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六章 凌辱 - 极品公子

第三百四十六章 凌辱

“假如你要钱的话,我给你,说吧,要多少,一千万,还是两千万?”萧聆音强自镇定道,能够如此胆大包天的策划绑架案并且规模如此庞大肯定不是简单的绑匪,不同于叶玄机的面如死灰战战兢兢,萧聆音还有尽可能冷静思考的能力,如果能够用钱摆平那是最好,到时候再给政府和警方大力施压萧聆音就不相信查不出来。 “两千万?萧大总裁,你还真当你自己是婊子啊,就值两千万?”那个男人不屑道,看到叶玄机那副窝囊废的龌龊模样,他狠狠吐了口口水,这个孬种比这个娘们都差劲! “大哥,你放了我吧,我的身份根本就不能和萧聆音比啊,我一定不多嘴,大哥你要是愿意,我可以介绍很多香港明星和主持人给你,一切都包在小弟的身上!”叶玄机颤抖着谄媚道,他不知道他此刻的笑容比被人强奸的时候还难看。他可没有英雄救美的觉悟,一不小心就把小命搭上那就是什么都完了。 “那你出个价,我一定出!”萧聆音斩钉截铁道,继承大批家产的她公认是亚洲的女性道富,不要说两千万美金,就算是两亿她也拿得出来。叶玄机的这种表现完全在她的预料之中,因为当初选中他就是因为看中他骨子里软弱的劣根性。 “算了吧,就算给我一亿老子也不稀罕,老子就想操你。啧啧,堂堂叶氏大中华区总裁被人强奸的录影带销量应该可以超过最近日本最火爆的那个藤原美惠吧,而且万一你喜欢上我带给你的快感死赖上我的话,你的那些钱还不都是老子的,哈哈……”面目憨厚神情却淫荡无比的男子张狂笑道,这位自恋的老兄显然想象力丰富。 在驾驶到没有人的半路上这辆车停下有人给终于感到惊慌的萧聆音和早就瘫软的叶玄机蒙上眼睛,最后来到一处僻静的地方。蒙着眼睛的萧聆音和叶玄机被带着左转右转地转悠半天才来到一间大屋子,解开黑色纱巾的他们终于看到这次绑架的幕后指示者。 “李凤清,是你?!” 萧聆音震惊地喊道,一个满脸邪气地青年和那个“司机”坐在大厅的沙发上端着酒杯满脸肮脏的笑容。这个叫做李凤清的青年是台湾富游集团总裁李利平的儿子。和叶玄机都是台湾有名的花花公子,屡次向她求爱都被狠狠拒绝,没有想到怀恨在心的他竟然公然绑架自己。 “聆音,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四海帮的副帮主赵志辉,人家和我一样都是对你这位大美人‘寤寐思服,辗转反侧’的紧啊。一想到高高在上的你在哥哥我的胯下婉转呻吟,我就有射的冲动……”李凤清淫秽笑道,那双丹凤眼紧紧盯着萧聆音的胸部猛瞧。 萧聆音没有想到世界上还有这么无耻的男人,羞愧难当的她愤怒的娇躯颤抖说不出话来,凭借超群的天赋从来都是顺风顺水的她哪里想到会有这么狼狈的今天,虽然在商业上所向披靡让无数商界男人尽汗颜,但是其实她的背景并不复杂,脱离家族的她除了依附叶家之外就再没有其它靠山,而在台湾不管是从商还是从政如果没有黑道靠山那就是否件很不可思议的事情。 这座装修豪华到奢侈极致的蓝色大厅拥有难得的品位。这一点就连挑剔的萧聆音也无话可说,四架十九世纪的维多利亚式古董钢琴陈列在此,散发出无与伦比的高贵皇家气质,简直就是一次小型的最珍贵钢琴展览。这里一点也没有黑道魁首的那种黑道野蛮气息,相反。充满儒雅的贵族风范。 在台湾称霸一方的四海帮副帮主赵志辉翘着二郎腿得意道:“怎么,在这里**很有情调吧,这可是我花了三亿多台币买来的别墅,光是这间大厅的物品价值也许就有一亿吧,这就是投资,不要以为你们这群浑身铜臭的商人知道投资,老子混黑道的也懂!”赵志辉这位抖一抖脚就能让台北震一震的黑道大佬帮作高雅道,其实这幢别墅是他暗杀了一位寄居台湾的欧洲古董收藏家然后鸠占鹊巢得来的,所以旁边李凤清在内的所有四海帮成员内心都一阵狂呕吐。 “老大,你就饶了我吧!我就是那个和日本葵花集团千金订婚的叶玄机,我答应你只要不杀我,日后我就把葵花集团的那个藤原净斋奉送给老大你享用,还有那个臭婊子藤原美惠,就是我的未婚妻的姐姐,到时你们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关键是还可以姐妹两个一起玩……”厚颜无耻的叶玄机跪在地上痛哭流涕道,他恨不得把赵志辉当成亲爹一样看待。 “原来你就是那个叶玄机,听说你有个叫叶无道的堂弟,是中国大陆太子党的太子?你的堂弟很厉害嘛,你怎么不把他搬出来,说不定老子我一害怕就放了你呢。” 赵志辉放纵笑道,把那杯葡萄酒砸到叶玄机头上,“老子最恨的就是姓叶的人,尤其是你这样姓叶而且像狗一样的贱种!听说你是叶家的野种,给我说说看,你妈是谁,让老子也品尝品尝,要是你老妈把老子伺候舒服了,我说不定就放过你。” 脸色苍白的叶玄机跪在地上不停的给赵志辉和李凤清磕头,温室里长大的他见惯灯红酒绿花天酒地,就是没有碰过真正的黑社会,而且是这种杀人不眨眼的职业黑帮,萧聆音看着一屋子邪笑的龌龊男人和毫无骨气跪在地上的叶玄机,原本精明的脑袋丧失思考的能力。 “李凤清,我总有一天会让你家的富游集团倒闭破产,你就等着倾家荡产吧!”充满恨意的萧聆音咬牙道。 那个唆使这个身为四海帮副帮主的老大绑架萧聆音的李凤清其实并不想把事情闹得太大,最多就是和这个梦中情人共度**,事实上如果萧聆音愿意,身为大中华区总裁的她要整垮富游集团并非难事,当然,前提是她还能走出这幢别墅。 “先让这位大美人看段成人录像酝酿酝酿一下感情,以前老子可都是二话不说挺枪就冲的,今天就破这个例玩玩情调,至于那个贱种拳头痒的弟兄给我慢慢招待。这个大美人嘛,我先吃饱再说,等一下老大让你们所有人都见识见识什么才是真正的男人,凤清,等我用完了你就接着上吧,老大第一个你应该不会有意见吧?” 赵志辉让小弟放一段淫秽不堪的黄色录像给萧聆音“欣赏”的同时走到餐桌旁进餐,不停点头哈腰的李凤清虽然有点不满赵志辉的喧宾夺主,不过一想到是第二个也就释然。那名在原先主人被杀后还是做厨师的法国人战战兢兢地给赵志辉准备了法式煎鹅肝配提子红酒汗,地道的煎鹅肝散发着诱人的香味。 鹅肝的柔软触感,鲜嫩滋味带给味蕾完美的享受,就连餐盘边上配菜用的提子也被这位可怜的法国厨师炮制成了甜美如蜜的美味,加上正宗大酒庄酿制的法国甜酒,惬意的赵志辉津津有味地观赏着录像里**裸的男女**,录像里女人淫荡的**声让饱暖思淫欲的他很快“一柱擎天”。 第一次接触这种场面的萧聆音虽然已经闭上眼睛,但是那种恶心的女人呻吟和男人污秽下流的声音依然刺激着她的尊严和理智。 面对那群慢慢走向自己的四海帮狰狞成员,叶玄机知道自己就算不被这群凶神恶煞活活打死也要打成植物人,不知道是不是恐惧达到极限后就会转向为彻底的愤怒,原本瘫软如泥的他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猛然起身一把冲开这群人的包围一口气冲向正在享用法国套餐的赵志辉。 不知所措的赵志辉几乎就要阴沟里翻船被这条疯狗用餐桌上的一把叉子捅死,不过始终肃穆站立在他面前的那名贴身保镖像从前一样再次救了他,那个魁梧的保镖就是叶玄机即将刺到赵志辉的时候闪电伸出手卡住失去理智的叶玄机的喉咙,随后一个猛烈的膝撞把叶玄机撞到墙上倒地痛苦地呻吟。 “铁牙,把这格疯狗拖出去,掏出他的卵蛋,操!敢朝我动手,老子让他做一辈子太监!” 心有余悸的赵志辉愤怒道,扔下叉子和刀一步一步走向退缩的萧聆音,他需要发泄,需要一个女人的身体来发泄他的**和愤怒!萧聆音曼妙的身体曲线和绝美脸孔,以及那不可侵犯的雍容气质都让在场所有的男人充满原始的冲动,蹂躏她的成熟**,践踏她的高贵尊严,一群面红耳赤的男人死死望着野兽般喘息的赵志辉走近开始抽泣的萧聆音。 就在赵志辉猛地撕开萧聆音外套的时候,那个身手不弱的保镖铁牙从落地玻璃飞撞进来,满身鲜血的躺在地上大口大口吐血,随后走进一大批彪悍恐怖的人马,为首的是一个矮小滑稽的男人,双手抱头道:“嘎嘎,从今天起,整个台湾都需要牢牢记住老子的外号----不死蛤蟆!” 这帮人马中还有一个雄壮如狮子的强壮男人,浑身的战意甚至让四海帮成员不敢动弹,狮子一机关报强悍男人! 一个显得格外另类的文雅青年若无其事地走到赵志辉花重金搬来的豪华音响旁,对脸颊还带着泪水目瞪口呆的萧聆音微笑道:“听克莱斯勒和西贝柳斯的小提琴曲,还是肖斯塔科维其的《降b大调钢琴奏鸣曲》,或者慕容雪痕的那张白金专辑?好像太子说你喜欢西贝柳斯的小提琴曲,哦,对了,我叫许浩川,和太子是朋友,这里已经被我完全接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