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章 战略前景(上) - 极品公子

第三百二十章 战略前景(上)

夏诗筠回到自己的房间后站在阳台上静静望着东京这座陌生大都市的绚烂夜景,鬼使神差的拿出手机拨了一个熟悉的号码,等到接通电话后她才发现自己似乎没有理由和借口打这个电话,一时间懵懂的月涯总裁哑口无言地拿着手机不肯作声。 正准备和蔡羽绾**一番的叶无道更加没有想到夏诗筠会给她打电话,早上叶隐知心返回日本后他就一直想知道夏诗筠和望月鸾羽在日本的进展,虽然龙月随时传输她们在日本的情况,但是叶无道仍然有些不放心,这个时候听到夏诗筠的声音他放松不少,虽然奇怪她的沉默,叶无道淡笑道:“无事不登三宝殿,如果没有紧急情况你肯定不会打电话给我,说吧,是不是堤义明那方面陷入最坏的局面,呵呵,放心,这个结果我能接受。” “我不是想说这个,我研究过西武集团的资料后相信你的这次行动有相当大的成功性,目前虽然还没有和那位神秘的西武女王联系上,不过” “那发生什么事情了,如果实在紧急,我可以赶到东京。”叶无道皱眉道,他不敢想象夏诗筠是因为孤单或者寂寞才给他打电话,那简直就是自作多情的荒唐笑话,夏诗筠的坚强是叶无道在女人中见到的佼佼者。 “你给我说说看日本吧,政治文化经济,随便哪个方面,看了那本《犬与鬼》和《丑陋的日本人》后受益匪浅。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和西武女王这种典型的日本个性强人谈判,不清楚他们这个民族秉性的话会吃亏的,我不想败给一个女人。”夏诗筠很聪明得给自己找到一个还算牵强的理由,要不然难道说我是莫名其妙地拨打你的电话? “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呵呵,那我就先和你说说日本地政治吧。民主国家的民意向来是政治家的法宝,许多敏感时刻,外交战略地策划以及实施。并不取决于国家根本的战略利益,理性并不总是决定性的因素,国民情绪才是,所以日本以小泉纯一郎为首的右翼政治家都用手段刺激中国的国民和政府,通过中国的游行示威以及各种仇日活动来进一步刺激日本国民,因此他们从其中获取的认同感就会上升,这场博弈对于两个国家都没有好处。但是对于日本地这些政客却是支持率地有利支撑。” 叶无道走到阳台上仰望着星空侃侃而谈。既然叶隐知心答应会保护夏诗筠并且帮助望月鸾羽夺取甲贺流的权柄,那么日本想要伤害这两个女人都不是 简单的事情,拥有超然崇高地位的叶隐知心在日本的影响力就如同龙帮龙主之于中国黑道。 夏诗筠想到这些叶无道无意间道出的政治深层内幕,钻研商业博弈之道的她不得不对叶无道这个准愤青产生几分钦佩,真正能够对日本造成威胁的也就是他这种拥有“疯狂地理性”的人,思维严谨缜密却同样有不可理喻的构想,普通人也许只是叫喊着要炸平日本来个东京大屠杀,但是叶无道却会为这个疯狂的想法慢慢进行他的计划和策划。对日本黑道和商业地渗透就是他的第一步棋。 “你难道就不怕有人说你是卖国贼与日本勾通吗,你要知道舆论的可怕,如果到时候有人中伤你和神话集团,我怕许多人会盲目的听从谣言而产生一系列不良连锁反应,虽然你的目的是吞并西武集团制造登陆日本的强大跳板。但并不是所有人都拥有你这种眼光的。”夏诗筠淡淡道,虽然按照道理说这些话她并不应该说给叶无道听,但是恍德间她便脱口而出。 “你放心,我不会留下这么致命的把柄给那些不怀好意的对手。“叶无道自信道。 西武集团既然能够在**十年代纵横商界自然与领导人的远见卓识和强大领袖能力脱离不开,想到让比起自己还算是涉世未深的夏诗筠与西武女王武藤兰这样的女人谈判,叶无道有些歉意道:“你这次和武藤兰的接触就算失败也无所谓,我到时候来日本会亲自和这个女人会面,你不要把太多事情浪费在这件事情上,你的动漫业已经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所以你还是把精力用在考察这个项目上吧。” “我说过,月涯已经是你的公司!”夏诗筠固执道。 “真拿你没办法,反正我不会同意,就算你能把月涯名义上纳入我的神话集团,你终究还是月涯的真正所有人。”叶无道无奈道,房屋里乖乖等待的蔡羽绾那柔媚的容颜和娇嫩的肌肤顿时让霎时充满感动的他热血沸腾。 “我已经通知月涯的管理层我这个决定,所以你最好近期去上海总公司进行对月涯的兼并和重整工作,而且我告诉你虽然目前月涯的盈利率是中国网络公司中名列前茅的企业,但是如果经营不善,同样可能在短期时间里夭折,这一点你应该也清楚,月涯的资金链始终都是不够稳固的,不管怎么样,我都希望你能够抽出时间去趟上海总部。”夏诗筠说完就急匆匆挂掉电话,心神混乱的她回到房间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睡。 目瞪口呆的叶无道愣在当场,夏诗筠这话先斩后奏让他措手不及,虽然能够兼并一家像月涯网络公司这样同时具有潜力和规摸的网络公司是叶无道很想要的一个关键步骤,神话集团想要在手机等电子产业挤进一流行列就需要拥有充沛人才梯队的网络公司,但是蔡羽绾的那种忘我付出已经让他感到愧疚,夏诗筠的这种转也让他有些无法接受。 不过木也成舟,看来上海之行只有硬着头皮上了,一想到月涯那些男人吃人的眼神和杀人的冲动叶无道就一阵头痛,夏诗筠真的给他出了一道难题。叹了一口气,突然想到蔡羽绾还在等待自己的温柔“临幸”,叶无道赶紧回到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