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八章 三大神社 - 极品公子

第三百一十八章 三大神社

面对突然油嘴滑舌的叶无道那张飘忽的神态叶隐知心根本就无法用清静守虚的心境看待这个“善变”的男人,带着点无奈道:“叶无道,如果你真的想要统治整个亚洲黑道,除了不可一世的龙帮,日本山口组、台湾黑道精神联盟、金三角毒枭帮等都是你必须面对的对手,但是你要是认为龙帮之外亚洲再无真正对手的话你就算将来拥有媲美萧易辰的武道修为也是独木难支的局面。” 叶无道靠在栏杆上,拿过那柄雪亮长剑欣赏夜色中的晶莹剑身,惆怅道:“你应该清楚我其实从来都是孤军奋战,没有真正的朋友,利用利益这个武器,让所有人成为我的棋子,如履薄冰的下棋,一局十面埋伏的险棋,孤独,我们都是习惯孤独的那种人,所以我才有机会接近你,成为你生命中也许是唯一特殊的男人。” 叶隐知心默默感受叶无道如潮水般涌来的落寞气息,她以往那能够洞彻世人心灵的敏锐感官此刻更加能够体会身旁男人的黑暗魅力,为剑守心的她情不自禁的伸手去抚摸叶无道那绝对脱离稚嫩的脸庞,喃喃道:“如果十年前遇到你,我一定会在剑和你中选择你。” “为什么今天才让我遇到你,我干脆宁愿从未遇到你,众生疾苦缘起相思,我其实是一个感情用事的人,如果不是慕容雪痕,我根本就没有理由在现阶段对南宫轮回和曹天鼎直接对抗,这种冲动是我往常最鄙视和不屑的。所以我如果注定得不到你,我也许真的会有杀你的念头。”叶无道轻轻搂住叶隐知心苦涩道。 “我们注定要么成为敌要么成为情人,前者不可能,但是后者更加不可能,我没有杀你的**,但是你要是在日本肆意屠戮我也不会袖手旁观。日本也不是所有人都该杀该死,所以你不要逼我。”叶隐知心颤声道,凝视着握在叶无道手中的雪魄月牙,那柔和的流华在月色中温润夺目。 “我的第一次日本之行不会太过血腥,而且我要杀也不会朝那些毫无能力地家伙动手,事情闹得太大后面就没有回旋的余地,所以我不可能来个类似东京大屠杀的威典。不过以后等我侵占日本商界以后我就不敢确定了,你也知道一个人掌握太大的权力后都有一种破坏欲。”叶无道淡笑道,言语中的自负让叶隐知心微微皱眉。 “日本不是你的囊中之物,虽然我只是告诉你一个真正掌握日本黑道的天照神社,但是幕后还有另外两股不可忽视地势力。国家神社和靖国神社。这两个死对头同样拥有让你吃惊的内幕。国家神社与我们水月流已经缔结盟友关系,因为它被靖国神社排挤出精神支柱后便一直寻求它原先的正统地位,这也是日本国家神社会与我们合作的基础,但是靖国神社的真正实力就连我也不敢说十分清楚,这次萧易辰大闹靖国神社地灵玺薄奉安殿,恐怕它要展开一系列对中国龙帮和萧易辰地报复行动,在龙帮虎视眈眈下缓一口气地你可以趁机观察靖国神社的行为风格。”叶隐知心柔声道,她自己也不知道与叶无道之间的最后隔阂是否应该消除。保持现状也许是最好的办法。 “难得有隔山观虎斗机会,怎么可以错过。英式弈并没有让那把妖刀树正成为中国黑道和日本黑道的导火线,但是萧易辰这场一手导演的惊天闹剧足以让整个日本从梦中惊醒,我怎么可以辜负青龙的这番美意呢。不过我还真没有想到靖国神社原来还有所谓地内幕,和日本国家神社又是怎么回事?” 叶无道原先印象中靖国神社就是单纯供放灵位的地方而已。建于昭和47年的靖国神社中那座被称为灵玺薄奉安殿的大殿供奉有明治维新以来包括东条英机等14名二战甲级战犯总共246万军人的灵位,日本首相和众多政客地频频参拜成为亚洲诸国的矛头所指,尤其是中韩朝等在二战中饱受蹂躏的国家更是无法忍受这种**裸的挑衅。 一个政府和国家的领导人祭奠并对战争元凶表示敬意,这意味着什么? 自私的政客将中韩等国对日本官方和他本人的批评、以及日本普通民众在历史问题上的迷茫心态化作一种悲情意识,那些已死的亡灵仅仅是小泉纯一郎这类极端右翼政治领导人悲情政治秀的可怜道具。!这无非是在以神道教的仪轨为借口,对包括甲级战犯在内先人的所作所为变相表示某种肯定,并且通过这种极端的民族主义为自己政治前途增加砝码! 所以靖国神社成为中国广大愤青最想炸掉的场所,但是可惜的是真正付诸于行动的却还没有。 “靖国神社修建之初与其他神社在性质上没有什么不同,但是二战以来靖国神社被一小部分法西斯军国主义分子用来作为愚弄和笼络国民感情的工具,靖国神社逐渐取得了国家神社的显赫地位,变成由国家护持‘超宗教’的祭祀活动的场所。日本的神社是神道祭祀神灵的所在,神道认为‘山川草木皆为神’。但是靖国神社与一般神社不同,它的祭祀对象是死在战场上的军人。明治维新后日本把天皇崇拜与神社信仰一体化,神道变为‘国家神道’于是国家神社逐渐被靖国神社超越并且取代,国家神社一心想要重新成为日本民族的信仰核心,所以就有和我们水月流的合作。” 叶隐知心突然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望着叶无道,“如果你不知道这个日薄西山的神社仍旧有多大的影响力,我可以给你讲一个人,这一代的国家神社白袍大主祭祀,一个没有日本国籍却成为国家神社的神秘男人‘安倍晴海’相传是日本历史上最著名的阴阳师安倍晴明的真正后人,那种不似人类的能力让他成为日本唯一能够与青龙达到同一层次交锋的人,我虽然自负剑道第一,但是与他交手,我只有三成的胜算。” “三成的胜算!?” 叶无道终于想到曾经青龙对他提起的亚洲另外两个神一样存在的男人,其中一个就是这位誉为阴阳师界主宰众生命运和生死的男人,安倍晴海!这让他对这个与如日中天的天照神社、嚣张跋扈的靖国神社形成三足鼎立态势的国家神社愈加好奇,安倍晴海素来神秘莫测,叶无道知道其实青龙这次东渡很大程度上是想与这个传闻拥有异能秘术的男人交手,只不过这个没有日本国藉的男人与叶隐知心一样丝毫没有国家这个概念,青龙最后还是没有机会逼出这个十年杳无音信的男人。 “华夏武学的博大精深和玄奥深邃自然不容置疑,但是日本操纵傀儡术和一些幻术同样能够置人死地,我有些时候真的很想笑那些武道不精却盲目鄙夷日本黑道的人,一个安倍晴海就足以让这些人闭上嘴巴,真正有资格蔑视日本的中国黑道成员不超过十个!” 叶隐知心摇头道,中立的她有资格说这句话,自大和骄傲都应该建立在自身的强大这个基础上,青龙萧易辰能够杀得日本血流成河所以有资格,但是那些盲目叫嚣屠美灭日却冠冕堂皇用日货啃快餐的人让叶隐知心感到可笑,但是如果叶无道说明天要去炸掉靖国神社,叶隐知心会相信! “黑道真正的主宰天照神社,军政界的集合地靖国神社,拥有日本第一武者的国家神社,水月流的大美人老婆,啧啧,原来日本是这么的有趣,害我都迫不及待的想要去日本放手一搏了,这个战场我想我会更加如鱼得水,因为我更加不需要道德和法律!”叶无道豪气道,手中雪魄月牙猛然出鞘后带出一阵清越长鸣和一道粲然弧线。 “我很快就要回日本,什么需要我帮忙吗?放心,我也有事情要求你,你不是白要我好处的。”叶隐知心似乎情绪有些低落。 “望月守云的女儿望月鸾羽已经回到日本准备接手望月家族和甲贺流,我希望你能够照顿她的安危,不管她成败与否我都不想看到她再次受伤,原本身为千尾八部众之一的她很有可能会遭到英式弈的暗算。还有就是一个叫做夏诗筠的女人也需要你的暗中保护,我能否进军日本商界一定程度上决定于她的这次谈判。” 叶无道深呼吸道:“中国很快就容不下我,我要整个亚洲都匍匐在叶无道的脚下,让所有人都知道谁才是真正的王者,那一天,我会让你的水月流成为日本的第一流派,你,也将成为我,叶无道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