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八章 太子妃 - 极品公子

第三百四十八章 太子妃

台湾最昂贵的天价住宅区黄金湾山顶那幢堪称宫殿的世界十大别墅之一的凤凰阁,精致华美雕塑的阳台上,一个身体柔弱却有一股异样坚毅气质的灵动女孩和一位饱经沧桑的老者俯视着壮观的台北全景。 “身在商界五十年,我已经看过太多的风生水起,听过无数一败涂地,这个世界容易忽略这类人----达到顶峰的时刻却被抛入谷底,走近辉煌的时候却开始直面惨淡,如果无法在浴火中涅磐,这群人就会被彻底埋没。所以他虽然目前很有发展的势头和潜质,但是不经历一次刻骨铭心的失败,他终究不能算得上是商界的裁决者。”老者淡淡道。 “这就叫做巅峰之罪吧,要称雄称王难道一定要有这次失败吗?”女孩坚决卓忍的精致脸庞露出一抹破天荒的迷茫。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没有化妆的女孩依然气质卓越,更加难得是她拥有只有习惯掌握一切的人才具备的气势,没有谁会觉得这个应该还在上大学的女孩会是一个随波逐流的平庸女人。 “那倒也未必,这个青年是我这个老头见过最有商业天赋的天才之一,也许他的词典里根本没有失败呢。”老人爽朗笑道,默默注视着这个承担太多责任的灵慧女孩,三年前她还是一个温室里需要父母呵护的柔弱少女,今天却已经是流星般崛起的庞大家族继承人。 “李爷爷,现在整个台湾都在反对所谓的财阀治国,台湾吴家是不是应该收敛一点,辜家和蔡家的要是再这么折腾所有一条线上的蚂蚱都得遭殃。”女孩平淡的语气和惊世骇俗的内容形成鲜明的对比,整个台湾有资格说这种话的除了台湾执政党和国民党主席,以及三大财阀地首脑外就算是萧聆音等这些亚洲商界精英都没有份量。 “这次最后的财富大洗牌,将把公有资产通过民营化的仓促过程急速向家族集团集中,导致日后台湾步菲律宾的后尘,走上财团治国的道路,不过水能载舟亦以覆舟。与台湾中产阶级地矛盾不断激化后,难保到时候不发生事情,不过真说起来,替罪羊是谁还不说不定,总之。目前来说这块大蛋糕如果我们不吃,家族会议肯定不同意,但是台湾的前景确实是不容乐观,繁荣孕育着灾难。呵呵,最终的决定权还是掌握在小姐的手里,恐怕这也是家主对小姐的一个考验吧。”老人慈祥笑道,在女孩三年的迅速成长中他都是担任着老师的身份。现在是该让她独自翱翔了。 “乱世当用重刑,这次我要清理掉一批蛀虫!” 女孩坚定道:“台湾吴家一直不满我的身份,这次我就让他们知道谁才是未来全球吴家真正的继承人!” “台湾政界,商界不少人都已经在客厅等候小姐,明天的钻石晚宴恐怕会有超出想象的庞大嘉宾群,到时候的保安力量需要加强一倍,我已经和台湾当局打过招呼,让他们出去军队防止有人捣乱。”老人望着远处的风景轻声笑道:“小姐,现在外面可是鱼龙混杂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 “怎么说?”女孩淡淡问道。似乎对此并不怎么感兴趣。 “有现在的红人亲民党主席宋楚豫,国民党青年团主席廖胜文,还有蔡家的国泰总经理蔡东进。还有竹联帮的副帮主贾亚庭,四海帮和天道盟也都有人登门拜访,这样一来反而是黑道人物占了半壁江山,不知情的人还以为大小姐你要召开黑道大会呢。”老人开怀笑道,这个女孩就是他的骄傲。 “竹联帮?这下台湾的三大帮派竹联帮,四海帮还有天道盟都到齐了。”锋芒毕露的女孩感兴趣道,对于政界和商界的大人物她反倒没有一点想法,“好像现在有个忠天堂很有意思,堂堂四海帮竟然被它打得一点脾气都没有,今天他们有没有代表?” “好像没有。虽然忠天堂势头正猛,不过它的真正对手竹联帮在台成员近十万人,而在世界各地的华社会中发展的竹联帮份子,也将近三万人,竹联帮的势力之大早已经深入台湾的党,政军,经济等各界。与香港新义安,日本山口组齐名成为亚洲著名的黑帮,所以忠天堂过早的暴露实力其实不妥啊。相反,龙帮阴影下的太子党就要聪明很多,貌似猖獗其实谨慎,而这谨慎又不呆板。”老人睿智道。 “李爷爷,你给我讲讲台湾的黑道内幕吧。”女孩露出一个撒娇的灿烂笑容,噘着小嘴道:“看见那群人就心烦,让他们多等等磨一磨锐气,省得以为我是省油的灯。”你啊,就知道这么调皮,不过这样也对,对他们太重视反倒显得我们吴家没有底气。仔细想想看,我离开台湾已经整整三十多年了,用白驹过隙来形容逝者如斯实在妥贴的很啊!” 老人笑着摸了摸女孩的头,望着台北的眼睛里露出假想的神色,“台湾的选举制度有很大的漏洞,容易给黑金政治制造温床,因为黑道上的帮派首脑一般掌控一方的人头资源,在选举中获胜后最终导致这此人占据了地方议会与立法院,而根据台湾法律立委不但可以享有言论免现权和高度的司法豁免权,还可以完全可以通过财政,质询等方式牵制执法机构,和我一个时代的罗天河崛起就是台湾黑道治国的典型,作为天道盟鼎时期的精神领袖,堂而皇之地走进台湾立法院后成为左右台湾政局的大人物。 “我听他说起过罗天河,还说他是台湾少数几个能算作枭雄的黑道人物。”女孩一提起这个神秘的“他”眉宇间就洋溢着雀跃的简单快乐。 “根据台湾警方的秘密档案统计和我们吴家的情报显示,台湾省有黑道背景的民意代表超过200人,地方议会有黑道背景的超过总数三分之一,有黑道背景或犯罪记录的某届各县市议会正副议长更超过96%。不得不提的是台湾已经成为山口组海外吸金的重要基地,两地黑帮联手进行贩毒,军火走私,经营地下钱庄,从事非法洗钱,最近四海帮暗地里的发展其实十分迅速,在大陆尤其是上海的投资更是雄踞台湾黑帮之道,炒外汇,玩股票,炒房产,据说他们还计划把总部迁往上海,这个举措可是大有深意啊。” “直接和太子党冲突?未免太以卵击石了吧?”女孩不屑道。 “那倒未必,目前太子党还没有站稳脚跟,外地帮派浊没有机会,上海现在很大程度是先下手者为强。”老人淡淡道。 “太子党不会给四海帮这个机会的。”女孩胸有成竹道,语气充满骄傲,“我知道!”---- “破虏,知道为什么台湾的金融界这么动荡不安吧?” 台北街头两个青年一前一后行走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后面的那个青年冷酷俊逸的脸庞和挺拔健壮的身躯引来街头女人一阵猛瞧,而提问的青年更是气质超拔离群,后面青年的随时警惕和前面青年的慵懒随意形成鲜明对比。“我不知道。”叫陈破虏的青年老实道,干脆,没有丝毫拖泥带水,和他的作风一模一样,神态恭敬的他望向身前的青年的眼神里满是崇拜。 “过去的渊源,现在的利益,将来的机会,这些都迫使民进党把欧洲花了25年的民营化赶在一两年内完成,韩国政府引进外资增强金融机构的竞争力,我们大陆也都引起新加坡淡玛锡集团改善银行品质,台湾却是反其道而行,这个狗屁世道果然是以钱玩钱的才能赚钱逍遥,普通人都只有累死的份。”似乎根本就没有期望能够得到身后青年大案的他喃喃自语道,散发淡淡妖异气息的他似乎第一次来到这块土地。 “破虏,台湾厉害的黑道角色有哪些?” “不知道。”回答依然是那么干脆。 “那对忠天堂和四海帮有没有了解?哦,算了,当我没问。”似乎前车之鉴后他已经不对身后的青年抱有希望。 “……” 前面那个邪魅的青年走进一幢大厦坐上玻璃电梯,随着电梯的上升视野逐渐开阔的他俯视着整片区域,心中涌起一股气吞山河的豪意,伸出手指着玻璃窗外的台北市,带着指点江山的意气风发道:“很快,这里就是我的疆域,郑成功曾经因为收复台湾而名垂青名,而我收复台湾黑道是不是会遗臭万年呢?” “对于破虏来说,太子长剑所指,就是太子党不惜一切代价的开辟疆域,最后纳入版图。陈破虏愿意做太子的长剑,割下一切阻碍者的头颅!” “以后,你就会支持许浩川共同统治台湾黑道帝国,最后你再取而代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