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七章 指点江山 - 极品公子

第三百三十七章 指点江山

“你和叶无道怎么会有接触?”柳云修诧异道,他比谁都了解东方洛河这修水负责任的原家族继承人,成功完成家族交给他的任务后放弃东方世家的继承权的他便开始和同样不可理喻的老婆开始平凡人的生活,当过建筑工地上的民工,摆小摊卖过馄饨油条,现在又开始当起杭州的出租车司机,在常人眼里这种惊世骇俗的行径却让东方洛河成为华夏联盟诸多家族中最有个性的人物之一。 “这个叶无道坐过我的车,很合我胃口,桀骜不驯,充满野心,最关键的是对女人和我一拍即合,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没有想到除了你还有这么有趣的人。”东方洛河对这个天生就是规则破坏者的男人似乎极有好感。 “有趣?”柳云修哑然失笑,能形容他有趣的也就只有这个家伙呢。 “不错,真不敢相信正统家族能培养出这样的后辈,我们东方世家可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一迂腐,刻板,还有守旧,还有蒋守孔陈,西门等等这些所谓的豪门大家都没啥格外突出的继承人,不过吴家那个丫头倒是很不错,你妹妹也算是个巾帼不让须眉。”东方洛河摸着下巴淡淡道。 “你只要想到叶无道的爷爷是谁就不会这么奇怪了,当年华夏经济联盟可没有少花心思对付这头老狐狸,一个人就能独斗华夏联盟的孙子再差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吧。你别说我妹妹,你们东方家的女人可都不简单,如果你爸不是那么重男轻女恐怕东方世家已经成为华夏联盟的第一家族喽,对了,还有你那个弟弟,他可是和陈影陵这种商业鬼才处于一个等级的,我看啊,你们东方家如果不是那么一味韬光养晦的话中国也就不是今天这个局面了。”柳云修不经意间望了一眼竹门。 “少跟我提这个废柴,好的不学偏偏要学我给别人打工,而且死活不肯结婚,不要让我看见他!” 东方洛河恶狠狠道:“要是让我看见他,那么他的工资薪水就不要想剩下一分钱!唉,杭州的房价居高不下,害得我和老婆租房子,柴米油盐那可都需要花钱。我一个小小的出租车司机一天累死累活才不过净赚一百多……” 柳云修这位和青龙萧易辰并称龙帮双璧的帝师带着淡淡微笑听丰堂堂东方世家长子的东方洛河唠叨着家常,丝毫没有别人想象中两个重量级人物会面的剑拔弩张或者针砭实事。柳云修白了一眼哭穷的东方洛河。“你这个龙榜高手第十一的高手就算是去抢劫银行每年都有几千万收入吧,少跟我装纯洁,你说俄罗斯博物馆的失窃是不是你干的?” “去,我才懒得做这种事情,我可是宝贵不能淫,奉公守法的良好市民,用膝盖想也知道是慕容世家干的好事,这次故宫国宝不翼而飞九成都是他们干的好事。否则你的龙魂部队也不会逗留杭州。你说他们去偷大英博物馆或者美国国家博物馆我还竖起大拇指赞一声。现在竟然当起内贼。”东方洛河不满道,虽然同情慕容世家被逐出华夏经济联盟,但是窃取国宝这种事情还是让他十分鄙视憎恶。 “慕容世家最近几年小动作不断,以超越常理的想象迅速扩张,幕后主使也快要浮出水面了。一个慕容世家孤掌难鸣,我还不怎么担心,但是我就怕他们和叶无道联手,要知道慕容雪痕这个在叶无道心目中占据第一地位的完美女人就是慕容世家的成员。”柳云修淡淡道。 “太子党的黑道势力如果有慕容世家倾尽全力的经济支撑,无异是如虎添翼。我真想看看你失败一回。”东方洛河幸灾乐祸道。 “这次恐怕又要让你失望了,本人自有妙计,慕容世家难逃我的手掌心。”柳云修开颜道,似乎让这个好友吃瘪是一件很不错的事情,看到东方洛河失望的表情。柳云修无奈道:“有你这样的朋友真不知道是应该击节相庆还是应该默哀。不管怎么样,下次见面你给我带上五代温族筠用‘天台丹丘出大茗,服之生羽翼’来描述的天台餐霞茶,反正你家里有十大神品和十大妙品,却一样妙品也无所谓。” “你又不是不清楚那个老顽固看待茶叶比我们这些子女都要重要,我要是敢偷这个他好不容易从天台和尚求来的餐霞茶,我就不用在中国混了,火星或者月球比较适合我,我少跟我在这里说风凉话。”东方洛河郁闷道,他可没有把柳云修当作高高在上的帝师对待,一来他们关系非同一般,二来他身为东方世家的长子,又是龙榜第十一位的高手,也不需要怎么把柳云修当作神一样崇拜,他们之间是一种强者惺惺相惜。 “家家有本难健康情况的经,呵呵,记得代我向嫂子问好,我可不想再被她训了,吃不消啊,女人原来有这么可怕。”柳云修心有余悸道,东方洛河老婆的行为简直就是让他都束手无策,但是你偏偏什么都不好发作,这种事情传出去帝师的威名恐怕就要大打折扣了。 “云修,难道你就任由北方太子党和北方黑道联盟逐渐壮大?”东方洛河正色道。 “北方太子党和黑道联盟的商业与黑道的结合并不足为虑,想要在我眼皮底下形成气候可不简单,虽然白阳轩很聪明,但是有管逸雪这个同样聪明的人在商业上制衡他,我不怕他捣腾北方黑道联盟,相反,我倒是希望白阳轩能够把北方黑道联盟真正壮大,这样被太子党蹂躏的时候也会精彩一些,省得我们这些坐山观虎斗的家伙觉得乏味。” “总觉得你小看了白阳轩。”东方洛河叹气道。 柳云修微笑不语,闻着袅袅茶香,他闭目凝神。没有人知道他在思考什么,在决定什么,但是毫无疑问的是这个男人的一举一动都会牵动整个中国棋盘的走向。 “说真的,似乎你的白阳轩很有可能成为亲戚呢,白易秋和你妹妹算是一对绝配,哈哈哈……”东方洛河放肆笑道。 “浅静看不上白易秋,否则我也蛮中意这场联姻,有白阳轩这个助手的话我就轻松很多了。”柳云修耸耸肩惋惜道。 “浅静这丫头配叶无道更加有趣哦。”东方洛河若有所思道。 柳云修明显一愣,随即轻轻摇摇头。东方洛河也不答话,望着窗外的景色陷入遐想。 “太子党想要真正成长还有不少的路要走,首先,巩固总部之外的上海和浙江黑道。上海是中国近代黑社会的大本营,随着台商投资的增多,上海出现了台商居住集中的台湾区,黑社会势力也偷偷聚集,把这里作为台湾黑道在大陆活动的一大据点,青帮只是统治上海的华人黑道,台湾各大势力并不买它的帐,叶无道扶持张展风是一手妙棋啊。” 柳云修站起身走到窗边手指轻轻敲击窗栏,“其次,不是北上而是南下,一鼓作气吞并港澳台黑道,铲除后顾之忧!台湾那群政客们需要借助黑道势力拉选票,蛇鼠一窝的政府在铲除黑恶势力上态度当然十分暧昧。台当局曾多次实行自首解散运动最终都只是过过场而已,在李登辉这个婊子政客当政的十二年,选举彻底金钱化,选民投票成为有价商品,费尽心机的候选人花上数以千计的金钱进行所谓的绑桩和固桩,那么钱人哪里来?或者说怎么赚这笔开销?当然是利用黑道途径非法获取,台湾没有一个议员是清白的,有三分之一都有黑道身份,**上台后为了打击泛蓝阵营,多次以公开宴请,注入资金,封官许愿和司法调查等手段,拉拢,收买有黑社会背景的立委,扩大泛绿军在立法院的队伍,这种饮鸩止渴的手法也只有这种见识短浅的政客才会做,呵呵,叶无道的太子党肯定会在那里掀起狂风暴雨,真的是令人拭目以待啊。” “最后,太子党才会挥师北上,到时候白阳轩的北方黑道联盟肯定是首当其冲,等到黑道联盟溃败后就轮到我出手了。” “说真的,我不希望你和叶无道任何一个深陷四面楚歌的末路境地。”东方洛河感叹道,得知叶无道的成长轨迹后愈发认同这个不停挑战强者的太子。 “我相信这是宿命之战,我不想逃避,叶无道一定也不会选择退缩。” 柳云修素来胸有成竹的宁静神态出现一抹悲壮的激昂,收敛隐藏起波动的情绪后转身望着竹门淡淡道:“浅静,进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