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九章 肮脏东京 - 极品公子

第三百一十九章 肮脏东京

灯红酒绿下孕育着肮脏的交易,歌舞升平中交织着残酷的厮杀。这里有**裸的**买卖,有令人发指的街头罪恶,繁华下隐藏着最作呕的生活,作为日本最引以为豪的城市,东京有着太多的光环和荣耀,但是背后的内幕却是只能用肮脏来形容。 夏诗筠坐在大酒店临窗的地方进餐,索然无味的吃着日本料理,卑躬屈膝的服务员谄媚的态度和卑微的表情让她十分不舒服,怪不得叶无道说这是一个最没有自尊最想获取认同的国度,到达日本东京后下榻一家五星级大酒店后她就设法联系叶无道所说的西武集团幕后掌柜,但是两天过去还是石沉大海般杳无音信,这使得她一点为公司考察动漫业前景的动力都没有。 一个神奇的产业渗入市场的毛孔,无烟无尘无污染,却掀起一个趋势性的财富浪潮,堪称21世纪最有魅力和潜力的财富机会----这就是一场动漫盛宴。 其中夏诗筠和叶无道都是最有可能分一杯羹的获利者,夏诗筠的网络公司本来就笼络了一批骨干设计创造人才,近水搂台先得月,动漫业是夏诗筠的下一个突破口;而叶无道神话集团产下的手机公司也希望能够在3g这个第三代移动通讯网络中脱颖而出,而手机与动漫的结合无疑是他打破手机市场固有格局的一个机会,双方都一定程度依赖对方的企业。 抽空去了一趟惹发无数争端地靖国神社,那对三十年代建造用来展示帝**人“武功伟业”的石塔上表现“皇运进展”、“鏖战奋进”的浮雕让夏诗筠愤怒不已。十六面浮雕有十面都与侵华战争有关,通过叶无道得知靖国神社的教义源于日本民间的“御灵信仰”,即通过祭祀来安抚冤魂,以免给人们带来灾难,出于统治阶级的需要,靖国神社的性质已由安魂变为表彰效忠天皇的所谓“忠节”。 靖国神社中那座放着将近两百五十万灵位的灵玺簿奉安殿让夏诗筠感到毛骨悚然,她无法想象如此阴森恐怖的建筑沾染如此浓重罪恶后还能站立在这块土地上。 如果叶无道说要杀光所有日本人,夏诗筠端着酒杯欣赏叶无道杀人地非凡气魄女人不会丝毫眨眼,除了吴暖月身为太子纪的那份雍容,最能理解并且欣赏叶无道“疯狂行径”地女人不是温柔善良的慕容雪痕。而是恨了叶无道足足三年的夏诗筠。 远处两个男人的视线不约而同的被夏诗筠吸引,眼睛里充满占有欲。其中一个便是与夏诗筠坐一班飞机的叶玄机,还有一个青年则比本就狂傲的叶玄机更加富有侵略性,世家公子地那种修养和傲气如影随形同时存在,不可否认这是一个能够吸引女人眼神地青年。 好一棵男性丛林里的秀于林的妖娆植物! 征服这样的女人才是男人最大的成就感,原本光鲜靓丽的女人在她面前都可悲的论为庸姿俗粉,和这个女人在一家酒店用餐都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情。 叶玄机没有想到自己会和这个最大竞争对手有暧昧关系地女人下榻同一家酒店,遥望着那张清冷孤傲的绝美脸庞。他不得不惊叹叶无道的艳福不浅。这样一个倾城尤物一座城市哪怕是有一个那也是幸运,要不是萧聆音警告他不许在这个敏感时期惹事生非,叶玄机早就想用这个女人试探叶无道的底线。 “夏小姐,我们是否能够坐下来共进晚餐,能够在千万人的大城市中再一次碰面如果装作视而不见绝对是一种遗憾。”叶玄机和那名青年走到夏诗筠身边,他虽然放弃现阶段挑衅叶无道地唯一合法继承人权威,但是能够打击叶无道的事情也同样不会放过。 夏诗筠也没有料到会在酒店遇到这个青年,不冷不热的礼节性和叶玄机打声枯呼。当叶玄机介绍藤原极海的时候她不禁暗自惊讶,因为这个用比叶无道更加**眼神看自己的青年背景很不简单,日本五大集团里葵花集团的第一继承人,好事者排出一个日本四公子,这个藤原极海就是其中一个。 “没有想到中国还有这么漂亮的女人。价格一定要比我们那些明星高出很多。”并不知道夏诗筠精通日本的藤原极海朝叶玄机放肆道。 “我们中国女人就算再丑,也要比你们日本女人高贵!知道我们中国这一代人印象中的日本吗,**,禽兽,**,也只有你这样的日本男人才乐此不疲的玩弄这种女人。”夏诗筠用日文冷笑道,用日语骂日本人果然感觉很不错,因为她说这句话声音并不低,整个餐厅的人都膛目结舌的凝视这位迷人的大美女,有迷惑,有愤怒,还有耻辱。 在零五年中国与日本两个亚洲大国几乎彻底撕掉“温情脉脉的面纱”,中日关系在去年降到冰点,东海油田问题、钓鱼岛事件和参拜靖国神社等一系列冲突让中日地缘政治和战略冲突愈加敏感,政治的冰冷逐渐降低经济贸易的热度。而日本国民在主导舆论的右翼媒体引导下渐渐对中国产生巨大的反感,可以说两个国家的民族主义都得到泛滥性质的发展,极端仇视的情绪渐渐蔓延,所以犯众怒的夏诗筠这个时候被一群日本人包围起来,不过依然镇定自若的夏诗筠似乎丝毫没有陷入险境的想法,充满鄙夷的环视餐厅。 被夏诗筠当众羞辱的藤原极海脸色阴沉,女人从来都是把他当神一样讨好伺候,哪里想到会被一个女人如此嘲讽,加上日本皇朝主义的熏陶,他毫无风度的朝夏诗筠甩出一巴掌。叶玄机自然希望看到事情闹大,叶无道树敌越多就对他越有利,而且葵花集团一旦与叶无道彻底成为敌人,那么他这个未来女婿要从葵花集团谋取利益就简单很多,就算藤原极海要把夏诗筠先奸后杀叶玄机还没有意见,唯一的遗憾就是他没有机会品尝这份可口的“甜点”。 但是不等藤原极海挥出巴掌,他就被身边警觉性极高的保镖往后一拖,只见一阵刀光在藤原极海面前爆发,霎时间餐厅混乱不堪,藤原极海的保镖守护在他面前抵挡这致命的连环攻击,脸色苍白的叶玄机赶紧躲在最远的角落,他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竟然还有人暗中保护,而且实力如此强劲,藤原极海的保镖那都是特种部队的顶尖精英! 只是特种部队所谓的精英怎么能够娘美精通暗杀的忍者部队中的佼佼者,望月鸾羽现在虽然无法完全掌握望月家族,但是调动几名忍者高手保护夏诗筠还不是难事,对于这些只忠于家主的忍者来说就算是天皇站在他们面前也会毫不犹豫的拔刀。 徘徊在鬼门关的藤原极海在保镖的拼死护卫下总算抵挡住三名忍者的第一波攻击,眼神惶恐地望着那个完全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的中国女人,藤原极海实在想不通这个女人怎么可能有这种级数的高级忍者守护,因为日渐式微的忍者部落现在守护的对象一般都是国家政要或者顶尖黑道人物,所以餐厅里欺弱怕强的日本人根本就没有动作的勇气,冷笑的夏诗筠起身后根本不理会战战兢兢的众人离开餐厅。 恼羞成怒的藤原极海推开身前如临大敌的保镖狠狠盯着夏诗筠的背影,按照他的手段和影响力想要对付一个哪怕有三名忍者保护的中国女人也不是困难的事情,可能只是过程会比较繁琐而已,身为日本四公子之一的葵花集团大公子怎么能容忍这种耻辱,尤其是在这个极端男尊女卑的畸形社会。 叶玄机幸灾乐祸和惊喜、恐惧多种感情交织在一起,心思复杂的他巴不得夏诗筠和藤原极海结下似海深仇,心眼极小的藤原极海一定会想法设法报复这个胆大包天的女人,到时候不管结果如何,叶无都将和葵花集团结下一个解不开的过节,因为藤原极海是葵花集团的未来掌门人! “玄机,今天是你第一次拜访我们家,我先带你去几个东京最有趣的地方,处女专卖店和母女花或者姐妹花专卖店你都可以慢慢玩,想想看,一对相似的母女或者姐妹同时服侍你是多么的有成就感,这里的处女可都是上等货色,你要是怕‘水土不服’,那里也有中国女人,而且价格便宜,保证你尽兴!” 藤原极海掩藏起对夏诗筠的恨意和兽欲拍着叶玄机的肩膀哈给笑道,丝毫没有为刚才的狼狈表现汗颜,只是他的阴森笑容让餐厅所有人都不敢有嘲笑或者鄙视的神色,在东京谁都不敢得罪这个和警察厅长称兄道弟而肆无忌惮的大公子。 叶玄机一想到夏诗筠那极富曲线的魔鬼身材,心中的**也猛然暴涨,和这个即将成为自己姐夫的男人邪笑着走出餐厅,今晚将是一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