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六章 无道知心 - 极品公子

第二百九十六章 无道知心

半壁残阳如血,黄昏悄然回眸,夜幕犹抱琵琶半遮面。 叶无道闭上眼睛似乎是在感悟这份由辉煌转入寂静的轮回之劫,淡淡道:“是。” 叶隐知心沉默不语,最后脱下朴素干净的白色麻鞋放在树干上,那双毫无瑕疵的纤弱玉足浸润在清凉的溪水中荡起一圈圈柔和的涟漪,就如同两人此刻的心境般柔软的禁不起一点点推敲。 “你说说着水月流吧,这样一个神秘的日本黑道禁区谁都想窥测一番,今天能够和堂堂水月流宗主面对面的谈话应该算是三生有幸吧。”叶无道睁开眼睛自嘲道,手中的薄如蝉翼的那片雪刃闪耀着漂亮的光彩。 “也许世人一说起水月流都会联想到刺杀天皇这四个字,也难怪会有这种感觉,因为水月流创建六百多年来与日本皇室有太多的纠葛牵连,刺杀天皇是水月流宗主继任必须执行的任务,但是你知道水月流第一任宗主的真实身份吗?”叶隐知心轻轻摇晃着自己的小脚,感受到叶无道因为自己的提问而刻意营造的疏远气氛不禁有些不满。 “有两个版本,一个就是身为日本皇室中的非正统皇族人士,空有盖世才华和满腹韬略却无法一展抱负,最后可能因为某个心爱的女人被皇室钦定为皇后什么的,一怒之下拔剑为红颜;第二个版本,如果水月流第一任宗主是女人的话,那么她可能被天皇深情的占有然后无情的抛弃,最后由爱生恨就干起刺杀天皇的诡异行经,于是便上演了这数百年的戏剧。”叶无道漫不经心道,一般来说庸俗小说地套路就是这个。 “虽然你说得很符合日本国民中的传闻版本,但是真相是水月流第一任宗主是日本天皇的女儿。历史确有记载的清月公主,她是历史上最有希望成为第一个女性天皇的绝代天骄!不管清月公主在朝廷上多么智慧超群舌战群雄,在战场多么骁勇善战开拓疆土,女人执掌国家这是许多人绝对无法容忍的大逆不道的事情,结果可想而知,极具野心地公主和整个国家权力中抠开战,其中守护国家神舍的天镜剑会和后来地亲治天皇最终成为笑到最后地人。” 叶隐知心抚摸着那把曾经伴随清月公主叱咤沙场地雪魄月牙淡淡道。水月流第一任宗主的文治武功都是绝代第一,每次面对那座刻有水月流九大戒训的石碑。她都会陷入对这个遥遥六百年前的女人的憧憬中去。 “难道是日本的武则天。有趣有趣。” 叶无道最钦佩的就是立下无字碑功过由后人定论地这位铁血女皇。抬头望着露出小女人娇憨态的叶隐知心不由得眼神痴迷,这样的女人一颦一笑都足以让人神魂颠倒,如果不是和慕容雪痕相处那么长时间哪怕是叶无道也拜倒在叶隐知心祸国殃民的石榴裙下了。 “可以这么说,虽然清月公主没有武则天的那那种刻骨绝情,但是在武道上地成就却是让无数男儿汗颜,水月流的根基就是她一人创建,由此可见她的武学天赋是多么惊人。如果不是她在这场政治交锋的尾声自己因为不必要的怜悯而葬送近十年的心血。她也许改变了整个日本的历史!” 叶隐知心眼神迷离神往道,手中的雪魄月牙似乎感召到主人的那股情绪而颤颤悲鸣。 “于是她开始痛恨这个古板阴险的皇室和国家,然后一手创建水月流刺杀天皇为使命,真是一个疯狂的女人,男人和女人终究是不一样的。我们男人争锋天下有时并不一定是为着问鼎江山或者倾情美人,吞食天下的过程才是最吸引人的,想那秦始皇看着关中逐渐拔地而起的六座各国风格的宫殿建筑一定最有成就感,因为这个过程千军万马纵横天下,与旗鼓相当的对手沙场对弈,与红颜知己指点江山,看着整个天下的大地一寸一寸纳入怀中,那才是最让男人为之热血沸腾的!所以如果我是她,就会带着无法问鼎的这份遗憾独自离开,而不是执著不放。” 叶无道飘下树干悄然落地道,手中的那片雪刃带着优美的弧度缓慢划向叶隐知心,后者轻轻接住那片雪亮刀刃对它的精致赞叹不已,抬头望着脚一点地就飘向自己的叶无道柔声道:“影子冷锋的雪刃从未落空,这样一来岂不是被我打破这个神话了?” “落空?没有落空,我相信它已经融入你的这里。”叶无道坐在叶隐知心身边俯身靠在她的胸口轻轻聆听她的心跳。 “你似乎喜欢控制一切,每个人,每件事,每个细节。”叶隐知心突然叹了一口气。 “也许是习惯吧,因为害怕。” “你是那种不站在所有人之上就不会誓不罢休的人,哪怕在你的头顶只有一人,你也不会放弃巅峰的攀登,因为你习惯征服害怕被征服。” “我曾经不是这样的人,称王封侯都是我不屑一顾的,我只想做个简单的普通人,没有杀伐没有诡计,只有心爱的女人,倾心的红颜,但是有一天我突然发现这一切都是假的,我甚至需要为了生存而挣扎,你说我能怎么办?” 面对叶无道突然的感慨叶隐知心无从回答,这个谜一样的青年似乎永远笼罩着深邃神秘的气息,就算你看透他的性格也摸不清楚他的思维和行为。 “日本黑道现在是不是众志成城准备抵御中国龙帮,听说山口组的黑道太子英式弈有着很大的号召力,日本被青龙这么闹腾恐怕已经闹翻天了吧,乱世出英雄,唯有战争才能铸就丰碑,英式弈如果能够在这趟浑水中抓住时机获取最大利益,那么他就很可能成为日本黑道对抗中国黑道的代言人,不管对抗龙帮的结局如何,对他都是百利而无一害,偌大的日本我真正视作威胁的恐怕也只有英式弈了。” 叶无道强制收起那份不经意间流露的惆怅微笑道,他最后干脆把头靠在叶隐知心的大腿上翘起二郎腿,那三千柔滑青丝丝丝缕缕铺散在他的脸上。 “日本黑道势力的复杂局势要远远超乎你的想象,我是处于旋涡核心的一份子,所以很多事情都了然透彻,就像你所说的那个英式弈,固然才华斐然手段不俗,但是日本是一个极度讲求资格的国度,如果仅仅讲本事,他在他爷爷退位的时候就能够接任山口组组长,我知道他在暗中培植自己的势力,但是你如果知道日本黑道背后的那张大网就清楚英式弈即使能够在日本黑道与龙帮的冲突中一鸣惊人,他最快也需要两到三年的时间才可以控制日本黑道,而且这里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前提!” 叶隐知心低头凝眸皱眉思考的叶无道,如此近距离的观察让她发现抛开其他叶无道真的是一个很好看的男人,有些男人的英俊因为没有深层次的内涵作依托而显得庸俗苍白。尤其是这个男人的这双眸子,她还没有看过这么让人深陷其中的黑眸呢,虽然十年封剑悟剑早已经让她舍弃多余的情感,但是每次见到这双眸子她的内心总有那么一丝淡淡的涟漪。 “这个前提就是必须得到老婆大人的鼎力支持,哼哼,这个狡猾的家伙怎么会忽略水月流的惊人势力,更何况最主要还有老婆你这个当日本天皇老师的宗师,全国剑道第一,光说出来就足够吓趴下一大批无能鼠辈了,只不过就算他用美男计也注定是没有用的,有老公我珠玉在前,还有哪个男人能被老婆看上眼!” 叶无道冷笑道,这个英式弈就是东方冷羽给他列出来亚洲十大威胁的其中一个,虽然仅仅是位居第十,但是叶无道丝毫不敢马虎,一个能够把妖刀村正交给对手“保管”的男人,这种气魄,这种胆识,叶无道也不得不说声佩服! 叶隐知心狠狠敲了一下叶无道的脑袋表示对他口头上的亵渎十分不满,但是她嘴角微微翘起的弧度尤为动人心魄。 “知心,一个人守剑忘情足很寂寞的。这个世界那么大,真正能爱的却只有一个,所以我不希望你错过,我怕我们错过这一次就是错过一生。” 叶无道握住叶隐知心那双柔弱无骨的纤细小手,凝视着她清冷的眸子柔声道。 叶隐知心眼眸瞬间黯然,身体颤抖着撇过头不说话。 手指轻轻滑过冰冷的雪魄月牙,她摇摇头准备说话,却被叶无道用手封住嘴巴,“老婆,你看**一刻值千金,我们是不是把握时机……” 叶隐知心原本忧伤惆怅的倾国容颜刹那被愤怒笼罩。 扑通! “夜然不错,你给我与水中月一起共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