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八章 夫唱妇随 - 极品公子

第二百九十八章 夫唱妇随

叶隐知心没有说话,把那把雪魄月牙横放在自己大腿上,渐渐闭上那双眸子如同老僧入定般岿然不动,冥想是忍术最基础也是最晦涩的修炼精神路径,她每天都会有将近六个钟头的冥想来锻炼自己的意志力,六个钟头的冥想绝对是惊世骇俗的漫长,日本忍术四大宗师中望月守云和风魔次郎冥想能够达到每天四个钟头已经是世人深深敬畏的壮举,被日本人当作神看待的武藏玄树据说是五个小时,由此可见日本最年轻的宗师叶隐知心达到今天的武学成就绝非不敢相信。 “那名应该擅长用刀的龙榜高手也许不能看破你伪装实力,但是我感觉到那个持有威道之剑的男人可能对你有所怀疑。”叶隐知心心如止水平静道,晋入剑道的世界她终于恢复没有认识叶无道之前的那份宁静致远。 “什么人最会保守秘密?”叶无道嘴角勾起一个冷酷的笑意。 “什么人最不会说话就是最能够保守私密的人。” 叶隐知心食指在雪魄月牙的剑身上轻轻一点,一圈绚烂的晶莹流华般扩散,“所以答案是,死人” “只有死人才会永远闭上嘴巴。” 叶无道站起身冷笑道:“威道太阿,南宫轮回,你应该听说过吧,南宫世家中的不肖子孙却是个杀百人如给草芥的武道天才,龙榜第五的绝顶剑客,反正我迟早也要对南宫世家这个华夏经济联盟的一份子动手,先把这个心腹大患铲除也是上上策,这个家伙可不是龙帮的是狗,我动手没有人会阻拦,想要他死的人何止成千上万。” “虽然你能够稳胜南宫轮回,但是想要置他于死地恐怕不可能。龙榜第五,威道之剑,我实在想不出你有什么理由让他陷入必死之境。” 叶隐知心抚摸着那柄水月流的宗主信物雪魄月牙,六百多年来从来没有男人碰过这把雪魄清灵之剑,更不要说拿去砍树和作衣架这种罪大恶极的亵渎,但是原本应该死上几百次的叶无道让她无法用平和心境中地思维方法对待,这不是因为叶无道强悍得几乎神秘这个缘故,原因叶隐知心自己也很迷惑,所以她清楚自己如果能够悟透这一关。也许自己的武道境界能够再提升一个层次从而真正抗衡龙榜前三这个级数的对手,但是如何领悟她根本就毫无头绪。 “山人自有妙计。定叫南宫轮回永远留在杭州这块像他一样永远没有帝王气息的风水宝地,老婆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叶无道突然意识到些什么潜入树林,影子冷锋在黑暗中的如鱼得水让晋入剑境的叶隐知心明白为什么叶无道能够在世界黑道掀起波澜,这个家伙竟然能被罗马教廷三分之一的神圣武士追杀大半个地球却总能够不落下风安然逃逸,这种想想就热血沸腾的事情的缔造者这个时候拧着可怜地野兔朝噗哧一笑心境失守的叶隐知心走来。 “笑什么,我还不是怕你饿。你以为很多人能够吃到影子地烤兔肉吗!”虽然奇怪为什么冥想中冷清的叶隐知心会丧失剑境。叶无道还是利索的把野兔清理干净烤熟,三年的暗杀生活让他在野外的生存能力绝对比蟑螂还蟑螂的顽强。 “你还没有告诉我你怎么对付南宫轮回,我说过他也一直在刻意隐藏实力,你现在没有合适的兵器怎么和他交手?”叶隐知心坚持不懈地问道,突然脑海中冒出一个荒唐可笑地念头:把雪魄月牙借给他对阵高深莫测地南宫轮回应该胜算更大吧。 “真的想知道?”叶无道奸诈笑道,熟悉的招牌式狐狸笑容让任何人都不敢掉以轻心。 叶隐知心聪明的不动声色,这种人就知道设圈套挖陷阱让别人往里穿往下跳。她可不想 “不想知道拉到,唉,我这个完美计划可是蕴含巨大的智慧和阴谋,不知道到时候会引起中国黑道多大轰动,应该足以载入黑道史书吧。既然某人不想知道我也就不自作多情的多费口舌了。” “你……” 叶隐知心一阵无语,叶无道这副无辜的模样惟妙惟肖,惹得叶隐知心又有拿雪魄月牙月下练剑地冲动,说实话,叶隐知心暗自庆幸有这样一个精通乱七八糟武功的家伙练剑,更何况还知道这个家伙的隐藏实力肯定在自己预料之上。 “我一个人当然不能干掉南宫轮回,毕竟青龙也未必有这个把握,但是现在我还有一个很重要很关键的帮手,哼哼,联手的话一定可以把这个南宫轮回打入十八层阿鼻地狱,这个王八蛋敢和曹天鼎这个老乌龟合伙算计我,我倒要看看在南方这个我地地盘你这条强虫怎么都我这条地头蛇!” “联手?谁,难道杭州还有第三位龙榜高手?”叶隐知心没有想到这个可恶的家伙还藏了这么一手,阴险狡诈卑鄙无耻下流这些从叶无道那里刚刚学到的词汇统统还给他。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喽。” 叶无道把撕下一大块烤熟的兔肉递给叶隐知心得意道,和实力丝毫不弱于南宫轮回的叶隐知心联手不敢说有十成把握击杀这位龙榜前五的超级剑客,八成把握肯定有,加上细节的安排,叶无道有信心让南宫轮回葬身杭州。 “我?” 叶隐知心诧异道,接过鲜嫩的兔肉小心翼翼的撕下一丝放进柔嫩的樱桃小嘴,这个人的思维还真是天马行空的跳跃,本来她还在考虑怎么在这伤势没有完全痊愈的糟糕情况下怎么避开南宫轮回和曹天鼎,但是他却已经准备主动出击,抚摸着似乎被叶无道这个提议激发灵性的雪魄月牙。 叶隐知心手掌轻轻一抹清亮长剑,雪魄月牙铿然出鞘,一道雪白的光华划破夜幕。 “这叫做夫唱妇随,夫妻合心其利断金,放心吧,南宫轮回这次死定了。” “……” 树林间再次光华流转。剑影缤纷。充沛无匹的剑意,纷纷倒塌的大树,毛骨悚然的惨叫,构成杭州野外月夜最诡秘的一幕。 “你知道我为什么违背水月流地戒训不杀天皇吗,甚至还成为他的剑道老师?” 叶隐知心坐在那横亘在溪水之上的枯树上,叶无道依旧把头放在她的大腿上手里把玩着清辉熠熠的雪魄月牙,这种待遇恐怕全世界也找不出第二个男人。 “总不会是你对那个明仁天皇有好感吧,小心我一吃醋就把整个日本皇室暗杀个一干二净。” “我不介意再练一次剑,你要清楚十年前我一天需要练剑十二个钟头。这次踏上中国似乎根本就没有怎么练剑呢。” 叶无道开始抱着叶隐知心的大腿一脸谄媚地望着逐渐散发清冷气息的她,虽然徒有杀意没有杀机。但是这个女人可是日本当之无愧的剑神,信手一剑那也是杀伤力惊人,而且叶无道根本就不敢还手生怕这个痴情于剑道的女人越来越兴奋,这种意味着只能挨打地吃亏事情叶无道是再也不想做了。 “你似乎是唯一能够两次从青龙剑下完好无损的人,我想你应该比较熟悉青龙地剑道修为,所以和你练剑比较事半功倍,对于能够提升剑道修为的事情我从小就是不遗余力的去做。” “你还是说说看身为水月流宗主的你为什么不刺杀明仁天皇的原因吧。” 头冒冷汗的叶无道死死抱住雪魄月牙不放。却没有察觉叶隐知心秋水长眸中的那抹戏虐。 “因为这今天皇曾经说过:今天地日本。是建立在这种大量地牺牲基础之上的。一个肯对罪孽深重的侵略战争作出忏悔的天皇,我似乎没有理由拔剑,当然这还不是我不杀他的第一原因,我前面说过真正幕后掌握日本的人不是内阁和天皇,因为他们都是傀儡,不管甘心或者不甘心,这都是他们无法否定的身份。” 叶隐知心没有拒绝叶无道给她脱去鞋子。当他温暖地手触碰到自己的脚,从骨子里憎恶男人的她并没有反感,水月流虽然不排斥男性成员,但是从第一任宗主开始六百年来从没有男人能够成为水月流的精神领袖,孤傲的叶隐知心自然对坚持男尊女卑地日本男人没有丝毫好感。因为她已经站在众人之上。 “天照神社,日本天皇希望你能够助他一臂之力打破自己的傀儡身份,成为真正的日本精神支柱!难道他想成为明治维新以来最具实权的天皇?真是一个野心家,天照神社被这样一个野心勃勃的人暗中仇恨想必是一个最大的隐患,功高震主,天照神社这一震就是整整六百年,日本历任天皇或多或少都有些抱怨吧。” “那些没有丝毫抱怨的天皇就是被我们水月流成功刺杀的天皇,要怪就怪他们太没有志向。” 叶隐知心突然惆怅叹息,如果十年间不是还要纠缠这些俗事,她的剑道修为恐怕已经可以媲美青龙萧易辰了。 “那你是不是答应我一起联手刺杀南宫轮回?” 叶无道有些忐忑问道,毕竟叶隐知心和自己不同,她显赫敏感的身份让她必须步步为营,所以就算叶隐知心斩钉截铁的摇头拒绝叶无道也没有任何不满,可以说他根本就没有真正打算让叶隐知心出手。 “嘿。” 但是叶隐知心作出让叶无道大吃一惊的决定,她笑望着叶无道不敢相信的惊讶表情,极具小女人媚态嫣然道:“我就是不想看到你什么事情都早早知道的可恶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