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四章 海东青 - 极品公子

第三百五十四章 海东青

老人布满岁月痕迹的脸庞露出一抹欣慰,淡淡道:“这个青年堪当‘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这句话!” 众人都被老人这句意义非凡的评价震撼不已,这个世界上能够用治世能臣乱世奸雄来形容的角色又有几个? “这次台湾黑道这局棋基本上没有破解的方法,但愿各位能够审时度势准确布局,不过各位放心,你们对我这个老头有恩,我在最后关头不会袖手旁观,虽然这个太子几乎无懈可击,但是年轻人是很容易出现不应该出现的错误的,他要想在台湾兴风作浪还得过我这一关。”不怒自威的老人缓缓道,原本垂垂将朽的他浑身迸发磅礴的杀伐气势。 “有陈老这句话,我们就不怕这个太子能够在台湾黑道为所欲为。”粗犷雄浑男子傲然道。 “记住,龙都有逆鳞,不管日后台湾黑道发展到如何情势,都不要碰这个青年的逆鳞!”老人深沉道,他不敢想象那种后果。 老人不顾众位的诧异站起身走到窗口轻声感慨道:“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会笑谈中。和我同时代的人基本都走了,就留下我一个人苟延残喘,愧对先人啊!你们都走吧,既然他是单身而来,并且没有刻意掩饰行踪,那就不要去惹他,国民党和民进党的折腾你们现阶段就放下恩怨都不要搀和了,抓紧布置你们的联合防线才是当前最紧要的头等大事。” 等到所有人离开房间后,老人静静地走到一幅女子画像前露出深深哀伤,随即坚定道:“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的子孙!” 这个地方,有一个名字。叫做绿岛。 就是所谓的台湾黑道禁区,关押着曾经最风光最显赫最不可一世的台湾黑道人物。 都说,主宰台湾黑道的不是那些绿岛外光鲜狂妄的黑道大佬,而是这些过着隐居般囚禁生活的真正枭雄---- 第二天早上叶无道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原来这么贪睡的叶弱水从庆上拉起来,撒娇苦闹折腾的叶弱水就差没有用上吊来威胁叶无道,被叶无道拉着晨跑的她一路追杀这个扰人清梦的大混蛋,在一家小餐馆将就着用完早餐后叶无道就要她赶紧回香港,结果孩子般赌气地叶弱水和叶无道足足打了一个小时的冷战,这一个小时里叶弱水就是不说话紧紧跟着叶无道。最后无可奈何的叶无道只好答应陪她在台北玩一天才让这个已经是超级明星的女孩重新蹦蹦跳跳。 “谦虚待人,像李嘉欣学习,做个受欢迎的花瓶。” 中午疯狂购物后在大排档吃着热腾腾火锅的叶无道和叶弱水俨然是一对小情侣,叶无道拍着呛到叶弱水正色道:“不要不服气,在娱乐圈只要漂亮就都是错,都会被戴上花瓶的帽子。你虽然比腹内空空的她们都要出色,但是也要学会低调做人,一只不是花瓶的花瓶往往更容易遭到某些人的恶意攻击,木秀于林是很容易被同行嫉妒诽谤地。” 叶弱水噘着小嘴使劲吃火锅,今天密密实实包装打扮的她终于没有被人认出来。 “你的经纪人说的对。对你来说要骂不还口,你觉得被一条狗咬了,我们人还要重新咬回去吗?这些咬狗的事情自然有你的公司解决,不过要是有人敢打你,那你就找表哥,虽然表哥不能帮你找男朋友,帮你教训几个垃圾还是没有问题的。”叶无道微笑道,香港虽然还没有划入太子党的黑道帝国版图,但是要杀几个人对于现在的叶无道来说比不杀人要简单太多了。 “知道了~简直比我的老爸老妈还要唠叨。”叶弱水朝叶无道做了个鬼脸。 “我可告诉你就算有男朋友,在这个时候他也不能露面,要不然对你的人气是一种极大的打击,闹绯闻也不可以,别的女明星需要用这种手段提升人气和知名度。你可不需要,知道没有,你近期的恋情只能是地下的。”叶无道提醒道。 “我没有男朋友!”叶弱水恶狠狠道,等到她发现周围的人都用诧异的眼神瞪着她的时候赶紧缩头轻轻踩了叶无道这个罪魁祸首一脚。 叶无道淡淡一笑,眼神玩味。 “表哥,男人喜欢怎么样的女孩子呢,你看我现在都没有男朋友,要不你将就做我的男朋友?”叶弱水歪着脑袋嘻嘻笑道。 “我可不想被你的无数崇拜者用强大的口水淹死。”叶无道捏了一把叶弱水的柔滑的脸蛋大笑道。 “哼,胆小鬼!”叶弱水把叶无道当作那块萝卜一口吃掉,结果被烫到香嫩舌头的她只能把气撒到叶无道头上。 走出大排档拎着在包小包给购物狂叶弱水当苦力的陈破虏依旧是那副不死不活的冷酷模样。 “虽然我不能告诉你男人确切喜欢什么样的女人,但是可以告诉你一个不喜欢的类型。很多个性女人都崇尚追求灵魂上属于自己的一间屋子,这似乎也是从根本上获得男人敬意的一种方式,在男性丛林里像株妖娆植物生长起来的新世纪职业女性,有独特的性别优势比较容易脱颖而出,但是我告诉你,这是一个误区,至少对于一般男人来说都不喜欢这样从物质和精神上都**的女人,男人会尊重她,却很难爱上她。”叶无道盯着叶弱水嘿嘿笑道。 “干嘛那么看我,我可不要闹‘**’,我是很传统的女人,将来一定是贤淑的家庭主妇!”叶弱水对着叶无道咬牙切齿道。 “真的吗?你很有这个危险哦,毕业于英国剑桥并且拿到两个硕士学位,高学历高智商高报酬。男人望而却步也是正常的,小心成为没人要的老处女~”叶无道落井下石道。 “你敢这么说人见人爱人见人疼的叶大美女?吃我一招降龙十八掌!”叶弱水突然露出奸诈的贼笑偷袭叶无道。 “卑鄙!”不幸中招的叶无道没有想到所谓的降龙十八掌竟然是最憎恶的拧人。 “兵不厌诈,活该!” “……”---- 傍晚的台北一座山峰顶端,身上加了一件叶无道外套的叶弱水哆嗦着纳闷道:“表哥,我们来这里干什么?” “等一下就知道了,不会让你白白挨冻的。让你不来,你非不听!”叶无道怜惜地抚摸着叶弱水微凉的粉嫩脸颊半生气半心疼道。叶弱水静静半依偎着这个疼她保护她纵容她的表哥满脸笑意,丝毫没有怨言,从小就在老年得女的父母呵护下成长。吃不得一点苦头的她在平常多少要拉下小脸了。 “来了!快看,知道那是什么吗?”叶无道突然指着空中一个翱翔的黑点略带兴奋道。 “好怪的鸟,是鹰吗?”叶弱水疑惑道。 “雕出辽东,最俊者谓之海东青!” 叶无道原本有些激动的情绪很快被刻意压制下去,柔声道:“这只是充满传奇色彩的海东青,又叫白尾海雕。虽然大小仅仅如鹊,但天生凶猛,可瞬间捕杀天鹅和种类小型野兽,是真正飞翔的杀手!这只明显是经过严格训练的海东青,体格巨大。绝对是极品!” 叶弱水仰望着头顶天空优美盘旋的那只海东青,听着叶无道充满磁性地嗓音讲述这种猛禽的介绍:“《清朝野史大观》记载“鹰以绣花锦帽蒙其面,擎者挽绦于手,见禽乃去帽放之。”因为野生野长不容易被捕获。所以有‘九死一生,难得一名鹰’的说法,当时的可汗贝勒和王公贵戚为了得到名雕不惜重金购买,甚至规定凡触犯刑律而被放逐到辽东的罪犯,谁能捕捉到海东青呈献给贵族就可以赎罪,足以见得海东青的巨大魅力!” 这个时候两辆凯迪拉克跑车停在叶无道附近,走下一个斯文青年微笑道:“捕获固然困难重重,驯化一只海东青同样需要极大的耐心,要先把海东青熬鹰房将鹰上架。加上特殊的脚绊,几天几夜不让它睡觉以此来磨掉天生的野性,这叫熬鹰,随后经过过拳,跑绳等一系列环节才能让鹰听人的吆喝来到猎者的手臂上,最后通过对鹰的勒膘把肠油刮出。才可以放鹰。培养这只鹰花费的人力财力都是不可想象的。” 仿佛有灵性的那只海东青一个冲刺滑翔后稳健的停留在走向悬崖边的叶无道手臂上,原本人需要护套才能让爪子锋锐如刀的海东青停留,叶无道的这个动作让所有人内心都随之一跳,尤其是叶弱水更是捂住胸口不能说话,怔怔望着背对着她散发沛然气势地叶无道。 “羽虫三百有六十,神俊最属海东青!此话果然不假,浩川,这样礼物我很喜欢,辛苦你了。”叶无道注视着那只充满灵气而且比较一般海东青要雄壮许多的猛禽微笑道。 “呵呵,海东青中以纯白的玉抓为上品,另有秋黄,波黄,三年龙等名目,不过最难得的神品就是太子手上这种赤红和血爪,能够得到这只海东青可以说是冥冥中的天意使然,也许是它和太子有缘吧。”许浩川淡淡笑道,从中国北部捕获和培养这一只海东青然后弄到台湾几乎要耗费近亿台币。 男儿有泪不轻弹。 但是许浩川身后的狮子费廉和不死蛤蟆张布史在见到三年未曾见面的太子后,饶是漠视生死的两个真正男子汉也是眼角湿润。 “飞吧,尽情的翱翔,今后你就跟随我征服整个世界!” 叶无道猛地扬起手臂,那只海东青呼啸而上,直插云霄,似乎在为新主人的庞大野心嘶鸣。 凝望着远方凤凰阁方向的叶无道张开双手发出一声吼叫,情绪剧烈波动的他铿锵拔出霸兵黄泉,猛然插入大地,朝那个方向跪下。 跪地把剑思伊人! 天若有情,也要为之动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