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三章 金碧辉煌(下) - 极品公子

第三百零三章 金碧辉煌(下)

和慕容雪痕来到新金碧辉煌,连绵不绝盖向热舞的全杭州城时尚男女纵情释放,在那位天皇级别的天才高手高能量与充满爆发力的dj蛊惑下所有的舞客都被感染上喧嚣的激情,男女的身体在舞蹈中肆意摩擦和游离,这场年轻时尚的盛宴爆发出巨大的传染性,每个在场的人身体都不由自主地跟随音乐起舞。 望着陷入疯狂的场面,这里多是稚嫩清秀的年轻脸庞,偶尔有颓废前卫的流浪人物,叶无道拉着慕容雪痕好不容易找一个空位置,慕容雪痕干脆坐在叶无道的大腿上,眨巴着水晶眸子望着这个要爆炸的新金碧辉煌,她想要说话几乎都要趴在叶无道的肩头才行,浸润古典音乐的她还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按触先锋音乐,她看着台上那个曾经跑到法国向她要签名的天皇明星此刻正在接受那群青年的疯狂崇拜。 叶无道抱着柔软的美人,这种能让血液沸腾的感官享受丝毫不逊色于杀人的畅快淋漓,一想到要与南宫轮回毫无保留的终极一战,血液中疯狂的因子就开始雀跃,叶无道甚至能感受身体因为兴奋而轻微颤抖,冷锋虽折,但是作为暗夜君王的影子又岂是常人能够窥测真实的隐藏实力。 “无道,你曾经不是用叛逆的钢琴演奏技法连续气走三位钢琴老师吗,你一定拥有这种与古典南辕北辙的狂野音乐天赋,要不你去试试看?”慕容雪痕搂着叶无道的脖子吐气如兰,她记得练习小提琴的时候,叶无道捣乱地用大提琴演绎帕格尼尼所作的《24首狂想曲》,虽然当初有些稚嫩,但是那份骨子里的圆润动人足足让小提琴老师目瞪口呆直呼天才,谁敢想象帕格尼尼的《24首狂想曲》可以在小提琴以外的乐器上如此动人。 “经典是对经典的继承。” 叶无道将手指摩挲着慕容雪痕的粉唇淡淡笑道:“同时,经典是对经典版逆。” 慕容雪痕点点头,轻典很容易成为禁锢和枷锁,对于钢琴家和小提琴家来说因为最初接受的就是那些让人望而生畏的经典曲目。一种敬畏便深深埋入心灵深处,慕容雪痕现在特别感激小的时候拣琴叶无道的大逆不道,正是他的肆无忌惮和鼓励她创造自己地曲子给他听,今天的慕容雪痕才有被誉为“新古典主义”大师的资格。 “无道,要不说几句甜言蜜语给我听听,你都很长时间很长时间没有说句柔柔的软软的情话了呢。”慕容雪痕叶无道趴在肩头嫣然道。 “你就不怕肉麻?”叶无道拍拍她的脑袋开怀笑道。 “不愿意说就算了。”慕容雪痕皱着小脸不开心道。 “呵呵。那我就把历史上那些酸得掉牙的情话都说给你听,我真愿意我们能够变成蝴蝶,哪怕在夏季里生存三天也就够了.因为我在这三天中所得到的快乐比平常五十年还要多,这是济慈致芬尼勃劳恩地情书,莎士比亚让我对你说想起你的爱使我那么富有,和帝王换位我也不屑屈就;至于泰戈尔则道出我的真心.我只想说。我真地想用我的吻遍布你的每寸肌肤……” 叶无道咬着慕容雪痕地耳根喃喃道,连绵不绝的情话被他缓缓灌进慕容雪痕耳朵,很小她就喜欢听他背诵唐诗宋词朗诵英文情诗。喜欢他抱着她说这些有点酸有点麻却真实夹杂感情的话语,今天的她已经是被誉为世界第一美女的音乐女神,而他更是铁血手段铸就威名和辉煌的影子太子。一个与从前截然不同的男人! 静静流着眼泪地慕容雪痕温顺的不动弹,听到叶无道那句“我愿做一条鱼,任你红烧、白煮、清蒸,然后躺在你温柔的胃里”不由得破涕为笑,叶无道温柔的抚摸那水灵的脸颊,原本思索杭州黑帮整合地心思都放在这个可人身上。 视线中突然出现一个熟悉影,北京大学的学生代表。赵清思,这个文文静静的漂亮女孩,这个时候让叶无道跌破眼镜的进行极富动感韵味的热舞,周围的人都被她的舞技和媚人的诱惑蛊惑得晕头转向,没有想到稍显清瘦的她原来拥有这么丰润苗条的身材。叶无道颇有兴趣的望着这个尽情释放狂野一面的北大骄子。 天使的脸蛋,魔鬼的身材。 最后兴致勃勃地慕容雪痕在散场后逼着叶无道去杭州大厦逛了一圈,最后两个人在家居用品和婴儿用品那里足足讨呆了将近一个钟头,慕容雪痕自然是抱着未雨绸缪的高瞻远瞩态度给叶无道下达指示,哭笑不得的叶无道只好陪着她慢慢逛。 “无道,爸爸妈妈肯定以前也是这个样子,忙着给你准备东西呢。”慕容雪痕指着一个男人搀扶着一位孕妇笑道。 “妈妈从来没有时间和爸爸逛街逛商店,甚至没有足够的时间给我喂奶,你知道为什么那么依赖小姨吗?因为在你来到我们家之前我和小姨呆在一起的时间要远远多于和妈妈在一起的时间,是小姨每天给我讲故事讲童话哄我入睡,那个无良老爸偶尔良心发现就会从小姨手上拿走抱抱我,呵呵,可以这么说,我是被小姨养大的,你知道还是一个女孩的小姨为了照顾我需要懂得多少一个妈妈才需要知道的知识吗,因为不放心保姆事必躬亲的她付出太多太多。” 叶无道没有悲哀没有忧伤的淡淡道,嘴角的笑意流溢苦涩 “但是你知道爸爸妈妈都深爱着你,只是每一个人的表达方式不同罢了,所以你没有悲哀,只是有些遗憾。”慕容雪痕握住叶无道的手柔声道,她知道叶无道对杨宁素有着格外的情愫,虽然不知道到达什么程度,她都不会阻拦或者哀怨,小姨确实为他付出无法计算的精力和感情。 叶无道潇洒一笑,在慕容雪痕胸部轻轻一捏赶紧闪人,“有机会一定要狠狠敲诈吝啬的死老头,这次妈妈晋升怎么也应该揩点油,哼哼,过年的时候红包要他们给我们两个大红包才行。” 看遍了星空,却没有发现哪里比母亲的容颜灿烂;踏遍了土地却没有发现哪里比父亲的臂膀坚实。 这句话是叶无道在小学作文里写到的句子,慕容雪痕没有丝毫的担心叶无道会和爸妈产生裂痕,一个能够偷偷在纸上写上“母亲是美人中的美人,父亲是英雄中的英雄”的儿子是肯定不会怨恨自己的父母的。被占便宜的她娇羞着追打那个肆无忌惮的色狼…… 回到水晶宫大酒店和慕容雪痕进行最火热激情的身体融化后,叶无道静静躺在带着满足笑意沉沉睡去的美人身边,抚摸着柔滑如绸的脸颊,叶无道渐渐陷入沉思,龙组肯定不能留下来跟着自己对付南宫轮回,雪痕身边没有龙组的暗中保护他根本不放心,这样一来与南宫轮回的交锋就必须需要叶隐知心的协助,但是因为慕容雪痕才兴起真正对南宫轮回和曹天鼎的杀机,如果要让叶隐知心帮忙感觉总有点怪异,也许其他事情叶无道可以毫不顾及情谊和道德的进行交易或者利用,但是涉及到雪痕就必须是绝对的完美! 轻轻放开慕容雪痕走到阳台上点燃一根烟,这一战,不管结果如何,中国黑道的轩然大波肯定是逃不掉的了,不知道这个连锁反应会有多强烈,甚至也许是与龙帮彻底撕破脸皮的催化剂,哼,要战便战,如今的太子党也绝非你龙帮随手可以捏死的蚂蚁! “抽烟对你不好。”隔壁阳台上托着腮帮望着星空的叶晴歌淡淡道。 “姑姑你还不睡觉吗?”叶无道赶紧熄灭香烟诧异道,清冷月辉下的姑姑愈加出尘超凡,叶无道不禁生出一股自惭形秽的自卑,这种自卑就像当年第一次见到傲岸独尊的青龙。 “呵呵,突然想看看银河就爬起来了,长河渐落晓星沉,银烛秋光冷画屏,一想到这些诗句就没有来由的失落,可能是我骨子里太多愁善感了吧。” 叶晴歌轻轻叹了一口气,眼神有些缥缈有些哀怨,“天街夜色凉如水,现在又有几个人有心情卧看牵牛织女星?” “如果姑姑能够轻罗小扇扑流萤的话那一定让天下英雄尽折腰。”叶无道用半文言文拍马屁道,温暖的笑容使得冷清的季节晕染上一份柔情。 “姑姑老喽。”叶晴歌嘴角不禁流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 “姑姑的绝代风华注定姑姑是永远都不会老的,女人的气质是一样很奇怪的东西,会随着岁月的磨砺而愈加璀璨,姑姑在无道心目中永远是那个不惹俗世纷争的神仙人物。”叶无道信誓旦旦道。 “姑姑在你心目中就是这么一个遥远冷淡的角色?”叶晴歌讶然道,清灵眸子里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幽怨。 叶无道孩子般的挠挠头不知道该说什么,叶晴歌凝视着傻笑的叶无道不禁噗嗤一笑,柔声道:“傻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