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章 锦绣内衣 - 极品公子

第三百一十章 锦绣内衣

“清舞,你穿的是什么品牌什么质地的内衣,往往不是男人能够读懂,更多是女人才能解读,当然,以后的情况可能所有改变。” 果真被燕清舞拽进杭州大厦内衣专卖店的叶无道望着琳琅满目的精美内衣感叹道,丝毫不顾及身旁女服务员的掩嘴娇笑和燕清舞杀人的眼神自言自语:“在健身房或泳池的更衣室里,试想一个随意穿着肩带松弛内衣的女人与一个穿着品质奢华内衣的女人,哪一个更能了引起注意?” “我不去这些地方,所以你是第一个荣幸看我穿内衣的男人,以前甚至没有女人看过哦。”燕清舞拧着叶无道腰部的肉脸上笑容灿烂,想想燕清舞的家庭背景就知道她难得去健身房或者大众游泳池这些地方。 “哦,这样啊,那我要绞尽脑汁向你隆重推荐我自认为不错的骨衣搭配技巧了,你是想要纯情内衣的话,粉彩色调的时装是近年的新宠,粉橙、粉绿、粉紫、象牙白等等,单纯柔和的颜色没有侵略性,属于花季少女最能心领神会的颜色,不过这件装饰性太强,不够简洁流畅,有喧宾夺主的嫌疑,不适合你;如果想要浪漫型的话,今年具有朦胧感的不规则精致花朵手法是首选,但是我希望你还是能选一种比较挑逗的那种……” 叶无道滔滔不绝的跟在信手挑选内衣的燕清舞后面,不要说脸皮超薄的燕清舞就连养成职业习惯的那名女服务员也都被叶无道并不露骨但是极富勾引的言论撩拨得春心荡漾,本来是想测验叶无道勇气的燕清舞只能硬着头皮“欣赏”那些羞人的内衣,有些几乎就是无法遮掩什么的那种超小内裤。 “既然你这么懂,那么干脆你帮我选一件我马上去试穿!”燕清舞嘟着小嘴满脸通红道。 “红色,妖娆的红色,散发一半天使,一半恶魔的致命诱惑!清舞骨子里地动人只能用这种颜色的内衣才能完全释放!” 叶无道托着下巴死死盯住燕清舞的胸部若有所思道:“虽然说最经典的正红能体现肤色白皙者的高贵和华丽,而且能表现出生命的饱满,清舞也绝对没有皮肤粗糙的担心。但是我想更加含蓄高雅的酒红色这种贵族色更加适合清舞,因为它能够与气质底蕴良好者交相辉映,衬托出穿着者地娴雅和智慧,还有抒写温婉柔和地女人味。至于粉红色则不是很符合清舞,那是比较适合缺乏社会阅历的青春少女,流淌着甜蜜能够体现女性深入简出的灵秀的玫红色倒也蛮配清舞的气质。” “说!哪一件!”恨不得挖个地洞钻下去地燕清舞狠狠道,抱着早死早超生的想法她早已经忘记最初的目的。 “刚才我发现有一件很不错,华美蕾丝花边配合精致妩媚刺贴花的露前式。很有层次感。弧线和弹性都能让清舞满意,穿上后一定像你地另一层肌肤般舒服!”叶无道抹了一把嘴角的口水色迷迷道。 燕清舞接过被她绝美容颜惊呆的女服务员手里的那件内衣小步跑进更衣室,眉梢眼角的媚意和羞涩让一整个专卖店人的视线都离不开她的身影。 叶无道慵懒地靠在更衣室外面一脸懒散随意,他知道其实每个女孩蜕变成女人的过程中都会为自己第一款心仪内衣而期待憧憬和梦想,那是一种类似男人寻找女人众里寻她千百度的感觉。青涩女孩穿上自己的第一件内衣后便要静静等待另一个第一次,女孩和女人柔若无骨却滴水穿石地心思是男人最神往的宝藏! “先生,你似乎对内衣知识很精通呢?” 一个比较大胆的秀气女孩眨巴着眼睛红脸问道,能够比自己这种专业人员还是精通内衣的男人,而且还能陪他的漂亮女朋友一起逛街购买内衣。真是一个如今越来越稀少的好男人。 “最早的文胸诞生于1919年,当时玛丽菲利普用两块手帕与粉红色缎带缝合起来作为文胸的原型,称之为露背式文胸。这层与女人最紧密的第二肌肤不但能让我们男人浮想联翩,更是你们增加魅力的重要砝码……” “真要追溯起来,人类的第一个服装设计师应该是偷吃禁果的夏娃,因为知道自己的**后便用一片叶子做出了人类的第一件遮体的衣服。女人的身体美在那时候才有了另一种体现----一种欲盖弥彰的美,但是内衣就是那份羞涩的遮掩中最迷人的一部分。所以你们这个让女人学会体贴自己重视自己的职业是很有意义的,女人的解放就是在你们的策划下才迈出第一步……” “知道法国设计师戈蒂埃吧?就是那个首创内衣外穿先河的家伙,他选择当时红极一时的性感代言人摇滚女歌星麦当娜作为试验对象,这可是女性解放的里程碑……” 在叶无道精湛的演说吸引下整个内衣专卖店的女性都竖起耳朵倾听这个男人的长篇大论,言论中时不时对女人不露痕迹的马屁更是惹来所有女性的好感飙升。加上那浪子般危险却温柔的气质马上使燕清舞成为所有女人的嫉妒对象。 “叶无道,给我进来!” 燕清舞羞涩喊道,怎么也扣不上的她不得不请叶无道帮忙。 从门缝瞥见燕清舞后背完美一幕的叶无道鬼使神差的迅猛推开更衣室玻璃门强行进入,在燕清舞的羞愧难当的迷茫中他用眼神饱览这份唯美的风情,这充满万种风情的光滑后背比例合度、线条柔和,由颈根以下,微微向上隆起,然后在腰部上方急速收紧向下,构成一个漂亮的长s形,以至丰满臀部再以圆球状高高翘起,让欲火燃烧的叶无道感受到一种难以抵挡的诱惑。 “无道,你要干什么,出去好不好?” 捂住胸口背对着叶无道不敢动弹的燕清舞似乎感受到他**裸眼神的侵犯,原本雪嫩的肌肤浮上一层朦胧的桃红色,再无半点强势可言的燕清舞颤抖着身躯任由叶无道静静地欣赏她从未有人看过的妩媚后背。 眼神炽然的叶无道轻轻从那充满圆滑曲线的柔腻后背轻轻搂住燕清舞,咬着她耳垂,舔弄着她的脖子柔声道:“清舞,你好迷人,让我稍微放肆一次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