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九章 望月家族 - 极品公子

第三百二十九章 望月家族

一座充满禅意紫竹小屋的地板上跪坐着手持红雪左文字的漂亮女人,身穿紫色紧身衫的她面前同时跪着十多个蒙面忍者,如果任何一个日本稍微熟悉忍者部落的人在场,就会发现这些忍者除了望月家族赫赫有名的中忍,还有就是甲贺流零散流派的家主或者上忍,在日渐式微的忍者中想要聚集这样规模的精英需要强大的号召力。 “虽然说我们不该插足望月家族的家族内部事务,但是我们都不希望受人敬仰的望月宗师死后便出现家族分裂,这不仅是望月宗师不想发生的悲剧,也是所有希望望月家族带领我们超越伊贺的甲贺流部落所不想看见的局面。” 一名甲贺流部落上忍眯起眼睛道,满头白发的他素来与望月家族不合,这次望月家族的支柱望月守云战死于中国青龙剑下,想要痛打落水狗来个落井下石的他便和其他有相同想法的流派以及部落首领结成联盟合议吞并庞大的望月家族,原本望月守云的儿子望月出鹤是一个极其平庸却极度自负的继承人,如果由他继承望月家族不出多久整个望月家族就会被其他流派吞食干净,但是这个女人的突然出现打乱所有人的阵脚。 “你是英式弈的部下,身为千尾八部众之一,就算你是望月守云的女儿,也没有继承权!”另一名鹤发老者冷哼道,甲贺流如果由一个女人统领的话还怎么和日渐强大的伊贺流抗衡,恐怕只能沦为全日本的笑柄。 望月家族的那几名中忍都露出愤怒神色,他们都清楚这群家伙侵蚀望月家族地算盘,甲贺流本来就松散,甲贺最具权威的家主战死后更是因为群龙无首而狂魔乱舞。伊贺流也趁此大好时机加紧渗透甲贺地步伐,望月家族和甲贺流的生死存亡迫在眉睫! 背负使命东渡日本的望月鸾羽冷冷望着这些造反逼宫的家伙。淡淡道:“你们不是想要树立我的哥哥为望月家族家主吗,不过恐怕要让你们失望了。” 望月鸾羽一挥手,一名下忍托着一个盘子走进来,盘子里装着一样丝巾覆盖的物体,当把那块丝巾摘下来的时候除了望月鸾羽,包话那几名战功显赫的望月中忍也都是骇然出声,因为盘子里放着地是望月出鹤的头颅! “勾结伊贺,背叛望月。这样的人活着就是对望月和甲贺的侮辱。” 望月鸾羽冰冷道:“你们还有什么意见吗,如果你们谁有代替我接管望月家族的想法就请说出来!只要理由充分、资格够老、武道够深,我可以让出望月家主这个位置。” 被望月鸾羽血腥手段惊呆的众人都头痛这个女人的诡异行事,他们谁敢说自己有资格接替望月守云成为望月家主,望月守云作为日本四大忍术宗师之一,那份超然的身份和实力即使人死了依然留有余威。他们怎么能想到这个冷血的女人会干掉原本是最佳傀儡的望月出鹤,打乱出牌她一下子变被动为主动,不管望月出鹤是否真地吃里爬外勾结伊贺,人都死了还不都是任由望月鸾羽说什么。 “弑兄篡位,罪大恶极。死有余辜。人人得而诛之!” 一个狡猾的甲贺流派首领怒喝道,如今望月鸾羽还没有完全掌握家族力量,要是今天能够混水摸鱼杀了这个铁血女忍者说不定就能让望月家族分崩离析,真正属于望月守云的嫡系忍者部队据说近期正在和伊贺流潜入甲贺郡的兵团作战,所以现在这里的望月家族根本就是一个空壳子。 霎时间,鲜血爆溅,房间里多出一颗头颅,这名打着如意算盘的上忍人头落地。死不瞑目。 一位浑身沾染猩红甚至漆黑鲜血的黑衫女人赫然出现在众人视线守护在望月鸾羽身前,那柄妖艳流华越来越璀璨的妖刀村正让所有人都倒抽一口气,诡秘地身影,残忍的手法,冷酷的气息。如同修罗战场上回来的龙玥面无表情的凝视众人。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不管你们拒绝还是接受,我都会成为望月家族地家主,伊贺流已经兵临城下,你们自己回去考虑清楚,覆巢之下,岂有完卵,战或不战,我等你们的答复!” 望月鸾羽冰冷严厉道,如果不是家族的主力部队陷入激战,被叶无道耳濡目染的她几乎有把这群人全部杀干净然后用雷霆手段接管他们部落的冲动。 身前这位拥有在日本黑道中精神信仰圣刀并且与圣刀融合的龙玥极具戏剧性的得到望月家族主力忍者部队的忠诚,所以她才得以掌握望月家族的大部分势力,原本去狙击伊贺流忍者的龙玥听到甲贺内讧后就从战场上独自回到望月家族恰好发生这一幕。 那群战战兢兢的首领和家主悻悻然离开望月家族,看来龙玥的出现给他们的打击不小,百年来能够真正拥有圣刀的只有他们眼中这个狠辣血腥的神秘女孩,两个比所有男人都要雷厉风行的女人让他们的一切希望都破灭。 望月鸾羽带领手持妖刀的龙玥来到父亲练剑的场地,那柄折断于亚洲第一高手青龙帝道赤霄剑之下名剑典玄缓缓释放昏暗的气息,作为一名忍者家族的后代,一出生就必须接受残酷的命运轨迹----或者成为忍者,或者死!所以望月鸾羽四岁起就开始接受训练,在父亲的严厉训导下度过童年和少女时代后就加入英式弈的千尾忍者部队,然后作为卧底进入中国大陆进行各种暗杀和行刺行动。 被灌输对主人绝对忠诚的思想的忍者除了自己的主人,就连天皇的命令也不会理会,经过这种精神洗脑的忍者所以比任何宗教徒都要狂热,幸好望月鸾羽老早就已经来到中国大陆,对于英式弈根本就没有太多忠诚而言,现在只对叶无道忠诚的她才流露出这股狂热的情感。 “甲贺忍流的远祖与朝熊明王院的山伏修验者的渊源最深,甲贺五十三家曾是最有势力的上忍之一,战国时期居住于近江国甲贺群龙法师乡的望月家当主,也是信浓国名族滋野三家之一的望月支流,由檀长烟火术的甲贺三郎建立。在伊贺甲贺两地曾有‘伊贺是服部、贺乃望月’的威名。” 望月鸾羽神色忧虑,抚摸着那柄父亲生前永远不会松手的名剑典玄,“三重县境内的伊贺流精于体术和密侦,我们甲贺则精于咒术和扰乱,除伊贺、甲贺两大集团外,杂贺、伊势、甲斐和铃鹿等地也是忍术人才辈出的名所,但是近代甲贺式微、伊贺崛起已经是不争的事实,现在我父亲一死,甲贺根本就没有人能够和四大忍术宗师中的风魔次郎对抗。” “有少主在,风魔次郎根本没有机会统一日本甲贺、伊贺忍者。” 龙玥冷冷道,对于她来说叶无道就是无所不能的神圣存在,刚刚这场与伊贺先头部队的交锋让她杀心肆虐,嗜血的妖刀村正与她的融合似乎更加天衣无缝,“下次少主东渡日本就是日本黑道鬼哭狼嚎的末日时刻!” 一听到叶无道原本疲惫的望月鸾羽似乎精神也好转许多,从怀里掏出一本古老书籍递给龙玥微笑道:“这就是忍者终极奥义《万川集海》,相传由甲贺町忍术宗师大原家编写,是甲贺流忍术集大成的秘籍,虽然传闻只有二十二卷,但其实还有第二十三卷,这卷就是我教给你的这本,我已经帮你用中文翻译过来,这次伊贺流兴师动众攻打甲贺就是想要争夺这卷神秘的忍术外道卷。” 终于看到龙玥脸上出现人类的惊讶表情,望月鸾羽也露出久违的笑容,道:“以我的资质根本就无法参透这卷外道忍术,本来想以后送给叶无道,不过你既然已经让圣刀认主,不妨先把它交给你。” 龙玥犹豫了一下还是收下这本关系到甲贺生死存亡的秘籍,肆无忌惮的杀戮让她体内血液沸腾,她已经好久没有像这几天那样疯狂屠杀,以前跟着叶无道作为影子雇佣军成员的时候还有机会大面积大规模杀人,但是像砍西瓜一样痛快格杀日本人还是第一次,接过《万川集海》第二十三卷的她转身就走,暂时跟随她作战的望月家族精英部队现在依然在同伊贺流进行残忍的交锋,她必须赶紧回到战场。 “战况如何?” 望月鸾羽担忧道,毕竟现在只是望月家族一个家族抗衡整个伊贺流。 “僵持不下,我单手杀死百来个吧,也许是因为仅仅是伊贺的先头部队,经不起杀。” 龙玥走出去几步似乎想起什么,继续平淡道:“不过似乎有个叫真田幸树的家伙不错,我身上最重的一刀就是他留下的,当然,代价是他的一条命。” 望月鸾羽目瞪口呆的望着渐渐远去的冰冷背影,早就知道这个只认叶无道的龙玥是个怪物,没有想到竟然强悍得如此不可思议! 真田幸树,被誉为日本这一代下忍中第一强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