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十三章 诛杀轮回(上) - 极品公子

第三百十三章 诛杀轮回(上)

“人真的是很奇怪的动物,既然嗅到非逃不可的恐怖味道,却好奇所蛊惑,变得盲目,忍不住陷入其中,你说我们是不是很傻,明明知道爱情可能让我们粉身碎骨,却还是飞蛾扑火的全然不顾那可能带来一辈子刻骨铭心伤痕的危险。” 燕清舞躺在床上仰望着水晶壁灯淡淡道:“就像我,明明知道你不是我该喜欢的男人,却情不自禁暗暗倾心于你,难道真的有宿命这种说法,我不敢相信自己能这么不在乎自己的男人是一个等我走后就会抱着其她女人的花花公子。” 叶无道坐在燕清舞身边轻柔抚摸着那张布满憔悴的小脸,柔声道:“传说中神话时代的女人和男人其实是拥有四只手和足,一个头上拥有两张脸的共同体,当主神宙斯把他们从中间劈成两半,然后太阳神阿波罗让每个人扭转过来好看清自己被切一面的创伤时,就注定了被切成两半的男人和女人的相互思念。因为思念就注定了在茫茫人海中的彼此寻找,只有找到了遗失的另一半,互相伸出双手,拥抱在一起,才能找回从前的那份感觉,这份感觉就叫做宿命。” 燕清舞坐起身主动地轻轻抱住叶无道闭上眼睛道:“妈妈很小的时候就告诉我一个女人不可以太贪心,找到一个爱自己并且自己也爱他的男人就是最大的幸运,所以我已经很满足了。” 叶无道差点有给这个未来丈母娘感激下跪的冲动,多好的女性啊,拥有如此豁达坦荡的胸襟,原先还担心燕清舞这么骄傲的女人根本不会容忍自己拥有另外的女人。看来出身复杂世家的女人的眼光果然都非同一般,如果没有猜错燕清舞的母亲肯定就是两个家族利益结合地牺牲品。 “无道,你喜欢太**的女人吗?” 燕清舞担忧道,她清楚自己在别人眼中的角色定位,甚至几乎没有男人有勇气追求自己。就算是那些教授导师面对专业知识超越他们的自己也是带着敬畏和忌讳的眼神。所以她不想叶无道因此有负担或者负面影响,而且她自己也知道男人一般都喜欢小鸟依人的温婉女孩,不喜欢太强势太**的类型。 “无论是古典美,还是现代美,美都应该附丽在真实的自我基础上,我虽然有点大男子主义,但是也希望女人绝不像藤蔓东攀西附,而是依靠自己相信自己闯出一片属于自己地天空。想干就干,敢爱敢恨,确信事业与爱情、婚姻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叶无道捏着燕清舞的鼻子温柔笑道:“所以我喜欢那个能让整个清华侧目的清舞,喜欢那个执着自己信仰的清舞,你不要担心我会因为你的优秀而退缩,因为我也会努力让你成为你的骄傲,女人或多或少都希望自己地男人是世界的中心。我既然要做清舞的男人,就一会拿出相应的成就!” “谢谢你,无道。” 感动的燕清舞主动环住叶无道的脖子献上香吻,受宠若惊地叶无道顺势推到酥软的美人……” 搂着燕清舞睡觉的叶无道一宿无眠,因为燕清舞虽然答应他可以抱着她,但是再不允许任何越轨的举动。最后难熬的叶无道用手稍微感受了一下大美人全身上下的曼妙曲线和某些地方的惊心动魄后心理才稍微平衡一些。 因为当天就是北大清华与浙大交流会结束地时间,燕清舞醒来后和叶无道吃完早餐就需要去机场,不像一般女孩那样哭哭啼啼,燕清舞临行前只是留下一句话:我会用一辈子的时间等你的成功。 叶无道送是燕清舞会后就来到独孤皇岈的帝皇企业总裁办公室,那名漂亮秘书已经知道他和总裁的亲密关系就没有阻拦,正在翻阅英国独孤家族资金流量表地独孤皇岈见到叶无道的造访赶紧起身恭敬道:“太子。”不管他在别人面前多么倨傲,在这个青年面前他都刻意的掩饰那份狂妄保持罕见的恭敬。因为这个太子不仅仅是独孤家族的重点拉拢对象,更重要的是他让独孤皇岈彻底的产生臣服心理。 叶无道没有理会独孤皇岈而是走到一座高一点六米重达一百公斤、通体透明的落地大钟前,各种昂贵的部件被安置在一个人工吹制而成的矿物玻璃罩中,所以叶无道可以可以毫无阻碍地透过玻璃欣赏那些完美的设备,蓝色的指针、精美的钟摆、精雕的镀银表盘。贵族的典雅与高贵体现得淋漓尽致。 “太子,这就是由世界排名第一的德国百年老店昂文德帝制钟公司推出的杰作,被誉为‘钟表世界的劳斯莱斯’的‘时间纪念者’,纯手工制作的它可以保怔两百年质量不变,精密摆钟每个月只有一秒的偏差。”独孤皇岈不无得意道,这种堪称艺术品的时钟整个亚洲不过仅仅两座而已。 “皇岈,知道日本忍术四大宗师吗?”叶无道凝视着那座每年只生产十座的“时间纪念者”微笑道。 “甲贺流望月家族的望月守云,只不过传闻已经战死于青龙剑下;伊贺流的天才宗主风魔次郎,被称作武神的武藏玄树,还有就是那个剑道第一的叶隐知心,真是个恐怖的女人,不知道这个日本天皇的老师长得有多少惊世骇俗,我想这种女人心理一般都有点问题……”独孤皇岈托着下巴自言自语道,他丝毫没有察觉叶无道嘴角的阴谋玩味。 “我想你如果一定要认为我的知心是老巫婆的话,你会有那么一点点的小麻烦。”叶无道转身强忍住笑意道。 正当独孤皇岈感到不妙的时候一柄清亮如雪长剑已经架在他的脖子上,虽然他清楚自己与叶无道根本不是一个境界的对手,但是一向自负与萧破军可以一战的他没有想到这么轻易就被人偷袭,背后那名偷袭者的这柄清寒古剑散发着冰冷刺骨的剑意,虽然尚未出鞘,但是杀意已经让独孤皇岈冷汗淋漓。 一袭白衣胜雪,一把古剑倾城。 叶隐知心在叶无道的眼神示意下冷哼一声闪电收回雪魄月牙,这个出言不逊的男人还不值得自己拔剑。 还没有领悟叶无道所说含义的独孤皇岈转身怔怔望着飘若飞雪不似人间人物的叶隐知心,说不出话来,虽然他见识过不少极其出众的美女,但是能够媲美眼前女人的只有一个!叶无道坐在独孤皇岈的位置上朝叶隐知心暧昧笑道:“是不是想老公了?” 叶隐知心站在恢宏的落地窗前凝视着繁华的都市,她以前就喜欢站在圣山上俯视卑微的世俗世界。 “年初小泉就参拜靖国神社问题再次表示一国首相作为一个国民,对战争死难者怀有哀悼之情,参拜靖国神社,‘我无论如何不能理解外国政府连心灵问题都加以干涉,并将其作为外交问题的态度。心灵问题谁也不能侵犯,是受宪法保护的’,哼,真是滑稽可笑的论调!你说呢,对这个国际政治明星有什么看法,挨道理说你应该受过这个家伙的鞠躬吧?”叶无道凝视着叶隐知心的孤傲背影淡淡道,手中把玩着一把独孤皇岈收藏的宝石匕首。 “政治家都有当婊子的潜质,而且是那种做了婊子还奢求立牌坊的婊子!” 已经猜出叶隐知心身份但是仍然不敢确定的独孤皇岈冷笑道,“这个日本佬言外之意就是他的心灵问题这项人身基本权利受到了来自国内外反对者的伤害,企图用这种充满了一种自我悲情的色彩的悲情意识感染那群男人只知道下半身动作女人只知道等着被操的国民,以便把自己打扮成在参拜靖国神社问题上个人权利受到干涉的受害者,从而煽动民众对他的盲目同情和与中韩等反参拜力量对抗的情绪,算盘倒是打得不错!” 独孤皇岈突然意识到自己似乎又把这个冰雪女神得罪了,等着被威胁的他凝神戒备的时候却听到叶隐知心清冷的语调:“国家与国家之间的政治、经济和文化全方面博弈就像是打牌,俄罗斯可以打能源牌,朝鲜可以打核威胁这张王牌,这位首相打得就是一张颇具政治智慧的感情牌,这个头脑很不错的男人是想通过个人信仰或内政问题等为借口显示政治魅力,借此换发出整个大和民族的悲情意识----对抗在历史问题上的外来压迫。” 叶无道对叶隐知心一针见血的评价报以掌声,果然是个聪明透顶的女人,她的惊人智慧不光光是在剑道上,政治上同样拥有高屋建瓴的视角和眼光。 终于能够确定叶隐知心就是那个被自己断定是心理变态的日本剑道第一的宗师,独孤皇岈再次直冒冷汗,都说女人容易记仇,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对女人格外有一套的太子能够搞定她了。 叶隐知心转身凝视着叶无道的黑色眸子淡淡道:“南宫轮回明天就会离开杭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