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七章 日本黑道 - 极品公子

第二百九十七章 日本黑道

叶隐知心看着这个玩弄两大龙榜高手如手心玩物的家伙此刻却满身湿漉漉的站在溪水中央不禁开颜轻笑,身居幽篁里的绝代佳人这抹黄昏中更显璀璨的笑容让狼狈的叶无道看得心神摇曳,叶隐知心这时千年冰山融化般的妩媚风情让他忘记上岸。 似乎察觉到叶无道的不对劲,叶隐知心赶紧吝啬地收敛笑意却还是被叶无道一把握住一只柔弱的玉足拽入小溪,浑身湿透的叶隐知心站在只到膝盖的溪水中秋眸幽怨地凝视着哈哈大笑的叶无道,后者却逐渐由得意转为震撼,最后万流归宗的变成垂涎三尺的色狼模样。 此刻的叶隐知心那素布雪衣因为被浸透的缘故绝美诱人的曲线毕露,白色长袍紧紧贴在那晶莹雪嫩的肌肤之上,勾勒出纤细柔和的身段,垂下的黑发没入清澈水流,额外衬托出脖子的雪白剔透和浑圆肩头的圆润曲线。 钟情于剑绝顶于剑的叶隐知心自然散发着一股怯生生的纤弱,那双裸露的玉足水中优雅站定,风吹衣袂青丝,仿佛神仙人物。 “你不会是想拿雪魄月牙拿我练剑吧,我现在可是没有任何兵器,这样不公平!” 叶无道看见叶隐知心扬起那把清亮长剑放在最后的那抹夕阳余辉中,不禁有些忐忑不安,虽然说这个把这么个大美女拉扯到水里的坮作确实不够文雅,也确实罪大恶极不可饶恕,但是真的看到叶隐知心长剑清鸣他还真有点忌讳,也是,谁敢在日本剑道第一的宗师面前无所谓! “哦,本来我是没有这个练剑的打算。不过经过你这么好心的提醒我,我自然不好拂逆你的心意,你说是不是啊,我地‘好老公’?”叶隐知心挑眉嫣然笑道,只不过谁都能感到她在说“好老公”这三个字的时候杀意盎然,雪魄月牙也是一阵雀跃的清颤。 “难道你想谋杀亲失不成,你这样做也太不厚道了吧?你要知道我做你的男人需要承担多大的风险。日本那么多男人一想到你和我每晚都那个还不全部疯狂暴走,真不敢想来几千万两眼发红的男人恨不得扒我皮抽我筋喝我血的场景是怎样地恐怖……” “死到临头还没有觉悟。你放心。你死了就没有人会来纠缠你。” 霎时间杀机四伏。剑影辉煌,清流暴溅,光华流转,不时夹杂着不合时宜的嬉皮笑脸求饶声和咬牙切齿怒斥声,这道风趣十足地风景平添冷秋潇潇中地一抹亮丽风姿。 火堆旁叶无道光着膀子烘烤衣服,叶隐知心在叶无道百般纪缠下终于肯把外面那件湿透地白色袍子褪下,在日本被誊为“妖刀不出。谁与争锋”的雪魄月牙在被叶无道在用作柴刀砍倒一棵树后此刻更是可怜的成为架衣服的东西。 叶隐知心无奈地瞪着这个落井下石的卑鄙小人没有想到他恢复的速度根本和自己就不是一个层次,最后他那招太极揽雀手配合大力龙爪手瞬间就把雪魄月牙夺去,看见遭殃的雪魄月牙她恨不得把这个仗势欺人地家伙放在火上烤熟。 天法地,地法人。人法道,地法自然,叶隐知心修炼二十多年才达到古井不波的这种自然心境不经意间就被叶无道的举动和言行刺激得波涛汹涌,但是更加危险的是叶隐知心自己似乎完全没有察觉自己的失态,忘情就意味着忘记悲哀忘记欢喜忘记愤怒忘记失落,这样才能人剑合一超脱世俗地禁锢,才有可能完成水月流六百年来的梦想,打破武道极限之壁! “不介意给我透露点日本黑道的内幕吧?”叶无道微笑道。 “对于我来说根本就没有国家这个概念,剑道才是我终生的唯一目标和信仰支柱,我是一个被师傅收养的孤儿,仅此而已。”叶隐知心皱眉道,似乎很反感叶无道把她当作日本人。 “日本黑社会势力似乎从来不知道安分守己,难道你们日本国家政府就不懂得适当抑制吗?比如山口组就极力渗透台湾政治,利用台湾根深蒂固的‘黑金政治’打入政府高层和核心,暗中控制和拉拢台湾本土黑帮在向经济和社会领域渗透的同时,也大力参与政治活动,以合法掩护非法,以非法扩张合法,这就像是披着羊皮的狼在羊圈中肆意撕咬,这他妈的无耻,要是在中国大陆南方我一定让他们和那群汉奸走狗统统下地狱!”叶无道冷笑道,轻轻挥舞着手中沦落到当衣架的雪魄月牙。 “你该不会是酸葡萄心理吧,在嫉妒日本能渗透并且进而控制台湾黑道?也难怪,中国政府打击黑帮素来以严厉著称,文官治国就是有这种好处,黑道虽然不能被完全剿灭,但是想出头也绝无可能,所以你的太子党若非仰政府之鼻息不要说大半个南方,就算是北方也未必不是你的囊中之物。当然,龙帮是一个超然的存在,我想这个原因不需要我这个外人解释。” “酸葡萄多少是吃了点,台湾黑道可是块大肥肉啊,日本企图控制台湾黑道其实就等于把双方阵地直接拉到中国的前沿,所以这样一来我们怎么动作都是吃亏,没办法谁让太子党的起步晚,否则那些跳梁小丑哪里能这么胡乱折腾,老子先屠是狗,再杀病猫,哼哼!” “先屠走狗,再杀病猫。” 叶隐知心轻念着这句话哑然失笑,突然歪着脑袋问道:“你似乎是个标准的仇日愤青。” “偏执的政客,愚昧的大众,肮脏的国度,还有泛滥的**。这样一个国家想让我有好感都没有半点可能,你应该清楚,我不是那种容易被舆论和媒体引导的人,我有自己的坚定立场,关于日本这个国民自尊程度国际排名最后的国家的资料文献我翻阅不少,劣根性和丑恶性我知道理解的肯定比你要好多。” “我保持中立。”叶隐知心捂住嘴巴笑道,这个家伙认真起来的很可爱。 “日本黑道的真正格局是怎么样的?“叶无道单刀直入道。 “山口组虽然分裂成英式弈、田刚裕雄、山本光和茂田重政四大派系,貌似群雄分割混乱不堪,但是如果我没有预料错误的话,这一切都在原山口组组长也就是英式弈的爷爷渡边芳的控制之下,英式弈的接班肯定是没有疑问的事情,关键是山口组目前无法吞并其它几个大的势力,比如山口组之外最强大的黑帮组织神户组。总的来说日本的黑道比中国要混乱,因为南方的太子党几乎已经肃清残余势力,北方现在也弄出一个貌合神离的北方黑道联盟,日本硝烟四起的黑道纷争是政府无法控制的,而且我不妨告诉你,日本政府不是掌握在明仁天皇手里,也不是掌握在首相和他的内阁手里!” 叶隐知心接过温暖的袍子和饱受委屈的雪魄月牙,不经意间看到叶无道伤疤纵横的裸露上身,诧异间流露出一抹温情。 母性是女人最深层的天性,就算是忘情于剑的叶隐知心也不能免俗。 “天照神社!” 叶无道缓慢穿上衣服道,掌握一个国家的精神信仰所在,那就是最高的统治者! “不错,就是这个天照神社,神社里面的一名普通祭祀都能够让政府高官卑躬屈膝,而守护天照神社的天镜剑会也和我们水月流抗衡整整六百年!” 叶隐知心双手练习着繁琐深奥的莲花法印,故意放慢动作的她有意无意的在给叶无道做示范,叶无道虽然天才,在刚才的交锋中也只偷学叶隐知心近百种结印的两种而已,所以这个时候他目不转睛地盯着叶隐知心纤手的流转翻动。 闭上眼睛叶无道慢慢咀嚼叶隐知心故意送给他的这笔巨大财富,囫囵吞枣的记下所有招式后他开始慢慢的演示这些玄妙的结界契印。 “你要走了?”叶隐知心淡淡道。 “嗯,我心爱的女人在等我。”叶无道犹豫了一下随即坚定道。 有些谎言能够心安理得的骗女人一辈子,因为这是美丽的谎言,但是有些谎言一旦戳破就无法挽回,叶无道不想隐瞒这个也许在将来会面对的问题,也许有点自作多情,但是叶无道始终都没有在这个兰质妙心绝顶灵慧的女人面前撒谎的**。 “你这段没有痊愈的时间里最好不好离开杭州,我们联手的话算硬拼两个龙榜高手也不是问题,而且,我也希望你能够迟点回日本,要知道距离是婚姻和爱情的杀手,虽然我们心有灵犀,但是三百六十病中只有这个相思最析磨人,我怕你因为想念我而过渡的消瘦憔悴,那就是我的罪过了……” 原本还一本正轻的叶无道越说越荒唐越偏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