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五章 诛杀轮回(下) - 极品公子

第三百一十五章 诛杀轮回(下)

夜深人静,一轮弯月挂在一棵梧桐稀疏的枝杈上,月色婆娑,孤鸿缥缈。清冷星空下,一个孤傲男人和一个不到十岁的男孩站在一幢**的别墅阳台上仰望璀璨的秋季星空,男人赫然是背负威道之剑的南宫轮回,眉宇间的淡淡忧郁衬托得他更加飘飘欲仙。 “师傅,真的还有人能够在剑道上媲美师傅的‘大道轮回’剑?师傅十年悟剑,我想今天就算是那个青龙也未必能在这集合道佛两家玄奥精髓的‘大道轮回’下安稳如山吧,更何况是一个弱不禁风的女人。”那个粗眉大眼不轻意间流露粗狂气质的小男孩疑惑道,话语间满是对南宫轮回的尊敬和崇拜。 “心如古井止水,才能波澜不惊,武道修为最忌讳的就是夜郎自大和坐井观天,我不希望南宫轮回这一生唯一的徒弟是一个一叶障目的庸人!这个世界充满未知,所以才愈加迷人,武道一途,师傅虽然小有成就,但是从来不敢丝毫懈怠,不是师傅妄自菲薄,这个世界上能够杀死师傅的高手不少于二十人,所以师傅这六年来对你始终苛刻得近乎不近人情,不要怪师傅,这是你在这个弱肉强食的残酷社会生存下去的唯一方法。” 南宫轮回仰望着星际划落的一颗绚烂流星,嘴角带着淡然的笑意抚摸着小男孩的脑袋,用世人无法想象的慈祥语气道:“无锋。知道师傅为什么收养你后给你取这个名宇吗?” “师傅是告诫徒儿为人须大智若愚,用剑须重剑无锋!” 叫做“无锋”地小男孩认真道,抬头望着神情落寞的南宫轮回,第一次发现狂傲处世的师傅有一种深沉的疲倦,内心似乎感受到某种恐慌,紧张道:“有师傅在无锋身旁,这个世界就不会有任何危险。无锋也会慢慢成为世界上唯一有资格使用太阿的人。” “无锋,师傅不可能永远陪在你身边,你要学会一个人坚强的活下去,拿着威道太阿打败那个楼兰赢得宿命之战,然后问鼎剑道巅峰。” 南宫轮回微笑道,这种笑容有着解脱的意味,“叶隐知心是第二个让我动心地女人,记住,你如果轻视女人,你会后悔一辈子!日本剑道第一的她想必已经有问鼎龙榜前五的实力。日本有三个或者四个人能够跻身中国龙榜高手的实力,所以不要对这个弹丸小地抱有任何轻敌。这个同时精通忍术和剑道的女人恐怕我在巅峰状态下也只有五成胜算。至于那个叶无道,师傅没有一点底,也许现在他还不是青龙的对手,但是师傅清楚中国能够战胜并且真正超越萧易辰的只能是这个叶无道,你能和任何人做敌人,但是不能和这个男人做敌人!” “承蒙夸奖,能够被龙榜第五的南宫轮回这么重视真是本人的莫大荣幸。” 别墅外一棵落叶飘零的梧桐树上傲然临风而立着一对男女,手持雪魄月牙地叶隐知心在那轮弯月下更显脱俗神仙风姿。绝代风情身甚至不懂事的南宫无锋也目不转睛,挂着玩世不恭神色地叶无道坐在树枝上笑道:“唐突造访,希望没有让你大吃一惊。” 南宫轮回凝视着淡淡微笑的叶无道油然笑道:“南宫轮回虽然不敢说未卜先知,但是对星象紫薇斗数也算小有见解,对于你的到来也是意料之中,这一战,你们是两个一起上还是轮番上阵?放心。今天南宫轮回就没有想过要活着离开杭州。” “既然你能这么说是最好,如果你信得过我叶无道,你就安心与我一战,叶隐知心绝对不会出手,原本在此前一刻我还想让她在关键时刻出手。现在看来是小看你南宫轮回了。”叶无道欣然道,南宫轮回果然是南宫轮回,够狂够傲,叶隐知心不动手是最好,这样一来这场交锋就会有趣多了。 “无锋,记住,不要想着报仇,你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执著虽然有可能让你成为剑道高手,但是绝对无法达到剑道最高境界,这不是师傅想看到的事情。万物生于性,止于情。故上智去情,君子正情,众人任情,小人肆情,无锋,其实你的悟性并不比陈道陵的徒弟差,师傅一直坚信这一点!” 南宫轮回单膝跪地蹲在南宫无锋面前笑容温和,眼睛里没有半点冷漠无情,“接下来,仔细看师傅今生最后一次月下舞剑,‘大道轮回’穷极师傅十年心血和一生领悟,虽然不敢说胜过青龙的龙髓诀,天下也没有人敢丝毫轻心。不要哭,何谓轮回?师傅早就把生死看淡了,只是有点可惜没有看到无锋出息地那天,罢了罢了,人生不如意事**,何必强求,我们师徒既然有缘相聚四年也是天意,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 “好,很好,非常好!故上智去情,君子正情,众人任情,小人肆情。南宫轮回果然非常胸襟,虽然这一生死之战必不可免,但是如果不怕我在酒里下身,我们就干了这一壶,极品烟壶花雕,这一壶不说价值连城,那也是我们酒鬼梦寐以求的东西。” 叶无道把手里的那坛烟壶花雕酒扔给南宫轮回,拎着另一坛酒的叶隐知心也把酒递给叶无道,对于她来说饮酒是剑道修为的大忌,所以她实在无法想象两个即将生死相搏的男人捧酒狂饮,不过看到两人那同样张狂孤独和惺惺相惜地神色,叶隐知心突然明白男人之间的友谊并不需要用时间来衡量,凝视着叶无道那潇洒放纵的饮酒姿态,叶隐知心嘴角勾起一抹寓意深远的笑意。 眼角湿润的南宫无锋没有流泪,因为他知道这一战不管师傅胜败与否,师傅都是一个顶天立地地英雄,捧着颤抖清鸣的威道太阿的他胸中涌动着浓烈的自豪和战意。 望着接过那坛酒仰头狂饮的师傅那股澎湃的豪迈和对面那个邪魅青年的张狂,他没有一丝慌张,即使他知道也许明天自己就会再度成为流落街头的孤儿,他也没有对那个神秘青年的任何恨意,那个人上天下地唯我独尊的气势和浑身肆意飘舞的杀戮气息都让南宫轮回痴迷,手中几乎有他人那般高的威道太阿剑几乎要轻吟出鞘。 “无锋,‘大道轮回’精髓能够悟透几分就在今晚!” 南宫轮回砸碎酒坛拿过那柄威道之剑清啸而起,几乎同一时刻叶无道也接过叶隐知心的雪魄月牙把酒坛反手递给叶隐知心弹向战意暴涨的南宫轮回,看样子“大道轮回”应该是南宫轮回的原本在这次龙榜排名上的杀手锏,手中清亮长剑似乎感应到叶无道的浓烈杀机流华萦绕在剑身周围,在空中带出一道雪白弧线。 “饮马渡秋水,水寒风似刀!” 南宫轮回大笑着舞出一往无前的凌空一刀,狂笑道:“男儿不用刀,终究是人生一大憾事。” “闲持贝叶书,澹然读黄庭。” 不像南宫轮回的刚烈勇猛,手持雪魄月牙的叶无道剑走轻灵,“不错,刀魂才能显示男人的雄浑,剑主高贵,杀人终究不够酣畅,南宫兄我们这可以算是枭雄所见略同,只可惜我手中不是曹天鼎的黄泉,否则这一战堪称完美无瑕。” “叶兄放心,今天‘大道轮回’凭借威道太阿一定不逊色任何霸道神兵。” 南宫轮回剑芒所指,就连手持雪魄月牙的叶无道似乎也不敢直抗锋锐,处处避让下南宫轮回的剑气肆意狂舞,树干上的叶隐知心那满头青丝都被吹得向后狂乱飘舞,沉醉于南宫轮回剑道的南宫无锋目不转睛不敢错过丝毫的细节,博大精深的剑道世界似乎因为这一战为南宫无锋打开大门,进入另一个境界。 每一道凌厉剑气,每一次激烈碰撞,每一抹璀璨光彩,那都是南宫轮回对生命的燃烧。 叶隐知心望着叶无道飘逸的身影,内心充满震撼,不再需要为兵器担心的他终于彻底释放自己的惊人实力,面对南宫轮回充满道家天人合一自然奥义和佛家六道轮回涅磐真密的天然剑道,这个男人竟然还能够从容不迫地寻找对方破绽。不经意间叶隐知心拿起那壶酒放在唇边轻轻尝了一口,辛辣的味道让她满颊醉人通红,秋眸流露出对那道身影的淡淡牵挂。 “道可道,非常道;涅磐如梦如幻,刹那轮回!” 南宫轮回在叶无道若有若无的避让下铬于将整套“大道轮回”剑演示一遍,所有人都知道胜败就在最后一剑下。 “杀一人为死,杀百人为雄,屠尽千万人方为雄中雄!就让我这原本送给青龙的一剑送南宫兄一程!” 叶无道在南宫轮回满天剑舞中划破天际一道璀璨绚烂的弧线与南宫轮回擦肩而过。 胜败,生死,一线之间就已经判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