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章 妩媚佳人 - 极品公子

第三百章 妩媚佳人

慕容雪痕在叶无道的威逼利诱和千呼万唤下终于眉眸含媚的开始褪下那件蓝色连衣裙,当水嫩雪白的肌肤逐渐暴露在空气中的时候,闭上眼睛桃腮粉红的美人没有发觉这个眼神肆意侵略的男人早已经血脉大张,原本安分的手也开始渐渐由她柔滑小腿完美的弧线向上攀沿。 “无道,真的要吗?”慕容雪痕手指触碰到雪白色纯清内衣的以后含羞媚意问道,半闭的秋水长眸似有似无的挑逗着即将到崩溃边缘的叶无道。 “当然,胸部大不大不是重点,美不美才是女人的关键。这个护理当然要持续性才能有效果,否则就为山九仞功亏一篑了,难道你不想要完美的黄金胸型?” 叶无道轻轻拨开那双遮掩在粉嫩酥胸上的小手,由下往上由外往内的揉捏慕容雪痕本就毫无瑕疵的**,其实白痴用膝盖想也知道慕容雪痕的圣女峰不需要这种所谓的护理,不过叶无道为了能够冠冕堂皇的亵渎圣地自然要撤个弥天大谎,从小叶无道就孜孜不倦的” 发”慕容雪痕这神圣的地带,所以驾轻就熟的他用双手的手温以及适当的力道交替来回按摩挺翘丰润的**,在力度的把握上和穴位的推摩上叶无道都是纯熟无比。 试想一个无比精通人体穴位和武道修为臻至巅峰的男人怎么可能不懂得如何让女人在按摩中获得快感! “可是我们本来就经常分开,好像不能保证持续性……” “咳咳,这个,那就更需要把握现在的时机了。放心,我会加倍努力的。你要知道女人的美是一种由内而外释放地气质释放,自从有了人类,女人的形体曲线之美就被视作美的极限,而丰满挺秀的**就是女人魅力的源泉,所以呢,千万马虎不得啊!” “但是……” “拥有完美的胸部就是精神与内涵的宝贵闪耀,才能在自信与洒脱中绽放最迷人的光彩,虽然雪痕的胸部已经很让我垂涎欲滴。但是我们地目标是没有最美,只有更美!保持**的年轻态是女性一生中坚持不懈地追求,我们应该未雨绸缪早早开始做准备,难道你不想我们到老爷爷老奶奶还能够疯狂的**吗?” “雪痕,这么抚摸舒服吗。想不想继续。要是不说我可停下睡觉了哦。” “嗯。” “这是说舒服呢还是暗示老公你想睡觉了?” “舒……舒服……” “果然是诚实的好孩子,为了奖励雪痕的乖巧听话。老公决定和雪痕共度巫山**!” 清冷月辉透过窗户洒在修饰华美地房间,大床上完美结合的男女进行着人类最原始地行为,但是因为女人的圣洁无暇和男子的邪魅黑暗,这一幕显得诡秘而和谐。 女人清纯得不惹尘埃的脸庞绽放颠倒众生的妖娆媚意,雪白的身躯紧紧纠缠着男子粗狂中孕育精致神韵的躯体,试图用似水地柔情去融化男人的身体。男人狂野而温柔的冲击似乎是想要把女人揉进自己的身体,**的摩擦和冲击让本就心有灵犀地两人更加水乳交融…… 激情过后叶无道轻轻抚摸着依偎在自己胸口的慕容雪痕的青丝和光滑后背。眯起黑眸的他虽然身心都有一种融化和升华的酣畅快感,但是南宫轮回和曹天鼎就像是两只令人憎恶的苍蝇在他心中肆无忌惮的飞来飞去,这让他下定决心近期准备对这两个家伙的行动,与“修罗炼狱”和“撤旦天使”共同誉为世界三大杀手组织的“影子”终于在销声匿迹之后再一次向敌人张开锋利的獠牙。 追求完美极致的叶无醒决定一件事情就会竭尽全力把它做成如同身边女人般毫无瑕疵,首先。南宫轮回身为中国剑道第二龙榜第五的绝顶高手,想要杀死这样一个飘忽不定的剑客几乎不可能,当然这是对于别人来说,没有挑战性的事情叶无道也不屑一顾,和南宫轮回交锋的胜负不需要推断,关键是谁还防止这个也许可能放弃拼死一搏而选择负伤逃逸的超级高手,是没有龙玥这个丫头的龙组还是叶隐知心这个近期无法完全痊愈的剑道和忍术宗师? 其次,曹天鼎这个听命于帝师柳云修这个非凡角色的刀君,目前杭州可能还有一个龙魂间接听命于他,少了龙玥这个小妖精龙组的七名成员恐怕无法和这个龙帮“魂魄”部队中的魂队抗衡,虽然曹天鼎仅仅位列龙榜第八位,但是这并不见得曹天鼎就要逊色于持有威道太阿的南宫轮回,那把刀中圣品“黄泉”听说曾经被青龙誉为天下第一霸兵! 一个已经与南宫家族貌合神离的南宫轮回并没有所谓的背景,二十年的狂傲生涯让他树敌无数,南宫家族早已经和这个心中唯剑的疯子撇清关系,不管这是表面工作还是真正想法,南宫轮回的死除了掀起黑道一阵狂澜外就没有更多的特殊意义。 但是曹天鼎不同,他的背后是帝师柳云修这个被东方冷羽安排亚洲十大威胁中第三的头痛人物,更何况龙帮这个阴魂不散的黑道魁首,一想到龙魂和中国政府的紧密联系就让他感到不安,看样子这次行动势必要牵扯出一些原本始终潜伏在水面下的势力了。 慕容雪痕最喜欢最痴迷的就是叶无道这个无羁浪子皱眉沉思的模样,喜欢他安安静静躺在自己身边完完全全的占有自己,小手轻轻抚摸他身上一道道纵横的伤疤,这些都是成熟男人的标志呢,这个世界还有几个男人有这样的辉煌痕迹!虽然每道伤痕看上去都让她一阵彻骨心痛,但是心中同样充斥着幸福和骄傲,有几个女人能够拥有这样一个男人的青睐? “雪痕,你说天下第一霸兵黄泉和威道之剑太阿哪一个听上去比较嚣张?” 叶无道把手作恶地从背后沿着雪嫩肌肤伸入慕容雪痕臀瓣之间笑问道,意识到太子党真正能够跻身顶尖高手的匮乏后他便把萧破军送往干爷爷那里进行最高科技也是最残忍的训练,叶无道知道这种训练不仅仅是要挖掘出一个人的**最大潜能,它更主要的是将你的精神折磨到扩张足够惊人的程度,萧破军的巨大潜力叶无道可以明显的感受到,所以他希望萧破军能够强大到自己不在太子党也能够率领战魂堂应付各种超强度打击,现在他在考虑是应该给他南宫轮回的威道“太阿”还是曹天鼎的霸兵“黄泉”。 被突然侵犯的慕容雪痕媚眼如秋水涟漪的娇腻呻吟一声,虽然眼神哀怨却依然悄然改变睡姿让叶无道的那只手更容易进入那羞涩的神秘后花园,略微湿润的感觉和心爱男人极富技巧的细微摩擦让她的肌肤蒙上一层朦胧的桃红色。 “天下第一霸兵,好一个冥器黄泉,啧啧,传闻百年前刀尊李嫁轩便是凭借这把黄泉连续两届夺得龙榜榜首的王者宝座。威道之剑太阿虽然兵器榜上落后一名,那也是久负威名的上古神兵,都是可遇不可求的圣兵啊!” 叶无道轻拢慢捻的在慕容雪痕那圣洁神秘中孕育妩媚淫糜的湿润花园,慕容雪痕如蛇般的身躯渐渐开始颤抖,慢慢不由自主地贴紧叶无道的身体寻求温暖和刺激,她的身体面对叶无道总是会尽情的绽放,虽然很多时候她都在担心自己在床上的表现会不会太放荡,但是叶无道没有告诉她这就是天生媚骨的绝世尤物应该具备的气质,最神圣气质的背后蕴含着对心爱男人最放浪的妩媚! “我想那个‘黄泉’听上去比较有气势,天下第一霸兵,一听就有一种惨烈悲壮的氛围,而且好像刀的霸道和剑的优雅是截然不同的吧,不管太阿古剑多么无可匹敌,感觉上终究有一股贵族气息。” “嗯,那就要霸兵黄泉,至于威道太阿到时候就给孔雀当礼物吧,反正我还欠她一样合适的礼物。” 叶无道释然道,把手指放在慕容雪痕嘴唇边眼神暧昧地凝视着这张春意盎然的脸孔,全世界的男人都在疯狂嫉妒吧,慕容雪痕乖巧地张开温润的嘴巴含住他的手指慢慢吮吸,时不时调皮的用那柔滑娇嫩的丁香小舌舔弄指尖,舒服得闭上眼睛的叶无道慢慢感受这至上的舒畅享受,因为慕容雪痕有一只手已经开始悄悄握住他的火烫坚挺缓缓套弄起来。 仔细吮吸着叶无道手指的慕容雪痕余下的另一只手慢慢推倒轻微呻吟的他,爬到他身上让自己的酥胸紧紧温润在叶无道的嘴唇边,两人用另一种更加挑逗更加细腻的方式发泄内心滔天的**,嘴唇,手指,下体,两人毫无顾忌的享受这个甜蜜的夜晚…… 隔壁静静站在阳台上的叶晴歌面红耳赤的逃进自己的房间,清冷脱俗的宁静气质茫然无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