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九章 清舞飞扬(下) - 极品公子

第三百零九章 清舞飞扬(下)

“叶无道,你就这样选择放弃?你是个不折不扣的混蛋、懦夫、胆小鬼!”燕清舞朝着叶无道的背影喊道,这种激动的情绪出现在她身上已经是让人跌破眼镜的反常举止。她秋眸盈水的望着那个落寞中带着可恶潇洒的家伙,他竟然就这样不作丝毫挽回的挥手离开, “那你还想要我怎么样,痴情痛苦地跪在地上苦苦哀求你不要离开?还是信誓旦旦的告诉你我愿意放弃所有女人和你白头揩老?又或者不放手不解释的让两人无止境的互相折磨?对不起,我没有时间,既然你不相信爱情,我付出再多也是徒劳。 “我只想知道,你到底有没有喜欢过我!”燕清舞再没有那份不食人间烟火的淡漠 “这个问题现在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叶无道不理会咬着嘴唇哽咽的燕清舞走出大搂,慢慢在幽静石板路上散步,混乱的心境怎么也平静不下来,燕清舞是一个他绝对不会放弃的女人,这步破釜沉舟的险棋到底能否起作用还是未知数,要是伤害到这位清华女神的自尊心的话那就得不偿失了,以往那些好感都会化为泡影,其实原本叶无道并没有想这么刺激燕清舞,但是一想到她那种冰冷的语气和神色他就有些无法控制情绪,叶无道知道,就算还不能算爱,喜欢燕清舞肯定是跑不掉了。 “如果你不向我家小姐道歉的话,我不敢保证你能见到明天的太阳!”一个相貌僵硬的青年出现在叶无道面前冷冷道,冰冷的语气不带有一丝感情。 “终于肯出来了,都出来吧,燕清舞有你们这伙人暗中保护也确实能算天衣无缝,能够雇佣你们‘狮牙’雇佣军保护一个女人的家族会是怎样的惊人呢?” 叶无道斜靠在路旁一棵梧桐树上,接到一片徐徐飘落的枯黄树叶微笑道,狮牙雇佣军是中国唯一一支排名进入世界前五十的强悍战斗部队,这次暗中保护燕清舞的行动单位是将近整支雇佣军地一半,十七个人。全副武装到牙齿的特种兵。虽然说和自己组建的世界排名前三的“影子”雇佣军不在一个实力层次,但是只要不是龙榜前三十的恐怖角色想要动燕清舞是比登天还难。 “没有想到在这种地方还有人认识我们‘狮牙’雇佣军,难得难得,我十分好奇你是何方神圣能够洞察我们的防御体系,小子,要是可能我也不想杀你。”一个一道刀疤划破整张脸的骠悍魁梧男人缓缓从树林中走出来紧紧盯着叶无道笑道,只是这份笑容出现在那张狰狞的脸孔中有种诡秘地味道。 “你要杀我我也没有意见,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干雇佣军这种用钱买命地职业本来就不需要将义气和同情。” 叶无道轻轻扔出那片落叶。眼神突然冰冷,因为这片落叶落地的那一刻也就是他出手的瞬间,“只不过有些时候买命可能到头来是买自己的命!” “滚,我不想见到你们!” 就在那片梧桐落叶就要沾地的时候一个焦急地曼妙身影冲到叶无道身前张开手愤怒道:“你们谁要是敢伤害他一根头发我就让你彻底消失,我父亲既然有能力雇佣你们保护我。我自然有能力让你们被其他雇佣军追杀,至诚,我不希望你再次背着我做事!我命令你们马上撒出浙江大学,今天我不需要你们的保护,不要逼我发火!” 那名被冲出来的燕清舞喊作“至诚”的冷漠青年眼睛里闪过一抹刻骨铭心的痛苦和自卑缓缓转身。那群享誉亚洲地“狮牙”雇佣军也听从燕清舞这个准雇主的命令撒离浙江大学,那名魁梧男人临走前不禁偷偷看了一眼不像即将被自己猎杀的猎物,相反更像要猎杀自己的猎人般阴冷的青年,这个家伙不简单,多年在生死之间徘徊的敏锐直觉告诉他不要轻举妄动。 “学姐,其实你不需要这样的。”叶无道望着那微微颤抖耸动地肩膀感动道。 男人第一眼一般关注女人的脸、胸或者臀以及腿,但是很少会一开始就注意她们的颈、肩、背。有些女人属于初见惊艳看久生厌的不耐看。有的女人则属于乍看恬淡愈看醉人地耐看类型,而颈、肩、背就是那种耐看的部位。 对于叶无道这种情场高手来说清楚这些最能悄悄撩人的部位在性感上属于“内涵暧昧”的角色,此刻燕清舞那略显窄细倾斜的香肩,由颈部滑下的圆润曲线沿肩往两侧顺流而下,那道曲线美的令人窒息。与腰线到骨盆处向外那种圆弧状构图有上下辉映之美,肩颈微看到骨骼,露而不显隐而不现,在沉默中挑逗你的神经和**,叶无道被这道不容易被人发现的风景撩拨得欲火渐起。 “你这个笨蛋,你难道不知道他们会杀了你吗,他们不是拍电影的演员,是真正的雇佣军!知道什么是雇佣军吗,杀人不眨眼的魔鬼,你怎么可以这么无所谓!我不怪你对我无所谓,但是你怎么可以对自己的生命也这个样子……” 伤心抽泣到无力哽咽的燕清舞转身泪流满面地嘶喊道,那种海棠绽露的醉人风情恐怕叶无道是第一个欣赏到的男人,因为恐惧和紧张燕清舞的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不知道叶无道真实身份的她不确定要是自己来晚一分钟会发生什么事情,当她原本懊恼叶无道的时候突然发现他是这么容易的离开自己,心中的抽痛让她清楚自己这份潜移默化渐渐扎根的感情,每次叶无道用学姐称呼她的时候那种刻骨的冰冷就让她第一次感到比寂寞还要可怕的痛苦。 “原来清舞哭鼻子也是这么漂亮的。”叶无道用手指轻轻擦拭燕清舞满脸的清泪心疼笑道,开始埋怨自己的冲动,早知道就不要故意摊牌让她这么伤心,不过这样一来双方的最后隔阂也出其不意的被打破。 燕清舞似乎丧失说话的力气瘫软在叶无道的怀抱,只顾着抽泣的她没有在意叶无道肆虐的眼神和悄悄动作的双手,听着叶无道喃喃自语的“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分。清舞,这段描写简直就是专门你写的呢”,燕清舞狠狠瞪了这个不正经的家伙一眼,“油嘴滑舌,我最讨厌这样的人,哼!” “女人就是喜欢口是心非啊,竟然我们家的小舞舞这样不理俗世的仙女姐姐都不能免俗。” 叶无道搂着燕清舞的纤细小腰唉声叹气道,结果换来燕清舞破涕为笑地一顿捶打,嘴巴上狠狠咒骂着这个占便宜的色狼,当她看到叶无道那双含笑眸子渐渐靠近她脸庞的时候温顺的闭上眼睛,虽然清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但是燕清舞仍然选择默默接受。 不像上次偷偷摸摸地亲吻这柔软温润的玫瑰花瓣般的娇艳嘴唇,叶无道这次是明目张胆地舔弄着那绽放芬芳和甜美的樱桃小嘴,毫无经验的燕清舞青涩的悄悄回应叶无道的侵犯,燕清舞这样的女人哪怕是最含蓄的动作也能够让男人疯狂和着迷,更不要说是如此暧昧的亲密接触。 双手体会燕清舞后背浑圆完美曲线的叶无道狠狠追逐着那湿润温润嘴巴里的羞涩丁香小舌,最后终于在双手对燕清舞挺翘浑圆的丰满臀部的袭击下成功抓住那条带着无比甜美津液的丁香小舌,两条舌头纠缠在一起慢慢品尝对方的味道,第一次如此放纵浪荡的燕清舞秋眸迷离地抱着叶无道,精致的小鼻子逸出妩媚蚀骨的娇腻呻吟。 “无道,给我一点时间好不好?” 燕清舞依偎在叶无道怀娇喘吁吁道,感受到他双手的淫糜的挑逗,她握住那双游走作恶的手眼神哀怨,她走出这第一步已经是最大程度的让步。 “你放心吧,我不会逼你,不会干涉你的生活。” 叶无道轻轻点头道,燕清舞虽然没有说她的家庭背景,但是能够雇佣“狮牙”这种顶尖级别的雇佣军怎么也应该是超越司徒轩和自己家族的那种,出身这样的家庭怎么可能随便私定终生,而且燕清舞本来就是那种不习惯情侣生活的女人,叶无道不是那种强迫自己女人为自己做出改变的蛮横男人。 “哼,你是不是认为我是那种不懂得柴米油盐不知道逛街购物不清楚男女关系的女人,是个天才类型的白痴女人?!”作为清华女神的燕清舞瞪着叶无道狠狠道,一般来说确实没有人会想象燕清舞穿着围裙烧菜或者拎着包购物的那种女人。 “这个……”被看穿心思的叶无道尴尬得不知道怎么回答,女孩子怎么就可这么聪明呢? 燕清舞突然绽放一个暗藏玄机的妩媚笑容,用叶无道心知不妙直冒冷汗的娇腻声音道:“无道,你不是很精通女性内衣吗,陪我去逛内衣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