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三章 两大宗师 - 极品公子

第三百三十三章 两大宗师

“没有想到甲贺流中还有人能预料到伊贺的这招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幸好形单影只的望月家族还没有实力反给我上堂围魏救赵的课,否则我这次算是阴沟里翻船彻底了,一个孤掌难鸣的望月鸾羽就让我伊贺数百大军无所适从,难道天不让我亡甲贺?” 一名意态慵懒的忍者坐在望月家族建筑群最高的明玉殿顶端托着腮帮,将望月家族对伊贺流入侵者的歼灭收入眼底,他膝盖上放着一把造型粗糙却隐含古朴意蕴的日本短刀。 乖僻的神色、凌厉的眼神和肆虐的气势都显示这名青年的与众不同,他有些惋惜道:“没有想到被誉为近代日本忍者第一强兵的真田幸村竟然会败给一个黄毛丫头,真是耻辱!难道这个身份神秘的女人真的被圣刀认主,这场百年宿命之战现在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他望着浴血而战的望月鸾羽的黯然身影,嘴角的笑容有些阴森寒冷。 大战落下帐幕后望月鸾羽把那群“望月剑忍”重新派遣到一线战场,如果不是望家族必须由她坐镇,她早就去龙玥身边并肩作战。 回到剑道场的望月鸾疲惫的坐在台阶上,出鞘的红雪左文字反射清冷月辉,这把短刀是她第一次出战的时候父亲送给她的礼物,虽然憎恶自己的忍者身份,但是对于这位可以算作陌生的父亲,她怀有浓重的感激和回忆,有一个被人尊敬和畏惧的伟大父亲是每一个女孩的最初憧憬。 “交出《万川集海》第二十古卷,饶你不死。” 那名青年懒洋洋地拎着那把奇怪日本刀出现在戒备森严地剑道场,唯一的可能就是他不知不觉解决了所有人! “我早就知道你会亲自杀我,能够死在忍者斗魂榜第二的宗师手下,我死而无憾。你要的甲贺瑰宝《万川集海》外道忍术卷你永远也找不到,如果不想浪费时间就赶快动手吧。不过我告诫你一句,你非但不能统一日本忍者,还会将整个日本忍者推入一个万劫不复的深渊。” 脸色平静的望月鸾羽带着超脱的语气淡淡道,见到这个青年的那一刻她就放弃了抵抗的意图,因为这个看上去吊尔郎当的家伙就是伊贺百年难遇地超级天位忍者风魔次郎,也是有着最有可能超越服部半藏光环的强悍宗师。 如果说从未在世人眼前露面的国家神社大祭祀安倍睛海、日本武神武藏玄村以及水月流宗主、当代剑圣叶隐知心是神一样的人物,那么这个风魔次郎就是半神一样的存在,他和只有二十五六岁的叶隐知心一样都是最有希望超越历史地年轻宗师。 整个日本能救她地只有那三个富有神话色彩的日本武道巅峰人物。但是这三个人根本就是几乎不会在俗世走动,所以望月鸾羽干脆闭上眼睛,《万川集海》外道忍术卷是她留给叶无道的礼物之一,绝对没有交给这名甲贺死对头的理由。 虽然奇怪这个女人说他会把日本忍者带向灭亡,但是自负的风魔次郎怎么会因为这句威胁改变主意,手中短刀缓慢出鞘。淡淡道:“全日本都以为只有叶隐知心才能将剑道和忍术完美结合,只可惜今天你没有办法体会我的强大。” “何地无尘,但能无染,则山河大地,尽为清静道场;如必离境求清,安能三千外更立法界?莲花不着水,清净超于彼;心中若有月,长剑破玄藏。” 一位雪衣长剑的超凡女子傲然立于剑道场的兵器房屋顶,一句“莲花不着水,清净超于彼;心中若有月,长剑破玄藏”已经告诉望月鸾她地超然身份,叶隐知心,水月流的绝对精神领袖。 “没有想到水月流的剑圣也对《万川集海》外道忍术卷感兴趣,果真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剑圣仙子何时也动了凡心?”一直屈居叶隐知心威名之下的风魔次郎迫去慵懒神态,如临大敌的他终于展现出一名宗师的强劲气势。 风魔次郎自然认定叶隐知心是想趁甲贺和伊贺鹬蚌相争的时候来个浑水摸鱼,毕竟《万川集海》外道忍术卷对于忍者来说就是开户忍者最终奥义的圣曲。风魔次郎之所以这么急于拿到这卷被禁忌地外道忍术就是想要凭借这卷武学提升修为,然后在叶隐知心十年封剑出关后挑战她的剑和神圣不可侵犯的地位。 在日本,敢于挑战叶隐知心的人恐怕也就只有这个天才而疯狂的风魔次郎。 而望月鸾羽却凭借女人地直觉相信今天这位隐居圣山的神仙女人来到望家族根本不是为了人人垂涎的《万川集海》外道忍术卷,但是似乎望月家族和甲贺流和这位剑圣并没有丝毫渊源,叶隐知心也没有可能是来对望月出手相救。 “我今天造访望月家族并不是因为意图染指《万川集海》外道忍术卷,而且你就算领悟甲贺外道忍术也不可能战胜我。”叶隐知心用那一贯的清冷语气道,只有面对叶无道她才会流露出一个女人的本性。 在和叶无道紫竹林交锋以及观看叶无道和南宫轮回的那场生死之战后叶隐知心对剑道的领悟已经达到一个几乎可以媲美青龙萧易辰这位剑术天下第一的强者的境界,这也是她说出这番狂傲话语的底气所在,即使这十年她还无法超越青龙,但是她已经隐然成为继叶无道之后第二个有望超越青龙的绝世高手。 “那可未必。” 虽然嘴不上肯认输,但是风魔次郎的心中已经掀起波涛汹涌的狂澜,叶隐知心当然不会信口雌黄,风魔次郎原本无懈可击的圆明心境出现了线松懈,两大宗师一见面虽然还没有拔剑相向,但是平静的表面下是杀机四伏的意识交锋。 准确捕获这缕时机的叶隐知心纤细手中雪魄月牙跳出剑鞘,虽然晶莹剔透的剑身只是一半出鞘,但是气机牵引下的风魔次郎已经涌上一口鲜血,将这口鲜血强吞回去的风魔次郎留下一句“他日一定拜访水月流”后离开剑道场。 “您为什么要帮我?” 对于叶隐知心这位地位非同寻常的女人,从小就被其传奇事迹熏陶的望月鸾羽充满崇拜和敬畏,今晚如果不是她的神秘出现,风魔次郎说不定已经对望月家族展开新一轮暗杀。 “这是我对他的承诺,希望你不要让他失望。” 叶隐知心淡淡道,如果不是答应叶无道要保护望月鸾羽,她还真希望风魔次郎能够得到并且参悟《万川集海》外道忍术卷。 “求求您去帮帮龙玥,如果她死了,那么一切都没有意义了。” 虽然不敢相信他这位剑圣和叶无道有牵连,但是目前她最担心的就是仍然在苦战的龙玥,如果这位轻易逼退风魔次郎的日本女神能够出手,那么就算是整个伊贺想要杀死龙玥也是白费心机。望月鸾羽实在无法想象龙玥战死引发的连锁反应,而且与这个单纯却恐怖的女孩相处这么久,也让深感同病相怜的她生出生平第一份友谊。 “他没有看错你。” 缥缈如仙的叶隐知心露出一个淡淡和笑意,雪魄月牙归入剑鞘后,便消失不见。 在生死之间游走一回的望月鸾羽因为刚才两个宗师精神境界上的交锋而脸色苍白,颓坐在地上,但是眉宇间却是充满兴奋神色,能够一赌叶隐知心这位神秘度仅仅次于当代阴阳师安倍睛海的宗师容颜、并且还欣赏到两个忍术集大成者的交手,这都是常人梦寐以求却求之不得的事情。 现在望月鸾羽断定叶隐知心嘴里所说的“他”就是叶无道,心存感激和感动的望月新任家主望着那轮清冷的圆月,今天望月家族虽然躲过被伊贺流覆灭的劫难,但是元气大伤的家族似乎完全没有把握短时间控制离心离德的甲贺将近二十个流派,这与她的最初计划有很大的出入。 谁能想象这个望月家族的第一任女家主会和中国黑道南方王者“勾结”? 叶隐知心来到龙玥指挥“望月剑忍”和伊贺忍者大军僵持对峙的修罗战场,随处可见的残骸断肢散发腥臭的腐尸味道,满天空盘旋的老鹰伺机俯冲寻找美味的佳肴,骨带烟霞散发神仙气质的叶隐知心飘荡在一棵参天大树的树干上,俯视着这场惨烈的战争,是战争,而不是战斗。 进入尾声的战争最终以那名持有圣物的女孩一方惨胜落下帐幕,浑身血迹的她能够从这样残酷的战争中存活下来简直就是奇迹,虽然无法和那些望月剑忍交流,但是颇具大将风度的女孩依然用最简单的手势井然有序的指挥这群悍不畏死的甲贺一流忍者。 叶隐知心喃喃道:“这个让圣刀认主的女孩俨然已经赢得这群望月剑忍的忠诚,假以时日,拥有《万川集海》外道忍术卷的她肯定是日本忍者的精神领袖,加上望月家族的支持,你一定更加容易进军日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