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一章 霸兵黄泉 - 极品公子

第三百四十一章 霸兵黄泉

“帝师曾经说过,杀人须是杀人刀,活人须是活人剑。既杀得人,须活得人;既活得人,须杀得人。”披散长发的刀群曹天鼎拿着一壶上等花雕酒仰头狂灌,突然把那壶酒扔向树林深处,喝道:“出来吧,叶无道!” “好一个杀得人方可以救人,帝师一定还跟你说随世披靡的话哪怕是肉菩萨出世也于世无补吧,所以就必须有人承担起为这个世界清除垃圾的角色。” 接过那壶酒的叶无道半蹲在树干上俯视着如临大敌的龙魂部队和爆发战意的曹天鼎,一脸随意的他摇晃着半壶花雕酒摇头道:“可惜明年就会有人给你清明上坟了,喝不到这上等花雕确实是人生一大憾事啊!不知道今年龙榜连续两名高手退出会有怎么样的变局,龙帮要是还能冒出一个或者两个龙帮高手,本太子就是认栽了,不过据我了解青黄不接的龙帮似乎难有龙使者继承人,真是让人失望。” “鹿死谁手恐怖现在还没有结果吧,年轻人自负可不是好事情。”曹天鼎拇指摩擦着那把誉为天下第一霸兵黄泉的刀柄,冷酷的笑意让身旁的龙魂部队不寒而栗。这个叶无道简直就不是一般的狂妄自大,如此挑衅龙帮的权威就算不能后无来者,也是前无古人。 叶无道的嚣张跋扈让这群连中**区首长和将军都十分尊敬的龙魂成员感到一种莫大的羞辱。 龙魂最暴躁的玄魂咒骂一句便起身冲向从树干飘落的叶无道,站在最后的曹天鼎的眼神似乎有些玩味。 从正面冲到叶无道面前的那个玄魂身体一个急速转变后再次诡异的折回去闪电伸出双手想要卡住岿然不动的叶无道那看上去十分脆弱的喉咙,嘴角泛着阴冷笑意的叶无道在暗自窃喜的玄魂铁爪就要触碰到他的时候轻轻后撤一步。 “你们恐怕也就只能应付应付海豹突击队,英国sas特种部队这些对手吧。要是真的有高手想动你们,就会像这样一样不堪一击!” 叶无道眼神蓦然一变,内心震撼无比的龙魂部队其他成员眼睁睁看着这个貌似漫不经心的青年闲庭信步般微微侧身用右臂猛然下砸玄魂的双臂,玄魂卡喉的力道瞬间被叶无道这一击打得粉碎,就在曹天鼎大呼不妙的时候叶无道已经在右手回收的同时用一记反手抽拳狠狠狙击中玄魂的右太阳穴。 如果不是龙魂部队里抗击打能力最强地玄魂练过正宗金钟罩铁布衫,那么他就不止是昏厥过去这么简单了。 “不要以为打败一些垃圾角色就不可一世,在世界猎人学校本太子一个人就杀了一大帮所谓的特种精英。一群井底之蛙!” 不等龙魂成员救援,脸色依旧恬淡优雅的叶无道老鹰拎小鸡般拖着玄魂到大树将其猛然甩向树干,等到玄魂的身体落下的时候不肯善罢甘休的叶无道抬起左膝去快速撞击其肋骨将其肋骨悉数撞断,最后双手拧起本能的痛苦呻吟的玄魂双腿重重摔在地上。 迅速的右臂下砸,强劲地反抽拳击,凶猛霸道的膝撞,连贯流畅的抱腿前摔。 一连串正规特种部队作战杀人方法让与各国特种精英频繁交手的龙魂部队吓出一身冷汗。这种原本平淡无奇的招式被这个凭空冒出来的青年使用这显得威力惊人,微微诧异的他们终于赶在叶无道对地上玄魂补上致命一脚前对这个煞星进行集体攻击。 在世界猎人学校混了一年精通各国特种部队作战技巧的他很快就让龙魂部队尝试到真正的杀人手法。 依然傲然伫立原地的叶无道冷笑着伸出左手格挡住地魂的飞踢,手腕一抖。画一个太极小圆轻松握住这千钧一腿后一抡砸向身后偷袭的鬼魂,手忙脚乱想要接住这样“暗器”的鬼魂在天魂的示警中惊恐发现那个青年以和空中飞行的支魂同样快的速度逼近自己。刚要防御的他只觉得双眼一花便被鬼魅般的对手击中与第四胸椎相平的天宗穴,顿时两条肩膀剧痛中丧失作战能力。 和地魂跌落在一块的鬼魂第一感觉是这个家伙不是人吗? 身形违反办学霎时停顿的叶无道左肘猛击背后黄魂的心脏部位,措手不及的黄魂只好护住宅区要害,结果又能被叶无道抓住右臂一个大力拧转,黄魂的身体在空中足足翻了三个跟头才甩落在地上,如同附骨之蛆的叶无道一脚毫不留情的踩在他的头部。 瞬间百战百胜的龙魂部队就躺下四个,还站着的天魂和人魂面面相觑。 “果然不愧是杀死南宫轮加的叶无道,够狠,够快。够准,似乎你除了用刀,太极和穴道也相当也在行啊!”远处的曹天鼎脸色阴森道。 这个家伙干掉了南宫轮回?南宫轮回不是排名第五的剑道帝师吗? 这个神秘杀出的家伙竟然就是龙帮的头号敌人叶无道! 猛咽口水心跳混乱的天魂和人魂两人在一系列打击下很快就被趁机而入的叶无道轻松放倒,虽然不明白为什么叶无道仅仅是让龙魂部队丧失战斗力而不是将其击毙,曹天鼎看上去还是那副不死不活的样子冷冷道:”养精蓄锐的你打倒一支疲惫不堪的龙魂部队没有什么值得骄傲的。” “当然,这种角色还不入本太子的法眼。”负手而立的叶无道放肆笑道。 “你和南宫轮回交锋的时候是用什么兵器叫约很好奇。”曹天鼎皮笑肉不笑道,南宫轮加原威道之剑太阿丝毫不比霸兵黄泉逊色,上次紫竹林之战叶无道的兵器明明已经折断,心中纳闷的曹天鼎怎么也没有想到叶无道会用叶隐知心的雪魄月牙。 “动手吧,你这个想用龙魂部队消耗本太子实力的想法已经落空,不需要废话,接下来你就会明白触犯我的后果,紫竹林的仇我可是铭记五内啊。”叶无道冷笑道,对于这个龙榜高手的卑鄙手段充满不屑,南宫轮回尚有高手的气度和风范,这个曹天鼎却是处处心机。 “我倒是想看看你今天拿什么来与我的黄泉争锋!” 曹天鼎拨出造型并不巨大却异常雄浑感的霸兵黄泉一刹那,叶无道不等这个龙榜高手的气势达到顶点便展开迅猛攻势,想要在中远距离空手对付霸兵黄泉?叶无道再自负也还不想做残疾人,所以近身搏斗压制黄泉的威力才是最明智的方法。 霸兵黄泉果然不愧是天下第一霸兵,不同于太阿剑厚重中还蕴藏有灵动,霸兵黄泉根本就是一往无前毫无凝滞,抱着视死如归的信念而死战,这就是黄泉的精髓所在! 若非战略得当欺身而进,现在叶无道恐怕已经陷入曹天鼎滔滔如江河的刀势中,原本认为南宫轮回威道之剑的破坏力已经足够恐怖,没有想到这把黄泉的破坏力更加不可理喻,一排排粗壮的大树被如同切豆腐般齐腰砍断。 像条波涛中随浪而舞的小船的叶无道推手走弧形,进退走化亦画圆,沾黏随亦是圆,用太极至柔战曹天鼎手中黄泉的至刚至猛。 深谙“左重左虚,右重右缈”之道的叶无道凭借虚幻缥缈的步法由腰腹发劲,经脊背带动大小臂旋转,贯达手指,臂向里转小指扣劲使出内缠丝狠狠击中曹天鼎位于后背第五,第六胸椎中央处的神道穴,但是曹天鼎那强悍不像人类的身体硬是撞翻一棵大树后从尘土中站起来。 头痛的叶无道也有些恼火,文雅的脸庞杀机渐渐浓郁,一记太极揽雀尾结结实实的打中这个刀君背部第七胸椎棘突下凹陷中居正中线上的至阳穴,穴道本来就是精气和能量的源泉或者中转站,连续被打击的曹天鼎飞出去老远,痛打落水狗的叶无道眼神逐渐冰冷,从叶隐知心那里“偷学”来诸多结印后结合青龙大般若莲花法印的精髓,叶无道自创的刹帝伏魔印第一次击在曹天鼎的胸口。 从远处地上缓慢爬起来的曹天鼎没有呈现摇摇欲坠的虚弱,而安然无恙的强悍,擦干嘴角血迹的曹天鼎狞笑道:“十年来你是第一个让我流血的对手,今天你要是能胜我,我就留下这把黄泉和一只手!” “一言为定,一定如你所愿!” 叶无道邪笑道,脚尖轻轻一挑地上那把天魂的古剑,太极和结印虽然能御敌并且伤人,但是想要破敌制胜绝对不可能,尤其是面对这种打不死的对手,本来叶无道还想拿这个龙榜第八的家伙练练自己刚刚悟透的结印,不过既然他要玩真的,叶无道也不好意思扫了他的雅兴。 “接下来就让你见识见识南宫轮回十年悟剑的‘大道轮回’,你的这把黄泉和你的一只手本太子今天是要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