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四章 黄色十八摸 - 极品公子

第二百九十四章 黄色十八摸

叶隐知心醒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坐起身证实雪魄月牙是否依然带在自己身边,最后发现晶莹流华不再的昏暗长剑就放在自己身边后才安稳的躺下,深情地缓慢抚摸那如同水晶般清澈的剑身,那双秋眸流露出彻骨的依赖和守护,最后她才开始细细打量这间有些简陋却十分干净清爽的房间, “剑比你的贞操还重要吗?” 叶无道有些恼怒的望着这个对剑道的执著近乎狂热的女人,一个正常的女人躺在陌生的床上醒来第一件事情肯定是检查自己的衣服是否整齐断定自己是否被侵犯,但是这个女人竟然只是纯粹的寻找这把雪魄月牙,这让叶无道感到深沉的颓丧,征服这样的女人简直比登天还要难,他追求清傲的燕清舞还有自己的针对方法和谋略,但是对叶隐知心他彻底没有底气。 “因为我相信你。” 叶隐知心疲倦的闭上眼睛慵懒道,冰霜的气质,绝代的容颜,醉人的风情,都让人无法释怀。 这个女人钟情于剑,痴情于剑,最终忘情于剑 “相信我?笑话,相信我这个花花公子会忍住下半身的冲动做个柳下惠,还是相信我足够的高尚要追求所谓的柏拉图精神恋爱?” 原本站在窗口思索问题的叶无道坐到叶隐知心身边捏着她的秀美下巴狠狠道,凝视着那原本圣洁无比此刻却脆弱如水晶的脸庞,叶无道俯身抱住柔软的身躯低头邪气凝视着叶隐知心小巧的嘴巴,“信不信我现在就让你知道什么什么叫做禽兽不如!” 叶隐知心睁开眼睛看着这第一个拥抱自己的异性,嫣然一笑,“虽然所有人都看不穿你武道的真实成就和最终境界,但是我仍然相信你不会这么做,而且,就算你真的做了我也不会杀你,因为你终究是救了我的命。也许你不清楚我这条命的意义。但是我自己清楚!我如果死在中国的土地,那么日本与中国地交锋就不仅仅限于黑道,本就冷冻的经济完全分割,政治的裂痕也永远无法弥补,我虽然不介意日本皇族的覆灭或者日本国家的兴衰,但是我不能漠视那么多普通人可能因为我一个人而引发的悲惨遭遇和凄凉结局,一个人如果漠视生命那么也就丧失生存的资格。阿鼻地狱地大门永远敞开。” 这位被赞“素衣雪月,风华绝世”的女神,偏偏为剑舍情,恣意无拘,在这个疮痍乱世中茕茕孑立。形单影只的她也许认为只有剑才能倾注自己所有的感情,也许她只有这样的孤单整个日本地男人才能够接受。 “既然你有以身相许的高度觉悟和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伟大情操,那么我要是再装纯洁就是罪过了,最后我们做成年人都要做的事情之前我不妨告诉你一个事实。刚才没有趁人之危是因为我确实没有多余地力气只能乖乖的养精蓄锐,等一下你就会知道干这种事情是多么的需要力气,说不定不比我们在紫竹林的‘大战’逊色哦。” 叶无道低头含住不敢相信的叶隐知心的嘴唇轻轻啃咬吮吸,这位能够斥责日本天皇的女神原本苍白的脸色渐渐红润,虽然清冷如秋水的眼神依旧清澈坦然,但是终究这种暧昧亲密的接触已经超出她地想象能力范围,她使出最后的力气狠狠推开这个无赖中的极品。 看着伸出舌头作回味无穷状的叶无道那副小人得志的丑恶嘴脸,叶隐知心想骂人却发现自己根本就不会骂人,总不能拿起身边的雪魄月牙砍这个占自己便宜地男人吧,无奈的叶隐知心撇过头不理会叶无道。如果说被叶无道这么一吻后就什么春心荡漾立马钟情纯粹是天方夜谭,虽然不可否认叶无道接吻的技巧确实十分高明,但是叶隐知心那随遇而安的安静恬淡神色间接告诉这个接吻和兵器交锋没有太大的区别。 不甘心地叶无道突然伸手握住那柔软中富有惊人弹性的极品酥胸,再次俯身含住那精致的柔嫩耳垂柔声道:“女人的身体是需要慢慢开发挖掘的,因为这是世界上最奇妙和宝贵的宝藏,尤其是知心这样的女人。你的身体简直就是价值连城珍可敌国的无价之宝。” “还有这种奇怪的理论,女人的身体是最大的宝藏?难道不是武道的追求?不是世俗中商人眼中比阳光还耀眼的黄金,不是政客眼中比生命和尊严更重要的权力?” 叶隐知心秋眉凝视着侧脸的叶无道,黛眉微皱,想用手拨开那只肆虐的狼爪但是根本就无济于事。 “世界如果没有女人。那么男人的这一切都将索然无味,其实我们男人的追求诸多事物的背后都有一个终极目标,寻找另一半!唉,我跟你说这些也不懂,你这个感情外加生活小白痴。” 叶无道感受着那美妙得几乎让他呻吟继而一泄如注的快感触觉,谁敢相信三天前因为触模到这个部位差点就付出生命代价,这个时候如此放肆的举动却得到绝代佳人一定程度上的默许,生活这个婊子啊真是欠操,竟然导演出如此完美幽默的戏剧。 对于叶无道对自己“生活和感情小白痴”的诽谤叶隐知心采取沉默这种最高境界的反驳,感觉到胸部那只手越来越过分,哼道:“不要超过我的忍耐底线,你应该清楚你身边这把雪魄月牙的锋利程度足以让你永远丧失作恶的双手,虽然我现在未必能做到,但是我会先你欠着,哼,你不信的话不妨继续摸摸看!” “这么凶悍的女人看样子我不要的话就真的没人敢接手了。” 叶无道悻悻然的收回那只占惹些许芬芳的手贼笑道,不由分说的拿起那把久负盛名流传千年的雪魄月牙,就在叶隐知心的巨震之下想要夺回这把从未离身的上古神兵,叶无道轻轻抚摸着她那长及小腿的柔软青丝神往道:“就是她让我的冷锋血魄砍断吗?果然锋锐无匹,单从锋利程度来说,就连神兵榜上前十的帝道之剑赤霄和威道之剑太阿也无法和雪魄月牙媲美!妖刀村正的邪恶,雪魄月牙的纯澈,呵呵,不愧是日本最具传奇色彩的两把兵器。” “对不起。”叶隐知心淡淡道。 “这是你第一次对别人说‘对不起’这三个字吧?” 叶无道抚摸着雪魄月牙清澈剔透的剑身轻声笑道,他没有注意到与雪魄月牙心有灵犀的叶隐知心因为他无意间流露柔情的缓慢抚摸而脸色绽放奇迹的一抹媚意,“其实你不需要道歉,剑客死在剑下,就像望且守云死在青龙的帝道赤霄之下就是一种圆满,而兵器折断在战斗中,同样是最完美的结局,我还有些庆幸是断折在这把雪魄月牙之下而不足其它的垃圾兵器呢。” “我觉得你应该用剑。”叶隐知心沉思道。 “哦,为什么?”叶无道眉毛一挑,把雪魄月牙重新放入剑鞘。 “你的狂妄是表面,宁静才是本质,刀主霸道惨烈,剑主高雅清灵!剑是万兵之君,所以我想你应该用剑,如果让我给你挑选的话,精致优雅的承影剑比较合适,但是真正最能体现你个性的只能是一把剑!” “什么剑?” 叶无道躺在叶隐知心身边手指缠绕着她的柔顺长发漫不经心道,如果不是叶隐知心粗心,就可以敏锐发现他其实痊愈的速度根本就只能用恐怖来形容,这种程度让人怀疑他是否参加过刚才与两位龙榜高手级数的对手的交锋。 “你们中国兵器榜上的第一神兵,圣道轩辕剑!” 叶隐知心微笑道,她不知道自己这个下意识绽放的笑容有多大的杀伤力,害得叶无道的眼神又升始缥缈。 “这把剑失传已经数百年,恐怕我根本就没有机会见到。叶无道显然对这把剑也是垂涎已久,眼睛里的崇敬泄露了一切,也许他三年中不用剑一定程度上是因为没有找到让他动心的名剑吧。 “你会有机会的。” 叶隐知心嘴角微翘含有深意的说了这么一句,眼睛里流露着不可告人的璀璨光彩 “你的手似乎放错地方了!”叶隐知心突然狠狠道。 “马上改马上改!”叶无道赶紧把手从叶隐知心可以把人诱惑到第十八层地狱的极品酥胸的左边移到右边。 “……” 叶隐知心深呼吸一下,缓缓扣出已经悄然冰寒刺骨的雪魄月牙,她打算用武力解决问题,她就不相信这头冥顽不化的色狼还敢如此造次。 叫嚷着“威武不能屈”的叶无道看到叶隐知心就要把整把雪魄抽出剑鞘的时候马上乖乖的躺在她身边眼观鼻鼻观心,最后等到叶隐知心冷哼一声重新把雪魄放回剑鞘才委屈的哼起小调,这首小曲虽然韵律和情感融入都上佳,但是还是让身边原本休息静养的叶隐知心逐渐丧失那份宁静致远的心境。 因为这个变态哼的是超级经典的《黄色十八摸》!!! 忍无可忍的叶隐知心终于达到容忍的极限,毫无剑道宗师和日本女神高贵风范的朝叶无道吼道:“叶无道!!!你信不信我给你踹到床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