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六章 品茗兵戈 - 极品公子

第三百三十六章 品茗兵戈

近期浙江大学可谓动荡与新闻齐飞,流言共绯闻一色,先是学校领导高层的轻微洗牌引起一些声响不大却意义非凡的议论,随后学校的两大明星人物上官明月和何解语相继离开学校,前者已经接受英国顶尖建筑学院的邀请出国深造,后者退学直接进入宗族企业磨练,最后新生代表叶无道与三大校花之间的流言愈演愈烈,甚至似乎还有把韩韵牵扯进去的趋势。 叶无道当然不愿意成为众人茶余饭后的谈资,尤其是可能伤害到身边的女人,在郑少华和童皓这群颇有影响力的校园公子哥极力打压下才把和韩韵、秦雨有关的八卦消灭在萌芽状态,要是在这个浙大高层微妙平衡的时侯闹出不利于韩韵的消息,那么对于韩韵今后的发展将会造成不可想象的影响。 总算静下心来的叶元道开始捧起那些崭新的课本开始准备期末的冲刺,这和当初高考的情况十分相似,不过这次不同于高考的六门课,这次是整整九门,看着成堆的书本和资料,靠在寝室椅子上翘着二郎腿的他吃着田景升孝敬的香蕉不亦快哉,虽然课程比起高考增加三门,但是一般来说把相关资料和重点掌握就没有大问题,记忆力超群的叶无道对付这些生硬的应试类考核根本就是小菜一碟,只不过想要拿到年级第一恐怕还要过五关斩六将,待可桢学院不乏脑袋灵光并且学习刻苦的尖子王。 “老大,你说爱情是永恒的这个说法可信吗?” 早巳经胸有成竹的田景升的学习法则就是小考小玩大考大玩,这个时候的他心血来潮捧着几本租书店借来的盗版书,在叶无道的指导下有《大唐行镖》、《紫川》和《大唐双龙传》。手上那本《沧澜曲》更是让他这个处男热血沸腾。 “当然相信,不过是在情侣不断变换的前提下。” 洪飞邪恶笑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之下他自称是被叶无道这个情场高手给带坏的,“小甜甜,像你这种热血青年看这种容易引导男人犯错误的书藉恐怕对我们学校女生产生极大威胁啊,我想我应该大义灭亲,否则明天就会传出某个宿合楼某寝室女生被集体**的新闻了。” “滚。老子可不是像你一样光用下本身思考的雄性动物,操你的cs,少来烦我,小心我例无虚发的小田飞镖把你这头隐藏在革命堡垒里的色狼绳之以法。” 田景升把桌上的几本书统统砸过去,因为躲闪暗器而导致准心失误被对手打死的洪飞怨声载道,自从被叶无道亲自传授cs战斗技巧而实力飙升摆脱菜鸟身份的他四处挑战,屡败屡战之后现在倒也有一番成绩。 至少在班里是可以横着走了。 “20岁之前,你的心没有热过,你就没有生话过;20岁以后,你的心还是热的,你就有一点傻。所以20岁以前你可以喊着杀光所有日本男人奸光所有日本女人,20岁以后你就得掂量着自己是不是有那个实力,单纯的苍白叫嚷日本人是听不到的,应该想想用什么实际点的手段……”叶无道欣赏着两人的滑稽表演笑道,把那份报道日本内阁官房长官安倍晋三偷偷参拜靖国神社的报纸丢给两人。 “比如说娶个日本老婆或者养个日本情人然后天天**。展现我中国男人雄风?干脆把日本高官的女人都搞到拍成片在全球网络上传播。”洪飞嘎嘎笑道。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境界明显停留在下半身!谁都知道这个种族就好这一口,你这不是助纣为虐间接日本做广告吗?” 田景升鄙视道,被小说激起想象的他振振有词,“最好制造只对日本人基因产生破坏的细茵病毒,或者对日本进行大规模黑客攻击,要么把欧洲那群艾滋病患者尤其是妓女统统送到日本……” “我不妨给你们一点点提示。日本的保险、医疗、养老金和社会福利等领域资金严重不足,它就像怪兽哥斯拉,相比之下国家债务和特殊法人等问题只不过是小小的壁虎罢了,还有,在日本40%的利息是被法律认可的,在但丁地《神曲》中放这样恐怖的高利贷足以获罪被打入地狱第三层第三环的。”叶无道打断田景升的异想天开。这两个家伙的思维都有些诡异。 “一跃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老龄化国家的日本隐藏着不可预知的隐患风暴,这就像那地震一样随时可能让这个金融帝国彻底覆灭。所以我如果是一个掌握足够资金又极度仇日的商人。我一定设法毁坏这个社会的稳定基础扩大动荡因素,高利贷是很不错的突破口。”洪飞一本正经道。 “洪飞你的具体方向把握很准确,曾经有位美国战略专家就专门研究过这种方法的可行性。其实很大程度上田景升所说的黑客攻击都是小打小闹,那些声势浩荡的中美中日红黑大战在真正的骇客看来都是比较幼稚的,技术层面很低,许多真正的高手一般都不介入这种对战。”叶元道淡淡笑道。 “难道那名世界骇客榜上排入前三的天使还不能算是黑客的宗师级别高手吗?当初力挽枉澜的他”田景升疑惑道,除了极少数人知道这位电脑天才“天使”是个女人。 “她是个唯一的例外。” 叶无道摸了一下鼻子笑道,东方冷羽这位计算机领域的传奇人物将“天使”深入人心。 叶无道这几天都是白天在寝室啃书然后和苏惜水、上官明月一起晚自习,晚上则和韩韵睡在一起,这场对叶无道意志和定力的遗以及**和精神的双重考验越来越有擦枪走火的危险,而且丝毫没有担心的韩韵每天晚上都会玩火,性感的锦绣内衣、撩人的含蓄挑逗、愈加放荡的呻吟,乐此不疲的她一次次的冲击叶无道的防线。 与南宫轮回交战后受重伤的身体渐渐恢复到最佳状态,叶无道这个黑暗的君主也开始露出血腥的獠牙。 杭州烟震阁一幢**别墅恍若仙境处于山林之间,一名相貌普通的宁静男子和一位稍年长的沉稳中年人饮茶,精致的茶具和香味流溢的清茶配合曲境的清雅恬澹,营造出一幅出尘的意境山水画。 那名中年男子赫然是搭载过叶无道的出租车司机,只是那股落拓和淡漠的贵族气质更加明显的表露他非同一般的身世。而相貌平平的男子则是掌握中国黑道生杀大权的帝师柳云修,龙帮千年历史上最年轻的长老,也是最有可能成为新任龙主的圣雄人物。 “《尸子》有云:虎豹之驹虽未成纹,已有食牛之气。这个叶无道却是早已经成为一柄沾染无数鲜血的利剑,一头可以随时在暗处出击嗜人的狡猾猎豹,不知道我给他两年的时间是不是我这一辈子最大的错误,两年后的太子党绝对不是北方黑道联盟所能扰衡制约的啊!”柳云修微笑道,修长手指细细抚摸青玉茶杯。 “你要作茧自缚我有什么办法?” 中年男子耸耸肩无所谓道,似乎不担心柳云修的处境,只是低头品茗赞叹道:“丹丘羽人轻玉食,采茶饮之生羽翼,这杯雪山‘坠仙大茗’果然不负‘佛天雨露,帝苑仙浆’美誉,现在想想当年我把茶当水狂饮确实有点糟蹋我们家圣茗世家的称号。” “谁不知道东方家族有一个糟蹋名茶和西门世家那个西门封河糟蹋女人的一样出名的怪胎,像你这样斗酒般大碗牛饮简直就是在割你父亲的心头肉啊。”柳云修夹朗笑道,眼前这位东方家族的长子是他生平唯一的至交,貌似忠厚却博古通今,是唯一一个能够陪他煮酒论英雄的朋友。 “虽然我理解你我到一个对手的兴奋,但是既然能成为你的对手,那么就必定拥有让你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实力,这局棋你可要想清楚,虽然你从来没有输给谁,但是谁也不敢说太子党只是乌合之众,两年后的它兴许就是龙帮的心腹大患,我不怀疑你的智慧和龙帮最终胜出的结局,但是我不知道这是否值得。”东方洛河叹息道,胜利的果实总是当权者的独享,而被胜利掩盖的伤害痛苦则没有遗漏的施加在一般人身上。 “洛河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优柔寡断菩萨心肠了,当年是谁告诉我成功者的功名墓碑是用失败者的尸体和鲜血浇铸的?”柳云修带着点调侃意味道。 “兴许是人越老就越怕鬼神吧,你也知道我们家都喜欢这一套。” 东方洛河坦然笑道,突然露出一个神秘的笑容,“我和这个太子有过比较深入的交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