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二章 黄雀在后 - 极品公子

第三百四十二章 黄雀在后

也许经此一战后叶无道世界上最能体会这把与帝道之剑赤霄,盛道之剑太阿等上古神兵一一交手的霸兵的霸道所在,充沛的阳刚猛烈气势秋风扫落叶般雷霆狂舞,落叶遍地的树林被交战的两大高手弄得树叶纷飞,大树倒地纵横罗列,不时有那些被龙魂部队歼灭的家伙肢体卷起,血肉横飞。 叶无道手中的古剑虽然不是凡品,不过比起刀中圣品黄泉还要差好几个档次,但是叶无道并没有像上次在紫竹林那样害怕冷锋折断而畏畏缩缩,每一剑都势大力沉地砍在黄泉刀锋之上,璀璨的火星和铿锵的撞击刺破耳膜,原本喜欢走诡秘偏锋的叶无道这次竟然要和曹天鼎比威道和刚猛! “你怎么懂得南宫轮回的大道轮回剑?” 曹天鼎恼羞成怒道,拿着一把破剑的这个家伙竟然和持有黄泉的他硬拼,迄今为止只有青龙和南宫轮回敢用这种战术,但是这两大剑术宗师尚且拥有帝道之剑,一人持有威道之剑太阿,这种奇耻大辰让他恨不得立马把叶无道劈成一段一段的抛尸荒野。 “等我砍断你一只手拿到黄泉再说,怎么样,大道轮回剑光光用这把剑就能克制你黄泉的威力,由此可见你十年来已经远远落后南宫轮回,你还怎么胜我?” 叶无道剑尖蜻蜓点水般点在黄泉的刀尖上,巨大的冲力让曹天鼎身体剧震,叶无道突然由刚烈变阴柔的剑势让他措手不及,半是太极半是阳刚的剑势犹如绵绵江水汹涌却又细腻的笼罩先机尽失地曹天鼎,原本唯我独尊的刀法顿时出现凝滞。 叶无道抓住曹天鼎这个不可饶恕的空隙抡剑横扫。大有千万人吾往矣的千军气势,毫无华丽可言的一剑毫不带诡异轨迹的横扫曹天鼎颈部。 曹天鼎一抹阴险笑意稍纵即逝,不等叶无道警惕回神他左手突然出现一把袖中刀,这把横空出世的短刀硬生生挡住这一剑,说是挡住,其实是在这把袖刀被削断后曹天鼎用肩膀最终挡住了这霸道一剑,深入血肉的长剑带起一股温热的鲜血。 用两败俱伤设计这个圈套的曹天鼎发出野兽般嚎叫,右手的黄泉闪电砍向叶无道,就在曹天鼎等着叶无道被黄泉砍成两段的时候。叶无道竟然撤剑全身而退,对于一般痴情于剑的高手来说是剑在人在,剑折人亡,与别人交战的时候都绝对不允许剑脱手,因为这是身为剑客的起码尊严。 所以没有想到根本就没有高手风范的叶无道会主动弃剑的曹天鼎一时间愤怒难当,白白受伤的他把那把剑折断后看到叶无道若无其事的用脚尖挑起另外一把剑后几乎吐血。愤怒道:“你竟然如此无耻,连剑都可以舍弃,你这一辈子都无法超越青龙,因为你连命都放弃了!” “如果我不放手,我的命早没有了。尊严是需要建立在绝对地实力基础上的,如果我换一把与黄泉相同等级的兵器。你这个苦心经营的圈套已经让你丧命。”叶无道冷冷道,谁会想到这个堂堂龙榜高手会来一手袖刀。 “如是我闻,谓手自杀生,教人令杀,见人杀生心随欢喜,乃至自行邪见……” 吟诵经纶的叶无道随着口中所说手中剑迸发惊人剑意,圆滑的弧线充满博大浩瀚的玄机,如同面对深邃晦涩的佛经纶语让人心生敬畏。凶悍杀意不经意间流失的曹天鼎没有想到大道轮回剑竟然已经上升到精神层面的境界,被彻底激怒的他就像笼子里暴躁地野兽充满嗜血味道,原本就霸道无比的黄泉即使在大道轮回剑下威力再无法达到顶峰。但是依旧无可匹敌,叶无道虽然稳占上风,想要获胜却也十分困难。 “我就不信黄泉的霸道可以无懈可击,大道轮回之旋剑式!” 曹天鼎眼前顿时缩放旋转的绚烂剑华,但是黄泉的防守依然滴水不漏。 “大道轮回之守剑式。” 曹天鼎锋芒毕露地黄泉竟然无法撼动这把普通长剑分毫。叶无道的防守同样完美。 “轮回,破剑!” 叶无道终于用出大道轮回的必杀之一,虽然才钻研大道轮回剑不久,但是如果南宫轮回在世一定会被叶无道的悟性吓掉下巴。 “去死!”黄泉被大道轮回破剑式撞歪后,抓住机会的叶无道干脆用最快最狠最简洁的剑式“砍”曹天鼎,速度本来就不如叶无道的他只能用黄泉一次次的撞开那把缺口越来越多的破剑,虎口渐渐渗出血丝的他看到叶无道那疯狂的眼神突然有一股寒意。 这简直就是罗马斗兽场的角斗,干净简洁的对撞,毫无花哨,只有力量的撞击。 曹天鼎被叶无道丧失理智的攻击压制得毫无还手之力,如果那把剑雪魄月牙的话,曹天鼎早就身负重伤。 就在那把剑折断的时候曹天鼎手中的霸刀内泉终于脱手飞出老远,横插进一棵大树,被震撼的曹天鼎来不及羞愧就迎接精通格斗搏击的叶无道新一轮痛扁,犀利的膝技是近距离搏斗的锐利武器,被叶无道凭借鬼魅身法一个飞步近撞膝撞到大树上的曹天鼎尚未落地便一个更加恐怖的闪身冲撞膝撞到空中去。 “敢暗算我,我让你暗算!” 被激起怒气的叶无道眼神阴森冰冷,近身作战的他几乎就是无敌! 一个近距离擒头颈肩顶击和连累的跃起撑肩撞膝更是让那高高在上的龙帮紫龙使口喷鲜血。 “有把黄泉了不起吗,现在没了,还不是像条狗一样被我蹂躏!” 叶无道干脆利落的侧摆踢把终于摇摇欲坠的曹天鼎踢出去五六米,利用恐怖速度的他继续一个酣畅淋漓的弯弧踢把这个刀君狠狠击入地面,一连串的拳打脚踢让趴在地上的曹天鼎毫无龙榜高的的无上尊严可言。 龙魂部队的成员目瞪口呆地“欣赏”叶无道无比华丽的“轰杀”曹天鼎,谁会相信这就是一场龙榜级别高手之间的对决,毫无高手风范,毫无理智,顽强站起来的曹天鼎一次又一次的被叶无道爆发力惊人的弹腿弹出近十米外,那个如同魔神般屹立在树林间众尸体上的青年太子似乎很享受这种折磨别人的快感,优雅邪恶的脸孔深深烙印在龙魂部队每个成员脑海,成为终生难忘的噩梦。 “兑现你的承诺吧,失败者!” 叶无道拿着那把惊艳天下的黄泉缓缓走到躺在地上的曹天鼎身边,把黄泉插到他离耳畔只有几寸的地方。 “叶无道,你给我记住,我总有一天会讨还这笔债。” 彻底丧失战斗力的曹天鼎艰难道,鲜血沾满他的嘴角和衣服,一生中从未如此屈辱的他狠狠瞪着这个强大得无法想象的青年,一个让他像条狗一样被狠狠踩在脚下的青年。 修罗般的太子! “拥有黄泉尚且被我打成这样,丧失霸兵黄泉和一只手的你应该想着怎么度过耻辱的余生吧。”叶无道俯视着曹天鼎冷笑道,彻头彻尾的失败者是没有资格说那种话的,堂堂龙使被人砍断一只手,叶无道好奇这个家伙为什么不自尽了事。 英雄末路尽是悲壮苍凉的曹天鼎重新拿起那以后将不再属于他的黄泉,颤颤巍巍的朝自己的左手砍去。 “等一下,是右手,不是左手!” 叶无道带着狐狸的笑意柔声道,刀君拿刀的手,怎么也值千万吧,望着眼神愈加狠毒的曹天鼎他的笑容更加灿烂。 这个毫无怜悯的残酷魔鬼!龙魂部队成员的身体不由自主涌起阵阵寒意,都开始担忧自己的下场。 曹天鼎闭上眼睛带着一抹古怪的悲凉笑意活生生砍下自己的右手,没有呻吟,没有叫嚷,只有咬牙沉默,精通穴道的他给自己止血后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在叶无道充满玩味的笑容和视线中蹒跚着走出树林。望着插在地上那把从此就属于自己的天下第一霸兵黄泉,面无表情的叶无道淡淡道:“只有最后还像个男人。” “放心,我现在不会杀你们,虽然一个人杀掉龙魂是一件很有诱惑力很有成就感的事情,不过我还需要你们的力量,所以你们死不了。” 叶无道一招手,树林里飞出一队太子党的彪悍亲卫队把这六个差不多已经装扮战斗力的龙魂成员每人打了一针,虽然有人激烈的反抗,不过那也只是让叶无道多费点周章罢了,最后让六个平常被当作国家政府英雄看待的人被毫无体面可言的抬出树林。 如果不是看在这帮人爱国的份上,叶无道最初就会痛下杀手斩草除根了。 没有离开的叶无道静静站在夕阳的余晖中,良久终于握住那把震撼天下的黄泉,爆发出比刚才和曹天鼎交手时强烈许多的战意,仰天大笑道:“好一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弹弓在下!” 真正的交锋现在才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