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七章 老婆大人 - 极品公子

第三百一十七章 老婆大人

叶隐知心听到叶无道受伤后的那句无心之语后带着被欺骗的愤怒走进房间,凝视着依旧是无所谓表情的男人冰冷道:“没有想到有人会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难道你觉得龙榜第五的高手还不能让你玩得尽兴?或者你只有面对青龙萧易辰才会丢掉所谓的自负和狂妄?历代有望成就辉煌的帝王将相最大的敌人是谁,是自己,你已经走入一个怪圈,因为你的骨髓流淌着韬光养晦的基因,我不敢相信你就算与萧易辰交锋是不是仍然执著于隐藏实力!” 叶无道嘴角扬起一个苦涩的笑意:“我要是能够在和萧易辰交锋的时候还隐藏实力我就不用对南宫轮回有所保留,这何尝不是一种不尊重,南宫轮回确实是一个好对手,早知道他对你有意思,我就干脆当个红娘给你们牵线搭桥。” 叶隐知心杀意暴涨冷笑道:“你凭什么当我的红娘?” 叶无道抚摸着熟睡的蔡羽绾的头发淡笑道:“是啊,我似乎没有资格当你的什么,你是日本水月流高高在上的宗主,我是嗜血杀人的影子冷锋,井水不犯河水,所以这次要谢谢你,我欠你一个人情,下次我踏足日本一定奉还这个人情!” 叶隐知心手中雪魄月牙铿然出鞘,“信不信我今天就要求你还这个人情,一个青龙就已经让日本天下大乱,加上你这个更加毫无道德法律可言的人,我想日本的灾难就不仅仅限于黑道,政治经济都将面临一场浩劫,虽然我可以不计较你对日本政治和经济高层建筑的摧毁,但是我不想见到无数无辜的人因为你地个人表演流离失所家破人亡。我相信你一旦到达日本真正解脱枷锁后一定会开展雷霆血腥手段,如果是这样,我为什么要放虎归山,把一切威胁都扼杀在摇篮不是你的一向行事风格吗?” 叶无道摸了一下鼻子道:“好的不学坏的倒是学得不遗余力,难道果真报应不爽?呵呵,能够成为死在雪魄月牙得第一人也算荣幸,水月流六百年戒训。雪魄月牙不得污秽一个不纯洁的灵魂,难得宗主如此看重我这个沾染鲜血和罪恶的男人。” 叶隐知心深深望了一眼叶无道掉头走出房间淡漠道:“不要怀疑我会破例,我已经作出许多与身份不符的事情,所以丝毫不介意再多一件,既然你敢用我地剑杀人,为什么要用这种方法刺激我,你在害怕。害怕我会像个妒妇那样拔剑杀人吗?你不是喜欢那种把一切事物把握在手心的成就感吗,丧失隐藏实力的你还不是要对一个女人怀有戒心和恐惧!” 叶无道眯起黑眸望着叶隐知心的背影,这个时候的他就像叶隐知心所说任人宰割,不要说龙榜高手,就算是林傲沧和独孤皇岈这种级数的高手也能够轻易将他送进地狱,所以叶隐知心留在身边是目前最好的选择,他从头到脚就不相信叶隐知心会朝他出手。 看着沉睡地蔡羽绾,叶无道俯身亲吻那略微憔悴的容颜,黑色眸子里充满柔情,这个飞凤集团的总裁为了杭州的三家五星级酒店和随后的连锁餐饮酒店业可谓是劳心劳力。比以前为了巩固占据全省半壁江山的飞凤集团更加卖命。虽然口头上答应叶无道要注意劳逸结合,但是将战场搬到杭州以来他就没有去过一次休闲场所,默默付出的她不清楚这一切其实都发生在叶无道的视线中,充满愧疚和疼惜的叶无道会用自己的方式报答这个傻女人,漂亮而聪明地女人。 把累坏地蔡羽绾抱到床上,叶无道悄悄蹒跚着走出房间来到天台,那道清灵的背影映入眼帘,长剑倾国。身边还有肩膀耸动的那个孩子,一个手中巨剑甚至超过身高的孩子背影无助的孩子,一个值得南宫轮回用生命和尊严作代价换取未来的武道奇才。 陈道陵的徒弟楼兰,参加特训的萧破军,远在美国地孔雀。加上这个南宫无锋,中国虽然在叶无道这一代并没有太多武道奇葩,但是这一届龙帮之争后的下一届一定更加充满硝烟战火的味道,因为这一届能够打破格局的就只有叶无道,正在接受生死特训的萧破军虽然天赋和实力都足够惊人,但是现在终究不能和叶无道这种怪物比较。 而这几个十年后地风云人物都或多或少和叶无道有些关系,陈道陵的徒弟楼兰是叶无道想杀却不能杀的少年,孔雀这个最让叶无道忌讳和侧目的神秘女孩自然是他命中注定要在将来纠缠不清的女人,萧破军十年后的成就虽然也许无法和孔雀媲美,但是下一届龙榜肯定有一个宗师会被他挤下来,至于这个师傅死在叶无道手里的南宫无锋,叶无道正在考虑一个能够将威道之剑的威力发挥到极致的少年的潜力到底有多大。 “无锋,你先自己去练剑,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大道轮回是你师傅亲合太极八卦、阴阳五行融汇佛道精髓的大乘剑法,在这个冷兵器逐渐淡出舞台的时代依旧是无可匹敌,一旦配合威道太阿剑发挥巅峰奥意就连青龙也要避其锋芒,所以你更加需要勤学苦练,武道一途,天资固然重要,但是毅力和精神是不可或缺,等下我就去陪你练剑。” 叶隐知心似乎对这个孤苦伶仃的孩子格外青睐,盈水秋眸中那份关切比她对水月流手下的冷淡来说显得格外难得,而那个有些孤寂的南宫无锋也喜欢听从这个师傅钟情的神仙姐姐,背着那柄超长巨大的威道太阿剑离开天台,在与叶无道擦肩而过的时候明显爆发出一股不符合年龄的磅礴战意。 “我希望你能够改变注意,我愿意答应你最想要的一个条件。”叶隐知心淡淡道,她和叶无道相处这么一段时间后已经知道南宫无锋的结局,虽然怜悯南宫无锋和自己幼年遭遇十分相似是一部分原因,但是她更多的是不想见到一个为了利益可以背叛诺言的叶无道。 “不错,我是想杀死南宫无锋,与其要一匹狂放不羁的野马,我宁愿他成为庸人,或者直接让他消失。”叶无道若无其事地仰望天空,南宫无锋就像是一块咽之不下弃之可惜的鸡肋,叶无道再自负也不会让一个可能成为龙榜前五的潜在威胁在自己身边逐渐成长,虽然南宫轮回的那份礼物足够让叶无道动心,但是誓言对于叶无道来说就像是棋子,随时可以放弃,对自己女人的承诺才是唯一的例外。 “那如果我答应帮助你铲除进军日本的阻碍、铺平你称霸日本黑道甚至经济和政治的道路呢,你是不是可以放过南宫无锋?”叶隐知心凝视着叶无道的眼睛冰冷道,她知道这个男人不会欺骗女人,二十六年来漠视身份的她第一次有点庆幸自己的性别。 对面这个男人是一个永远躲在暗处不让你发掘他真实实力和内涵的枭雄,他的最后底线和最终意图永远都是谜语,哪怕是最简单的事情,一旦牵扯到他身上也变得扑朔迷离,但是最复杂的事情却又会被他轻描淡写的简单化,所以没有谁敢说了解或者掌握这个矛盾的男人。 不要因为好奇而去寻求这种男人的谜底,这是叶隐知心对自己的忠告。 “啧啧,日本天皇的老师,加上六百年的积累想必政治资源足够恐怖,水月流的宗主,黑道的两大支柱之一,那么你这个全日本的骄傲振臂一呼,黑道势力一定云随影从,所以呢,我一旦在这一两年里解决国内事务接下来染指亚洲黑道就必须通过你这一关,分量很重的条件啊,简直就是不容我拒绝……” 叶隐知心的请求只要是一个正常人就不会拒绝,谁敢想象这位月亮女神般的女人会有一天向一个男人妥协,但是叶无道从来就是一个喜欢让人吃惊的家伙,所以这次叶隐知心再一次领教这个神秘男人诡异。 “靠一个女人占领日本黑道继而进商界,不是我想要的结果!虽然你的条件让我很心动,但是我拒绝!”叶无道极具侵略性地靠近叶隐知心托起她的精致下巴微笑道,望着那双微微诧异吃惊的眸明亮眸子嘴角翘起,能够让如此灵性的女人措手不及感觉真好。 叶隐知心闭上眼睛,心中涌起一股浓重的失落和失望,仿佛那份藕断丝连似的牵桂被这个男人无情的捏断,但是随后叶无道的话再次让她的心情好转,嘴角的笑意也掩饰不住的流露出来。 “放心,南宫无锋我想杀,却不会杀,南宫轮回很聪明,设了一个让我也不得不佩服的妙局,所以南宫无锋没有那么容易死。不过,这不是我不杀南宫无锋的唯一理由,如果知心不为这个孩子求情,我依然有办法破这一局,老婆的话当然要听!本人坚信,凡是知心老婆大人做的事都是正确的,凡是知心老婆说的话都要坚定不移的去执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