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五章 天籁诱惑 - 极品公子

第三百五十五章 天籁诱惑

满腹狐颖的叶弱水虽然有一大串问题要叶无道回答,不过看到那对一高一矮的奇怪组合上前满脸肃穆的仰望着天空的叶无道跪下后,她就知道这个昨晚轻松解决绑架的表哥一定不是母亲所说的那么简单,突然叶弱水发现身边这个青年似乎很眼熟,最后指着许浩川惊讶道:“你是那个相继和李嘉欣,林嘉玲传出绯闻的台湾大少?!” 许浩川这位台湾花花公子之首的公子哥有些尴尬道:“没有想到叶小姐也这么了解流行八卦啊。” 叶弱水冷哼一声不满道:“最近刚刚被你抛弃的刘婕就是我的小师妹,女孩子的初恋偏偏碰到你这种花心大萝卜!” 年轻的许浩川虽然在台湾黑道辈分不算最高,但是身为许清海的义子登上黑道十三太保,除了四大帮派那几个大佬还有资格不把许浩川放在眼里,其他人见到这个心狠手辣的“书生”都得恭恭敬敬的喊声浩帅或者许大少,叶弱水似乎也意识到就算是香港娱乐圈也对这个台湾黑道背景浓厚的青年颇有忌讳,原本想要给小师妹伸张正义的她马上没有底气,怯生生道:“你真的和洪帮,新义安老大都有交情?” 许浩川哑然失笑道:“这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和这些老大有交情可远远没有和你表哥有交情来得惊世骇俗啊,你怕我干什么,我还害怕你去太子那里告我状呢,要是清楚你的真正身份,不要说我,就算是整个台湾和香港,谁敢动你? “你要是敢欺负我表哥,我就……”叶弱水似乎发现自己确实不能把这个和香港黑道大佬有交情的家伙怎么样。 “弱水,我们回去了。”这个时候出现的叶无道成功帮助尴尬的叶弱水解围,可怜委屈的叶弱水低着头拉着叶无道的手。哭笑不得的许浩川只好信誓旦旦地保证给刘婕一个交待才算让她稍稍满意。 他们并没有去叶弱水下塌的兰花轩大酒店而是去许浩川的私人别墅。叶弱水住在大酒店安全得不到保证,就算叶无道可以保障她的出入安全,但是难保不被无孔不入的狗仔队无中生有,这样对叶无道对叶弱水都没有好处。虽然他能够动用各种手段不让这种八卦扩散,但是只要有一份报纸落到吴暖月的手里,都是叶无道的罪过。 开车的这段时间那只雄健地海东青就一直在飞驰的跑车头顶飞翔在城市里形成一道神奇诡异的画面。 许浩川这块别墅群的豪华程度让见惯大世面的叶弱水也是赞叹不止,虽然还担心叶无道会被这个危险青年伤害。不过只要呆在叶无道身边就能感受到这个陌生表哥的自信和冷静,这种超然气质让叶弱水越来越佩服。同龄人中根本就没有人能够如此沉稳豁然,哪怕是这个背景恐怖的许浩川也没有这位表哥出众。 许浩川让特意聘请地大陆厨师去准备一席正宗的川菜和粤菜,坐在大厅里有点忐忑地望着微微张望的叶无道,那次在地下黑拳见到和南方第一战将萧破军酣畅淋漓的对决后他就下定决心把握这次壮大忠天堂地机遇。事实证明他的选择没有丝毫错误,叶无道和太子党影响力越来越深远,就连隔着海峡的台湾也开始流传这位青年王者的事迹和传奇,这对于日后要和太子党公开结成同盟地忠天堂都是潜在的优势。 所以这次叶无道南下台湾许浩川可谓费尽心机挖空心思,光是那只百年难遇的神品海东青耗费他近亿百币。而且还不惜同时看上这只海东表的一个香港大佬翻脸,至于这间别墅的摆设以及叶无道的饮食都严格的要求。餐桌上吃饭的时候许浩川还主动认了叶弱水做干妹妹,这样一来无形中他和叶无道考虑到叶弱水近期在台湾发展需要一个*山就没有反对,这也算是高傲的太子对许浩川一系列付出的回报吧。 狮子费廉和不死蛤蟆张布史都是第一次和太子共同进餐,原本大大咧咧的两个大男人都是吃得小心谨慎,最后被叶无道笑骂着像个娘们后用两只鸡腿砸中两个家伙的脑袋,这个时候才开窍的两个展开饭菜的风云扫荡,叶弱水也和这对毫无心机的滑稽组合一下子混得眼熟悉,原本就开朗可爱的她一下子博得太子党八大战将中资格最老的两个的好感就开朗可爱的她一下子博得太子党八大战将中资格最老的两个好感。 吃完饭后许浩川带着叶无道一行人来到一个宽敞的院子,一头异常彪悍的动物一下子冲向最前面的叶无道,略微诧异的叶无道把叶弱水拉到身后,身体左倾斜伸出手一个闪电的卡喉动作掐住这头庞然大物的喉咙,轻喝一声把它甩到墙上,轰然坠地的野兽被彻底激发暴躁的愤怒,双腿一蹬再次迅速撞向那个让它感到威胁的人类。 冷笑的叶无道伫立原地一记横扫千军,威力强劲的扫腿把这只从未尝到败绩的动物彻底击垮,受伤的它倒在地上痛苦呜咽,要不是叶无道刻意压制住绝大部分力量,它是就被叶无道这一腿踢得粉碎。原本想道歉的许浩川看到叶无道丝毫没有责怪的意思后小心翼翼道:“太子,这群藏獒是我特地从**偷运过来的纯**野生藏獒,尤其是这只喜欢攻击人类的纯白色雪獒,肯定是**藏獒中的王者,体型和野性都无可挑剔。” 叶无道满意的点头道:“国际公认藏獒是当今世界仅存的最小畏惧任何暴力的犬种,在罗马帝国时代这种古老的獒被称为莫洛塞斯,被当作角斗士与熊,狮,虎作困兽斗,这只雪獒无疑更是佼佼者,肩高竟然有一米多,真梦寐以求的东西!” 那只看到主人被攻击的海东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俯冲而下,在这只受伤的雪獒头部狠狠抓走一块肉,要不是这只藏獒体格奇壮早就死于非命,原本想要继续闪电攻击的海东青在被叶无道阻止后停留在主人的手臂上,对着那只可怜的雪獒尖啸。 “真可怕,像头狮子。”躲在叶无道背后的叶弱水胆战心惊,刚才叶无道的雷霆手段深深烙入她的脑海。 “浩川,这次我来台湾不会超过一个星期,这只藏獒的驯化就交给你了,接下来几天台湾有什么好玩的地方我要统统玩一遍。”叶无道笑道,这句话透露给许浩川一个深意的信息,只有一个星期就证明这次他来台湾并非是争夺地盘性质的行动,而只是一些私事,原本还担心现在行动操之过急的许浩川终于松了一口气,和四海帮的全面开战已经让他焦头烂额,毕竟在台湾和大陆都根深蒂固的四海帮绝非泛泛之辈。 贪睡的叶弱水在逛了一天后早已经昏昏欲睡,回自己的房间洗完澡后倒头就睡,在得到叶无道明确要求她明天回香港后叶弱水就有些失落,熟睡的她那张让香港男生疯狂的甜美脸庞也浸润着淡淡的惆怅和寂寞。悄悄坐在叶弱水床头良久的叶无道抚摸着她的头发,嘴角带着淡淡的温暖笑意,怪不得这个丫头能够被誉为少男杀手,不说那天籁的嗓音,脸蛋身材和气质性格都无懈可击。 叶无道走出叶弱水房间的时候,女孩嘴角悄悄弯起一个甜美的弧度。 “除了通过黑夜的道路,人们不能到达黎明。” 叶无道站在自己阳台上喃喃道,能够见到狮子费廉还有自己的第一个张布史都让他感到一股久违的温暖,正是这批最先跟随自己的人奠定了太子党的雄厚基础,一个个都逐渐成长为各自领地的一方枭雄,武将类型的萧破军,费廉张布史都不负众望为太子党披坚执锐大力开辟疆土,而文官类型的李玄黄,戴计成等人也都丝毫不逊色那些点战斗在第一线的骨干,加上林傲沧,凤凰和狼王的鼎力加盟,成熟的领导梯队让叶无道十分放心。 回到床上刚熄灯准备睡觉的他突然发现一个柔弱的“小偷”偷偷摸摸的摸进他的房间,这个笨蛋小偷在碰撞到不下三样物体后终于历尽艰辛来到叶无道的床头,微笑的叶无道无奈道:“这么晚了还不睡觉吗?”受到惊吓的叶弱水风要尖叫就被预料到这种情况的叶无道捂住嘴巴,微微挣扎的叶弱水渐渐平静下来,顿时一种暧昧的气氛笼罩着这对男女。 漆黑的环境似乎连叶弱水的混乱心跳都听得一清二楚,粉颊通红的她被陌生的酥麻感觉侵袭,不经意间从那诱人的嘴巴逸出一声足以让圣人动心的娇腻呻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