况才让这位亚洲最富有的女人敢用这种语气和她的“未来上司”说话,叶家没有她坐镇根本就没有这种“繁华盛世景象”。 “对于我来说,不出两年,我的神话集团营业额就能超过你的大中华区九家叶氏集团总和。”叶无道依旧凝视着酒杯中的液体淡淡道:“你还真当自己玩的小孩子把戏逃得出某些人的眼睛吗,可笑又自负还可怜的女人。” “两年?” 萧聆音虽然飞来痛恨这个青年的狠辣手段,但是却不会怀疑他说话的真实,原本没有想到这一点的萧聆音开始细细咀嚼起叶无道这句话的份量,现在又是月涯网络公司的夏诗筠,这样一个覆盖各个领域精英的集团的巨大潜力不言而喻! 突然萧聆音感到身上一阵清凉,再回神的时候她震撼和羞涩,愤怒地发现这个卑鄙还要加上下流的青年已经飞快褪下自己的外套,惊慌失措的她没有预料到这个行事诡秘的家伙竟然会这么无耻,退缩着想要逃避这种侮辱的萧聆音去却发觉自己的脚腕被叶无道死死握住。 一身端庄得体职业套装传达着这位亚洲打工皇帝的干练精明,但是被叶无道闪电般速度脱去外套后带来的却是眼前一亮:“正装下居然穿着桃红色的蕾丝文胸,除了蕾丝缠缠绵绵的遮掩,一切都是透明的,连杯罩之间都吝啬得只靠两条弹性系带相连,不遗余力的彰显她那精心维持的好身材。 惊艳的叶无道摇头邪笑道:“啧啧,今天我翻了下黄道吉日,是个**的好日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