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二章 金碧辉煌(上) - 极品公子

第三百零二章 金碧辉煌(上)

“杭州这座城市不像西安开封这些被沉重历史枷锁压得喘不过气的古都,她不是帝王将相的棋盘和沙场,仅仅是属于‘几辈英雄,拜倒在石榴裙下’的南齐名妓苏小小这样名动天下的女子,所以这座骨子里弥漫着婉约奢靡的城市排斥先锋艺术和油画市场,她用自己的执著显露一种一贯的温吞阴柔。” “烟水空朦,柳色如烟,一路醉意,还有龙井虎跑甲天下,杭州人真是生活在温柔乡里呢。” 叶无道和慕容雪痕坐在木舟上游览西湖,摇船极有韵味的船夫眼神柔和的望着这对幸福相依的情侣,能够给这样的人划船他的心情也舒畅许多,虽然他不知道怎么形容那个漂亮的女孩,但是他不轻意间仰首望见雷锋塔的时候想传说中的白娘子兴许都没有这个女孩动人吧。 中午叶无道和慕容雪痕在西湖畔的一间饭店挑选了杭州特色菜随意吃了顿午饭,下午两人在六和塔观钱塘江潮水,楼观沧海日门对钱塘江潮这样的诗句虽然很难真正呈现其中的意境,但是面对钱塘江的时候慕容雪痕还是十分雀跃的抱着叶无道的脖子雀跃不已,虽然叶无不喜欢拍照,但是经不起慕容雪痕的软磨硬缠只好进入状态的陪她瞎闹,一对情侣游客在同意帮他们拍合照的时候不禁瞪大眼睛,摘掉帽子的慕容雪痕那身悠闲打扮虽然隐藏一部分钢琴前的古典气质,但是仍然难掩倾城容颜,留下那对陷入震惊中的年轻情侣在六和塔慕容雪痕拉着叶无道逃之夭夭。 “雪痕,这张堪称近百年最具演绎古典神韵的钢琴专辑有希望囊括所有国际大奖吗?”叶无道从腋下穿过恰好握住那对柔软弹性的酥胸邪笑道。 “不知道,因为融入一些现代风格,严格意义上说这张专辑并不能算是古典流派的钢琴专辑,不过媒体和各种报刊杂志似乎对这张专辑有很大的期望,我有点怕他们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爷爷和叶氏对这张专辑投入无数的精力和金钱,我担心到时候的销量不尽如意。唉。”慕容雪痕把头靠在叶无道的肩膀上走在树林小经地石板路上。稀疏地阳光挤破树叶的阻拦洒落在小路上,晚秋的靜谧让人心境宁阳。 “放心吧,哪怕这张专辑只有一首《天籁》或者《轮回》就足以让世界倾倒,更不要说还有充满肃杀激昂的《金戈铁马》,寓意守候爱情的《千年》,这些歌都早已经脍炙人口,加上还有几首新创造的钢琴曲吊足了他们胃口,放心吧,这张《倾城慕容》专辑会创造唱片历史上的最大奇迹。”叶无道停下脚步放开亵渎慕容雪痕胸部的手捧着那张淡淡忧虑的小脸,情不自禁地轻轻吻住两瓣柔软红唇。 慕容雪痕踮起脚根环住叶无道的脖子极尽缠绵地与他深情接吻。灵与欲的完美结合才是完美的爱情。 一般来说,如果有谁认为世界上有十全十美的爱情,那么这个人不是诗人就是白痴,但是这对以后要在罗马教廷那个十多亿人精神信仰来源的老人----梵蒂冈教皇祝福下步入圣彼得大教堂的情侣之间的爱情就可以用完美还形容! 或许只有在离得最远的时候, 才能把曾经走过的那段日子,看地最真确最真切。 他们这对世人眼中最无忧无虑的情侣,其实曾经在三年中他们经历着无数次即将发生地生死相隔,在一次次死亡的威胁中叶无道逐渐学会坚强,逐渐开始懂得承担责任。那个憎恶婚姻恐惧婚姻的花花公子终于愿意承诺要带着心爱的女人步入教堂。 “无道,你说今天晚上是一个疯狂的夜晚。到底是什么意思?”几乎要喘不过气的慕容雪痕娇喘吁吁的靠在叶无道胸口,精致柔嫩地胸部轻微地摩擦他宽阔的胸口。 “今天晚上杭州城里的时尚电子音乐高地新金碧辉煌有一个创意策划的‘泡沫’派对,这场首开城中互动式电音舞会先河的盛会经过强大地宣传预热后今天就要拉开序幕,也许那些把这个派对宣传成荟萃国际电音最高水准的超级舞会有点夸张,但是确实有不少国际顶尖天才dj到场.所以今天肯定比较热闹。今天据说是全球排名第17位的天才djeddiehalliwell作为压轴嘉宾,不知道多少时尚男女会在这个夜晚疯狂呐喊呢。”叶无道耐不住慕容雪痕磨只好背着她走下山。轻巧如羽毛的女人身体里竟然蕴藏着让世界沉醉的音乐天赋,时不时侵犯着慕容雪痕毫无躲避处的挺翘圆润的娇臀。 “这今天才dj的成功绝对实至名归,他惊人创意和即兴发挥都有着特殊的才华,所以被世界权威的舞曲杂志mixmax极力推崇为新晋天王人物。”慕容雪痕舒服地趴在叶无道背上调皮地去抓那些不断飘落的树叶。 “能够得到雪痕的赞赏那可真不简单,今天晚上看样子不会乘兴而去败兴而归了。说到dj我突然想到如果古典能够融合这种先锋音乐的话会不会很怪异呢,呵呵,那也不叫古典音乐了,那些苛刻的老古董恐怕要跳脚怒骂世风日下吧。”叶无道拍了一下慕容雪痕的屁股示意让她不要乱动。 “无道,你说我现在给你生个孩子,好不好?“慕容雪痕眼神迷离道。 “我倒是不介意有个小油瓶,但是你知道妈妈郑重声明我们不可以在大学之前越轨,你要是忍心看到我被妈妈骂得狗血喷头的话我们现在就可以打野战进行人类最伟大的事业----传宗接代,大不了我们先斩后奏,到时候把所有责任推到我身上就行,其实我清楚老妈心里还是很想抱孙子的。”叶无道轻声笑道,和自己女人**他一般都控制在安全期内,即使偶尔的几次事出突然也都没有“中奖”。 慕容雪痕一听到要“打野战”马上不敢吱声,给叶无道生一个孩子是她最大的梦想之一,最难驾驭的不是爱情,是婚姻,她其实并不是真的迫不及待的想要现在给叶无道生孩子,只不过是简单的想要知道叶无道有这个意向而已,女人付出一切的时候要求就是男人也许漫不经心的一句话。 晚饭在杭州知味馆品尝了一顿鲜嫩小笼包后叶无道和慕容雪痕走在渐渐热闹起来的黄昏街道,广场大屏幕上放映着叶无道身旁佳人在德国世界杯开幕式上的倾情演出,一袭华服的慕容雪痕用激昂壮烈的一曲新歌《仰望天堂》揭开激情世界杯的序幕,屏幕上众多刻板的德国人都为慕容雪痕这位站在音乐领域巅峰的女神献上最高的敬意,当德国国家队遗憾告别世界杯的时候再次响起这首仿佛专门为德国制作的《仰望天堂》,那一刻德意志这个坚忍不拔的民族都开始诚心的哭泣,慕容雪痕那优雅的鞠躬赢得了整个德意志民族的心。 音乐,往往能够拨动一个民族最柔软的心灵,所以肖邦才有受到如此的尊敬。 广场上观赏这幕感人画面的人都屏住呼吸,叶无道抱着羞涩的女孩嘴角微微翘起,这些人怎么可能想到那个神圣不可侵犯遥不可及的女神此刻就站在他们的身旁,叶无道和慕容雪痕随意坐在台阶上,凝视着五彩缤纷的音乐喷泉,慕容雪痕把叶无道的手心对着自己的手心,柔声道:“无道,其实爷爷经常在书房发呆,而且每次都需要别人惊动才回神,我知道他其实很孤单,每次爷爷让我弹琴都是那首你谱曲的《曾经沧海》,今天过年你是不是可以去美国看看爷爷,而且孔雀这个丫头也很想念你,否则也不会一个人跑到上海来找你,孩子都是需要那个自己最依靠的人关心他们。” “老人都是喜欢回忆以前的事情,错的,对的,自豪的,后悔的,这这种孤独没有药可以治。”叶无道语气明显冷漠,黑色的眸子流露出一抹淡淡的哀伤。 慕容雪痕本来还想劝劝叶无道,但是感受到那股冰冷气息的就放弃了,他决定的事情很少有更改,而她也没有要刻意说服叶无道的打算,虽然不清楚这对爷孙之间为什么突然产生这么大的隔阂,但是她敏感的直觉告诉她肯定与那三年特训的原因有牵连。 “黑夜赋予我们黑色的眼睛,而我们却会用它寻找光明。死亡只是证明我们曾经活着。” 叶无道仰望着渐渐清晰的星空低声道,听着悲壮的《仰望天堂》,心中的那股悲哀渐渐被激昂代替,哼今天的我岂是被人轻易控制的傀儡,太子党,神话集团,整个南方黑道都已经是自己手中的玩偶,到时候他还要整个日本的黑道划入自己黑道帝国的版图,想想那个明仁天皇也要成为自己的傀儡叶无道就一阵快意。 慕容雪痕担忧道:“无道,你不要这个样子,都已经过去了,以后雪痕会陪着你。” 叶无道俯身咬着她的耳垂邪邪道:“今晚雪痕就好好陪陪老公,我们今天尝试几种新姿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