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三章 乱世奸雄 - 极品公子

第三百五十三章 乱世奸雄

把喝醉的叶弱水送回兰花轩大酒店后叶无道就干脆在这家酒店订下房间,虽然不是叶弱水的隔壁,但是也足以让任何前来窥测和暗算的阴谋者打入十八层地狱,台湾黑道本就猖獗,加上这个女孩现在实在是太红了,垂涎她的男人恐怕很多都从香港跟到台湾来了,其中难保没有实力的人动歪脑筋。 事实证明叶无道的这个举动是多么明智,当一大批黑色西装的彪悍壮汉冲进兰花轩大酒店的时候,叶弱水那群保镖根本就不够人家吃,趴在床上要求叶无道讲各国风情的叶弱水听到外面的打斗的时候不禁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依然淡淡微笑的这个表哥身上。 “表哥,我会连累你吗?”叶弱水也知道这个斯文儒雅的表哥去面对那群亡命之徒根本就是强人所难,把他牵扯进危险让她很愧疚,她没想到台湾会这么乱,低估自己魅力的善良女孩哪里能体会一群精虫上脑的男人**的可怕,人生地不熟的她根本就没有靠山可言,这么堂而皇之的下塌兰花轩完全就是一种**的诱惑。 “不会,保护公主是每一个骑士的神圣职责所在,可不是每个人都有像我这样幸运的拥有这种机会,要是我再不好好把握就是十足的傻瓜了,放心吧,我会和这群人好好‘沟通’的。”叶无道微笑道,天真的叶弱水怎么会明白这个表哥所谓的沟通是什么意思。 叶无道走出房间给大厅里早就蠢蠢欲动的陈破虏一个行动手势,“不要死人,挑断手筋脚筋就够了。”摸出一把锋利匕首的陈破虏闪出房门,随着声音地渐渐平静叶无道清楚这次规模不小的绑架安就此告一段落,再回到房间他却看到叶弱水坐在床上抽泣。 “怎么哭了。这么点事情表哥还没有出事的理由,难道阿姨没有告诉你我最喜欢打架吗?” 叶无道用纸巾轻轻擦拭叶弱水的柔嫩脸颊,虽然这个女孩气质容貌都是上乘,但是终究是温室里的花朵,无法和吴暖月,叶隐知心或者夏诗筠相提并论,不过这也不能怪叶弱水,只不过家庭背景的缘故让她无法拥有吴暖月的纵观全局的视野,叶隐知心的睥睨天下和夏诗筠的坚忍卓绝。 “我是不是很没有用,动不动就喜欢哭?”叶弱水怯生生哽咽道。 “傻丫头,女孩子喜欢哭是正常的。不喜欢才是不正常的。”叶无道笑着安慰道,房门口的陈破虏作了一个全部解决的手势后重新回到大厅冥想。 女孩子的脸就像六月的天说变就变,刚才还哭得一塌糊涂的叶弱水马上笑逐颜开,也许她不清楚除了叶无道这个看上去玩世不恭的表哥,就算是整个台湾黑道魁首也没有几个人能如此轻松的搞定这场公然的绑架,如果一旦被绑架那么下场可想而知。其实这种绑架看上去荒谬,但是却是最保险的勾当,通常一个当红艺人谁敢自曝被人强奸甚至**? “当明星人物是不是很难啊?”叶无道没有想到当年那个就知道哭鼻子的小女孩已经长成如此动人的女人,叶弱水应该算是个最标准的中国美女,西湖水含烟似的大眼睛。花瓣一样的鲜嫩嘴唇,玲珑有致的曲线身材,在历史上这样的女子往往与战争有关。 如果过尖的下巴给人一种精明的感觉,却没有足够睿智的头脑加以配合。留给人的印象就是自作聪明了,但是幸好拥有精致下巴的叶弱水却是个真正的世界名牌大学高材生,连续获得香港小姐,亚洲小姐和世界小姐桂冠的她创造一个近似于古代“连中三元”的奇迹,可以说叶弱水给“花瓶”重新定义:从内而外的华美。 “嗯,明星难当哩,随时都要保持最佳状态笑脸示人,经纪人直接告诉我要骂不还口打不还手。还有最讨厌的就是那些狗仔队了,整天跟在你身后捕风捉影无中生有,让你逛街,吃饭,聚会都统统成为一种奢望。”叶弱水老气横秋地叹息道。 明星光鲜灯光背后到底有多少酸楚不言而喻。在最肮脏的娱乐圈,有几个纯洁女人?说到底像叶弱水这样一炮走红便大红大紫便大红大紫一发不可收拾的女明星实在是个娱乐圈的另类,不说其中还有叶家的不可或缺的支持。 “呵呵,白天是人晚上是狗仔也难做,为掘猛料。就必须要有‘鹰的眼睛,狗的鼻子,豹的速度’,收入可怜不说还要遭到万人唾弃,这也是弱势群体啊。”叶无道玩笑道,引来叶弱水咯咯娇笑,那轻灵悦耳的噪音简直就是男人莫大的享受,恐怕这也是对别人话越来越少的叶无道今天肯这么多话就是这个缘故。 “被你这么一说,我还蛮同情狗仔的呢。”叶弱水可爱的吐了一下丁香小舌。 关系不断僵化的狗仔和明星本是一对矛盾体,狗仔可以让明星一夜成名,也能让其名誉扫地,狗仔都不光顾的明星红不透,狗仔盯上的明星苦不堪言必然共生,和气生财断断不可能,谁都别忙着倒苦水,这个世界无聊的人就像没有八卦和谣言就活不下去的苍蝇,所以可以说明星和狗仔这对黄金搭档是为了人类的生存做出巨大贡献的。 “表哥,你和慕容雪痕真的是男女朋友吗?这个我也是听我妈偶然说起,怎么就没有你们的八卦呢,雪痕姐姐可是我的偶像呢,不管我要签名!还有任何一样她用过的东西,比如书本,手机,围巾……”叶弱水偷偷小声附在叶无道耳畔笑道:“就算是内衣也行哦~” “没大没小!”叶无道在叶弱水头上敲了一下笑道:“下次见面自己向她要去,她很好说话的。” “咯咯,那第一次见面我是不是应该就叫她嫂子呢?”叶弱水歪着小脑袋调皮道,“真期待雪痕姐姐子女是怎么样的可爱啊,我要快点看到小宝宝,表哥加油!” 狂汗的叶无道被这个口无遮拦的叶弱水彻底打败落荒而逃,留下躺在床上娇笑的女孩,笑着,笑着,笑着流出眼泪的女孩。 今晚叶弱水和他相认后水晶大眼睛里的那抹掩藏在天真和笑容里的忧伤是粗心的叶无道也没有发觉的秘密。 ------------------ 装饰古朴简单的房间,一位白发老人坐在古色古香的雕龙藤椅上,苍老的手指轻轻敲击着藤椅把手,附近还坐着不下五个或文雅如士或粗犷如野兽,要么心机深沉擅权谋,要么雄心壮志善机变,总之这是一群桀骜不驯的危险人物。 “老庄思想是追求出世无为以领悟天地之道,在修为上讲究清,空,所以很多人将其误解为枯,认为要追求至虚的道德境界就要如枯木一般,终日枯坐,其实不然,讲究清空是追求博大超越的胸怀,并非心如槁木一片死灰。这种无嗔无喜是以悲悯苍生为前提的,不因个人的小执着羁绊,恰恰是因为有爱众生爱天下之大爱,人生不过百载,名利都是内心魔障啊。” 如果不是从这个老人嘴巴里说出,其他五六个人对这番酸溜溜的半文言文不屑一顾,但是这个时候他们都细细咀嚼着这番话的深意,对于这个老人再狂妄自大再骄纵横行的人都会情不自禁的流露发自内心的敬意。 “呵呵,不浪费诸位时间听我这个糟老头废话了。转入正题,你们都把问题提出来吧,我尽量回答。”一不小心跑题的老人略带歉意道,众人都是善意的微笑。 “我觉得孙秋意这个人不错,值得重用,比起四海帮那群目光短浅的酒囊饭袋,这个人明显要高出不止一截,陈老,你说呢?”那个文雅而充满心机的中年人恭敬询问道。 “做军师可以胜任,但是要统帅一方却不可能,正所谓大将不会行兵空有十万犀甲,这个孙意秋属于谋略型号的辅佐人才,要是把台湾黑道交给他一定会大乱。”老人摇头道,沉思片刻道:“台湾其实不是缺一个你们合格的傀儡,没有一个能独当一面同时野心又不可以太大的大将之材,说实话这样的人,难找,很难找。” “谁面对权力的诱惑都会催化野心的膨胀。”那个提问的中年人点头道。 “据消息回报太子党的太子突然单身来到台湾,不清楚有什么事情,这个太子素来行事诡异,我根本没有一点底,陈老,你说这个青年真的像情报上所描述的那样强悍无匹吗,说实话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害怕的我看到这份资料后也是毛骨悚然,唉,老了老了。”一个粗犷却不失雄浑的男人叹息道。 老人布满岁月痕迹的脸庞露出一抹欣慰,淡淡道:“这个青年,堪当‘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这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