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一章 幸福时光 - 极品公子

第三百零一章 幸福时光

“选衣服说难也不难,能够在行走中展现女人魅力和优美腿部曲线和胸部起伏的衣物就是上品,当然还有纤美臀线,不过说容易也不容易,能够真正熨贴女人自己独特气质的衣物终究难找,这就像不是每个女人都能够穿旗袍的道理一样,说了这么多废话,最后说一句,不管雪痕穿什么都是我眼中最动人的。” 叶无道躺在床上满脸笑意看着慕容雪痕拿着一堆衣服让他挑选她今天要穿的那一套,这个可爱的傻女人,你只要随便露出一个笑容都足以蛊惑整个世界,古典如女神的你只要多解开一颗扣子,整个世界的男人都愿意拜倒在你的魅力之下。 “嘴巴沾蜜的男人都不走老实人哦。” “雪痕同志,这就是女人的最大的误区、我们男人最大的委屈了,看问题透过层层迷雾看清本质,所以你必须抛去对我油嘴滑舌,咳咳,其实应该算是甜言蜜语的反感,从而认清我忠厚老实的真实本质!” “忠厚老实?”歪着脑袋的慕容雪痕朝脸不红心不跳的叶无道做了个鬼脸。 “就不要太纠缠这个最容易让人误解的问题了,其实有些时候老实是会被女人鄙视的,你想想看,昨天晚上我要是像根木头一样横是横竖是竖的话,某个人昨晚恐怕就没有那种欲仙欲死的**享受了吧……” “你这个大色狼!” 瞬间叶无道被无数从天而降的衣服覆盖淹没,使出这招天外飞仙的幕容雪痕小嘴巴翘起得意地望着叶无道,最后发现他竟然拿着一件镂空的精致紫罗兰内衣放在鼻子前陶醉地闻了闻,羞涩地慕容雪痕扑到床上去抢这件最为性感勾媚的内衣。结果羊入虎口的她被叶无道狠狠“蹂躏”一番后才准许她重新开始挑选衣服。 最后慕容雪痕挑中最简洁地一件雪白针线衫和牛仔裤,清爽飘逸的她将自己的魔鬼身材裹进那让叶无道嫉妒的衣服裤子里后,叶无道感叹世界的不公平,雪痕这样的女人穿什么都比那些用奢华地礼服或者精美的旗袍来点缀修饰自己的女人要远远来得动人心魄。 吃早餐的时候叶无道发现姑姑叶晴歌的神色似乎有些不自然,最后她草草吃完早餐后就借口要去观赏那个吴越国钱缪留下一段佳话的凤凰山离开水晶宫大酒店,慕容雪痕望着叶晴歌清傲地背影有些纳闷的问道:“这个凤凰山就那么让姑姑倾情吗?” “据野史记载钱缪成为吴越君主之后,想要把王宫建在西湖南面地凤凰山上,这个时候有个风水术士对他说凤凰山建造宫殿王气太露,国家只能百年延续;但是如果填平西湖。建造宫殿在西湖之上,则有千年浩然正气。”叶无道望着姑姑孤独清寒的背影嘴角有着不为人知的淡淡笑意,转头给幕容雪痕温柔体贴的夹菜。 “那后来呢?” 好奇的慕容雪痕没有注意到叶无道嘴角的那抹玩味,沉思道:“想必是拒绝了,怪不得历朝历代文人骚客都埋怨杭州这七大古都之一的文化名城没有帝王之气。这么说这个吴越国君钱缪还算是个罪魁祸首呢。不过失之东隅收之桑榆,他给我们留下一个足以媲美王朝辉煌地西湖。其实古往今来哪有持续千年的王朝嘛。” “后来啊,后来钱缪就像你说的断然拒绝这个术士的建议,他回答说‘西湖乃天下名胜,安可填平?况且五百年必有王者,岂有千年而天下无真王者乎?有国百年.吾愿足矣!’这份旷达确实算罕见,足以让无数后世文人为此浮一大白了。”叶无道也有些唏嘘感叹。人心不足蛇吞象,这个是如今社会被泛滥的真理,能够控制**地人都不是凡人! “今天我们去哪里,你可是东道主,你要负责我的伙食住宿旅游购物等等等等!”慕容雪痕一脸正气道。 “嗯,杭州有几个屠宰场我比较熟悉,看样子又要做成一笔生意了。”叶无道地头哼哼哈哈道。 “死无道,你敢!?”慕容雪痕在桌子底下轻轻拧住叶无道的大腿准备随时发作。 “随便逛逛,反正不去大型商场就行。省得你又给我买一大堆东西。” 抱着好男不跟女斗宗旨的叶无道妥协道,在俏笑嫣然的慕容雪痕额头上轻轻点了一下,敢威胁老公,这笔帐晚上床上再跟你算!“只有在陪女人逛街的时候才能够真正明白如果有钱是错我宁愿一错再错这句话的真谛,老公我现在可是实实在在的无产阶级,你拉着我逛商店然后你付帐就不怕老公脆弱的心灵受到严重的创作?” 慕容雪痕宁静宜人的微笑着摇摇头,柔声道:“我知道对于今天的无道来说根本就不需要在乎别人的眼光和看法,因为以后的事实会给那些目光短浅的家伙一个狠狠的耳光,无道也是这样想的吧,你根本就不需要无聊的信用卡白金卡,因为你是资产迅猛增加的神话集团的总裁,你是南方千万人之上的太子,你更是那个吃尽所有苦头的影子冷锋,所以今天的你完全有资格断定什么才是正确,即使那是别人的眼里的错误。你现在只想做个平平淡淡的学生,因此你就会找到一种最适合这个身份的生活方式。” 叶无道不置可否的淡淡一笑,这样的生话蛮好,穿一套国际顶尖设计大师制作的衣服和穿一件普通商场中不到一百块的衬衫对于影子冷锋和现在作为浙大学生的他来说无足轻重,但是作为神话集团总裁叶氏企业继承人这样的身份出席孔家晚宴他当然不会令人作呕的摆出愤世嫉俗的个性穿套冒牌低劣服饰,但是对于细节的重视是叶无道的习惯,所以他不轻易让人发现的手巾都是刻有欧洲皇室家族家徽的非卖品。 格调,能从气质以外看出来的就不是真正的品位了。 在山外青山楼外楼的依托下西湖歌舞无止无休的愉悦了杭州百姓数百年,直到现在这座最精致的城市依然绽放小家碧玉红杏出墙般的媚人姿态。赵宋王朝不思进取的那群君臣带来的那种赏心乐事、消磨志气的奢靡之风,也不知不觉地溶进了澄澈的西湖水,孱弱的南宋遗风,潜移默化,感染影响了无数代杭州后人。 因为上次游览西湖太过匆忙根本无法领略其中的神趣,叶无道拉着慕容雪痕走在并不热闹的婉约苏堤上,因为戴着帽子的慕容雪痕刻意掩饰,加上穿着低调,并没有人格外注意这对极其般配的情侣。 叶无道似乎来了兴致,坐在杨柳树下的一张石椅上享受着慕容雪痕的按摩惬意道:“郁达夫曾径感慨说经过楚威王、秦始皇和汉高祖的挞伐,杭州人就永远处入了被征服者的地位,隶属在北方人的胯下。好一个‘隶属在北方的胯下’,真是入木三分,想想看如果不是我一统南方黑道,哼,南方还不知道要被北方黑道轻视欺负到什么时候! “无道现在应该能体会曹操那句‘如国家无孤一人,正不知几人称帝几人称王’的感受了吧?” 慕容雪痕捂住嘴巴娇笑道,但是眼神却满是柔情蜜意,站在这样一个注定惹来无数非议的顶端位置并非只有无止境的赞誉,伴随而来的还有四面八方的敌人和对手,她能做的就是默默地在背后支持这个渐渐成熟的男人。 感受到慕容雪痕那份柔情的叶无道把她压在石椅上就要亲吻,羞涩的慕容雪痕看到周围没有人后才粉腮通红的随他肆意舔弄,精致的耳垂,粉红的脸颊,湿润的嘴唇,然后叶无道的舌头滑到她雪嫩的脖子,当叶无道隔着衣服用嘴巴侵犯她不经意间背叛自己的胸部双峰,慕容雪痕呻吟一声抱住叶无道的头让他更加亲密的接触自己的**。 明天就又要离开他回美国,今天就放纵一次吧。 一阵足以让旁人喷鼻血的耳鬓厮磨后叶无道帮忙整理慕容雪痕有些凌乱的衣服,突然想到孔雀真要拿着那柄巨大的威道之剑太阿是怎样一幅滑稽的场面,着着叶无道脸上灿烂的笑容,眉枯流溢春意的慕容雪痕柔声问道:“在笑什么?” 叶无道微笑着摇摇头,把慕容雪痕搂进怀里,黑色深邃的眸子猛然迸发粲然的冷酷,雪痕,等你走后,我就拿南宫轮回和曹天鼎这两个害你担心的家伙开刀! 虽然叶隐知心近期不可能完全恢复到巅峰状态,但是这个几乎接近“毕竟寂静”“究竟清凉”境界的武道宗师既然答应出手,那么到时候只需要阻拦南宫轮回可能的逃逸就行了,这个对她来说肯定没有问题,剑道的造诣叶隐知心丝毫不逊于南宫轮回,甚至经过这场与叶无道的生死之战后还有可能晋入更加的剑境。 “雪痕,今晚我带你去一个疯狂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