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三章 剑道第一 - 极品公子

第二百九十三章 剑道第一

“涅磐妙心,实相无相;佛不渡我,我自成魔!” 叶隐知心冰冷秋眸突然间迸发出浓郁的杀机,用不带有丝毫感情的生硬语调缓缓道,那只原本一直放在背后的纤手结大悲封魔印悄然轰出,阴森黑暗的力量使得神圣不可侵犯的圣洁女神浑身上下散发愈加矛盾迷人的魅力,那只萦绕着璀璨光彩的素手被超然的力量晕染得晶莹剔透如水晶般动人。 曹天鼎被这毫无朕兆的强**印攻击打击得狼狈不堪,叶隐知心倾尽全力的结印岂是一般人所能抗衡,若非曹天鼎身负绝学和无与伦比的深厚内力早就被这招水月流禁忌之封魔印当场轰杀,雪魄月牙顺势带起一抹耀眼的白色亮光,并没有带上兵器的曹天鼎一退再退狼狈不堪。 这个时候被南宫轮回击飞另一个方向飘向叶隐知心的叶无道精确算计般甩出手中迟迟隐忍不发的那片薄如蝉翼的锋利雪刃,颇有落井下石之嫌的叶无道在扔出从未失手的那片冰冷刀锋后飘摇的身体被心有灵犀般马上撤身收剑的叶隐知心抱在怀里。 瞬间两人诡秘的消失在南宫轮回和曹天鼎的视线,曹天鼎仰天怒吼,硬生生拔出手臂上插入骨头的那柄兵锋放在手中被这位愤怒的龙榜高手揉成曲线,这种莫大的耻辱让生性高傲的他无法忍受,炽热火红的双眼预示着他已经真正动怒,伸出手臂右手成爪状一把扭断一根碗口粗的竹子。 南宫轮回在叶无道和叶隐知心利用诡秘身法消失的瞬间就掠至紫竹林顶端傲然持剑站立在随风舞动的林海之上,偌大的竹林风吹草动都在他的视线之下,冰冷的清眸扫视一周但是竟然没有任何动静,顶尖高手的气机固然可以隐藏得悄无声息与普通人毫无区别,但是重伤之下的两人肯定没有办法完美的掩饰所有无形中散发地独特气息。 “好一个羽不能加蝇不能落的清灵轻巧!太阿剑从头至尾七十三剑都因为没有可以借力的支点而全部落空,威道之剑竟然无法将这开天辟地的威力半点附加到你的悬上,没有想到你竟然有这种太极境界,不知道陈道陵这个老头看到是怎样的惊讶,叶无道。看来如果不是因为被叶隐知心耗去大半实力就连我也未必能稳操胜券!” 南宫轮回不禁想到叶隐知心这位绝代倾城的日本剑神地风姿,一想到叶无道扬言要占有这个佳人的嘴脸南宫轮回本来已经达到超然物外境界的心境也开始不自觉的混乱起来。 “他们怎么可能逃出你的掌心,他们身上地伤势都不是一时半会能够化解的,就算能在瞬间压制下去也不可能持续这么久,哼,难道还真能一剑千里不成!“曹天鼎看着面含失落飘落下来的南宫轮回冷漠道,语气中的不满显而易见。如果两人联手哪里有这么多麻烦,一想到自己给帝师立下地军令状他就无法抑制的有杀人的冲动。 “日本忍术中五行遁法源于华夏深邃神秘的奇门遁甲,其中的奥妙简直就是妙不可言,叶隐知心这次的神秘消失显然应该是忍术六大禁忌中的玄兵天遁,所以我追不上并不稀奇。真不敢相信一个人能够连续使用两次忍术禁忌,看来以往我是略微轻视日本武术界了,起码这个女人我就不敢轻言必胜。” 南宫轮回没有丝毫的沮丧,他今天出现在紫竹林原意就是目睹叶隐知心这位亚洲黑道的最具神话色彩的女人。而结果已经超出他预料很多,如果不是多出一个叶无道那么今天地邂逅就可以算作完美,从得知叶隐知心踏足杭州他就从遥远的西域直奔烟雨江南的繁华之地,这个女人是他认为唯一值得自己拔剑的女人! “神以知来智以藏,难道这个叶无道已经像陈老头那样达到人不知我我独知人的推手烂熟境界?”曹天鼎震惊道,随即冷笑不已,“没有想到世间唯有圣道轩辕和帝道赤霄才能抗衡的威道之剑太阿连续七十二剑竟然只有最后一剑才勉强给对手造成伤害。” “一个能够打伤刀君曹天鼎地对手,我七十二剑就算全部落空也没有什么难为情。” 南宫轮回针锋相对淡淡道,似乎有意揭曹天鼎的伤疤,“暗中偷袭一个女人最后还失手。我想这样的男人也算是彻头彻尾的失败,虽然说那个女人是用忍术六大禁忌中的封魔结印,但是我想如果是我绝对不会沦落到一退再退总共退后十三步!” 曹天鼎紧握地拳头和无风飘动的衣袖显示他已经愤怒到即将动手的地步,但是最后还是渐渐的放缓暴躁的杀气,刀本就蕴含壮烈之气,更何况是曹天鼎这样浸淫刀法数十年的刀中霸主。只不过今天并没有把那把上古神兵中也赫赫有名的“黄泉”带在身边,否则即使是面对龙榜第五位的南宫轮回曹天鼎也丝毫不惧! 龙榜高手虽然已经是中国达到武道巅峰的绝世高手,但是这种让人顶礼膜拜的巅峰自身也有差距,榜首青龙萧易辰自然毫无争议,前三甲的超级武者都是要比后面的七名上榜高出一截。但是从四名到第十名都有一定的不确定性,所以虽然曹天鼎在十年前排定的龙榜上位居第八,但是对于第五的南宫轮回他早就心怀不满。 “你我迟早都有一战,十年一届的龙榜排名即将开始,因为叶无道的横空出世,总有一个人会被排挤出龙榜,也许是你,也许是我!告诉柳云修,这个叶无道不简单,虽然看上去他已经身负重伤,但是我仍然无法确定这个家伙的实力底线,一个用刀能够媲美刀君曹天鼎太极能够追赶陈道陵的男人,谁敢说仅此而已!” 南宫轮回说完飘然远去,潇洒的身姿丝毫不减风采。 曹天鼎阴晴不定的脸色瞬息万变,望着南宫轮回渐渐远去的身晾冷哼一声,最后也悄然飘逝。 竹欲静而风不止,随风飘零的竹叶落满深秋的满地,肃杀的清冷氛围将这个季节的神韵衬托得入骨入髓。 这片叶无道和叶隐知心交战后满目苍痍的竹林寂静无声,片刻后曹天鼎再次来临确定周围确实没有人后才真正离开紫竹林。 许久叶无道和叶隐知心就在原地神奇的出现,相互搀扶着靠在一棵侥幸没有折断的紫竹上,脸色苍白的叶隐知心惨笑着好奇问道:“你怎么知道这个男人还会回来?” “因为我是站在他的角度思考问题,简单一点就是说顺便把自己设想成他进行角色互换,很高兴这个家伙不笨,否则我硬拉着你现身就会变成一个笑话,甚至还会被你认定是占便宜。” 叶无道耸耸肩道,随即似乎想到什么不满道,瞪着叶隐知心恨不得把她吞下去,“操,会说中国话为什么那天还要对我用什么狗屁藏密,难道是拍电影增加神秘气氛!?要不是因为你是个娘们,老子今天也不会这么狼狈,威道之剑太阿,南宫轮回,哼,等我痊愈之后我让你一世英名毁于一旦!” 叶隐知心不可思议的望着这个玩弄两大龙榜高手与鼓掌的青年的蛮横一面,他怎么能这么理直气壮的说这种粗话?! 她虽然能够豁出性命连续使用“玄兵天遁”和“封魔结印”两大忍术禁忌,但是如果没有这个家伙天衣无缝的配合的话同样是徒劳,尤其是那抹雪亮短锋带来的璀璨让她记忆犹新,快,狠,刁,准,她在想如果他在自己积蓄九字真言的时候也使用这种手法自己能否抵挡,所以她有点明白为什么说自己是个女人他才这么狼狈,这个大男子主义者! 还有,他敢说自己是“娘们”?叶隐知心狼狼瞪了一眼口无遮拦的叶无道,刚刚从鬼门关晃悠一圈回来就这么嚣张跋雹,真不能把现在这个胡言乱语的家伙和刚才那个闭目凝神几乎晋入天人合一境界的男人联系在一起。 “哼,你前面对那个拿威道之剑太阿的男人说了什么?”叶隐知心咬牙切齿道。 “这个,这个……你既然知道了还问我?”叶无道想到信誓旦旦要在今天占有叶隐知心来激怒南宫轮回的不光彩一幕也有些汗颜,最后干脆用标准色狼的眼神使劲盯着那被自己亵渎过的挺翘胸部。 叶隐知心恨不得拿起雪魄月牙把这个无耻卑鄙下流的登徒子大卸八块,无奈这个时候的她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去教训这头色狼,连续使用禁忌之后的结果就是头晕目眩和虚脱乏力,虽然依靠在紫竹上她依然感到疲倦,渐渐的她感觉手中与自己生生相息的雪魄月牙越来越千钧沉重…… 叶无道口水横流得望着瘫软在怀中的叶隐知心,感叹这一战虽然差点小命不保但是很值得。 日本剑道第一! 这样的一个女人接下来就这么任由自己宰割。