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二章 谁与争锋 - 极品公子

第三百三十二章 谁与争锋

夏诗筠没有想到在这个时代作为天皇脚下的日本东京竟然竟公然存在各个黑社会帮派主宰下的,严格划分势力范围,井然有序的**王国,这些黑帮引诱,拐骗和胁迫来自各国的年轻女性充作性奴,不停扩张自己地盘吞并他人的场地,杀戮血腥和奸淫是这块首先禁区的主旋律。 当夏诗筠听说不少中国女留学生都被各种卑鄙手段吸纳到这个**王国贩卖尊严和**的时候,她感到一种莫大的耻辱和悲哀,她第一次感到以前感觉神圣的法律和首先在这种蛮横力量面前是那么的苍白无力。 “都说日本是财富的天堂,狗屁,我在那里就像条狗,要不是我在大陆有难言之隐,我早就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那名受到惊吓的餐馆老板喝着二锅头给自己壮胆,这个时候在酒精的作用下他渐渐毫不保留的发泄不满,“除了缴纳无数个大小黑帮的保护费,还有各种侮辱和捣乱。日本男人全部都是禽兽,表面上谦恭有礼,一转身就是畜生,自己的老婆玩腻了,就玩自己的女儿,然后再玩自己的母亲,我操他妈的狗日的!现在在日本,那种av艺人电影肯定比歌舞妓要出名无数倍,不远的歌舞妓町更是闻名全球的红灯区,是男人的旅游圣地,每次看到熟悉的中国女留学生堕落,我都忍不住要炸掉这个城市,你知道我为什么没有子女吗,我的儿子十七岁的时候因为不肯交保护费被砍了整整二十多刀,我的女儿就是被一九畜生同学强奸,最后她瞒着我们自杀。当时她才十四岁啊……” 老泪纵横的餐馆老板扑倒在桌上痛苦哽咽,夏诗筠怔怔坐在那里任由泪水凄美地脸颊。 叶无道。也许你是地的,唯有比坏人更坏才能保护自己想要保护地人。 这群人渣与其让他们制造罪恶,不如让你成就铁血的王者威名! 月黑风高杀人夜,望月家族恢宏壮观的建筑群。一个个黑衣忍者如落燕般轻盈划破一个个寂静的长空,像诡诡异地黑猫一样灵巧的行走在屋檐之上。这群被誉为黑夜杀手精灵的忍者突然站立在圆月之下的各自屋檐静静等待时机。 忍者的基础理论都是经由中国传至日本的《孙子兵法》融合了修炼道以及战场上的暗杀技巧之后才逐渐形成,其中佼佼者无疑是出现过服部半藏,百地丹波等超级强忍的甲贺与伊和这两个流派。 但是这两个渊源颇深的忍者部落就像是被宿命脉地线索牵引般最终走向对抗,这场演绎无数灿烂战斗的抗衡延续了整整数百年,到如今甲贺的精神支柱望月守云战死,原先微妙的平衡被彻底打破! 力图统一整个忍者世界的天才强忍风魔次郎怎么可能放过这次大好时机? 这支实力超群的忍者部队就是伊贺流的第二波进攻部队,成功牵引望月家族视线的第一批伊贺忍者虽然遭受惨败,但是深谙《孙子兵法》的风魔次郎在这手成功地调虎离山之后就迅速启动今晚的这次突袭,力求斩杀望月鸾羽这个可能成为四贺首领的女人! 暗渡陈仓之后擒贼擒王,这就是伊贺流的作战方针。 执行这项直捣黄龙的光荣使命的一名上忍在经过仔细勘查后居然发现望月家族除了外围零星暗桩和松散的几支巡逻部队外就再没有多余防备。他实在不敢相信被誉为忍者第一家族地望月会如此不堪一击,因为根据这次伊贺行动总指挥风魔次郎讲述望月府邸是忍者流派中防备最森严的场所。 就在他预感不妙的时候整座原本昏暗的望月家族建筑群霎时灯火通明,这九伊贺流战斗力极强的高级下忍在眼睛不适应地刹那间周围有无数的暗器铺天盖地的笼罩向他们,虽然凭借黑暗中的敏锐直觉躲过一些必杀的暗算,但是这支强大部队的整体作战能力大打折扣。 “巴嘎!” 那名伊贺上忍忍不住咒骂一声,原本扮演偷袭的他们竟然沦落到被偷袭的下场,手中两把短刀格挡开肆意飞舞的暗器,难道这帮四贺白痴都是贩卖暗器的武器商吗,从哪里弄来这么多卑鄙的暗器。操,连瓦片也用上了,他妈的,这么没有忍者的职业道德! 指挥这声反偷袭的望月新家主望月鸾月羽手持红雪左文字站立在那轮圆月下的屋檐尖上,指挥手下分批不间断的播撒暗器,如果不在作战初期限最大程度的减弱对手实力,面对这群伊贺流的顶尖忍者,望月家族绝对没有可能侥幸获胜。也就是说哪怕他们不用偷袭而是正大光明的进攻,望月鸾羽也就有可能被擒拿。 偷袭过后双方厮杀在一起,在人数占有绝对优势的望月忍者凭借熟悉地形对这群还有些头晕的敌人进行殊死搏斗,对荣誉的重视胜过生命的他们在捍卫家族尊严的刺激下激发身体最大的潜能,尤其是望月鸾羽声明会在这次与伊贺生死之战后进行破格的论功行赏。 哀兵必胜! 望月鸾羽视线离开战场望着远方。收回视线后她怒喝一声,手中精美短刀在月下绘出一道收割生命的弧线,近期都在钻研望月家族武库里的忍者高深秘技的她成为伊贺流忍者部队的噩梦,加上红雪在文字的锋锐无匹,没有人能够攫其锋芒。 望子成龙月鸾羽用实力赢得家族的信任。 但是按照双方的实力对比主力军不在场的望月家族仍然无法和集合整个伊贺流精英的这支部队抗衡,所以胜利的天平渐渐朝伊贺派倾斜。 就在望月家族就要支撑不住最终溃败的前一刻,一支浑身沾染鲜血的诡异忍者部队悍然出现,他们身上望月家族的家徽让那群伊贺流忍者面如死灰,就是这支望月守云培养了整整三十年的“望月剑忍”,将整个数量十倍于己的伊贺流的先头部队悉数拦在甲贺边境之外! 龙月,谢谢人。 望月鸾羽清楚这支原本应该抵抗伊贺入侵的甲贺最强部队是在龙月率领小部分忍者**担当拒敌于境外的重任的前提下,被龙月主动派遣回来救援望月家族,而她自己则要面对整支伊贺流忍者部队,这几乎是置自己于死地! 原本充满悬念的战斗在久负威名的望月剑忍加入后变得毫无悬念。 浴血奋战的望月鸾羽在亲手用红雪左文字割下那名伊贺上忍的头颅后傲然站在圆月之下,望着龙月战斗的那个方向,一滴晶莹的泪水滑落清秀的脸颊。 “这已经是第几个了,一百四十,还是一百四十一?” 一袭紧身黑衣的龙月气喘吁吁的嘴角渗出猩红的血液,她抚摸着那柄愈加娇艳猁的妖刀村正,嗜血噬魂的妖刀饱尝鲜血和灵魂后散发着惊人的妖魅流华。 那件布满刀痕的黑衣沾满她和一百四十多个敌人的血迹,这份像征着至高荣誉的战斗经历让她赢得伊贺流忍者部落惊悚的“忍者猎取人”称号,经此一战,这位拥有圣刀的神秘女人成为整个伊贺退避三舍的强悍敌人,成为影响力隐隐超越望月守云的甲贺守护神。 眼神一冷,龙月突然身形弹向一棵大树,手中的妖刀村正由上到下臂开这棵百年大树,随着一声嚎叫响彻天空一名企图通过木遁来暗杀龙月的伊贺忍者被活生生劈成两半暴涨的鲜血染红一片土壤。似乎对这种战果早已经习以为常,麻痹的龙月身影在空中诡秘的一个转弯急速下降,修长的妖刀村正直直插入土地,一股温热的鲜血随着妖刀的迅速拨出而冲出土地。 知道被发现踪影的龙月迅速撤退转移到另一个战场,身上不停流血的伤痕刺激着她恐怖的战斗**神经,把大部分“望月剑忍”派遣回去支援望月鸾羽后她就带领着最后的望月忍者进行殊死抵抗,她根本没有考虑到自己的安危,她的脑海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按照叶无道的命令保护望月鸾羽和夏诗筠。 只是她不知道,如果她战死于这声人数悬殊的战役,那么整个日本忍者甚至包括甲贺流都会遭到叶无道毁灭性的报复打击。 一支小心翼翼前进的伊贺忍者小队出现在隐蔽起来的龙月视野,本来就精通刺杀的她在经过这声厮杀和抽出时间琢磨那本《万川集海》后实力得到质的飞跃,当手持愈加鬼魅妖刀的她神不知鬼不觉干掉忍者小队最后一名成员后,杀意滔天的她干脆放弃暗算的计划,挥舞神秘猩红的妖刀村正展开痛快淋漓的屠杀。 日本忍者第一强兵真田幸村尚且死于龙月刀下, 谁与争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