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七章 南下台湾 - 极品公子

第三百四十七章 南下台湾

一个显得格外另类的文雅青年若无其事地走到赵志辉花重金搬来的豪华音响旁,对脸颊还带着泪水目瞪口呆的萧聆音微笑道:“听克莱斯勒和西贝柳斯的小提琴曲,还是肖斯塔科维其的《降b大调钢琴奏鸣曲》,或者慕容雪痕的那张白金专辑?好像太子说你喜欢西贝柳斯的小提琴曲,哦,对了,我叫许浩川,和太子是朋友,这里已经被我完全接管了。” 那群脑袋转不过弯的四海帮成员两眼茫然,副帮主赵志辉看到浑身是血的铁牙倒在地上就要翘掉的时候更是震撼得无以复加,这个前亚洲著名雇佣军团“眼镜蛇”副团长的铁牙虽然不能说在台湾挤进格斗榜前十,但是一般的几十号人根本不够这台杀人机器砍的,但是此刻这个骁勇善战的保镖就这么直挺挺的躺在地上让他无法接受。 满脸清泪楚楚可怜的萧聆音痴痴地望着这群有如天降神兵的男人丧失表达能力,思维缜密伶牙俐齿的她经过一系列打击后完全没有昔日的趾高气扬,在商场纵横捭阖的女强人在这种情况下渤是一个任何一个男人都能上的漂亮女人而已。 “许浩川,你是什么意思?我们四海帮和你们忠天堂向来进水不犯河水,你为什么闯进我的别墅打伤我的人,要是今天你没有给我一个合理的交代,就算你是许清海的干儿子,就算你是十三太保其中一个,明天你也要给我们四海帮磕头认罪!”赵志辉终于拿出四海帮副帮主的魄力,原本他那些被不残匪经蛤蟆吓破胆的小弟脸色也稍微好转,毕竟这里是四海帮的地盘,忠天堂虽然最近势头正猛如日中天,但是四海帮这个传统老牌帮派也不怕台湾新贵许浩川。 “什么意思?我端了你的老窝,就是这个意思。如果真是井水不犯河水的话,为什么忠天堂连续七天台北大小四十六家酒吧舞场被砸?不要以为四海帮和竹联帮结成同盟就能够两家独享台北,你挑衅在先。所以今天是你自找的。就算四海帮有竹联帮撑腰,这次我一样要把你们铲平!”许浩川盯着心虚的赵志辉阴森道,四海帮和忠天堂在台北的明争暗斗是整个台湾黑道都心知肚明的事情,只不过还没有拉下脸而已。 一直暗中积蓄力量“忍辱偷生”地忠天堂这次终于大爆发,其实现在已经开始对四海帮全面宣战。 “许浩川。你这个疯子!” 赵志辉颓败道,像他这种人最怕的就是那种什么都不顾的亡命之徒,眼前这个曾经是台湾黑道最终仲裁者许清海的干儿子的青年,素来以心狠手辣和诡计多端著称,他的老婆和原告忠天堂的老二钱鼎新私通,结果老婆被他亲手从三十层楼扔下来后派人追杀钱鼎新从台北追到台南最后在金三角干掉这个兄弟;台中大湖帮的副帮主女儿因为情夫被他打伤大骂他畜生和性无能,最后这个女人被一群人先奸后杀再奸抛尸荒野,总之,这个被台湾黑帮称作“书生”的青年是一个可以用惨无人道来形容其手段的枭雄,或者说是疯子。 “不要跟这种饭桶废话,直接杀了埋葬。”那个强壮如雄狮的男人沉声道。这无疑是判处赵志辉死刑。 就如同柳云修所预料的那样太子党已经开始加紧渗透台湾黑道,只不过这位帝师没有想到叶无道其实早就和秘密来到大陆的忠天堂堂主许浩川谈妥如何进军和瓜分台湾黑帮势力,可以说叶无道进军台湾的起点非常高,一开始就已经和实力绝对不弱的忠天堂联手,忠天堂这块太子党的跳板的质量保证叶无道接下来的活动没有太大的困难。 “狮子,如果台湾都是这种垃圾货色那就太没有意思了,原本以为太子让我们来台湾会有新鲜的刺激,如果都是四海帮这种窝囊家伙,那么我们战魂堂的弟兄就没有用武之地了。”依旧是那副不死不活模样的不死蛤蟆张布史失望道。一个超出人类想象的弹跳他直接跳到那张餐桌上拿起一把餐具刀随后一个超远的空中后翻滚把刀插进赵志辉的喉咙大动脉。 “少跟我抱怨,有本事就给我一个人把全台湾黑帮挑了。”狮子费廉皱眉道,三年多来的四处征战和辉煌战果让他威名紧跟天王战虎萧破军和狼王,林傲沧虽然实力不俗,不过给人的印象更多更多是那种儒将风范。而战虎,狼王,狮子都是骁勇刚猛的实战型领导。 “呵呵,台湾虽然不比大陆的卧虎藏龙,厉害的角色也不是没有,到时候一定有太子党心情作战的机会。”许浩川微笑道,一想到刚才太子党战魂堂潜入暗杀地恐怖战斗力他就一阵胆寒,幸好和这九怪物不是敌人,在这种摧枯拉朽的进攻下就算是忠天堂的精锐部队恐怕也是没有多少还手之力吧。虽然说太子党在台湾毫无天时地利可言,不过就算没有忠天堂的指引和内应,只要给他们充裕的时候,台湾黑道终究是太子党的囊中之物。 “这九人怎么办?”不死蛤蟆挠挠头为难道,那群被他手段震慑住的四海帮成员都有下跪的冲动。 “你是不是连吃喝拉撒都要请示太子,瞧你那熊样,统统杀干净,难道你忘了太子告诉我们来台湾不是当传教士的,我们是来杀人放火奸淫掳掠的!”狮子怒吼道,整个房间的人都不由自主的捂住耳朵。 “少拿太子吓唬我,本爷爷可是太子的第一个小弟,嘿嘿,死狮子,我知道你是嫉妒我,你的沮丧心情我是能体谅的,不过事实往往是残忍的,你应该想开一点,做人应该向前看……”这只打不死的蛤蟆上蹦下窜的在四海帮帮众里掀起一阵血腥,这次是尖锐如刀的手掌,被他开膛破肚的四海帮成员一个个倒在地上挣扎,奈何这并不能阻止死神的高贵冰冷的脚步。 被激怒的火爆狮子抓住时机给这只唠唠叨叨不停的死蛤蟆一记猛烈的侧摆腿把刚刚清理完战场垃圾的张布史踢向那张餐桌,整桌子刹那间被撞成几大块,目瞪口呆的许浩川怎么都没有想到会发生这种突发事件,看到太子党那群肃穆彪悍的战魂堂成员没有丝毫情感波动后更加好奇,这支拥有强大战斗力的部队似乎都是怪胎。 随后不死蛤蟆叫嚷着从地上跳起来,恼怒道:“又偷袭我,谁不知道你是活活踢死唐家弹腿唐家家主的变态,下次我一定要告诉太子,有本事你和我的老大对挑。” 狮子似乎在强忍杀人的冲动,转过头懒得理睬这个比唐僧还罗嗦的搭档。 虽然这个家伙总是仗着自己是太子的第一个小弟四处炫耀,不过三年的生死浴血并肩作战培养起来的友谊和感情根本不是外人所能理解的,最清楚这只蛤蟆恐怖抗击打能力的狮子还没有信心能让他真正受伤,也许只有太子才能收拾这只变态中的变态蛤蟆吧。 “你们是谁?”渐渐平静焉的萧聆音颤抖询问最“和蔼”的许浩川,虽然隐约听说过许浩川这个名字,但是她不清楚“太子”怎么也牵扯进来,这场莫名其妙的绑架之后又是一场离奇诡异的黑道火药味拼,萧聆音的脑子一团混乱。 “具体一点说的话,我是忠天堂的堂主,就是杀人越货的那种社会败类。其他人都是太子党的进军台湾黑道的先头部队,恰好看到和太子有关系的你被这群垃圾中的垃圾占便宜,所以干脆就给你上演一场真人版的黑道电影。”许浩川微笑道,双眼眯起的他盯着泫然动人的萧聆音,这个女人可是台湾的明星人物,整个亚洲想要抱她上床的男人可以从台北排到台南。 “这起绑架案都是你一手策划的吧?”萧聆音冷冷道。 “虽然不得不佩服总裁的想象力,不过事实上本人对你这种闷骚女人不感兴趣,相对来说,我更喜欢那种穿镶钻丁字裤,在床上会大声**,敢和我在商店更衣室做家的荡妇。”许浩川冷笑道,狠狠打击这种自以为地球围绕她转的自大女人,“如果不是看在太子的份上,我一点都不介意你被那群人**。” 脸色铁青的萧聆音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接下来许浩川那句话更加刺激着她已经脆弱的神经,“不想和藤原美惠一样成为全球**明星,就给我乖乖伺候这几天就要来台湾的太子,你要是敢反抗,哼,不要以为我是怜花惜玉的好人,在我手上被整死的女明星可不在少数!” 不死蛤蟆走到大厅外面的水池边上俯视着双眼无神,胯部血红的叶玄机冷笑道:“做什么不好,一定要做太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