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一章 美妙夜晚 - 极品公子

第三百三十一章 美妙夜晚

暗中保护夏诗筠的三名建设者在葵花家庭精英部队的围攻下渐渐呈现疲态,虽然诡秘身法几次近身接触躲在后面的藤原极海,但是都被一名独臂剑客拦下,有恃无恐的藤原极海看见大局已定渐渐底气十足,用淫秽的眼神盯着夏诗筠的曼妙身姿猛瞧,这个女人的气质和容貌都是生平仅见,让他又恨又爱,想到很快就可以让这个中国大美女在胯下受辱,藤原极海邪恶的**迅速膨胀。 夏诗筠并不清楚这些忍者为什么要保护自己,她隐约感到这和叶无道有关,看到藤原极海那丑恶的肮脏嘴脸,她有一种呕吐的**,也许真像叶无道所说坏人很多时候就是被这种人降低身价。 就在藤原极海的手下就要碰到夏诗筠的时候,那个嘴角流着口水的家伙那条胳膊被一把西洋长剑生生砍下,一名神情落寞的冷峻金发男子出现在餐馆中央,那名一直闭着眼睛的日本独臂剑客这一刻蓦然睁开眼睛,手中精致古刀如毒蛇般出鞘,在众人感受那眼花缭乱的刀光剑影后两人再次形成对峙状态。 就在这种窒息的情况下一阵清脆的掌声响起,一名披肩黑发的中国冷傲青年嘴角带着浓重的不屑笑意走进餐馆,身后那群职业军人般散发强烈战斗**的彪悍男子有一股杀伐意志,顿时这家中国餐馆两帮人对峙而立。 “敢动太子的女人,你怎么不干脆去给自己挖坟墓,男人愚蠢简直就和女人不懂打倒样不可饶恕。” 独孤皇琊暗处庆幸自己及时找到这个太子要求保护的女人,否则这个女人一旦有什么不测那么大规模的东京屠杀可能就要提早上演了,斜眼瞄着葵花集团的第一顺位继承人藤原极海,虽然不介意他在东京怎么横行霸道奸淫掳掠,但是惹上太子的女人就只有算他地好日子走到头。 听着这群小日本让人心烦的唧唧歪歪,懒得什么友好协商的独孤皇琊挑了个位置坐下后眼神示意动手,没有想到这帮神秘人会突然出手的藤原极海一方瞬间就被太子党亲卫队狠辣致命的击倒一批人,骇然的藤原极海没有那名独臂剑客保护一下子暴露在那三名忍者的攻击下,因为要保护这个葵花家族的大少爷,许多原本应该投稿战斗扳回劣势的特种精英都龟缩在藤原极海周围,这让原本单兵作战就占上风的太子党亲卫队更加如猛虎下山势不可挡。 “是太子让我来日本保护你,与西武集团地接洽由我来办,你可以专心解决自己的业务。”独孤琊欣赏这个夏诗筠临危不惧的井然表现,如果他知道这个女人曾经主动端着葡萄酒观赏叶无道杀人的话就会清楚她有着惊人的胆量和魄力。 “我答应的事情没有理由路途放弃。不过要是叶无道是因为觉得我的能力不足以担任这项任务,我无话可说。”夏诗筠摇头道,就这样毫无建树的回到中国让争强好胜的她无法接受。 “这是太子地意思,我只需要执行,你如果能让他改变主意我自然没有意见,但是在没有太子允许下的擅自行动都将被我视作干扰,到时候我不会沉默。:独孤琊皱眉,同样有一个铁血无情的爷爷的他办事素来只注重结果,成王败寇的理念和叶无道不谋而合。夏诗筠如果冲动之下做出什么事情让太子为难,独孤皇琊就只能接受日本之行的失败。 葵花家族的特战精英在太子党亲卫队的猛烈冲击和三名甲贺望月忍者卑鄙偷袭下整体溃败,和西方金发剑客厮杀地独臂剑客也没有占到丝毫便宜可怜的藤原极海在满地手下的凄凉呻吟中被一个太子党成员抓小鸡般拎起来。 独孤皇琊反正听不懂这个东京头号花花公子的威胁和恐吓,拿出一个是就准备好的硬币抛向天空,硬币发出一声清越的声响旋转着上升,“正面手,反面脚。” 硬币在所有人的注视下重新落到独孤皇琊的手里。看见夏诗筠的疑惑神色,独孤皇琊露出一个血腥地笑意:“这是太子的意思,一只胳膊还是一条腿就看这枚硬币。说句题外话,如果不是因为你,太子党不需要这么明目张胆的挑衅葵花集团,所以你以后在日本的行动最好三思而行,我不想玩打鼹鼠的游戏,如果不是太子,我才懒得当救火员管这种无聊事情。” 葵花集团。夏诗筠知道这四个字的份量,这是一个丝毫不逊色三菱财阀的庞大家族,是亚洲财经报刊的常客。她虽然清楚这个日本花花公子后台不俗,不过还是没有想到会有这种程度地背景,脑海中不禁浮现那个嘴角经常挂着邪邪恶微笑的男人,一个用自己的罪恶保护自己女人的男人。 “正面,恭喜你,你以后不会成为瘸子了。” 独孤皇琊阴森笑道。随即餐馆发出一声野兽般受伤的嚎叫。 东京银座最雄伟地建筑物顶端,独孤皇琊俯视着这块太子今后将要征服和蹂躏的土地,心中涌起一阵豪意,这种将一切踩在脚下的畅快感和成就感才是男人最热血沸腾的追求。 回顾自己这二十多年的辛酸,惊险和肮脏经历,独孤皇琊这位真正贵族家族的后裔冷笑道:“这世间可有人做事是不要求利益回报?难道有做事只是纯粹的想做。而不是心机沉沉的出手?” 那名金发剑客满脸肃穆站在这位逐渐步入家族核心的继承人身后,淡淡道:“这样一来世界才有意思,你,叶无道,还有她都是那种在阴谋和算计中如鱼得水的强者,所有人都只是你们的玩物和傀儡。” “乱世之中必然英才辈出,只是权力巅峰的棋局只需两人,而最终掌握天下,只需一位!四面楚哥哥是英雄的悲哀,那这种结局又是不不每一位想要笑道最后的枭雄的悲哀呢?” 独孤皇琊深沉的眼眸充满玩味,“视天下如尘芥英雄如蝼蚁,江山美人,能够最终爬到权力顶端的那个男人会是谁呢?” 没有一个枭雄愿意一人之下,哪怕他已经万人之上! “二十年甚至三十年之内主人你都没有机会。” 金发剑客凝视着独孤皇琊的背影沉思道,“因为就算主人你能够执掌整个独孤家族,叶无道也不会给你充分发展空间,一个男人拥有掌握英国左右西欧政局这种野心,你觉得他会给别人威胁制衡他的机会吗?退一万步说,你能够在十年或者二十年后渗透议会和执政党,那个时候的叶无道恐怕早已经获得你无法想象的势力。” 独孤皇琊眼睛闪过一抹杀机,笑道:“我和叶无道的起点也许是一样的,但是他的成长速度远远超过我,所以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和他的差距只会越来越大,这一点我比你更清楚,比谁都清楚!知道我人生信仰的第一条是什么吗?” 金发剑士摇摇头,这个主人的智慧和心机都堪称一时之雄。 “那就是永远不要站在叶无道的对面!” 独孤皇琊笑容有些苦涩,叹了一口气,自嘲道:“我有勇气和整个世界为敌,却无法和叶无道为敌。多了一个叶无道,将会有不少人会有既生瑜何生亮的感叹啊!” “放心,我不会杀你。你是聪明人,本本分分做事,老老实实做人,等我成为能够践踏那些英国杂种贵族的人,一定帮你报仇,你应该清楚,整个英国只有我能帮你报仇。” 独孤皇琊笑道,贵族的卑鄙奸诈和枭雄的冷血铁腕在他身上有着完美的结合。“哦,对了,那个只有一保手的日本浪人是谁,竟然能够和你这位大英帝国的黄金剑士史达亚瑟不相上下。” 明显松了一口气的金发剑士道:“应该是日本剑士一族心形刀流的‘小天狗’伊庭八郎,因为强奸嫂子被伊庭一族逐出家门,只是没有想到已经成为葵化集团的走狗,他的剑术在日本可以跻身前十,如果不是发生那件事,他可能成为伊庭一族的下任族长。” “强奸嫂子,日本人就喜欢干这种事情。” 独孤皇琊冷笑道,葵花集团的精英部队根本无法和太子党的这支王牌军抗衡,他还没有动用自己的私人护卫队就解决了这声挑衅。缺了一条手臂的藤原极海当场子昏死过去,现在恐怕正在医院手忙脚乱的急救中,缺手这种缺陷对于藤原极海来说无疑是判处死刑,日后日本肯定要多一个变态的疯狗了。 “主人,我们没有找到葵花藤原家族与叶玄机订婚的藤原净斋,不过藤原净斋的姐姐藤原美惠倒是被我们从一个男人的床上抓来,这个正背着身居大藏省高位的丈夫偷情的婊子似乎现在还没有穿衣服呢。”英国黄金阶剑士史达亚瑟眯起眼睛微笑道。 独孤皇琊摸着自己的下巴邪笑道:“啧啧,高官贵妇加豪门千金,这样的女人可不是你想玩就玩的,我想我们太子党这些彪悍强壮的男人肯定要比那个情夫更让她欲仙欲死,史达亚瑟,记得要对女士稍微温柔一点,要保持一定的英国绅士风度,不要想上次那样把人活活操死,这次半死就够呛了。” “属下愿意效劳,今天肯定是一个让她终生难忘的美妙夜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