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十四章 诛杀轮回(中) - 极品公子

第三百十四章 诛杀轮回(中)

南宫轮回,独孤皇岈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眉头一皱,持有威道之剑太阿的这个南宫家族叛逆素来以孤傲著称,对于中国黑道来说龙榜十大高手就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存在,任何冒犯他们权威的人都将付出生命的代价,更何况南宫轮回还是排在前五的龙榜高手,这些虚无缥缈的巅峰人物十年间从未出现在世人面前,这次十年一度的龙榜排榜才使他们陆续现身,因为龙榜的排榜造成的影响不仅仅是个人的荣誉那么简单,还会涉及背后的家族兴衰荣辱和门派的生死存亡,所以仅仅把龙榜排榜看作是一场武道的更替或者江湖的波澜是不恰当的,它更像是一场涉及政治经济各方面的微妙重组洗牌。 剑道第二,也许放在其它任何一个国家都是或多或少带有贬义意思,但是在地大物博天才辈出的中国则不同,没有人会轻视一位剑道仅仅排在青龙之后的男人,因为青衫仗剑的萧易辰堪称世界剑道第一,所以南宫轮回的屈居第二并不是耻辱而是另一种荣耀。 “太子,你准备向南宫轮回动手?”独孤皇岈不敢相信问道。 “我对那把威道太阿比较感兴趣,既然我不想借他也不肯借,那么我只好用最直接的方式。”叶无道手中那把宝石匕首在阳光下熠熠生辉,这份耀眼掩饰了它蕴藏的刺骨冰寒。 “现在是敏感时刻。”独孤皇岈小心翼翼,他知道叶无道的个性,所以用另一种委婉的方式表达自己地建议。在现在整个龙魂都呆在杭州某个地方虎视眈眈,难保他们不会坐山观虎斗然后坐收渔翁之利,如果能够用巧妙的方式干掉太子那么群龙无首的太子党就如同一盘散沙,这种情况是独孤皇岈最不希望看到的惨淡局面。 “放心,我心里有数。” 叶无道手指触摸着锋利的出鞘匕首淡淡道,“好久没有肆意杀人了,物极必反,南宫轮回看似最不能动,其实可以让我杀得最放心,龙魂。哼,在我的地盘活动我还没有找他们要点保护费。要是还敢找茬我就顺道一起灭了他们,我可不管他们是不是给政府办事,影子冷锋杀人从来就不顾忌任何因素。” “一个女人就那么重要吗?”知道叶无道这一切都是因为慕容雪痕的缘故,叶隐知心皱眉淡淡道,她没有想到如此冷静到可怕的男人也会做出这么冲动的事情,这一切只是因为让他的女人流泪,难道他不知道这样一来龙帮很有可能大举进攻吗。 “如果我对你地承诺食言,我也会大开杀戒。” 叶无道冷漠道,慕容雪痕是她逆鳞中的逆鳞,触犯者只有接受影子不死不休地追杀。哪怕是青龙! 叶隐知心没有说话转身再次凝眸远眺弥漫精致气息的杭州城,这几天默默注视着他与慕容雪痕和燕清舞的甜蜜幸福时光,她无法想象杀戮气息比青龙还要浓重的叶无道对女人却是非同寻常的温柔,心如深渊止水的她虽然还没有夸张到掀起波澜的地步,但是那一点点的涟漪就足以让叶隐知心冰山般的心境开始悄悄融化。 “皇岈,你去把龙魂的具体方位查找出来。如果不出意外,这次还有一个超重量级人物呆在杭州。接下来几天杭州会成为中国黑道地绝对焦点,太子党也该放手一搏了,你随时监测这几天可疑人物的动静。”叶无道冷笑道,太子党面对龙帮束手束脚这么长时间已经接近他的忍耐底线,嘴角充满血腥的笑意让走出办公室的独孤皇岈感到一阵阴森。 “你想直面交锋龙帮,难道你疯了吗!?除了曹天鼎。还有就是那位深不可测的龙帮最年轻地长老、也是最有希望成为新任龙主的帝师,你怎么能够这么意气用事,难道你忘记成就大事必须要潜心隐忍吗,你难道觉得现在太子党和龙帮正式交锋不是以卵击石吗?!”叶隐知心有点失措的惊慌道,清逸空灵的容颜上交织着茫然和失望。 “我需要放纵的发泄一次。仅此而已。” 叶无道微笑道,“谁说我要和龙帮翻脸,你应该清楚其实龙帮对太子党也有所顾忌,特别是在我干掉南宫轮回之后,鱼死网破对大家都没有好处,千年的圆滑处世原则会让龙帮丧失锐气,如果仅仅是象征性的警告和打击都在我地承受范围之内,太子党也该承受一次打击了,省得在南方一直骄纵自大目中无人。” “你在探测龙帮的最后底线吗?你这是在赌博,没有一点把握的赌博!”叶隐知心愤怒道。 “疯子和天才往往只有一线之隔,赌博是男人的天性,我只不过是一个比较用疯狂来掩饰理智、比较习惯在最后时刻微笑的赌徒。” 叶无道摸了一下鼻子道,把那宝石匕首插入独孤皇岈价值不菲地办公桌上,望着叶隐知心孤独的背影柔声道:“你是在担心我,知心。” 叶隐知心清亮的眼辟流露出一抹茫然,纤细素腕中的雪魄月牙流华暗转光彩夺目。 慧心种相思,水剑终缥缈;叶隐知心突然想到水月流至高奥义上的一句,一种奇妙的感觉萦绕心头,似乎领悟到什么,但是稍纵即逝的顿悟却又捉迷藏般遁去,这让她懊恼不已。 叶无道轻轻抱住黛眉紧皱低头沉思的美人,闭上眼睛闻着那如天山雪莲般沁人心脾的清幽香味,温柔道:“今天晚上去杀南宫轮回的时候你就不要去了,我想按照他清高自负的个性一定会死战到底,剑道第二的高手想必也不可能是那种选择毫无尊严逃避的男人,我不想你牵扯进来,因为你的身份足以撼动两个国家的整体格局,而且这里终究是龙帮的天下,我不希望你成为他们的目标。” “如果你在说这番话的时候手肯老实一点,我也许还会有一点感动,叶无道,你如果还想在这里陪我练剑热身,不妨再把手继续放在那里!”叶隐知心冷冷道,散发冰冷寒意的雪魄月牙已经将整间办公室温度都下降好几度。 笑意淫秽的叶无道把停留在叶隐知心柔软腹部的手意犹未尽地收回,但是身体仍然能够清楚感受叶隐知心后背的完美曲线,手指轻轻触碰这位人人敬畏的日本女神柔嫩的手臂肌肤,淡淡道:“我在想如果你能够入世而不是出世有多好,知道吗,你这样我也会很快对你失去男人对女人起码的兴趣,男人也许会拿你当作神一样看待,但是永远不会把你当作女人看待。” “我从小就被灌输唯有忘情方能悟道的道理,你这个时候跟我说感情岂不荒谬至极,而且我也习惯这种依靠自己的生活,一个人,一把剑,就是一生。” 叶隐知心淡淡道,“我不会奢望你把我当作一个女人看待,你可以把我看作是水月流的宗主,一个你的潜在对手,或者一个你深恶痛绝的国度的神一样的存在,你可以通过打败我来提升你的威望,你应该知道,你只要打败我这个日本剑道第一的女人,那么中国黑道就一定会对你在恐惧怨恨的同时增添一份敬畏,而龙帮要对你下手也会慎重考虑,我可是对我这盘棋能够起到关键作用的棋子……” “啪!” 叶无道在叶隐知心柔嫩的屁股上重重拍了一下,沉声道:“我让你胡思乱想,我要是有这个打算你还能站在这里朝我耍小脾气使小性子?” 叶隐知心眉宇间流出一丝隐藏很深的欣慰和释然,嘴角悬着满足的笑意,“连你这样的人都需要放纵一次,那么今天我也放纵一次吧。叶隐知心还从来没有忌惮过谁,龙帮又能奈我何!我就算不要这个日本天皇老师的这个毫无意义的头衔,也要让他们知道叶隐知心是可能超越青龙剑道的人!” 叶无道眨眼睛笑道:“那你就等着我与南宫轮回的这一战吧,不是想知道我的真实实力吗,到时候别忘了睁大眼睛看。” 太上忘情,痴情于剑,何尝不是一种执著于情? 叶隐知心突然有些茫然,仰头凝眸剑鞘华美古朴的雪魄月牙,《道德经》记载道法自然,剑道到底应该怎么样才是真正的境界,自然至情?无欲忘情? 也许观看这场十年来寥寥无几的巅峰对战会对自己一些领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