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八章 清舞飞扬(上) - 极品公子

第三百零八章 清舞飞扬(上)

“有人说,中国已经进入一个没有伟人的时代,简简单单一句话蕴涵多少真实痛切的藏于心而枘于言,如果我把你们清华北大比喻成留美留欧培训班也许又会被貌似屈辱的唾沫淹没,哼,反正事实大家心知肚明,奉劝一句话,奔就奔吧,不过我们中国人总不该数典忘祖,总要记得回家的路!” 叶无道言词锋芒更加咄咄逼人,就连清净淡泊的燕清舞听到这句中国人听到都会愤慨的双关后紧皱黛眉,悄悄凝视着冷漠异常的孤傲的青年,他就是这样才不愿意进入这两所曾经创造神话如今双峰对峙的最高等学府吧,他真是一个喜欢让人误解却不屑解释的男人,是狂傲的自负吗,还是喜欢愚弄世人? 韩韵没有想到叶无道的抨击如此激烈,有些担心的看着北大清华的学生代表,这些人在北大清华中的影响力丝毫不弱于自己这个浙大副校长之于浙江大学,如果引发浙江大学和北大清华不可挽回的隔阂摩擦那就十分不妥了,虽然知道浙大篮球和北大篮球之间的恩怨,但是幸亏叶无道在紧急关头力挽狂澜,否则浙大和北大算是要进入真正的冷战了。 其实韩韵的这份担心是多余了,和叶无道关系暧昧的燕清舞自然不会理会这种俗事,也许她根本就是站在叶无道一边也说不定;赵清思明摆着欣赏叶无道这种抨击世俗狂傲不羁的个性,她这种小魔女怎么可能会有心思去母校北大煽风点火搞这种无聊的事情;徐荣俊虽然气愤但是曾经和叶无道在杭州街头并肩作战过,这种男人之间用自己的方式培养出来的友谊最为可贵,至于在棋道上输得心服口服地王淳风更是没有挑拨离间这种龌龊的想法。 看似当着学生代表羞辱北大清华的叶无道其实波涛汹涌中掌握着微妙地平衡,这就是叶无道猖狂背后的智慧。谁敢说这种让人误会成冲动热血的背后没有隐藏着更深层的博弈技巧!这种披着外衣的韬光养晦才是真正类似“大隐隐于朝”的大智慧。 “北大清华确实有垃圾,但是你不能因为极少数的垃圾就否定整个清华北大,我不敢相信你这个数学满分地天才会犯这种最简单的辑错误。一叶障目是愚人才做的事情,井底之蛙是夜郎才有的眼光,叶无道,面对清华北大的百年渊源,你没有资格说出那样不负责任的话!” 一直沉默的张剑青终于无法忍受叶无道的冷嘲热讽,其实内心他一定程度默认叶无道地针砭痛斥,否则对于荒唐滑稽毫无杀伤力的言论张剑青又怎么会如此激动。显然这个时候一直明争暗斗争锋相对的北大和清华都同仇敌忾的站在同一条战线上。只有古怪灵精地赵清思虽然表面上极度不满,但是眸子里却是笑意盎然。 “垃圾也分种类,而且你要清楚,我对这些垃圾就连唾弃的**都不屑,我憎恶的是你们北大清华的治学育人方针,一种整体的方向性迷失才是最可怕的错误,朝着一个错误的方向努力就是最大地错误,我不会因为你们努力而同情而怜悯。因为你们都清楚自己肩负整个民族的振兴希望和崛起基础!” 叶无道平缓语气刻意用最平静的语调淡淡道,这份平静却让燕清舞感到一种成熟男人的老道和稳重,“耶鲁大学新校长一上任第一篇演说辞就是警告政府不要把自己当作民众的思想保姆,在美国这种学术界与政府地泾渭分明不能不说是一种幸运和壮举。中国高校的权钱交易多么肮脏生活在纯洁象牙塔里的你们是没有办法了解的。这一点韩副校长想必深有体会。” 众人一阵尴尬的沉默。司徒轩狭长黑眸紧紧眯起来望着神色平静的叶无道,三年的磨练似乎让这个学弟判若两人,一种危机感笼罩在素来孤傲的司徒轩身上。 “甘当精神侏儒的北大是否还能容得下蔡元培先生的灵枢!?浮躁的清华是否还能承载华夏崛起的关键时期的脊梁?!北大清华,肆意挥霍着整个华夏民族的人才资源和未来希望,说你们无颜见中国父老愧对祖宗愧对国民都丝毫不为过!” 叶无道最后这番话如同当头棒喝般让所有人哑口无言,最后那句话已经上升到一个就连韩韵也没有想到的高度。虽然听上去有点像危言耸听和愤世嫉俗,但是没有人有勇气站出来反驳这个拒绝清华北大的狂傲青年,所以等到他走出办公室的时候都没有人出声。 韩韵托着腮帮仔细咀嚼叶无道关于清华北大以及中国教育的激烈措辞,事后叶无道没有想到韩韵偶然将这段话说给她的父亲的时候,被那位和他博弈一局的老人用“思之汗颜。顿生冷汗;击节称快,浮一大白”来形容这段堪称警世恒言的言论,最后这位文化部部长在清华大学校庆演讲的时候就把这段话原封不动的照搬出来再次引发轩然大波,从而引发新一轮探讨中国教育改革方向的辩论和思考。 叶无道也不清楚这段话让他在教育界泰斗的老丈人心目中再次添上重重的一笔,如果不是当初在校园有过精彩对弈和这番言论恐怕叶无道再权倾朝野再年轻有为也不能和韩韵在一起,试想谁会愿意将自己的女儿交给一个花心男人,而且韩家的身份地位如此显赫敏感! “叶无道,你就不怕再次被清华北大的口水淹死吗?”燕清舞紧随着叶无道走出韩韵的办公室皱眉道。 “如果让你们学校的人知道清华的第一美女燕学姐和我有暧昧关系的话,铺天盖地的口诛笔伐自然是免不了的了,不过最重要的是学姐你就不怕被人说是清华的内奸吗?”叶无道靠在栏杆上望着楼下淡淡笑道。 燕清舞无所谓的趴在叶无道身边,缥缈的幽香沁人心脾,晶莹粉颊上形成的微陷小酒涡尤为动人,没有想到这样一个清傲的女人还有如此媚人的酒窝,她不理会叶无道肆虐的眼神叹气道:“我一向认为假如一篇文章的形容词如繁花盛开、排比句如女郎并肩那一定是火候未成工夫未到,文章的极致如老街疏桐,桐下旧座、座见闲谈、精致散漫,这才是境界,我看过你的高考作文,我不敢相信这么辛辣尖锐笔锋只是一个不到二十岁的男生考场临时赶出的文章,做人也是一样,所以我不喜欢清华北大的那些男生,明明稚气未脱却要装成熟,其中有些阅历的男人却又心机太重。” 叶无道没有说话,带着点点忧伤望向天空,他知道燕清舞很快就要和他摊牌了,突然间他那种征服的**有些稀释淡化的感觉,情场谁都不可能无往不利,叶无道嘴角的笑意充满坦然和真诚。 “所以在我看来,所谓的爱情是虚构的,那些令人悠然神往、泪流满面不是票房的谎言就是现实的悲剧,如今最懂得现实的年轻人谁还愿意拿生命去为浪漫冒险,像《诺丁山》的亿万身价的女明星和山沟里小书店老板的爱情故事恐怕只是我们最美好的梦想罢了。在现代社会里,‘爱情’是与‘命运’相似的单词,成功的概率比中头奖还要低,尤其在我们都只有二十岁左右的时候!” 燕清舞似乎不敢看叶无道的眼神,微微颤抖的柔弱身体在这个渐渐临近冷清季节末尾的空气中显得楚楚动人,她一直坚强执著的眼神也开始迷茫和挣扎。 “一个不相信爱情的人是永远不会得到爱情的,学姐,也许你只是还没有碰到那个真正能让你心动的男人罢了。” 叶无道心痛着轻轻抚摸燕清舞的头发,脸上的笑容苦涩中带有释然,“曾经有人戏言,我相信爱可以排除万难;只是,万难之后,又有万难,这是我更相信的!虽然带有自嘲的调侃意味,但是也告诉我们任何一段爱情没有经历过考验和磨难的话都是脆弱的,学姐,如果你无法相信爱情,最好不要好奇的去尝试。因为那只能带来相互间的伤害。” 燕清舞身体一震,泪眼朦胧的凝眸垂首,苍白的脸色布满黯然神伤。 “最后说一句,学姐你只要找一个爱你的人就够了,因为爱情是需要懂得不断付出的事情,而你已经拒绝爱情,但是婚姻不同,所以学姐只要找到一个爱自己胜过你爱他的男人就行了,我想这一点对于学姐来说并不困难。” 叶无道猛然转身,不带有一丝留恋的毅然迈步,既然你想要拒绝我那不如让我主动斩断这份暧昧的牵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