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章 水月宗主 - 极品公子

第三百三十章 水月宗主

日本的皇宫是世界上保留至今的最古老皇家宫殿之一,虽然远远不能和宏伟壮观的中国故宫媲美,不过比起一般国家的宫殿还是要华美许多,根据建筑师的意志“当神圣的材料不能说明建筑古老时,则至少要说明建筑的不朽”而把宫殿的混凝土框架都包上青铜,同时用带人造铜锈的铜做屋顶。 日本皇宫虽然不能说绝对禁区,但是寻常人要想在这里闲庭信步根本就是做梦,更不要说像这个人一样背负一把长剑。而且是个女人!她身旁有一个神情冷漠的男孩,手中拿着一柄竹剑,不过肃穆难掩孩子天性,乌黑大眼睛不停转悠着观察四周。 所有明处和暗处的皇宫守卫见到这个女人都流露出彻骨的崇敬和畏惧,在日本,也许天皇和首相不能随意裁决你的生死,但是这个女人却可以不费吹灰之力让你论入阿鼻地狱。 因为神一样的她,名字叫作叶隐知心。 日本剑道千年来新阴流天才剑客柳生十兵卫是公认的剑豪。 六百年前,一个剑客在二十余岁以圆明一流自成一派。写成剑术经典《兵道镜》,三十岁后创建二天一流,这就是被誉为剑圣宫本武藏! 而这个女人就是日本当代剑道第一的新剑圣,全国武道修为跻身前三的神话高手! 仅仅一个天皇老师的身份就足以让所有人卑躬屈膝,还有谁敢阻拦这位地位超然、几乎可以抗衡三大神社的女人? 据说她手中那把与圣刀村正娘美的雪魄月牙十年未曾出鞘,如今可能会再次挑战武神武藏玄树,日本皇宫的所有人见到她都会不由自主地虔诚鞠躬,哪怕是最不可一世地政客或者皇太子和公主。 “无锋。等一下你就要和信奉‘不杀人以不被杀为胜’的柳生新阴流新秀交手,记住。出手不可以太重,我现在是锻炼你对剑地掌握技巧和轻微力道的把握能力,这也是我近期不让你使用太阿剑的原因,重剑无锋之外还有重剑如羽这种说法,你要想真正领悟你师傅的‘大道轮回’剑,就必须先把竹剑练好。” 叶隐知心叮嘱道,南宫无锋跟随她来到日本后就接受她的亲自训练,也许一直被南宫轮回教导的他还无法感受这份殊荣。但是要知道任何一个能够进入圣山接受宗主指导的水月流弟子都将视为终生最大的荣誉。 叶隐知心通过自己地关系想让南宫无锋在实战训练中迅速成长,所以她授意日本各个知名剑派把年轻一代的精英来日本皇宫与她这位名义上的弟子进行切磋,这对于那些剑派来说都是求之不得事情,所以新阴流、二刀流、天然理心流和飞天御剑流在内的诸多剑流都谁备把自己的弟子送往日本皇宫。 当那名新阴流小有名气的新秀剑客看到南宫无锋这个小孩的时候眼珠都快掉出来,不过等到经过南宫无锋这个龙榜第五的绝顶高手一手带出来的徒弟三两下把那个新阴流青年打断竹剑轻松胜出的时候,所有人顿时都侧目不已,心中赞叹果然是当代剑圣带出来地人啊。 新阴流在场地几名成名剑客都是惊怒交织,其实他们的弟子并不像场面上那么不堪,如果不是过于轻敌,那个小孩也没有可能这么快就解决这场结局并没有悬念的战斗。那名脸色苍白的青年剑客在全场的嘲讽中眼神呆滞。着到这一幕的叶隐知心朝他向前踏出一步,感受到这位剑圣磅礴气势的青年马上回过神来,本来想自尽的他羞愧敬畏地望着那神话人物般高高在上地女人,受宠若惊的他马上清楚这是叶隐知心对他放弃剑道的警示,感激涕零的他当场就给随即便转身和南宫无锋离场的叶隐知心跪下。 本来都嘲笑这个年轻剑客地人都嫉妒他的塞翁失马,既然叶隐知心这位剑道宗师肯迈步示警,点化这个败军之将,那么就说明他肯定不是庸才。因为叶隐知心的眼光素来惊人挑剔,原本惨败不堪的他因祸得福得到众人的刮目相看,那些新阴流剑客也都对此感到满意,对叶隐知心也产生几分感激。 “柳生新阴流的真髓在于‘无刀取’,和你们华夏武学中的空手夺白刃有异曲同工之妙。只可惜今天那名剑客还没有来得及使出新阴流的精髓剑抬和‘无刀取’,无锋,下场比赛你尽量等到对手竭尽全力后才出招制胜。”叶隐知心皱眉道,今天这样的比试不是她想要的结果。 “新阴流,奇怪的名字。”南宫无锋嘀咕道。 “新阴流在最先练习时采用竹刀,从而避免了无谓的伤害。此外,新阴流还最先确立了初级→上级→免许皆传的剑术等级方式,这些都是目前日本的通用剑道规则。这个历史上与水月流对峙的剑流中的柳生宗严、柳生宗矩及柳生十兵卫三人成为战国末期至江户初期被誉为‘柳生三天狗’。” 叶隐知心感慨道,数百年来不鲜顶尖剑流抗衡水月流和天镜剑会,但是能够延续辉煌的却寥寥无几。 “天狗?还没有我们中国大街上那些叫‘旺才’或者‘来福’的狗威风呢,真是臭屁!” 南宫无锋小声道,结果被忍俊不禁的叶隐知心一顿不轻不重的责怪,嘟着嘴巴的孩子挥舞着那把竹剑漫不经心道:“用竹剑竹刀虽然可以避免伤害,但是这样一来实战效果就无法保征,这种方法绝对是一种慢性身药,哼,这个新阴流真垃圾!” 叶隐知心脸色剧变,南宫无锋的这番无心之语却掀起她的一阵涟漪,她似乎有些领悟日本武士道精神没落的一个原因,不过因为她根本就没有国家这个概念,所以也就没有多余的想法,叶隐知心因此更加要栽培这个叶无道随时会杀掉的孩子。 也许,她是想要让叶无道对水月流足够重视吧。 ---------------- 夏诗筠丝毫没有因为得罪藤原极海这个东京大少爷而恐慌,单身去考察这座城市的知名网络公司和动漫制造企业后就在一家中国餐厅吃了顿午饭,老板一家人的热情让她始料不及,这是她在这座钢筋建筑森林里唯一感受到的一抹温馨。 随着时间的流逝她越来越担心西武集团的消息,对于她的要求西武集团这个日本曾经的商界航母似乎并没有答复的意思,难道是自己人微言轻不够资格?这个时候她才发现自己的月涯网络公司比起西武商业帝国这只瘦死的骆驼仍然是小巫见大巫。 人口破千万的东京作为日本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被叶无道誉为最适合大屠杀的地点,而这里有“步行者天堂”之称的银座更是有“东京心脏”的说法,当夏诗筠得知这里就有叶无道无意间提起的歌舞伎座后狠狠咒骂了这个动机不纯的家伙。 突然夏诗筠发现餐厅门口停下一排黑色轿车,随后一大批身穿黑色西装的壮汉陆续走下轿车,整间餐厅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不速之客塞满,餐馆食客都作鸟兽散,惊恐的餐馆老板不知道自己惹到哪位显赫人物,在东京要是发生什么意外也许给他一家人收尸的都没有。 西装笔挺的藤原极海在保镖的簇拥下走到夏诗筠十步之外,用嚣张的日语狞笑道:“贱货,今天给你两个选择,让本少爷玩上一个星期,或者被我的手下**,然后被卖到附近的那家歌舞伎座。” 夏诗筠冷眼斜瞥着这个在东京肆无忌惮的横行的纨绔子弟,用类似叶无道的鄙夷笑意回敬藤原极海的侮辱,她连和这样垃圾交谈的想法都没有,原来坏人可以做到这么没有品位,这个时候她想到那个别墅里谈笑间夺取对手性命、树林里抱着自己信手拈来收割忍者生命的男人。 比起那个将杀人升华到极致艺术的霸道却温柔的男人,眼前这个毫无风度叫嚣咆哮的藤原极海实在可以劝他去买豆腐撞死。 “上,谁第一个碰到她谁就第一个操她!” 藤原极海被她这种让人抓狂的轻蔑笑意彻底激怒,今天为了应付那三名忍者精英,他特意檀自把家族的特种护卫带出来,今天就算是一个忍者小队在这里他也有把握让这个骄傲的女人知道什么叫做生不如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