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九章 爆发愤怒 - 极品公子

第二百九十九章 爆发愤怒

慕容雪痕和叶晴歌在杭州几座佛法森严的古寺逛了一天后拿着古稀和蔼的主持赠送给她的几本古色古香的《大般涅磐经》《杂阿含经》回到水晶宫大酒店,兴致勃勃的她亲自下厨做了满满一桌饭菜后却怎么也等不到叶无道,最后只好和叶晴歌两个人了然无趣的草草吃完这顿晚饭。 坐在精致房间的阳台上慕容雪痕凝望着满城的繁华灯火,灯火阑珊处,回眸总是伤情,爱上这样一个男人,她从小就是满怀着感恩的心情,因为被这样一个孤独的男人深深思恋着是她坚持用音乐打动世界的信仰来源。 洗澡后她换上一袭自己的顶尖设计师裁减的蓝色连衣裙,经典的蓝色诗赋让她如爱琴海女神般令人倾倒,记得叶无道曾经抱着她说过自从维纳斯从白色贝壳和浪花中诞生的那一天起,古老的爱琴海就是为女神准备的海域。 慕容雪痕想到希腊这个把她誉为音乐维纳斯的国度不禁自嘲的摇头苦笑,要是自己真的有那么如巴特农神庙里那些迷人雕像的飘逸典雅,叶无道这个坏蛋怎么可能这么无所谓,难道他不知道自己后天要赶往美国准备第一张专辑的最后录制吗。 托着粉嫩的腮帮哀怨的叹气,慕容雪痕赌气的噘着小嘴,我知道你是为了能够尽快和雪痕走进楚蒂冈的圣彼得大教堂,可是我宁愿现在和你多呆一会儿,人家昨天晚上又不是故意不和你一起睡觉,可是姑姑就在隔壁我怎么好意思像个小花痴跑到你的房间,妈妈都警告我们结婚前不许发生那种事情呢…… 叶无道深情凝视着唉声叹气喃喃自语的小可人。嘴角悬挂着苦涩的笑意,知道吗,不是我不想吃你亲手做地饭菜,不是我不想抚摸你的脸颊,不是我不想聆听你的天籁,只是自己在命悬一线间依然惦记着你的笑颜,如果不是面对神似雪痕你的叶隐知心有刹那间的失神,又怎么可能被一个小小的莲花法印而负伤,如果不是两个龙榜高手的神秘出现。我怎么可能第一次食言? 感受到熟悉气息的慕容雪痕猛然回头,扑进叶无道地怀抱紧紧搂住这个让自己愿意付出所有的男人。 一个女人可以愿意为心爱的男人去死,但是都不会愿意他爱上另一个女人。 但是,慕容雪痕愿意,因为她几乎生存的意义就是为了叶无道的存在。这样一个傻傻地女孩却凭借让世界嫉妒发狂地音乐天赋征服历史上任何一个著名的帝王君主都要辽阔地版图。 叶无道抱着柔软的身躯。原本一直紧绷着的神轻和身体都彻底放松,一方面水晶宫附近有整个龙组成员的守护。还有就是面对这个比自己更了解自己的女人面前他不需要做任何多余的事情,她就是他最温暖的港湾,如果说叶无道会在谁面前真正无法抑制地流露真实感情,那就只能是青梅竹马心有灵犀的慕容雪痕! 现在的她这一身得体的连衣裙用饱满的蓝色和飘逸不轻薄地质感营造出古典的氛围,富有悬垂感的面料和上身希腊式的裁减,让衣服的每一条褶皱都溢出古希腊雕塑般的流畅和华美,更加难得是这份正统的典雅中适当的为慕容雪痕量身打造了一丝妩媚。 叶无道爱不释手的环住慕容雪痕纤细而富有弹性的小蛮腰。连续对阵三大龙榜高手级别人物的颓丧一扫而空,下巴抵着她的小脑袋眯起眼睛微笑道:“说吧,要怎么惩罚负荆请罪的老公,呵呵,只要不是罚我今晚不准和你睡就什么都行。” 等着慕容雪痕开口的叶无道突然发现怀里的佳人开始偷偷哽咽。慌张的他赶紧捧起慕容雪痕泪流满面的小脸万分懊恼的心疼道:“雪痕,怎么了,是在怪罪我没有准时回来吗?是我不对,不该轻易给出出许诺,下次就算是爬老公也要按时爬到雪痕面前,不要哭好不好,我会心疼的,乖,不要生气,以后我再也不会这样了。” 操!南宫轮回,你这个该死上一万次的混蛋,这次是你逼我动手的,就算叶隐知心袖手旁观我拼着重伤也要把你打入地狱的最底层!什么狗屁龙榜高手,老子这次就让你彻底完蛋,竟然惹得雪痕这么伤心,南宫轮回你就准备等着影子冷锋的真正暗杀狂潮吧! 曹天鼎,原本现在还不打算动你,现在我怎么都要给你留下不可磨灭的记忆,一只手,一只用刀的手! 叶无道冰冷入骨的杀意和滔天的黑暗气息迫使整个暗处的龙组都开始身不由己的颤栗。 黑暗中的君主终于暴露狰狞的杀戮,影子的冷锋所指,没有人能够安然无恙,世界黑道三年中被影子冷锋带起的那抹惨烈的血红是黑道不能不记载的屠戮。 龙组所有成员都开始祈祷那个即将倒霉的家伙赶快准备棺材。 因为三年中能够让冷静得不像人类的少主爆发式愤怒的次数只有寥寥三次,每一次带来的都是满天的血腥杀戮和生命流逝,第一次少主单身杀入被誉为杀手圣地的撤冷城,数百人一夜之间被暗杀殆尽; 第二次被教廷神圣武士疯狂追杀半年后少主在暗杀三名主教和一名枢机主教后潜入梵蒂冈总部,闯入禁地直面教皇,事后雷霆大怒的教皇狠狠斥责神圣武士部队的负责人,就是那位被誉为欧洲“太阳王”的战神帝莱茵修斯; 第三次,整个龙组因为被雇主陷害而陷入绝境,几乎丧失理智的少主超越常理的展开一场龙组也不敢也不愿提起的杀戮。 少主用血腥的事实告诉他们:禽兽尚且有半点怜悯之心,而我一点也没有,所以我不是禽兽。 叶无道寂清到冰点的冷酷的神色带着最深层的愤怒,全然不见平时的轻狂张扬。 慕容雪痕望着那张忐忑不安的沧桑憔悴脸庞,这样一个喜欢玩弄世人不把任何人放在心上的男人这个时候因为自己像个傻孩子般害怕紧张,带有浓烈负罪感和幸福感的她轻柔的揉着叶无道紧皱的眉头抽泣道:“你告诉我你是那个三年里杀戮无数的影子,我不是傻瓜,知道那么多的杀戮背后必然意味着无道的强大,这一点从龙组对你的崇拜就可以证明,但是我看到你的衣服上有这么多的打斗痕迹,虽然细微,但是在我眼里都是那么的触目惊心,因为着每一条痕迹都清清楚楚地告诉我你当时的危险处境,能够让无道陷入这样处境的肯定不是我能够想象的敌人,但是雪痕却还要埋怨着无道本来就无足轻重的失约,听到你说的那些话,你知道雪痕有多么心痛和悔恨吗?如果无永远不回来,那才是最大的失约,所以我现在好怕……” 眼角湿润的叶无道仰首拥抱着止不住眼泪的慕容雪痕,南宫轮回和曹天鼎,这次我和你们没完! 为了雪痕,什么龙帮什么帝师,什么韬光养晦什么隐藏实力,什么退一步海阔天空什么小不忍则乱大谋,这些统统滚蛋! “傻瓜,这个世界上现在能够要你老公性命的人只有两个,但是他们都不可能主动对我出手,所以你根本不需要担心,我之所以这么狼狈都是因为我想玩玩这几只老鼠,你知道,猫抓到老鼠之后是不会马上进餐的,而是玩够了老鼠之后才心满意足的吃掉它们,你说老公我怎么可能被几只手中的玩物干掉?哦,我知道了,肯定是雪痕以为我很没有用,是不是?”叶无道半抱着慕容雪痕走回房间,亲着那雪嫩晶莹的脸颊柔声道。 已经心痛得说不出话的慕容雪痕哽咽着使劲摇摇头,纤弱小手紧紧抱住叶无道宽阔的肩膀。 “雪痕,不要怕,我已经不是小时候那个需要一大群保镖重重包围的纨绔子弟了,记住,你的老公即使今天也许还不是最强悍的人物,但是已经足以让任何想要和我作对的人深深忌讳,因为一点点的轻举妄动都让他们遭受灭顶之灾,再强大的敌人在我眼中也只是塌脚石而已,龙帮,青龙,都是如此!” 叶无道摸着慕容雪痕的脑袋温柔道,此刻的似海深情和前面深入骨髓的阴冷形成天堂和地狱的反差,“总有一天,他们都需要匍匐在我的脚下,这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无道不生雪痕的气?” 被吻去泪水的慕容雪痕乖巧的依偎在叶无道的怀抱,凄美的倾城泪颜开始逐渐绽放惊人的妩媚风情。 整理完异常情绪的叶无道拍了一下慕容雪痕娇嫩的臀部,把她轻轻放倒在床上,凝视着那对同时散发圣洁和淫糜气息的胸部,邪笑道:“当然没有生气!雪痕,似乎很久没有给你做胸部按摩护理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