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五章 明月出国 - 极品公子

第三百三十五章 明月出国

“无道,听说你们男人和女朋友的关系,就像教徒和教堂,开始的时候你们天天去做祈祷,然后只每周做一次礼拜,后来就只干脆偶尔做一次忏悔,最让你们感觉糟糕的是,你们渐渐发现你们开始不信这个教了,是不是这样啊?”端着盘子坐下的苏惜水满脸笑意望着叶无道暗藏杀机道。 “……” 无语的叶无道心里狂骂这个泄漏天机的败类,这种一下子揭穿男人本质的言论怎么可以传到像惜水和上官明月的好女孩耳朵里,坚信“口风很严,牢记不该说的不说,该说的也不说,坚信解释就是掩饰,沉默就是反抗的硬道理”的他埋头收拾饭菜。 “难道是理屈词穷,只能用沉默来默认?”上官明月落井下石道,看来长期“夜不归宿”的叶无道已经很不得人心,就连最温顺的上官明月也是颇有怨言,热恋中的女孩却不能和男朋友经常见面不发飚已经算是奇迹。 “绝对是无耻的诽谤,偶们男同胞都是信仰坚定并且唯一的忠实教徒!”终于意识到沉默解决不了问题,叶无道开始进行理直气壮的反驳,结果被苏惜水和上官明月在桌下同时拧住大腿,哑巴吃黄连的叶无道只能强忍住痛意蒙头啃饭。 随后苏惜水的讨伐以及已经站在同一条战线的上官明月对她的声援让叶无道根本就没有反驳的机会,顿时叶无道沦为罄竹难书地千古罪人。最后苏惜水让他跳钱塘江和西湖两者中选择一个,叶无道根据跳西湖美女救英雄的概率应该远远大于跳钱塘江选择与西湖亲密接触,苏惜水拿这个不可救药的家伙毫无办法,噗哧一笑的上官明月不忍心心见到他难堪就背着苏惜水放弃讨伐。 “看在明月的面子上不和你一般见识,好女不和男斗,哼!”苏惜水朝叶无道做了个鬼脸,其实见到叶无道她就已经雀跃不已,满腹的委屈早就不翼而飞,狠下心教训这个屡过家门而不入的家伙的时候她自己也是心疼不已。 “是是是。,苏惜水头发长见识也长,不和我小人物计较。”叶无道微笑道,桌下握住两个女孩的小手。 “无道。我前几天收到英国皇家建筑学院地邀请信,我不知道该不该去。”上官明月突然有些失落,低着头用筷子若有所思的拨弄饭菜。英国皇家建筑学院是比英国诺丁汉大学建筑系以及西班牙塔利斯班建筑学院更加蜚声全球的建筑圣地,荣获荷兰百合杯青年建筑大奖地上官明月被它看中也是情理之中,浙大的建筑学院比起它确实逊色不少。 “为什么不去呢,在英国建筑学院进修的话你的理论知识和实际规划都将大幅度提升,浙大建筑学院可没有机会让你给欧洲城镇具体规划项目全球的建筑鬼才,怪才和天才有三分之一都是出自这个皇家建筑学院,你不去很可惜。”叶无道微笑道。 “哦。”上官明月似乎对这项殊荣没有半点兴趣,要知道英国皇家建筑学院还是第一次主动吸纳亚洲人。 苏惜水瞪了叶无道一眼,上官明月明显不怎么想离开浙江大学,因为这样一来与这个身在福中不知福的家伙就会更加没有见面的机会,只要叶无道说一声不,上官明月就会毫不犹豫的留在他身边放弃这项亚洲建筑人才梦寐以求地荣誉。 “傻丫头,建筑是你的梦想,我不会因为想要你留在我身边就禁锢你的成长,我没有那么自私。” 叶无道收敛起轻浮的可恶神色伸手抚摸上官明月的头发,其实是他通过关系让英国皇家建筑学院接纳上官明月这位亚洲建筑新秀。要知道这所享誉百年的英国皇家建筑学院因为历史原因规定不接受欧美洲以外的建筑学生,这次破例还是叶无道通过独孤家族给学院施压才获得这个宝贵的名额,素来懒得也不屑求人的叶无道这次也算是开了个不大不小的例,由此可见对上官明月地疼爱。 “我从小就痴迷人类建筑极致的故宫和长城,聆听上帝的福音的科隆大教堂以及传说中的巴比伦空中花园,总想造出最完美的建筑群,但是我从来没有奢望自己能够实现梦想,其实,今天可以和这个梦想接触的我愿意为你放弃它。”上官明月望着叶无道执着道。英国皇家建筑学院就是建筑领域的麦加,说不向往那是绝对是骗人,只不过比起盲目的爱情来说这只能是第二位了。 女人对于爱情也可以冷静地理性和疯狂的感性,在叶无道遇到的女人中前看只有那个柳浅静属于前者,或者叶隐知心可以算半个。 “又不是不见面。反正人家是堂堂神话集团的总裁,大不了每个星期报销机票!”苏惜水打破伤感受气氛调笑道。 叶无道和上官明月相视一笑,三人行能够如此融洽实属难得,两个校花的动人风情形成食堂一道最亮丽地风景线,当韩韵这位副校长陪伴从中科院调来的新校长体验校园生活来到食堂终于转移众人对叶无道三人的视线,韩韵也看见远处的叶无道,偷偷露出一个回去等着瞧的威胁眼神,她原本典雅严肃的神色中在见到叶无道后就不经意浮现一抹悄然缩放的妩媚。 距离产生的美感与思念都是暂时的,都是源于一方不在身边的不习惯,一旦这种不习惯了,距离便会产生疏远。 这就是爱情的潜规则,但是叶无道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在他和他喜欢的女人身上。 上官明月进入英国皇家建筑学院对她和对神话集团来说都是一笔极富增值潜力的投资,也是对双方感情的一次考验。 下午叶无道独自来到图书馆和那位空闲的老校长下象棋,与世无争的老人闲适淡泊的和悉心聆听的叶无道谈论人生和处世,阅尽沧海人世沧桑的老人乐得倾囊相授,而生性孤傲的叶无道也只有面对这样的老者才流露那份被隐藏的谦虚。 “你认为,给予一个人恰恰能承受最上限的痛苦,或是远超过随上限的痛苦,哪一种比较残酷?”老人淡淡笑道,这个年轻人是他生平见过最有智慧和悟性的青年,今朝潜龙在渊他日必然龙翔天际,虽然不知道他就是黑道和商业的双料显赫新贵,但是叶无道的野心依然没有逃过老人洞彻世事的眼睛。 “我认为是前者。”叶无道沉思道。 “痛苦对于你们来谤个阶段当然是伤害,但是在我们这些应酬踩进棺材的老头来说就是一笔记忆的财富。人生除非意外夭折,你总要选择一种方式度过,当你老的时候就会发现一个人最大的悲哀不是没有成功,而是没有回忆!所以现在的挫折,磨难,痛苦其实都是将来的宝藏,年轻人心胸宽一点,眼胱远一点,人生也就不怕有遗憾,至于手段是不是极端和中庸倒是无所谓,呵呵,历史总是喜欢遗忘失败者,记住胜利者。”老校长那双充满睿智的眼睛望着窗外的秋景微笑道,一向喜欢少说话多做事的他在叶无道面前似乎有很浓烈的倾诉**。 “我们年轻人在你们眼里是不是很幼稚?”叶无道毫无心机道,像个忐忑的孩子。 “不会,你们年轻人才是创造历史的群体,我们是见证历史的群体,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领风骚数十年,年轻人虽然很多时候冲动莽撞,但是这份激情恰恰是我们被生活磨光的最宝贵的东西。你有年轻人的激情和野心,也不缺我们老人的谨慎和冷静,但是记住,要想成功还需要相当的运气,这不是迷信,是事实。”老人哈哈笑道。 信奉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叶无道对老校长的最后一句话不以为然。 时间会给叶无道答案。 随后韩韵带着那位近期媒体关注的焦点―――浙江大学新校长以及一大批校领导来到图书馆,叶无道走到这层图书馆最里面一排的书架前信手抽出一本书翻阅开来,作为保留南宫无锋性命的回报,南宫轮回留给他一份“大道轮回剑”的详细资料,以及不可一世南宫家族的秘史和一处宝藏地地,这三样东西都是价值连城的东西,对于叶无道这个立志要抗衡华夏经济聪明的野心家来说那份南宫家族秘史尤为重要,因为这种家族秘史必然牵扯到其他各个家族的资料,所以这无疑是揭开潜伏千年的华夏联盟的神秘面纱的一把钥匙。 曹天鼎,拥有霸兵“黄泉”的刀君。 叶无道嘴角冷笑阴森,在南方杭州这块我的地盘,就算你是一条龙,我也有能力把你打成一条虫,等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