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四章 一年之约 - 极品公子

第三百四十四章 一年之约

仿若神明的安倍晴海晶莹剔透的右手轻轻一挥,原本漂浮在空中的落叶缓缓飘落,他露出一个不符合身份的狡黠笑容:“而且,我还认识你的姑姑,我要是敢动你,我怕国家神社会被人拆了。” 饶是叶无道诡计多端也料想不到这个国家神社的司天大祭祀会和姑姑叶晴歌认识,而且听他的语气还不是泛泛之交,郁闷的他没好气道:“我姑姑怎么拆你的国家神社,如果说青龙这个变态心血来潮把矛头指向你然后来个亚洲最强交锋的话,你那个国家神社才有变得坑坑洼洼支离破碎的可能吧?” 安倍晴海狐媚的桃花眼眸流露出魅惑的笑意,手指缠绕着飞舞的头发微笑道:“那可未必。” 叶无道似乎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和安倍晴海纠缠,已经感觉不到任何杀机和战意的他慵懒地拿着霸兵黄泉随意道:“找到青龙告诉他我很快就会和他再有一战,最迟一年。” 日本民间传闻有魑魅魍魉追随的安倍晴海眼神玩味道:“连我也没有这种自负呢,现在你的似乎连对付我也没有五成胜算吧,凭什么挑战青龙?虽然我只在十多年前和他有过一次试探性的交手,渤我确定你现在还没有战胜青龙的实力。叶无道,虽然你已经足够强大但是贸然的挑衅青龙,或者我,对于现在的你来说都是极其不明智的。” 叶无道颇不以为然道:“只有战斗才是变强的最佳途径,那些所谓的闭关修炼面壁冥想都是狗屁!现在就连青龙也不敢说他一个人就能够把我灭掉,你知道我的战斗理念和某些高手道貌岸然的刻板风范南辕北辙,所以我有更多的惊奇和震撼给对手,你要是不相信的话,你可以抱着杀我的信念动手,我一定会让你大吃一惊。” 经过叶隐知心,南宫轮回和曹天鼎的生死之战后加上刚才与这个民其说是人类不如说是妖魅的安倍晴海交手后,他更加确定与强者的作战可以最大限度的提升潜力。人类地潜力是没有极限的,叶无道其实现在很庆幸在接受特训的时候能够碰到青龙这位强大到想象极限的男人,不停的战斗才使得他成为历史上最年轻的龙榜级高手。 “南宫轮回刚柔融合的大道轮回剑,叶隐知心博大精深的真言法印,华夏武学最源远流长的太极。加上七分青龙的剑韵和剑意和你自身对作战的领悟,确实是足够让我吃惊,说不定等一下你会用出阴阳道幻术了。”安倍晴海对于叶无道言语上的挑衅和随意没有丝毫不满。 如果说日本对叶隐知心还只是敬畏和崇拜。 建造整个日本对安倍晴海就是恐惧和颤栗。 对于这个国家神社的精神信仰核心,虚无缥缈的身份,神鬼莫测的幻术,妖艳狐媚的容颜,所有人都抱着复杂地思想看待安倍晴海。 “如果你敢阻拦我日本的计划,我这次就让你永远留在中国大陆!” 叶无道拔出原本已经插进地面的黄泉森然道,这并非是叶无道恐吓或者威胁,安倍晴海没有把握能够把叶无道当场击杀。两败俱伤后即使他的伤势比叶无道轻,但是随后叶无道只要泄漏一点点消息,那么中国大陆整个黑道的高手都会竭尽全力追杀这个日本黑道一号人物,一来可以重创日本黑道,二来还能给自己留下辉煌的战绩,试想能够干掉亚洲前三全球前十的神位高手。谁会不舍得用命来赌一把? “我在这一点上和叶隐知心一样,对所谓的权力毫无兴趣,整个日本沉没都无所谓,所以你只要一年内不踏入日本我就不会有动静,只需要一年,以后发生什么我都懒得管,哪怕就算你要对付国家神社也随你。” 安倍晴海的神态散发着一股皇族的雍容华贵,微笑道:“你以为独孤家族那个继承人在日本弄出那么大动静日本黑道会善罢甘休吗,要不是水月流和国家神社的暗中阻拦。你的太子党亲卫队就算不死伤殆尽,也不会留下几个能够安然回到中国,而那个独孤皇琊也不可能为所欲为只手遮天。不过话说回来,这个年轻人的胆量魄力和指挥才能都是上上之选,我原本以为太子党也就是你力挽狂澜而已,显然这个独孤皇琊就是独当一面的大将之材,只可惜他终究是独孤家族的继承人。” “一年,好。我答应你,一年之内我不踏足日本,但是如果有人敢挑衅我的话那就另当别论。”叶无道沉声道,一年之内太子党根本就没有多余的精力对付日本黑道,最多就是暗中做些准备。而且他也乐得看到龙帮和整个日本黑道两虎相斗,像这次服部兵忍和山口组武装党部队的入侵还只是一个序幕罢了,接下来才是让人目不暇接地攻势。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就算不是朋友,也不会是敌人。 “如果有机会,和你姑姑说一声,十年之约已过,我和青龙之间的恩怨也该了断了。” 安倍晴海望着叶无道孤傲入骨的远行背影柔声道,但是声音却就像是浮现在叶无道的耳畔萦绕良久。打定主意要好好研究阴阳道的叶无道将从此进入另一个深邃玄奥的领域,也为他日后“妖帝”这一显赫称号奠定了雄厚的基础。 仰望着天空的安倍晴海清冷空灵的狐媚眸子流露出淡淡的哀伤,手指轻轻一点地上那只被他掷出的落叶割死的彩蝶诡秘的翩然起舞,最后停留在他的指尖不肯离去。 “好一个杀得人方能救得人,影子叶无道如果和帝师柳云修联手的话,一奇一正,天衣无缝,那么世界上还有谁能够和他们抗衡?”---- 一架飞往台湾的客机上,一个脸色狰狞的青年狠狠将厚厚一叠报纸砸到地上,沙哑道:“没有想到这个叶无道手段这么卑鄙无耻,葵花集团就这样被他玩弄于鼓掌,藤原美惠这个婊子怎么还没有自杀,被近千万看到她的精彩表演还能活在这个世界上真的需要不小的勇气!还有藤原净斋这个**,竟然在婚礼上让我出洋相,装什么清纯,我就不信你能逃出你家族的手心,到时候成为我的女人后再好好收拾你,他妈的不是说日本女人最温顺吗?叶无道,不要以为你能破坏这场联姻就可以阻止我进入叶家董事会!” 萧聆音听着叶玄机毫无风度的发泄不禁微微皱眉,开始怀疑支持这种人到底是对还是错,原本以为支持一个没有太大野心太强实力的傀儡会更加容易控制叶家,但是当他发现这个孤军奋战的疲倦,一想到叶无道雷厉风行的残忍手段和出众的商业才能,她就更加感到有无形的压力。 “萧总裁,要不要我们也采取黑道手段对付叶无道,反正台湾竹联帮和天道盟我都有熟人,我就不信给他们几百万一千万他们不去杀一个人!”叶玄机这个说法也许在一般人的认知范围里还算正常,但是在萧聆音这个对叶无道有些了解的内行来说简直就是愚蠢至极的提议,暗杀一个听说正在逐渐蚕食中国南方并且随时可能进军台湾的黑道太子,这种笑话亏得这个叶玄机说得出口。 “如果你还想活着进入叶家董事会的话就放弃这个幼稚的想法,虽然你对大陆各个商业领域都很熟捻,但是有机会的话你去问问你那群黑道的狐朋狗友谁是中国目前最炙手可热的黑道新贵,难道我给你关于叶无道的详细资料你都没有看?”萧聆音恼火道。 忘记翻阅叶无道资料的叶玄机尴尬的转过头望着窗外,那天来日本前一天萧聆音给他关于叶无道的资料,刚要阅读的时候那个刚刚泡到手的少妇尤物就吵嚷着**,一想到要将近一个星期无法见面,叶玄机那天就特别猛,筋疲力尽就和那个公司手下的老婆一觉睡到天亮,结果那份资料现在还像个处女一样没有机会拆封。 “萧小姐,很高兴在这里见到你。” 和萧聆音并排但是隔着过道的一个成熟男子礼貌道,并且主动向萧聆音递出自己的名片。萧聆音作为亚洲知名的商业女强人,被评为亚洲成功男人心目中最佳配偶榜的榜眼,第一自然是无懈可击的慕容雪痕,由此可见这位亚洲打工皇帝的成熟魅力。 转头的萧聆音现在才发现身边这个相貌并不能用英俊来形容不过却很有味道的男人,惊讶的她微笑着接过那张明显多余的名片,因为这个男人在台湾的影响力足以改变政局的形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