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七章 辩论交锋(下) - 极品公子

第三百零七章 辩论交锋(下)

燕清舞看到叶无道的到来显然惊喜大于诧异,似乎期待叶无道在这种四面楚歌的境地如何杀出重围,这个不比篮球场上的挥洒汗水,北大清华佼佼者中的骄子都汇聚在这间浙江大学副校长办公室,身为清华大学公认历届校花中最具才貌双全资格的燕清舞自己自然不必多说,司徒轩这个明珠学院成绩仅仅次于燕清舞的高材生也是不可小觑,至于现在就有国家军区项目的王淳风,能够立志中国科学院院长的清华学生除了相当大的野心必须有相当雄厚的基础,而且叶无道倾力对弈一局后两人都有种惺惺相惜的感觉。 北京大学的阵容同样豪华,徐荣俊虽然是中国大学生篮球的头号明星,但是他的智商和运动天赋难得的保持正比而不是反比,身为上海市文科状元的他似乎对学习有着和将篮球送进球网一样的才能,那名大学篮球新锐天王张剑青同样是连续获得清华一等奖学金的湖南省高考理科状元,至于在高大威猛的徐荣俊和张剑青面前显得有些单薄弱小的应飞扬,人不可貌相说的就是这种人,北京大学那些遍地开花的高官子弟从来没有人敢对他有什么动作,虽然他的女朋友就是仅次于首席校花和赵清思两个大美女的准校花。 脉脉含情的韩韵用眉梢流露的浅浅媚意支持自己的学生兼情人,于公于私她都应该坚定站在叶无道这一边,坐在办公桌后的她见到叶无道的到来眸子蓦然就绽放光彩,虽然很快就掩饰过去,但是女人的直觉让燕清舞似乎捕捉到什么,站在书柜前拿着英文版《战争史》的她眼神偷偷在若无其事的叶无道和有点暧昧的副校长韩韵。 赵清思低着头满脸红润的走进办公室,只是眼角的那抹狡黠并没有逃过叶无道的法眼,果然是个有趣地女孩,不知道北京大学有多少公子哥大少爷拜倒在这个小妖精裙下。 被叶无道到来打断话题的韩韵微笑着继续道:“今年香港科枝大学在内地招生比例高达近四十比一,甚至高出北大清华在部分地区的招生比例,毕业后具有明显更好的就业预期。使得内地尖子生青睐香港高校,在上海河南福建和云南等地,一批取得高考最高分的学生已经选择去香港就读。这种情况虽然和我们浙江大学招生目前还没有直接冲突,但是三年后,十年后呢,我不敢确定。” “这是一个风生水起的中国高教界,一向做大随意瓜分全国顶尖考生的两个大佬这些慌了,香港高校这种力图打破僵局或者说是几十年平衡的行为无疑是挑战它们的权威,是大逆不道地叛乱。” 叶无道走到燕清舞身旁拿起一本英文期刊冷笑道。虽然声音不大但是整间办公室已就能够清晰听到他的冷言嘲讽,除了摇头微笑的燕清舞和轻轻点头的韩韵其他人或多或少都有些不满的情绪,看见明目张胆接近燕清舞的叶无道这么狂妄,司徒轩隐隐作怒,这个曾经在明珠学院游手好闲地二世祖有什么资格评价自己的学校,虽然说他自己也极端瞧不起清华大学。但是因为燕清舞就读清华的缘故他自然不好流露对清华的真实感受。 “因为按照以往的惯例,这些优秀学生都是属于北大清华的,生源市场遭受前所未有的冲击已经是不争的事实,现在问题地关键是香港高校的介入能否改变内地高校顶端的旧有格局,内地高教会不会因此而加快改革步伐?” 韩韵身为浙大负责招生的副校长当然有资格说这番话,那几个傲气地清华北大学生出奇没有对她对于清华北大毫不留情的间接批评感到不满,因为韩韵自己就是毕业于北京大学的高材生,更加让人无法忽视的是她父亲是中国近现代唯一一位先后担任清华北大两所中国学子心目中圣地的校长的人。由此可见晚年得女的这位教育部副部长,哦,已经刚刚摘去副头衔晋升为部长地韩老在教育界的影响力,因为九品中正制形成世家就是因为这个奥妙的“推荐”问题。再有就是各个朝代主持监考的文官必然都是那种门生遍及天下的人,韩韵地父亲为人正直却不死板,所以从事教育事业近三十多年下来的学生可以说渗入各个领域各个行业的顶端。 “加上国际上知名大学开始抢滩中国,用高额奖学金、良好的工作待遇对中国优秀学生进行有计划地吸收,在生源争夺战中将进一步丧失自己的传统优势,呵呵,比如在浙江大学眼皮底下的诺丁汉。要知道打开窗户以后开门只是单纯的时间问题,这种面对面的交锋无异于战场的短兵相接,只有两个宇形容,残酷。 韩韵叹了一口气道,眼神不轻意间飘向低头随后翻阅杂志的叶无道。“如果内地名牌大学抱着‘皇帝女儿不愁嫁’的心理,陶醉在旧有的光环里,不改变陈旧的思想,那么在相同的招生框架内,将必然丧失一些竞争机会。” “清华北大的深厚历史底蕴终究不是香港高校所能撼动的,而且我们都比较注重内在修养的培养,很多人其实并不注重那些名声和成绩,但是我敢说北大清华学生的精神世界绝对是世界超一流的。”那名应飞扬淡淡道。 “想当年‘清华如花羡云端,北大秋水隔婵掸娟’,被看作梦中花园顶礼膜拜这寤寐思服的传奇学府如今却是世界惊殊被人视如粪土,蔡元培先生出掌北京大学短短三年便使得这个死气沉沉的官衙大学一跃成为亚洲一流,梅贻琦先生进入清华大学也把一个留学预科院打造成亚洲名校,从此北大清华的神话拉开序幕,双峰对峙,享誉中外威名数十年屹立不到。” 叶无道谈淡道,燕清舞可以清晰看到这个家伙眼睛里浓重的不屑,原先一直怀疑他拒绝清华北大是不是真的想要在美女如云的江南纵意花丛,现在看来他对清华北大的反感并不是一般的程度。 “进入21世纪的北大清华财大气粗,大兴土木规模倒是颇有世界顶尖水准,但是如今北大清华的世界排名却是如此不堪,不要说挤进前百,就连在亚洲也无法敢说自己名列前茅,国家政府和社会的巨大期望和付出却换来如同臃肿发福的中年人的下场,这就像是一个优秀的登山者驻足于山腰而流连沉迷,忘记自己的真正目标是‘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哼,还谈什么精神境界!” 叶无道冷哼道,面对着书柜里琳琅满目的书刊他似乎有些出神,燕清舞、韩韵和赵清思三个女人似乎都对他这个突然间正经起来黯然 起来的背影有些迷茫和沉醉,男人的浪子和孤独气息总是能够吸引成熟女人和知性女孩。 中国各大高校普遍陷入合并怪圈,尾大不掉弄巧成拙,搞得灰头土脸者俯拾皆是,真是近十年来中国教育界联袂弄出的最大笑话,一个一点也不好笑用整个中国未来作道具的冷酷笑话!浙大虽然兼并成绩并不算太糟糕,但是也深受其害,所以韩韵对叶无道这个说辞也感到一阵汗颜,真是任何一所学校有这样的学生都不会轻松。 “你们北大清华反感‘将被扫为二流’的论调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我问你们,纵然抛开国情不说,但就本科生素质比较,北大清华足以傲视哈佛剑桥号称世界第一,哈佛在两亿多人口中选材,剑桥在五千多万人口中选材,而北大清华在整整十三亿人口里面选材!拥有世界一流的本科生却出不了世界一流的成果,北大清华有如此令人艳羡的顶尖精英,却五十年无法打入世界高校前百名。简直匪夷所思!你们能给我一个理由吗,一个至少能够说服你们自己的理由!?” 叶无道转身望着脸色僵硬的众人冷冷道,脸上没有一丝笑意,这个时候的他和平常的温文尔雅或者浪荡慵懒迥然不同。这是一种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悲哀,而不是盲目的敌视和轻视,叶无道不是憎恶清华北大的萎靡不振,而是在悲哀中国教育的阳萎不举! 燕清舞欣赏着身边这个男人非同寻常的另一面,对于她来说清华北大都只是一个符号,她注重的只是她的研究项目,看着脸上交织,愤怒和沉思的校友以及北大学生代表,她不禁为叶无道舌战群雄下还能够稳占上风感到惊讶,不过一想到他高考那篇引发无数争议的作文的犀利言论和精辟论点也就释然,他的思维和口才都是无懈可击的。 叶无道看见眼睛灵动的赵清思偷偷给他竖起大拇指,凝视着她那清新打扮下隐藏的惹火身材,嘴角浮起一抹让赵清思脸颊殷红的邪气笑意,打击这群骄傲家伙的傲气和追漂亮女孩子要两手抓,两手都要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