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十一章 同床共枕(上) - 极品公子

第三百十一章 同床共枕(上)

燕清舞上身**将那圆润曲线的光滑如绸缎的后背呈现在叶无道炙热的眼神,叶无道仿佛欣赏世界上最完美艺术品的用手指轻轻滑过雪白牛奶般晶莹剔透的肌肤,那抹动人的晕红似乎在无声地挑逗叶无道的忍耐底线,被包裹起来的丰腴下身更是惹人遐想。 “无道,你真的喜欢我吗,会保护我一辈子吗?”燕清舞颤声道,柔软的身躯摇曳出一股天然的楚楚媚人。 “会,不管你有什么身份,我都会让你做一个简单的女人,一个可以按照自己心愿选择生活的女人! 叶无道知道她这样身世的女孩很多时候都是政治利益或者商业交易的牺牲品,一个家族寻求稳固的发展和生存就必须做出适当的代价,尊严,亲情,爱情,都可能成为利益的砝码。宋舒怀如果不是碰到自己,家族长辈再怎么把她当作手心的天使也难逃联姻的命运。 “那你不许动手。” 燕清舞做出一个让叶无道目瞪口呆的动作,她闭着眼睛转过身放下捂住胸口的手将女人最诱人最圣洁的风情完完全全展露在叶无道的眼前,雪白柔嫩的脖子,享有黄金弧线的胸型,盈盈一握的纤细蛮腰,张大嘴巴的叶无道抹了一把鼻血狠狠抱住这个无形中散发惊人诱惑魅力的女人喃喃道:“清舞,不要再诱惑我了,你难道不知道自己有多么让我发狂吗,我怕自己定力再好也经不住你的诱惑。” “那你出去啦!” 燕清舞半撒娇半羞涩的推开叶无道,心潮澎湃的叶无道不想因为失血过多而亡落荒而逃,这种只能够合在嘴里却规定不能吞下的挑逗虽然刺激但是难保不会一时冲动作出什么失去控制的事情。 门外的那些漂亮营业员都是用异样地眼神凝视着这个狼狈的英俊青年,对于刚才更衣室里的猜想她们脑海中都进行最大程度地想象,等到满脸羞涩媚态盎然的燕清舞低头走出更衣室她们都是一阵抽气,这么快就能让这个漂亮女孩得到“满足”了。叶无道自然清楚这群女人脑子里的想法,在燕清舞随手拿出一张金卡刷卡后两人就赶紧溜出这家专卖店。 “女人的身体在此之前都是仅仅作为衣服架子展示给男人,而今越来越多的时尚女人把自己的身体看作思想、精神地载体。音乐女神慕容雪痕、政治强人赖斯,亚洲打工皇帝萧聆音,这样的女人愈加能代表女性的崛起。”叶无道淡淡道,不禁回头看了一眼这个值得留的店面。 “女人虽然在大局观地掌握上逊色男人,但是在这个体力愈加廉价智力愈加能够产生财富的社会,女性的地位逐渐攀升是很正常的。你说的这几位女性都是我很欣赏的。”燕清舞点头道,她没有想到这三个女人中会有两个是和叶无道有亲密关系地。 “其实,触手可摸的身体才是女人最珍爱的一件内衣,她不用真丝或蕾丝作一点点装饰。她是上帝绞尽脑汁后亲手设计的世间尤物,这样的衣服,相信任何伟大的设计师也复制不出相同的另一件。尤其是弄舞这样迷人地身体,更是上帝最用心的艺术品!舞舞,什么时候我们再……”叶无道凑到燕清舞的耳朵上柔声道。 “休想!“燕清舞冷哼一声,那双清冷的眸子从接触到叶无道后就渐渐失去那份深入骨髓的冷漠。悄悄爬上一抹充满女人味道地动人。 “咳咳,上帝的设计总是比人类的设计要高明。” 吃闭门羹的叶无道摸了摸鼻子笑道,“时装是女人最华丽的外衣,身体是女人最动人的内衣,气质是女人最昂贵的品牌。所以一个女人仅仅拥有奢侈的时装是空洞苍白的,而单有曼妙的身体也欠缺那份灵气和神韵,但是如果‘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话同样会被男人嘲弄不解风情,这就是都市白领的困惑。呵呵,要想像我们家舞舞这么把三者完美结合那可是凤毛麟角啊,哎,我就怕养不起舞舞啊。” “谁是你的舞舞?” 燕清舞让叶无道拎着袋子是在前面嘟着嘴巴偷笑道:“谁说我难养的!是不是想用这个借口去寻花问柳啊?” “你不承认你是我的舞舞?”叶无道不由分说搂着娇羞的燕清舞的柔软小腰邪气笑道。 “你怎么有那么多时间去了解女人的事情?”轻轻靠着叶无道的燕清舞好奇道。随即想到叶无道和那群女服务员打成一片的火热场面,冷哼一声,“不务正业!” 叶无道没有说话,闭上眼睛闻着燕清舞身上的幽香陶醉地不想思索,虽然和这个学姐才迈出第一步,但是相对于燕清舞来说已经是历史性的突破,叶无道不想操之过急惊吓到这位素来孤单清傲的清华大美女。经过路旁一对乞讨的父女,燕清舞看着衣衫褴褛相依为命的男人和孩子,拿出钱包里所有的零钱放到小女孩面前的盘子里,听着男人和女孩感激不尽的道谢、看着燕清舞怜悯地蹲下去抚摸小女孩的头,冷眼旁观的叶无道嘴角泛起冷漠的笑意。 “你为什么有这种表情!”燕清舞和叶无道走出一段路后终于发火,她对叶无道的这种麻木不仁感到心寒,她不希望自己看中的男人是一个冷血的男人,哪怕他并不是一个成功的男人。 “那我应该怎么样,送给他们一百万!?”叶无道冷笑道,对于燕清舞的愤怒也感到一丝不满。 “你……”燕清舞瞪着叶无道片刻冷哼一声后撇过头,但是仍然没有挣脱开叶无道的手。 她不知道,如果这个时候她挣脱叶无道的手,也许就永远都没有机会再挽住他的手了。 “不是我瞧不起穷人,相反我对那些在工地上挥洒汗水的民工的尊重远远大于那些利用家族赚钱的人!我只是鄙视这种不通过努力却想贪图安逸的男人,一个双手没有丝毫老茧的男人不是穿上一件破旧腐臭的衣服就是值得可怜的人,这个他所谓相依为命从未离弃的女儿口音是杭州本地人,而他却是地道的淳安口音,不知道雇用这个女孩一天需要多少钱,我想你给的这些钱足以让他们一个月不用出来骗钱了。你也许是想用这些钱让他好好照顾女孩,但是我想他大鱼大肉的时候会‘大度’的分她几个馒头,只可惜这么糟糕的演技还能捞上这么一笔。” 叶无道淡淡笑道:“一个男人穷没有关系,但是骨气不能丢,要是他能去抢劫银行我还会佩服他的勇气,但是一个孬种我看都懒得看!” 燕清舞突然感到叶无道那股疏远冷漠的感觉不禁开始慌张,不知道该说什么的她像个做错事的孩子可怜兮兮的偷偷望着叶无道,只是后者原先什么时候都流露出来的温柔已经荡然无存,燕清舞就像是面对一个陌生人般手足无措,陷入爱河的她本来就患得患夫,现在的她一头乱麻。 “你知道穷人吗?穷人的时间是不值钱的,有时甚至多余得让人想扔进垃圾桶,如果可以因为买一斤白菜多花了一分钱而气恼不已,却不为虚度一天而心痛,这就是典型的穷人思维。他们很少想到如何去赚钱和如何才能赚到钱,认为自己一辈子就该这样,不相信会有什么改变。” 叶无道仰望着天空淡淡道:“这样的穷人是可耻的,燕雀安知鸿鹄之志,穷人堆里的鸿鹄才值得我重视和尊重,那群碌碌无为的燕雀是没有资格让我正视的,因为他们甚至连利用的价值都没有!穷人和富人不是尊严拥有与否的唯一标准,那群朝我卑躬屈膝的富人怎么可能使我青眼相加。穷,你也要站着穷!” 不理会眼睛通红偷偷哽咽的燕清舞,叶无道眼神迷离的走着,似乎陷入某个问题的沉思,最后他终于打破让人窒息的沉默,语气冷漠疏离道:“清舞,我们也许是两个世界的人。” 身体剧震的燕清舞知道最害怕的时候终于还是来临,不顾路人的诧异视线捶打着叶无道哭喊道:“我不许你离开我,你说过要保护我一辈子的,你不能说话不算话……我知道是我不对,可是你不能就这样判我死刑,你不可以这么残忍……” 叶无道叹气道:“我送你回家吧。” 燕清舞紧紧抱住叶无道哽咽道:“我不会放手,我知道我这个时候放手就再也没有机会了,我不要我的尊严和面子了,我现在只要你!” 叶无道摇头苦笑道:“傻瓜,你不回家晚上在哪里睡觉,乖,听话,回家。” 燕清舞眼睛里闪过一抹执著咬牙抽泣道:“我今晚就要和你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