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一章 擦肩而过 - 极品公子

第三百五十一章 擦肩而过

“太子。要我杀了他们吗,他们有可能发现我们的行踪。”这两人就是没有请帖只好用特殊手段上山的叶无道和陈破虏,吴这凤凰阁的监视系统和防盗系统果然不愧是超过一级军事基地防御的水准,就连叶无道这个影子也是小心翼翼才避开近乎完美的防线。陈破虏的嗜血在太子党内部是出了名气,唯一担任战魂堂和血狼堂两个指挥职位的他是太子党迅速成长起来的第三代中佼佼者,这也是叶无道把他带出来磨练磨练的原因,一个组织拥有金字塔型的权力构造才最安稳,大力挖掘各方面人才是太子党不断成长的保证。 叶无道诡异的眼神打量着已经被瞧得毛骨悚然的陈破虏,戏虐道:“男人光杀人怎么行,今天晚上就给我去找个女人把处男破了,这么大还是童子鸡丢人不丢人!”陈破虏顿时晕倒。 这个时候包括竹联帮帮主方啸坤,四海帮帮主王照信在内的台湾十三太保大部分都来到这个阳台,看到叶无道和陈破虏这两个不识相的家伙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桃源铁鹰帮的一个大佬朝这两个青年发火怒喝,连议员都不放在眼里的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给自己挖坟墓。 陈破虏眼神刹那间冰冷刺骨,对太子不敬那就是死! 一个原地起身足以踢死一头牛的圆弧侧摆腿闪电踢中这个还在趾高气扬发飚的可怜家伙颈部,咔嚓清脆一声,这个在台湾显赫无比的黑道太保死不瞑目地被这恐怖地一脚甩出阳台跌落山腰,杀人后依旧脸色不改的陈破虏冷冷注视着这群瞠目结舌的家伙。他可不管这群人是何方神圣,就算是民进党主席在这里他照样用刚猛的摆腿送他到山腰下面去。 对敌,杀无赦!这就是陈破虏的作战信念,也是太子党的第一条党规。 因为这些人出席这场钻石级别的晚宴只准携带一到两名保镖,所以这位桃园铁鹰帮的那名势单力薄的保镖战战兢兢地可悲发现没有哪个老大愿意出来说句公道话的时候,大喝一声给自己壮胆冲向那个危险的冷漠青年,至于另一个始终噙着淡淡邪笑的青年他根本就没有与他对抗的念头。 陈破虏侧身闪过这位保镖的迅猛一拳。随后还以一个巨大冲击力的肩撞,被撞得七荦八素的保镖还来不及做也防御就被速度惊人的陈破虏一个膝盖撞到要害胯部,剧痛之下如同虾米的他眨眼睛就被这个比职业雇佣军或者特种兵还擅长杀人的青年拧住脖子往后一扔。随着一声尖啸又一个人去了山腰。 “看来这个家伙很不得人缘啊,这么多人就没有一个愿意挺身而出。” 叶无道淡淡微笑道,仔细捕捉着对面每个人细微的表情变化,让他发现不少有趣的东西。排除那个已经两腿发软的家伙,最让叶无道感兴趣的就是那两个一直泛着冷笑的中年男子,充沛的气势和不经意间流露的杀机让叶无道敏锐的断定这两个家伙拥有媲美狼王的强悍实力,其中一个甚至是虎榜前十级别的高手,龙榜之外还有一个虎榜,其中那个东方洛河就是龙榜第十一而龙踞虎榜第一的高手。 这两个人就是竹联帮的头号人物方啸坤和天道盟的副盟主陈飞鹏。 “敢在凤凰阁闹事杀人,兄弟很有胆量啊。” 暗露杀机的方啸坤眯起眼睛细细打量着这两个完全陌生的青年,虽然说这样一来群龙无首的桃源帮就会被台湾其它实力吞并,自己的竹联帮也可以吃到一块肥肉。但是这样公然挑衅黑道太保简直就是**裸的宣战,这样的人不是天才就是疯子,谨慎的方啸坤迅速思考着一切可能以便作出最有利于自己的抉择。 “刚才那位老兄的胆量更大。” 叶无道面无表情道,对于陈破虏稍微有些激烈的举措并没有责怪的意思,这是对自己绝对的崇敬才会有的行动,而且这种举动也没有什么不可以解决的负面影响,所以叶无道继续刺激着这群人的敏感神经,因为他已经大致认出这帮人的身份。如果不是怕给吴家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叶无道还真有把这群人一网打尽的冲动。 “我操你老母,小子,知道我是谁吗,我在道上混的时候你还在喝你妈的奶呢!”青鸿帮的领导者也就是被称作台湾火山的宋霸火忍不住骂道。叶无道的嚣张狂妄让在台湾横行霸道的他感到极度不爽,虽然他身边青年表现出强大的实力,但是台湾终究是他们黑道太保的地盘,他就不信这个家伙还敢再杀人。 隐隐做怒的叶无道嘴角那抹笑意也最终消失,拦住想要动手的陈破虏,敢牵扯到他母亲的人死的会更加惨下场会更加凄凉。叶无道缓缓走向这个破口大骂的宋霸炎,沉稳的步伐让身列虎榜高手的方啸坤也面露讶异,如果说台湾黑道三大高手之一的方啸坤对陈破虏的表现还只是觉得不错,那么对叶无道流露的部分实力已经是刮目相看。 “回家等死吧,大概还有一个星期,不过一般人来说根本无法忍受一个星期。”叶无道在宋霸火的玉堂和膻中,中庭,关元,神封,灵墟这些穴道上动了一下手脚,叶无道深信现在那些军队的逼供根本就没有办法和利用穴道来折磨一个人来得有效,这种深入骨髓的痛苦根本就不是一个人所能承受的,他可不想一下子就解决这个出言不逊的家伙。 已经感到身体微妙变化的宋霸炎在叶无道鬼魅身法的震慑下开始后悔自己的冲动,周围那群平时称兄道弟的家伙现在都带着幸灾乐祸的表情,一想到刚刚弄到手的那个骚到骨子里的当红女星,宋霸炎就有打自己耳光的想法,不等他有所动静,那两个青年已经旁若无人地离开阳台。 “可怕的男人。” 黑道诸葛秋意喃喃道,临敌冷静,破敌雷霆,这个青年显然不得台湾那群这一代越来越垃圾的废物。四海帮得势后就越来越不受重用和信任的他颇有飞鸟尽鸟弓藏的悲哀,孙秋意转身淡淡道:“回去都准备好战斗吧,台湾黑道要接受一场洗劫了。” 四海帮帮主王照信阴冷的眼神盯着孙秋意的寂寞背影发出轻微的冷哼一声,这个锋芒毕露从来不忌讳功高震主的孙秋意显然让王照信十分不满,为了防止整个四海帮都被这个聪明得可怕的军师收入囊中,他在一年前就开始刻意的排挤孙秋意。王照信狠狠道:“怕什么,两个人能折腾出什么动静,随便拉出两三百号人我就不信不能把他们剁成肉酱!” “如果不是有备而来,他们不会这么有恃无恐,我们还是小心谨慎一些好,小心驶得万年船。”竹联帮方啸坤淡淡道,带着手下率先离开凤凰阁别墅,他最清楚这个神秘青年的手段,竹联帮树大招风,随时都可能遭到重点打击。 竹联帮分别成立忠,孝,仁,爱,信,义,和,平,天,地,至,尊,万,古,长,青等数十个堂口,各堂口之间皆独自管理,1970年台湾省政府警务处长罗扬鞭下令扫荡竹联帮,部分重要干部都被移送绿岛管训,本来竹联帮的前身竹林联盟并不设置帮主这个职位,但是这一代铁血枭雄方啸坤力挽狂澜后一统竹联帮大部分势力成为帮主,可以说竹联帮在方啸坤手里达到巅峰,整个亚洲也只有龙帮,山口组和香港的新义安才能与它抗衡。 当叶无道走进辉煌大厅的时候,吴暖月刚刚去和个别台湾幕后主脑进行会谈。 在大厅里和吴暖月擦肩而过的叶无道倒是见到不少往常只能在电视上或者报刊出现的台湾名流,花言巧语做墙头草的政客,投资逐渐向大陆倾斜的商人,红透海峡两岸的艺人。陌生的叶无道带着一个冰冷铁血的陈破虏慢悠悠地四处闲逛,那只不死蛤蟆似乎也和狮子费廉一样离开大厅,许浩川和叶无道进行一个眼神的交流后就若其事的继续和身边的贵妇**,现在还不是暴露和太子党合作的最佳时机。 突然发现自己最心爱的水晶胸针不见的叶弱水不顾形象的蹲在地上满脸愁容,突然看到眼前有一个修长的男人伫立不动,视线往上拉后就发现这个男人就是阳台上那个让她感觉危险的青年,只见笑容温柔的他手里轻轻摇着自己的那枚水晶别针。 接过那枚意义非凡的水晶别针的叶弱水正想道谢,叶无道已经不动声色的走开,静静走到那架象牙钢琴前回首仰望着前面吴暖月走过的楼梯,深邃的眸子释放着似海的柔情。 叶弱水怔怔凝眸这个奇怪的青年,有点期待他接下来的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