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二章 表妹弱水 - 极品公子

第三百五十二章 表妹弱水

接过那枚意义非凡的水晶别针的叶弱水正想道谢,叶无道已经不动声色的走开,静静走到那架钢琴前回首仰望着吴暖月走过的楼梯,深邃的眸子释放着似海的柔情。叶弱水怔怔凝眸这个奇怪的青年,有点期待他接下来的表现,难道他要在这种场合弹奏钢琴吗,现在能够走进这幢凤凰阁的人似乎根本不可能精通钢琴吧? 叶无道静静坐下后,并没有立即弹奏钢琴,而是凝神静心了几分钟,最后才缓缓弹奏李斯特的一首并没有广为流传的曲子,虽然在全场那群浑身铜臭或者钻营投机的政客无法了解叶无道摆脱束缚的脱俗演奏技巧,但是其实更加擅长古典音乐的叶弱水清楚这个青年的钢琴水准。 叶弱水也许不知道,被这个青年气走的家庭钢琴教师是一个需要用三年时间才能演奏柴科夫斯基《降b小调协奏曲》,用四年时间准备才可以演奏《皇帝圆舞曲》的钢琴大师,在这位追求极端的完美的教师训练下慕容雪痕和叶无道想要偷懒确实很难,不过最后叶无道还是成功把这位大师弄走。 恭敬守护在身边的陈破虏用那野兽的冰冷视线巡逻速座大厅,最适合做职业军人上战场的他成为黑道人物不得不说是他对手的一种悲哀,他的身世并不简单,出身武术世家的他从小就接受真正的中国武学熏陶,和太子党狮子费廉,不死蛤蟆等一大批战将一样为了追赶太子和天王萧破军的步伐,他选择没日没夜的战斗和锻炼,三年间和他交手的武学名家不计其数。 叶弱水望着弹奏完全钢琴曲的神秘青年在站起来的时候瞬间就把那份难得的真情掩饰,这种场景和好友吴暖月在转身走出芝兰室的时候惊人的相似。 叶无道走到这个一直盯着自己的叶弱水面前淡淡笑道:“你是叶放卿的女儿吧?” 叶弱水虽然是红透半边天的香港巨星,但是对于家族的保密工作一直很到位。所以家庭父母以及关于她的成长经历都没有被疯狂的歌迷得知。这样一来散发神秘气质的她是被人瞩目。她的母亲是香港大学的一位教授。如果仅仅是这样他们的保密工作还不至于那么滴水不漏,更加重要的是她的另一个身份,中国叶家偏支的后代,虽然和叶正凌家族的血缘关系很远,但是说起来也算是个正经的亲戚,而事实上叶正凌这只老狐狸暗中也参与对这个女孩的包装和投资。 “你是?”不知道叶无道身份的叶弱水下意识的退后一步小心翼翼地注视着这个陌生青年,帅哥才子她在英国剑桥留学和两年里连续荣获香港小姐,亚洲小姐冠军和环球小姐亚军后就见过无数,现在的她可以说对各色男人都免疫。想让她一见钟情那绝对是痴心妄想,作为香港玉女派最新也是历史上最具才赋的掌门人,叶弱水根本就是视男人如俗物。 “我姓叶,叫叶无道。和你是亲戚,准确点说我是你表哥。”叶无道微笑道,叶家人最注重的就是家族的团结和绝对的血缘观念,对于背着家族者叶正凌毫不吝啬的采取比对待人一般人更加残忍的手段。家族利益高于一切是每一个叶家成员从小就灌输地思想。 “我就是那个在大陆自己创办公司的叶无道?我妈妈总是提到你呢,总是不停的夸人,害我都嫉妒死了……”叶弱水一听到“叶无道”顿时两眼冒光,叶家对亲人的感觉是外人所不能感受的,平白无帮在这种场合多出一个亲人让叶弱水像个孩子一样雀跃不已,叽叽喳喳的像个可爱的小八婆唠叨着上下左右打量叶无道。 “你听说过我?”叶无道也有些好奇。这个“原形毕露”的女孩丝毫不掩饰女人超级好奇的天性围绕着他问出一大堆稀奇古怪的问题。 “当然了,记得你当时高考成为全省状元后收到香港大学的邀请没有?嘿嘿,那都是我老妈的杰作,当时香港大学被你拒绝后我老妈郁闷了很久呢。”叶弱水灿烂笑道,两人之间的距离无限拉近。两人亲昵的接触顿时让叶无道成为瞩目的焦点。 不想在这种场合成为焦点的叶无道拉着叶弱水来到角落,让陈破虏帮他去拿一杯红酒后叶无道摸了摸叶弱水的头笑道:“你三岁的时候还屁颠屁颠跟着我乱跑呢。” 汗,这意味着可怜的叶弱水在三岁的时候失去了宝贵的初吻。 整个香港男生新梦中情人的叶弱水捂住嘴巴娇笑不停,突然扑闪着水晶眸子好奇道:“你应该去过很多地方吧,我除了香港和英国就再没有去过其它地方了,我的儿时理想还是当个旅行家呢。” “我是去过很多地方,多得让你数都数不过来。”叶无道的笑意有些哀伤,只不过沉浸在愉悦中的叶弱水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叶无道这个家族的明星人物是第一个家族成员都渴望结交的继承人,不仅仅是建立在利益基础上的*近,还有对这个传奇青年的好奇和向往,叶家这一代女性不管已经见面或者没有见面的基本上都对这个特立独行的骄傲青年感兴趣。 “那你给我说说看哪些地方比较好玩,到时候我就不用走一些冤枉路了。”叶弱水奸诈笑道,拉着叶无道的手臂撒娇,殊不知她那已经丰满圆润的胸部毫无保留地紧贴在这个无良表哥的手上。 “都不好玩,给我乖乖呆在香港,小心被人卖掉。”叶无道捏着她的鼻子微笑道。 “巴黎呢?”叶弱水可怜巴巴道。 “国内城市都梦想成为上海,而上海梦想着成为巴黎。二战后法国就再没有赢过什么,更在近邻德国的注视下阳萎了近50年,如今的巴黎人都抱怨从前巴黎人在咖啡馆里谈艺术,如今的法国人谈的只是咖啡。你如果想要真正享受呼吸文化和邂逅爱情的浪漫,你可能会大失所望。”叶无道有点幸灾乐祸道,结果引来叶弱水的一阵不依不撒娇,那对坚挺柔嫩的**散发巨大诱惑地磨擦叶无道的身体,幸好这个时候叶无道还能老僧入定般坐怀不乱。 “那现代化的纽约这座大都市应该不错吧?”叶弱水已经完全把这个从自己懂事起就被妈妈天在念在嘴边的叶无道当作除父母之外最亲的亲人。 “纽约?呵呵,在纽约,没有坏人,只有失败者。巴黎人拿全世界人民当乡下人,而纽约人的两个上帝,而能帮你走进天堂的鞋,就是事业,如果你仅仅是想钓到一个金龟婿,只要能够忍受那里男人在**的时候都在计算着这些时间可以赚多钱的话,纽约还是个不错的地方。”叶无道轻佻道,故意用暧昧的眼神盯着已经小脸通红的叶弱水。 “哼,我才不要理睬那些浑身长满毛的外国人。” 羞红粉嫩脸颊的叶弱水嘟着小嘴巴一脸不满,已经被叶无道打击得开始对自己的旅游大业产生怀疑,“那米兰呢,奢华贵族吗?” “身为世界奢侈品制造与发售中心的米兰,的确是崇尚奢侈品的亚洲人心中购物的圣地麦加,但是米兰可能拥有全球欧洲最脏的地下铁和最粗鲁的人群,你要是指望在米兰开始温柔的宝贵之旅的话注定要失望了,不过那里的教堂确实能满足一下你的**,如果弱水想要在那里和以后我的妹夫结婚,表哥我可以帮忙哦。”叶无道接过陈破虏给他拿来的红酒朝叶弱水眨眼睛道。 “才不要!” 叶弱水抗议道,刚想“垂死挣扎”地问威尼斯如何,叶无道已经未卜先知地给她再次打击:“不错,威尼斯确实是世界亲水梦想的终极彼岸,但实际上全世界的未婚男人都想来威尼斯寻找艳遇,因为这时几乎所有未婚女子都把与人艳遇当作第二收入来源,难道你天真的以为只有水就能吸引每天六十万的观光客?” 幼小的心灵已经被彻底摧残的叶弱水赌气地一口一口喝着红酒,等到叶无道发现这个小傻瓜其实根本就不能喝酒的时候再阻止已经为时已晚,又眸朦胧的小美人已经有点昏昏沉沉,今天其实是突破那十多名保镖重重包围溜出来参加晚宴的叶弱水在向叶无道说出酒店名称后就极不负责任地一头倒在他怀里不省人事。 叹了一口气的叶无道抬头望着这间极致奢侈的大厅,出神良久,最后才艰难地扶着这个超级大明星表妹走出凤凰阁别墅,必须徒步走下山的他干脆背起这个不能喝酒偏偏要灌自己的女孩。 背上的叶弱水嘴角露出一个孩子般的得意笑意。 叶无道回首望了一眼凤凰阁,暖月,我们重逢就推迟几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