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十二章 同床共枕(下) - 极品公子

第三百十二章 同床共枕(下)

叶无道旁若无人的坐在春流不息的天桥楼梯上默默不语,燕清舞说出这样的话固然有赌气的成份,但是一个生性疏理冷淡的女孩如此表态意味着什么叶无道就算是榆木疙瘩也明白,其实他根本就没有要放手的**,放弃这样一个能够与自己产生心灵共鸣的灵慧女孩叶无道会后悔一辈子,仍然在哽咽的燕清舞也毫不淑女的坐在叶无道身边暗自饮泣,爱情的盲目让智慧超群在同龄人中和叶无道一样鹤立鸡群的她丧失以往的宁静和聪慧,看来她这么多年刻意抑制的感情一旦找到一个宣泄口就再没有理智和理性可言。 “我说过我会保护你一辈子,也许我花心,没有优点,不是成功男人,但是对于我给出的承诺我都不会反悔。” 叶无道拍拍靠在他肩膀上的燕清舞的头淡淡道:“知道我为什么生气吗?我不是怪你上当受骗,懂得怜悯的女孩要比过度精明的女人动人,但是我对你对我的怀疑感到失望,你为什么轻易就对一个你肯托付终生的男人不信任呢,我懂得爱情是一种哪怕是美丽的谎言也有可怕破碎的脆弱瓷器,所以我从不故意欺骗你,因为我相信我们的爱情,我说过,你如果你拒绝相信爱情,我们是不可能走远的。” 燕清舞和被《时尚》《女性》等著名报刊杂志誉为“世界第一美女”的慕容雪痕、缥缈如仙的叶晴歌以及日本女神叶隐知心都是那种“不食人间烟火”的极品女人,不食人间烟火,大概是男性对于女性的最臻理想境界的要求了,如同庄子笔下那位“藐姑射之山,有神人居焉。肌肤若冰雪,淖约若处子,不食五谷。吸风饮露,乘云气,御飞龙。而游乎四海之外;其神凝,使物不疵疠而年谷熟”绰约的姑射神人。 所以追求完美极致地叶无道对燕清舞的一点点瑕疵都无法忍受,虽然知道感情失控的自己这样对待燕清舞不公平,但是他实在没有办法容忍燕清舞那道怀疑地眼神,这也间接说明能够洞穿真相的燕清舞和叶无道此刻都像是两个被爱情蒙蔽的傻瓜。 “对不起……” 燕清舞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突然间像失去自我般软弱,甚至连女孩子的矜持都被抛至脑后。爱情就像肆虐的龙卷风让她窒息得无法正常思考,现在平静下来才发现自己的表现多么幼稚,但是她仍然继续这种堕落。 就相信爱情一次吧,彻彻底底把自己交给这个强势地男人。 她根本就不清楚叶无道的身份。曾经三年前的定义就是一个忧郁的纨绔子弟,现在就是博览群书样样精通地全才,最后再加上一个让她既陌生又心动的身份,情人!她当然不清楚身边这个随意坐在人群中阶梯上的情人就是南方黑道和商业的双料新贵,抛开家族显赫的继承人身份不说外叶无道都是一个任何一个家族满意的女婿,只不过她没有问。叶无道自然也不会拿这些当作炫耀地资本,更何况这些东西在他眼中本就一文不值。 “傻瓜,我们之间不需要说对不起。”叶无道拿出一块清雅的紫罗兰手帕小心翼翼的擦拭情人的泪水。 “我不是不相信无道,我只是想我的男人应该是最完美的,事实上正是如此,我相信无道只要想成功就一定能成功,这只是一个时间的问题。我会比任何人都有耐心等待无道地成功!” 燕清舞握住叶无道的手坚定道,只是她没有发现叶无道那块精美手帕上刺绣着意大利皇家德古拉家族的徽记,能够得到这种象征性礼物的男人除了不可一世的黑道枭雄再没有其他可能。 最后在燕清舞地提议下叶无道去杭州大剧院欣赏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的演出,一看见这个就昏昏欲睡的叶无道拉着脸看着燕清舞兴致盎然地用三倍的价格从票贩子黄牛那里买到两张入场券,凝视着无精打采的叶无道。燕清舞噘嘴道:“怎么,不乐意陪我看芭蕾舞?” 叶无道颓废表情一扫而空,笔直身体谄媚道:“能够陪舞舞看芭蕾那可是男人的莫大荣幸,小生惶恐小生惶恐。” 燕清舞被叶无道那副滑稽的表情逗笑,挽着他的手走进剧院笑道:“等下你要是敢打一个给欠或者眨一下眼皮,哼哼!” 叶无道捏着燕清舞的脸颊微笑道:“怎么,你还想谋杀亲夫不成,我可事先声明,这种阳春白雪的艺术我一点都不感冒,虽然我对芭蕾的了解比较深入,但是这也是我对它反感的原因。所以这次陪你来是下了必死的决心,清舞是不是应该给点奖励,反正等一下比较暗,我们不如抓紧时间……” 羞涩无语的燕清舞找到位置后就开始坚持不懈地防范这头色狼含蓄的挑逗和勾引,著名的巴黎芭蕾弄团的《吉赛尔》逐渐让燕清舞沉醉入其中,似乎那种舞台上如精灵般的白色仙女用形体表达出来的爱情感染了她,面对叶无道的温柔侵犯开始放弃抵抗,依偎在他的怀抱不想动弹,在她看来《吉赛尔》这份悲凉的人鬼之恋远比白天鹅和王子的故事更能打动人,那股淡淡的哀伤像清泉般沁入燕清舞的心灵,那份纯粹的美丽让她想到自己与叶无道的爱恋,也坚定了她对这份爱情的决心。 “没有想到现在杭州有这么多附庸风雅的有钱人,啧啧,这门票可不便宜,看来杭州的整体生活水平很不错啊,果然不愧是座休闲之都。” 走出剧场的叶无道刮着眼睛通红的燕清舞的鼻子笑道,“更加没有想到你会这么感性,以前可是打死我也不相信能把多愁善感用在清舞身上。” “那些仅仅把芭蕾想象为‘贵族艺术’‘高雅艺术’的人是无法理解法国人对芭蕾的痴迷的,只可惜如今芭蕾离我们越来越遥远了,不过一个无可争辩的事实是,全世界所有的模特或者影视表演的人必修课程里的形体课程全部是以芭蕾为基础的,数十年从未改变!所有男人倾慕的大众美人和偶像几乎都上过芭蕾课,无道,这一点你不能否定吧?”燕清舞接过叶无道的手帕擦拭红润的眼角道。 “嗯,芭蕾让人的身心长期在音乐中熏陶,必然会孕育出一种特殊的卓然气质。奥黛丽赫本就是一个经典的例子。” 叶无道想到慕容雪痕小的时候除了钢琴和小提琴还有就是每天苦练芭蕾,所以说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慕容雪痕的气质是经过十多年的古典文化浸润才饱满绽放优雅贵族气息的,如今形体时尚的风标已经转到了瑜伽,舞蹈中最热门的则是拉丁和街舞,芭蕾回归到它应该有的位置----静静地在那里悄然绽放。 “我的最初梦想就是做一个芭蕾舞蹈演员,也练了将近十年的芭蕾,我是不是很幼稚?”燕清舞带着浓重的感伤苦笑问道。 “女孩子都会有自己的梦想,不管是什么,都不会幼稚。” 黄昏中两人在一家星级用餐后最尴尬的时刻终于来临,叶无道装傻什么都不知道,他总不能单刀直入地说哪里哪里情调不错适合**哪里哪里比较僻静合适**吧,而燕清舞似乎也丧失白天说出“我今天就要和你睡”的那种勇气,扭扭捏捏的颇具小女人娇憨媚态,红酒入香腮的那抹醉人嫣红让叶无道像那只吃不到葡萄的狐狸心乱如麻。 “无道……”“清舞……” 心有灵犀的两人同时喊出对方的名宇,随后又是异口同声道:“你先说!” 噗哧一笑的燕清舞终于恢复清华女神的那份宁静超然,用纸巾缓缓擦拭嘴角后嫣然道:“放心,我说过要和你一起睡就一定和你一起睡,听说水晶宫大酒店的氛围不错……” “就近原则就近原则,我们就不要跑那么远去了,时间宝贵,附近的几家大酒店虽然比不上五星级的水晶宫,但是还是能让你将就一晚的。”尴尬的叶无道赶紧道,去水晶宫蔡羽绾回来后还不不在床上把自己活生生吞了。 “时间宝贵你个头!你还想干出什么事情吗?”燕清舞狠狠踩了叶无道一脚羞怒道。 “哈给,今天月色很不错啊,秋燕绕梁飞,起舞弄清辉,燕清舞,果然是好名宇,有诗意,我喜欢……”装傻的叶无道不知所谓的作白痴状,惹来燕清舞一顿粉拳伺候。 在附近一家星级大酒店订了一间总统套房后叶无道跟在满脸红晕的燕清舞后面小心翼翼问道:“我们住一套房间?” “废话,你要是想开两间我没有任何意见!” “那是不是一张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