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六章 弱水柔情 - 极品公子

第三百五十六章 弱水柔情

“表哥,你说如果我爱上一个不该爱的人注定不可能在一起,我该什么办?”像只慵懒的小猫一样依偎在叶无道怀抱里的叶弱水伤感道,迷茫的眼神有些痴迷,能够让她这么沉醉的一定是刻骨铭心的爱情。 “你爱了他多久?”叶无道柔声道,原本的**都慢慢退去,叶弱水是一个他舍不得伤害的女孩,如果说叶无道愿意把叶弱水当作心爱的妹妹来呵护,那么对于萧破军的姐姐萧音涵他就是当作姐姐来保护,这两个女人都是叶无道感情生涯中比较特殊的对象。 “从我懂事的时候就开始喜欢他,喜欢把他当作我的榜样,而他也确实值得我思恋。都说时间会改变很多事情,为什么我还是这么傻?”叶弱水趴在叶无道怀里悄悄抽泣;柔弱的她此刻更加惹人怜爱。 “如果没法忘记他,就不要忘记好了,真正的忘记,是不需要努力的,你越是努力的去忘记一个人到头来可能越是把他牢牢记住。忘记一个自己爱的人最好的办法就是爱上另一个人,但是这种方法实在太难了,在这个世界上能够真正爱上一个人就已经是很幸运的事情,所以弱水你的青丝柔声道,爱情就像陷阱,出去总是比进来更令人伤脑筋,尤其是像叶弱水这样涉世未深的女孩更加容易迷失自己。 “我也不知道。”叶弱水摇头哽咽道。 “孤独不是与生俱来,而是由你爱上一个人的那一刻开始,而有些人注定是等待别人的,有些人是注定被人等的。爱上了就是爱上了,没有后悔药可以吃的,弱水。想开一点,放手也是一种解脱,思恋一个人是很辛苦的,我知道。“叶无道叹息道。没有想到这个纯洁的丫头还有这么复杂的心思,这个男人应该很容易查出来是谁。叶弱水在交际圈子里并不广泛。 “嗯,我会努力的!”叶弱水可爱的握紧拳头嘟嘴道。 “呵呵,傻丫头,其实恋爱和婚姻一样都是一座围城。远没有你想象的那样美好。经历一场恋爱就像吃巧克力,就算你不用付巧克力的钱,也是付减肥的钱,所以坚持减肥的女孩不适宜恋爱。”叶无道笑着捏了捏叶弱水的脸蛋玩笑道,叶弱水清瘦的身躯原来是那么柔软娇嫩。温润的身体再次让叶无道有些本能的反应。 “表哥,为什么你的那里会动?” 叶弱水问了一个十分白痴也十分让叶无道尴尬地问题,从小就进入女子学校读书的叶弱水对于基本的男女知识完全是一片空白,在剑桥大学的求学也是在忙碌的课堂和图书馆之间,而家庭教育更是绝对禁止这类有伤大雅的知识区域,所以叶弱水虽然智商很高,专业领域也很拔尖,但是却绝对是个对“性”几乎是无所知的纯洁女孩。 当叶弱水小手覆盖上叶无道下身坚挺并且轻轻揉捏的时候,舒服得几乎要呻吟的叶无道按住叶弱水调皮地纤柔小手喘息道:“不准乱动!” “为什么。你都可以捏我的脸蛋,为什么我就不可以捏你的这里?偏要!”叶弱水赌气道,不知道在玩火的她兴致勃勃地挑拨着叶无道的**根源,逐渐寻找到“按摩”规律地叶弱水脸颊微红,媚眼如丝的望着黑眸眯起散发异样气息的叶无道柔腻道:“表哥,这样舒服吗?” “弱水。谁教你这么做的?”眼神邪魅的叶无道俯身在叶弱水的耳畔沙哑道。 “才没有人教我呢,我为了给妈妈按摩可是翻阅了很多书籍,这叫做无师自通哦,你是我的第一个试验品,嘿嘿。”脸颊红润的叶弱水明显感受到叶无道的异样,但是她这位小红帽却丝毫被大灰狼虎视眈眈的觉悟,仿佛她只是找到了一样有趣的玩具而已。 叶无道在**边缘艰难徘徊,叶弱水青春明媚的少女清纯,婉转天籁的娇腻嗓音,骨感中不失圆润的身躯都让叶无道倒向天平那**的一端,叶弱水的魅力也许不在于胸部,臀部那些寻常极品女人动人心魄的部位,而是如肩头,手腕,小腿这些既不抢眼,也不惊心但却含蓄的后劲浓郁的隐秘位置,让叶无道这个游戏花丛的情场老手如指尖轻触低伏电压一般酥麻轻痒。 不经意处流露的性感才是最致命的诱惑,叶弱水的轻微呻吟足以让任何一个男人的理智崩溃。 一根淡绿色细强掠过叶弱水柔滑胜雪的颈部,鲜嫩的淡黄内衣似乎些包裹不住虽然微微有些青涩但是已经可以用丰满来形容的**,从撩起的睡衣看到蕾丝花边的小内裤散发着可爱又浪漫的温馨气息,洋溢着清淡可人的女孩味道。 当叶无道一只手忍不住握住叶弱水胸部的时候,像只小句子受到惊吓的叶弱水缩到床头怯生生望着尴尬的叶无道,满脸通红道:“为什么要碰那里?” “不可以吗?”叶无道坏笑着反问道。 “当然不可以,那里是只有情侣关系的人才可以摸的。”叶弱水认真道。 “……”叶无道一阵无语,刚才你摸我那里还只有夫妻关系才能摸的呢。 不过这样也好,省得等一下**什么的闹出什么事情,这么单纯的女孩还是不要太早的让她接触成人“性”的世界,而且她已经有爱的男人,今天要是真做出越轨的事情对叶弱水肯定是一种无法挽回的伤害。无奈的叶无道只好去冲了冷水澡才把狂乱的欲火浇灭,这个小妖精差点就让他失去理智把局面变香港可收拾。 叶弱水虽然奇怪叶无道的举动,最后还是忍住睡意来到阳台上的叶无道身边趴在栏杆上打瞌睡。 “当时间过去,女人们也许会忘记她们曾经义无反顾的爱过一个人,忘记了他的温柔,忘记了他为她们做的一切,她对他没有感觉,她不再爱他了。为什么会这样?原来她们的爱情白给了岁月,首先是爱情使她忘记了时间,然后是时间使她忘记爱情。” 叶无道苦有所思道,乖巧的叶弱水恍若隔世地把头*在他的肩膀上扑闪着大眼睛,她没有想到自己这么快就会和一个原本陌生的男人这么亲密,虽然说是八杆子打不到一块的亲戚,但是这种亲密的感觉让她感到很温馨,是一种父母无法给予的温情。 “听说大陆的了亚鹏和黄晓明都对我们家弱水有好感?”叶无道也听说过这两个大陆一线男星都是叶弱水的忠实歌迷。 “我对奶油小生可没有好感。”叶弱水淡淡道,这个时候的她不再是刚才那个柔嫩天真的小女生,而是一个六岁上学用三年时间完成小学时间读完初高中最后获得剑桥大学两个硕士学位的天才少女。 “那李亚鹏呢,总不奶油吧?”叶无道笑道,第一次感觉自己是在和一个娱乐界天皇巨星在对话,这种怪异的感觉让他很新鲜。 “他?呵呵,饰演令狐冲让他成为口水的众矢之的,观众的大量板砖并没有将他砸醒,不久再次接演《射雕英雄传》试图咸鱼翻身,虽然大无畏的精神可嘉,但一相情愿往往导致适得其反的结果,在短时间内接演两部武侠剧中的不同角色本来就是大忌,更何况已有珠玉在前,其表现让人彻底失望,从此他的名字和弱智圆满的画上了等号,再加上不知所谓的绯闻,哼,这样的男人我懒得理睬!我要找男朋友就找表哥这样的,嘻嘻。”叶弱水眨巴着大眼眸柔声道,空灵的声音在夜空中格外悦耳动听。 “我?我可不是好人。”叶无道耸耸肩道。 “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所以想要白头偕老最好还是找个坏人。”叶弱水狡辩道。 “你还小,等你忘了那个人再说吧,呵呵,我可不喜欢脚踏两只船的女孩子哦。”叶无道弄乱叶弱水的头发坏坏道,“发育还没有完全的小屁孩。” “谁说我发育没有完全!”叶弱水抗议道,故意挺起确实不算小的胸部向这个信口雌黄的家伙示威。 “好好好,发育完全了。弱水,给我唱首歌吧,我有点累了,想休息一下。”叶无道只有面对爱人和亲人时候才会流露自己的疲倦。 叶弱水看到叶无道闭上眼睛后就开始唱她那首自己作词自己作曲已经脍炙人口的《相思》,等她唱完的时候叶弱水不敢相信这个男人已经真的睡着,轻轻抚摸着他那棱角分明异常俊逸的脸庞,叶弱水脑海中浮现出那个手停矫健海东青,跪地把剑思伊人,单手击退凶猛藏獒的伟岸背影。 叶弱水悄悄的在叶无道的脸上轻轻的吻了一口,然后重重的一声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