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五章 隐藏实力 - 极品公子

第二百九十五章 隐藏实力

叶无道侧身凝视着那张沉睡中的清减雅骨容颜,这个习惯与剑起舞的孤独女神,不知道自己在她心目中到底有多重的分量,又或者只是她追寻武道的孤独生涯中无足轻重的普通过客?她的第一次拥抱第一次接吻第一次与一个男人“同床共枕”第一次被男人调戏,这么多的第一次应该能够让自己在她心目中占据一席之地吧。 因为担心曹天鼎这只狐狸察觉叶无道不敢进入市区,天晓得现在是不是整个龙魂部队在等着他自投罗网,最后他抱着昏迷的叶隐知绕道来到杭州东面的郊区随便挑选一家小旅店,就是那种会给你准备好印度神油、安全套、润滑剂等等**物品的旅店。在旅店老扳暧昧和惊艳的目光中叶无道抱着这位高高在上不可侵犯的水月流年轻宗师来到房间,在要还是不要的天人交战中叶无道最后就看到叶隐知心幽幽醒来,接下来就是那滑稽的一幕,这位扬言要把叶无道狠狠踹下床的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果然是容易**,明眸皓齿,黛眉粉唇,水嫩肌肤,孤清风华,你这样的女人要是性冷淡那就真是男人最大的悲哀和损失了。” 叶无道丝毫没有安分守己觉悟的贪婪汲取叶隐知心嘴唇的芬芳甜美,一想到日本这个男女阶层最为鲜明国度最具传奇色彩的女神就在自己的无耻挑逗下粉颊羞涩,叶无道的**就无止境地攀升。捏着叶隐知心秀气精致的鼻子坏笑道:“柳下惠这位因为抵制诱惑而对中国反**事业做出榜样地好同志也许在某方面有难言之隐吧,听说海明威自杀地原因就是无法忍受这方面的缺陷。你其实应该庆幸碰到我。至少你不用担心会在**的中途夭折或者干脆一蹶不振。” “那我是不是应该好好谢谢你?“叶隐知心毫无朕兆的睁开那双燃烧的秋水长眸冷冷道,这个混蛋似乎真的认为女人的身体是世界上最珍贵的宝藏。 “这个,这个就不需要了,反正你情我愿的双方都能享受**。” 叶无道有些尴尬道,凝视着当时离他只有几公分微小距离地清孤容颜,似乎能够感受到叶隐知心吐气如幽兰的撩人韵味,“其实我还是蛮担心你伐髓知味就一发不可收拾,你知道你身体现在也不是特别的适合这种剧烈运动,虽然我是一点都不介意多出点力。不过你毕竟是第一次……” 面对不知道死活的叶无道充满淫秽的眼神和嘴脸,叶隐知心二话不说双手胸前迅速结密宗光焰火界印,就算不能把他轰出这间房子也起码要把这张床轰塌,反正她现在已经不需要靠凝神睡眠来补充精神念力。 “不过你一定要谢我的话,那个九字真言和莲花法印还是很不错的哈……嗯,你们水月流身为日本黑道数百年来最神秘的组织总应该有些不外传的密技,不如你……反正我们都是一家人了,就不需要这么见外,你要是觉得有点吃亏,我也可以教你怎么护理肌肤和鉴定香水很多女人必须懂得而你又恰恰一窍不通的常识……” “去死!” 三密加持下地光焰火界印把整张床都击碎。巨大的冲击让整座房子都摇摇欲坠,身体和精神都恢复一定程度的叶隐知心狠狠瞪着早就溜到窗口满脸委屈的叶无道。 “看来你们日本密教宗典《大日经》《金刚顶经》还有那么点意思,但是你要清楚源于道藏《抱扑子》的九字真言终究是华夏武学的一支,青龙地莲花法印那才叫做惊天地泣鬼神,当然,你老公还是英勇的一一接下青龙那恐怖的大般若九品莲花一百零八法印。呵呵,老公我是不是很厉害啊?” 叶无道带着欣赏的笑意走到叶隐知心眼前摇头道,青龙的剑术超群堪称天下第一,但是萧易辰武学所博大所精深都是让叶无道自叹不如地辉煌,所以叶无道一直在拼命追赶这个神一样的男人。 “什么。你接下大般若九品莲花所有的一百零八法印?!” 叶隐知心被这个震撼人心的消息忘记叶无道左一个老公右一个老公的占便宜,因为大般若九品莲花法印是被佛门誉为“大轮回鼎天法印”的至高绝学,不同于流传众多的九字真言,这们唯有中国少林藏经阁才能浏览的深奥武学百年来根本就没有听说有人能够领悟透全部的一百零八十法印,更加让叶隐知心无法相信的是这个家伙竟然说接下了全部的大轮回鼎天法印!叶隐知心已经站在武道的顶端上,能够让她打破水月流最高境界涅磐“寂灭清凉,清净真实”心境的事情是多么惊世骇俗就可想而知了。 “虽然有点狼狈,但仍然算是全部接下了。” 叶无道用最平淡的语气说出让任何一个武者都瞠目结舌的话,再望向叶隐知心眼神已经没有那股子肆意骄纵的轻浮,“记住,东密中的九会曼荼罗真言其实最初是根据古印度梵文字母的声韵组合来发音,虽然后来在日本高野山东密大道场修改从而带有日本音的梵语,但是这样一来固然在速度方面有质的飞跃,但是威力却大不如以前,更不要说和华夏武库的恒河九印相提并论。你如果想要让自己的忍术境界最好能够系统翻阅我国的一些道藏和佛经,也许你能够领悟很多东西。” 叶隐知心轻轻点头陷入沉思,很多时候她也发觉九字真言的威力似乎就是无法发挥到极致,经过身密语密和意密的三密加持之后连贯使用手结印契,口颂真言和心观尊佛之后九字真言似乎都会有种意犹未尽的惆怅,问题的结症看来应该就是这个家伙所说的这个细节,但是要重新修改似乎又不可能,因为这种印契几乎深入灵魂。 “你要是肯叫声老公我这个躲过大般若九品莲花法印的天才可以传授你一次诀窍哦,虽然比不上青龙的博览武学群书,但是比起一般所谓的宗师那可是要强上不止一筹,怎么样,考虑考虑?” 叶无道厚颜无耻的“引诱”叶隐知心,原本沉稳的神色瞬间变成典型色狼的垂涎欲滴。 “如果有红莲净世之火,我一定毫不犹豫的把你烧得一干二净!” 恢复一定实力的叶隐知心似乎想要狠狠发泄前面被叶无道占便宜的愤怒和郁闷,忍者九印的独占印、大金钢轮印、外狮子印、内狮子印、外缚印、内缚印、知券印、日轮印和隐形印被她一个接一个的用出来,顿时间地动山摇,叶无道慌乱的躲避这一波接着一波的连绵攻势,嘴里嘟囔着让叶隐知心有更充分理由杀人灭口的胡言乱语。 最后在叶无道终于出手,而且是让叶隐知心诧异的有趋魔护体之誊的金刚甲胄印以及威力无匹的摧伏诸魔印,这两个结印都是刚才叶隐知心近百种眼花缭乱的密宗法印中比较强悍的两个,停下攻击的她看怪物似的盯着叶无道,“你难道能够这么短的时间偷学金刚甲胄印和和摧伏诸魔印。” “我可没钱赔偿损失,三十六计走为上!” 叶无道看着惨不忍睹的房间拉着满腹狐疑的叶隐知心从窗户逃之夭夭,被惊动的房东打开门痴痴望着没有一样完整物品的房间,最后爆发早已经溜出老远的两人都能听清楚的凄惨嗥叫。 来到一座溪涧清澈的茂密树林,叶无道慵懒的躺在一棵老树的树干上,溪水如镜,在这片黄昏的潋浇水色中,叶隐知心临水而坐在一棵横在小溪上的古树干上,翡翠般的溪水倒映出绝代美人的动人玉颜,侧脸任由乌瀑青丝垂直泻下,纤指为梳,静静地梳柔顺长发,神色清淡伊人。 那娇小却极富曲线的身躯裹在宽松的白袍里,像尊精致易碎的水晶雕塑,素布净衣的叶隐知心有着神似慕容雪痕的那种媚在骨子里的娇艳动人,也就是这弱不禁风的身体蕴含着谁都不敢轻视的强悍实力。 “落拓青衫仗剑行,梦随烟雨敲纹枰。诗书佐酒君莫笑,社稷且作杯中吟……” 叶无道修长如玉的两根手指拈着一片精致的雪亮刀刃清吟道,接近叶隐知心你就自然会有超脱世俗的感受,不管是喧嚣的尘世还是僻静的山林,叶隐知心都会赋予她所处地方清灵的意境,所以叶无道颇有回到烽火连天的古代江湖的错觉。 对着水镜的叶隐知心终于打破沉默,幽幽道:“你是不是早就知道那两个人的潜伏,而且你根本就是能够接下我的初品莲花**印却故意受伤,想要在那两个人面前隐藏你真正的实力,是不是?如果你不想说我不会逼你,因为我不希望你欺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