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章 龙魂部队 - 极品公子

第三百四十章 龙魂部队

烟雾缭绕的篆铭香炉,古色古香的文房四宝,泼墨作画的山水作品,一切都含蓄的彰显主人的古典意蕴。 捧着一卷《大品般若经》的帝师柳云修卧在紫檀木躺椅上闭目小憩,脑海中似乎突然想到什么关键,但是这一缕若有若无的玄机让他陷入沉思,到底是什么让他感觉不妥他苦苦思索。 一旁对着古琴发呆的柳浅静看到哥哥流露出这种不同寻常的神色,皱眉道:“难道你担心曹天鼎这次带领龙魂部队狙击慕容世家和台湾势力的汇合有意外?这恐怕不可能吧,慕容世家虽然潜心忍性二十多年不容小觑,但是要想从曹天鼎那里讨半点便宜绝对很难,至于收购慕容世家这两件偷来的故宫国宝的台湾黑帮在龙魂部队面前恐怕连怎么死都不知道吧?” 柳云修轻轻点头又轻轻摇头,喃喃道:“慕容世家的卧薪尝胆明显是针对华夏经济联盟当年的见死不救和落井下石,当初我们龙帮似乎也有过分的地方,反正其中的内幕不足为外人道,让我重新整理一片头绪,似乎有变局。曹天鼎,龙魂部队,乾隆黄金龙纹战袍,金瓯永固杯,台湾黑帮,慕容世家……” 柳浅静屏气凝神望着自言自语的柳云修,这个崇尚指挥谋略鄙夷武道的哥哥就是凭借出类拔萃的大局观把握赢得今天的超然地位,其中的惊心动魄和柳暗花明让她这个旁观者都心惊胆战,用九死一生和未卜先知来形容帝师是最恰当的人生轨迹比喻。 柳云修突然震惊地睁开眼睛,充满内疚和悔恨道:“我竟然独独算漏了叶无道,至于日本势力的暗中行动倒在我的预料之中,龙魂部队应该可以应付日本黑道的暗算。但是叶无道假如在这个关键时刻强行插入的话……希望是我多虑了吧。” 刚杀完中国剑术第二的南宫轮回,又想对龙帮刀群下手? 柳浅静颓靠在椅子上,想到前天东方洛河离开前那句看似无心之语的“叶无道已经痊愈”,她不禁感到一种对这个男人的恐惧,如果真如哥哥所说他会趁这个机会对曹天鼎动手,那么整个与台湾,日本和慕容世家三方作战完的龙魂部队就等于是一支实力剧减的疲兵。而非震慑全球恐怖分子的中国第七特种部队! 看到哥哥破天荒的露出一抹疲倦神情,柳浅静心里百感交集---- 杭州远郊一座深山中,七个沾满血迹的男人坐在满地的尸体里,场面诡异恐怖。 “娘西皮的,没有想到慕容世家真的勾结台湾和日本人,这群垃圾,一看就知道刚才那群人山口组的武装党部队和伊贺流的服部兵忍部队,天魂,你这次足足比我少杀了六个家伙。欠我六个女人,你给我记着!”一位孔武有力的彪悍壮汉咒骂道,上身**地他露出纵横交错的伤疤,这种只有真正男人才有荣誉在场的从都有。 “操你个鸟蛋!要不是老子在后面拼命保护你不让那群渣子偷袭,你早就给人剁成肉酱拿去做人肉包子了,下次老子第一个往前冲。你给我呆在后面试试看!”代号“天魂”的男人把地上一要断手朝那个最先发话的男人扔去。 “玄魂,今天这群对手里面好像没有女人吧,难道你饥渴到这种见男人就上的程度了,看到你刚才砍人的那疯样,完全就是**亢奋的症状。”另一个正在抽烟的男人朝第一个说法的“玄魂”调侃道,他顺便扔给所有人一要香烟。 被誉为中**队最终兵器的第七特种军龙魂部队其实只有六个成员。天魂,地魂,玄魂,黄魂,人魂,鬼魂,虽然是龙帮的直属部队,但是中国政府也可以通过军委最高领导人对其进行调动进行对特殊情况的特殊处理,这些人几乎都是样样精通的暗杀高手,很多时候国家领导人出国访问都是由他们暗中保护,这支比特种部队更加特种的龙魂执行着那些永远不会被人知道的特殊任务。 “听说你们已经和英国特别空勤部队sas,美国绿色贝雷帽,以及以色列格兰尼侦搜队数次交手?”神色最为轻松的曹天鼎笑道,这场战役虽然不轻松。但是他仍然几乎没有动手,由此可见龙魂的恐怖战斗力。 “最看不惯就是英国特别空勤部队的座右铭,什么狗屁‘勇者胜’他们也配?!上次还不是整整一个‘军刀’战斗中队被我们没有过点脾气地消灭干净,就喜欢当美国人的走狗!” 地魂狠狠道。似乎发现用这种语气和高高在上的龙使大人说话有点不妥,他稍微缓了一下,“我们执行活动最多的还是亚洲地区,尤其是中印边境上,印度的国家安全护卫队‘黑猫’被我们狠狠打击了几次后就不敢把那**缩出来了,嘿嘿,至于小日本嘛,兄弟们常常闲着没事就去干干恐怖活动。” “呵呵,我可是听说你们曾经在撞机事件后马上袭击过美国特别行动司令部?”坐在大石头上的曹天鼎微笑道。 “嘿嘿,这可不是国家政府的意思,使我们兄弟自己出去出击的,尤其是那个约翰肯尼迪特别战争中心和学校被我们整整干掉二十多号人,这种耻辱丢脸的事情美国当局当然只能是哑巴吃黄连,全球反恐中心竟然被恐怖分子偷袭成功,说出去还不被人笑掉大牙。” “龙使大人,你还是说说你的故事吧,兄弟们都崇拜着呢,一想到你当年把那个号称西方第一黄金剑士的家伙劈成两半我就热血沸腾。”黄魂双眼炽热的望着曹天鼎激动道,原本一直默默冥想的鬼魂也睁开眼睛点头表示赞同。 “好汉不提当年勇,没有什么值得说的。” 曹天鼎摇头道,他一直把自己看作败给青龙萧易辰的败军之将。 败军之将不敢言勇,曹天鼎这十年的忍辱负重就是要在这次龙榜排名战中一举惊人,龙帮虽然有三位龙使,但是青龙的光辉荣耀让其他两人的成就相对显得黯淡许多,即使曹天鼎有着连续战败中国六十三名刀客的光辉战果,有着一人血洗耳恭听黑龙江安庆会四百人的恐怖纪录,但是这一切在青龙几乎一人之力失败整个日本黑道的辉煌面前,便容易被人遗忘。 “龙使大人,龙榜的十大高手到底是哪十大,我就知道榜首的青龙使大人,第八的紫龙使大人,第十的赤龙使大人,再就是那个第四的太极宗师陈道陵,第五的剑狂南宫轮回,还有其他五个人是谁?”天魂好奇问道。 “龙榜探花是**密宗的大威天龙僧人,他曾经和陈道陵这个老头大战一天一夜;第六是西门世家的家主西门雄魁,第七是代号叫做‘军刀’的男人,国家政府的最后一张王牌,连你们都不知道就足以看出他的强大;第九是一个用长枪出神入化的人,名字叫做……” 说到这里曹天鼎停顿了一下,露出一丝痛苦神色,随即恢复平静道:“他的名字是曹天鼎,也就是我的亲弟弟。” 龙魂部队全体一阵愕然,竟然兄弟两人都跻身龙榜高手,恐怖的家族遗传基因! “龙使大人,你好像漏了一个龙榜的榜眼。”玄魂小心道。 “呵呵,龙榜榜眼,是中国黑道最神秘的角色,听说过‘凰琊不出,谁与争锋’这句话吧,其实我们也不知道龙榜高手也不知道他她是谁,是男是女,因为这是萧易辰提出来的,所以就把他她排成第二了,这个榜眼不知道今年会不会出现。”刀群曹天鼎冷笑道,青龙的一句话就让整个天下第一个子虚乌有的角色放进龙榜而且是榜眼,这让他们十分不满。 “紫龙使大人,今年是不是打算冲进龙榜前三?”玄魂咧嘴笑道,龙帮中最容易见到的就是这位刀群龙使,青龙使大人和赤龙使大人根本就是整整消失了十年。 “也许十年前我还会像一般武者那样信奉武力至上,但是今天的曹天鼎更相信智慧和谋略,杀人于无形的不是刀锋,是阴谋是算计。”曹天鼎露出释然的神色淡淡道:“世有千里马然后有伯乐,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也许中国有十个像曹天鼎这样的角色,或者更多,但是帝师却只有一个,这份知遇之恩不敢忘也不能忘,任何人想要伤害帝师都需要从曹天鼎的尸体上踩过去!” 一听到帝师整个龙魂部队那当然起敬,与青龙萧易辰并称龙帮双璧的帝师柳云修俨然是龙帮的精神支柱之一,威望直逼中国黑道帝国的四位皇者----四大龙主! “帝师曾经说过,杀人须是杀人刀,活人须是活人剑。既杀得人,须活得人;既活得人,须杀得人。” 披散长发的刀群曹天鼎拿着一壶上等花雕酒仰头狂灌,突然把那壶酒扔向树林深处,喝道:“出来吧,叶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