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九章 钻石晚宴(上) - 极品公子

第三百四十九章 钻石晚宴(上)

台湾最神秘和最昂贵的地段就是黄金湾富豪别墅区中顶端的凤凰阁,这幢别墅足以用一寸土地一寸金来比喻,虽然比起英国伦敦那幢刚刚被印度钢铁大王花两亿英镑买下地下游泳池镶有钻石的最奢华别墅有些逊色,但是在整个亚洲却也已经算是宫殿级别的别墅。 这就是台湾头号财阀吴家的休养地,在这里拥有世界上最优质的极品葡萄酒,雪茄,,最昂贵的油画和水墨画,还有最衣香鬓影,奢靡华丽的晚宴,今天这里将展出世界上最珍贵钻石中的四样和其它大小钻石近百样,所以被称作“钻石晚宴”丝毫不夸张,有人戏称要是能够抢劫凤凰阁别墅成功你就可以一跃成为顶尖富翁行列。 几乎台湾所有的豪门和名人都参加了这场颇含深意的钻石晚宴,每一个受到邀请的人都有着暗自的窃喜和自豪,被庞大的吴家认同本身就是一种身份的象征,别墅外的各种豪华轿车,顶尖跑车甚至排到山脚,最后那些到达的人只好步行到山顶的凤凰阁,顶尖跑车甚至排到山脚,最后那些到达的人只好步行到山顶的凤凰阁,其中就有民进党主席**和竹联帮老大方啸坤! 在庞大的吴家面前,整个台湾没有值得她亲自出面迎接的贵宾! 这就是真正数百年历史贵族的骄傲,根本不是那种兴起几十年的暴发户所能媲美。 这里的神秘女主人还没有出场,所有人只好耐着性子演绎一幕觥筹交错的奢侈场景,上等法国酒庄的葡萄酒和香槟,极尽奢华的别墅水晶装潢设计,纯象牙白色的一排古典钢琴,这里的氛围让来访者惊叹不止,能够第二次来这里的只有寥寥数位。 恢宏水晶灯光中,彬彬有礼地待者缓缓地向玲珑水晶杯中倾注金黄色贵如黄金的液体,钢琴正在用手指演奏出灵动的音符。这个时候香醇的葡萄美酒滋润地滑过喉间,简直就是最在的享受。这个时候贵妇和贵妇之间暗藏玄机和虚荣的攀比较劲开始新一轮的激烈上演。 “呦~黄太太,你的这条意大利哈默克家族的钻石项链真的很别致啊,就是小了点,我家有条南非奥本海默家族的限量版玫瑰花钻石项链,下次有机会就给黄太太看看。” “不知道李太太这件衣服出自哪个著名裁缝的裁减。我虽然认识英国圣约翰大街的所有私家设计师,不过就是看不出李太太的这件。不过我这件地中海风味的衣服也不是圣约翰大街的裁缝大师设计,比较受到西班牙贵族的喜爱,就是二十世纪初得到西班牙皇室委任为特许供货商这个最高荣誉的loewe。” 我这件是一直**于欧美高级时装之外的三宅一生设计,它的设计思想几乎可以与整个西方服装设计相抗衡呢。“…… 政客名流则借此机会进行不痛不痒的针锋相对或者拉拢感情。其中的硝烟味道就连十米远处都能闻得到,绿营和蓝营两个斗了十多年的阵营更是明枪暗箭相互诽谤中伤,就差没有打起来。几个大的商业家族都虚伪的进行应酬,表面上的和睦下隐藏着最歹毒的心机和算计。黄金单身汉则伺机选择合适的上床对象,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则散发着妩媚骚动的气息勾引着蠢蠢欲动的男人。 上流社会的奢侈,淫糜,勾心斗角都得到淋漓尽致的表现。 许浩川作为台湾黑道十三太保之一自然在受邀之列,面对四海帮帮主王照信的咆哮和台湾头号黑道智囊军师孙秋意的冷眼旁观,带着狮子费廉和不死蛤蟆张布史的许浩川自顾自的享受顶级香槟,有太子党作后盾,作为忠天堂堂主,许清海干儿子的他也没有丝毫畏惧王照信的理由。 “许浩川,你是不是天天吃春药神经错乱,两天就砍了我四百多号兄弟,你他妈信不信我在这里砍死你!”王照信赤眼狠狠瞪着依旧那副我懒得鸟你的许浩川这个后辈,副帮主赵志辉战死,一大批秘密据点被连根拔起,这让他就像一条被踩到尾巴的狗一样愤怒。其实王照信也算是一方声名显赫的霸主,只不过许浩川的雷霆打击让溃败的他完全失去理智。 “啧啧,这就是传说中的四海帮龙头龙大王照信吗?失望失望,我原先以为是如何英雄了得呢,原来就是这熊样。”不死蛤蟆摇头晃脑道。三年前不到一米六的他今天还是没有长高,所以显得特别滑稽可笑。 “四等残废怎么也能进来?忠天堂都是这种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家伙?”王照信狞笑道,他身边的穿着浪荡的情人看着张布史幸灾乐祸地咯咯娇笑不停。 “这种大**的**我喜欢,臭婊子,过不了几天你就得给本爷爷吹箫了。” 不死蛤蟆淫笑道,敏捷诡异的身体突然就窜到那个王照信的女人身前摸了一把格外丰满的**,所有人根本就来不及做什么,只有狮子费廉满脸鄙夷的望着这群台湾的黑道领袖。 坐山观虎斗的台北牛埔帮,台中的大湖帮,十三兄弟帮,高雄的七贤帮,十二煞星帮和桃园的铁鹰帮等大型黑帮都大吃一惊,只有竹联帮和天道盟的一行人依然镇定自若。[沸腾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